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章  往事1
作者:家有吾宝      更新:2019-04-30 10:27      字数:2956
  穆子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是两年前在一个小集市闲逛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两个人讨论,说奕王殿下要找的宝物‘无尘’其实就藏在冥城,他那时候还小,不以为然。

  现在想起来,似乎从那次以后,他总是能无意听到有关于无尘和冥城的事情,就连那副冥城地宫图都是被人连买带送的卖给他的。

  原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渐渐陷入一个圈套。

  计划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圈套!

  太可怕!

  穆子辰问,“要是我这辈子都不去冥城呢?!”

  顾清朗笑道:“不,你会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自信又坚定的笑容,让穆子辰恍惚了一下。

  “你就那么确定?!”

  “因为连你在内我们一共选了十个目标,最后确定你才敢将冥城的地宫图交给你。所以,我对你还是比较了解的。”

  穆子辰感觉他今天受到的冲击,比他过去十六年来受到的冲击加起来还要多,而且还要猛烈!

  顾清朗这是下了多大一盘棋?自己还莫名其妙的被当做了棋子……

  真是太过分了!

  “做这么多,你到底想干嘛?!”穆子辰愤愤不平道:“你这么一搅合,太子重伤,生死未卜。奕王一蹶不振,整日醺酒。冥王被抓,皇上已经下令将他处死。你倒好,不仅没死,身体还越来越棒了!”

  顾清朗垂眸淡淡道:“我自然有我要做的事。”

  穆子辰问:“你不打算回平定侯府吗?”

  顾清朗摇摇头,“不回,明日我便离开皇都,出去换个身份在回来。”说着,抬头问穆子辰:“要一起吗?”

  还在生闷气的穆子辰先是一愣,然后果断道:“不要!你这个人太可怕了,谁知道你是不是想继续利用我。”

  顾清朗非常坦然的回答:“没错,我的确还想利用一下你的身份。”

  穆子辰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他,已经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太过分了!!!你还真是够坦荡,够君子的啊!

  顾清朗惋惜道:“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穆子辰双手环抱胸前,斜眼闷声的问道:“我有什么好处?!”

  顾清朗挑眉,笑得清浅:“你想要什么好处?堂堂小王爷,我想出来还有什么是可以取悦你的。”

  “那到也是。”穆子辰低头想了想,“要不先欠着吧,等我想好了在告诉你。”

  顾清朗哭笑不得,“行,穆小王爷。”……

  翌日,清晨。

  穆子辰简单的收拾一下,留下一封家书,便去了昨日的客栈。

  一进房间,便看到一道墨青色的身影,身姿颀长飘逸。

  长袍宽松的穿在身上,手持一把折扇。墨发用一根青色绸带随意的绑在脑后,有些微微凌乱。

  相较之前,少了份清贵矜重,多了份潇洒随性。

  顾清朗回眸,“你来了。”

  “怎么换了身衣服啊?”穆子辰问。

  顾清朗轻笑:“既然要换身份,许多东西自然都得改改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穿白衣了。”

  虽然穆子辰很想问问,为什么啊?你穿白衣那么好看!

  最后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一切准备就绪.

  他们一人一马一包袱,踏着东升旭日,迎着缓缓而出的第一道晨曦,潇洒惬意的离开了皇都城。

  穆子辰道:“无尘哥哥……”

  “不要再叫我无尘了。”看着眼前辽阔的风景,顾清朗有些小小的激动,“他已经死在冥城了。”

  他伸出手将阳光捧在掌心,如若珍宝,轻轻闭上眼睛吐纳着自由的空气,享受着一切美好。

  嘴角微微勾起,轻声呢喃着:“终于……出来了。”

  穆子辰小心的问:“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顾清朗缓缓的睁开眼,却被晨曦的光晃了一下。

  “晨曦,以后就叫我晨曦。”

  穆子辰:“晨曦……晨曦。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取个名字都这么信手拈来。不比我那老爹,听说他为了给我取名字想了整整一年,才憋出这么几个字。”

  顾清朗笑问:“谁告诉你你的名字是穆老王爷帮你取的?”

  穆子辰回道:“我爹呀,你是没看到别人恭维他会取名字的时候,他得意的那个样子,真话假话都分不出来,我都觉得丢人!”

  顾清朗哭笑不得:“别这么说,穆老王爷很疼你的。”

  穆子辰憋憋嘴:“那是你没看到他折磨我的时候。”嘴里这么抱怨着,眼神却透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暖。

  顾清朗浅浅一笑,暗想:这一路上有穆子辰相陪,应该会很热闹吧。

  穆子辰问:“无……晨曦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顾清朗道:“走到哪里是哪里吧。”

  穆子辰想了想,狡黠一笑道:“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好。”

  “晨曦哥哥,我们来说说话吧。”

  “好。”

  “晨曦哥哥,我想听故事。”

  “想听什么?”

  “听……你和奕王,太子,还有冥王之间的故事。奕王殿下说,太子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他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潜入冥城杀你灭口?你们一个是太子,一个是侯府世子,应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到底因为什么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啊?”

  “天潢贵胄,争权夺位,连亲兄弟都可以杀,谁还会在乎是不是跟你一起长大的。至于他为什么非要潜入冥城杀我灭口,那是因为……”

  目光落在了秋水剑的剑柄上挂着的那根粉色剑穗上,顾清朗静静的凝视了一会,叹道:“……因为我挑衅了他藏在心底的痛,其实太子也只是个痴情的苦命人而已。”

  “嗯?什么意思啊?”

  “……”

  犹记当年。

  那时候的顾清朗还没有现在的穆子辰大。

  整日跟在奕王身后与太子一党作对,那时候的他们还只是一群年少轻狂的热血少年。

  当时,太子和奕王之间还是有些手足之情的。

  只不过两人母后喜欢互相攀比较量,各不相让。导致他们两人之间也喜欢互相较量,暗自较劲,彼此都还不愿意服输。

  之所以变成今天这副仇深似海的样子,除了归功于他们俩人的母亲

  ——先皇后与现皇后之外。

  其余的功劳,就非顾清朗莫属了。

  太子喜文,喜欢看书奏琴,风雅之事。性子相对一般男子显得过于温和儒雅。

  若是身在普通富贵人家,倒也是个风雅公子,可惜偏偏身在皇家,偏偏又是太子。

  故此,先皇后对他这些行为喜好断不能忍。

  奕王重武,舞刀弄枪,骑射剑术都不在话下,是个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

  可是他性子太过于刚毅霸道,唯我独尊,对于他喜欢的东西,强取豪夺的也要据为己有。是个实打实的‘小霸王’。

  偏偏上头又有一个什么都比他差,唯独身份比他高的太子哥哥。

  那个时候,太子经常被他欺负得惨不忍睹。

  ‘过刚易折,过柔则糜’,说的估计就是他俩吧。

  皇上为此也很头疼。

  太子整天窝在太子府,要么看书要么玩弄音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奕王则没事就往军营跑,一呆就是几天不回家,书本什么的从来都不主动摸一下。

  最后太傅大人想了个法子,将这两位皇子以及一些同龄的公主和贵胄子女安排在一起学习。

  每月先去学士府修文半月,再去军营学武半月天。

  以此类推,务必做到武学双修,将来好报效朝廷。

  在天明国民风开化,女儿家上学堂是件很常见的事情。

  尤其是和最得宠的两位皇子,还有别的贵族子弟。此等好机会,官员们都是想尽办法,挤破脑袋的想把女儿送进去。

  美其名曰‘学文进修’,其实就是希望自家女儿可以求得‘姻缘’,攀个高枝。

  但是要那些弱质芊芊的女儿家学武,肯定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一到学武之日,那些公主千金要么不来,即使来了,也只是在一帮观望。

  那时,在众多莺莺燕燕的环绕下,除去太子,奕王,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位小公子,小千金在一本正经的读书。

  其余的,基本上都忙着自己的终身大事去了。

  而太子和顾清朗之间的恩怨,就是那个时候,因为一位女子引起的。

  御史大人幺女——莫樱。

  莫樱,人如其名,像朵绽开的樱花般娇俏可爱,圆嘟嘟的小脸一双充满灵气大眼,笑起来两个小小的酒窝甚是甜美,眉宇之间也不似寻常家的女儿那般轻柔婉约,而是带着几分英气,看着英姿飒爽别有一番韵味。

  那天,她围着军营的校场策马奔腾,笑如银铃,六月的阳光都不及她脸上的笑容耀眼夺目,引得众人纷纷回首观望。

  她的骑术很好,比一些男子都还要好。

  这里的一般男子说的便是——太子。

  看惯了宫里的富贵牡丹,突然遇到一朵别样清新的小樱花,总是会显得格外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