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章
作者:倾盏      更新:2019-08-16 14:01      字数:1650
  冉童童看看身后紧闭的房门,思考着出去的话自己能不能顺利出去,犹豫了一会,她鼓起勇气往客厅走去。

  偌大的客厅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窗,可以将外面的城市与灯光尽收眼底,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一语不发看着外面,仅仅是这样随意站着,冉童童仍然感觉到了对方气场的强大。

  “那个……”冉童童正在组织语言,陆谨言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硬的面容很,黑色衬衫微敞,散发着一种野性。

  “为什么来这里?”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寒冷。陆谨言微眯着眼睛,当他知道眼前的人跟着南风去找赵五爷的时候心里就异常烦躁,一股无名火开始熊熊燃烧,这人应该是最纯净的存在,难道也要自甘堕落去染上污秽吗?!

  冉童童低下头,轻声道:“私事。”

  “私事?”陆谨言怒火一下子窜上来,伸手抬起冉童童的脸,直视着那双大大的眼睛,“要钱还是要地位?要钱的话姓赵的老小子借你十块就必定要你吐出一百,要地位我劝你还是去打听打听他玩女人的手段!”

  “可是……”冉童童被迫仰着头,眼圈一红眼泪瞬间涌出来,瞪大的眼睛里有着恐惧与迷茫,不只是被男人的怒火吓到了还是被他说的话吓到了,“可是我需要钱,我要救我爸爸,他需要治病啊!”

  这一整天的紧张与恐惧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女孩挣开男人的手慢慢蹲下身子哭起来。陆谨言皱眉看着眼前缩成小小一团的人,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

  一时间,整个客厅里只有女孩低低的啜泣声,陆谨言看着无助的她,几次想伸出手但最终还是止住了,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她哭声慢慢的停息。

  “需要多少钱?”陆谨言看着眼前瘦弱的女孩,想着刚刚她站着的时候也就到自己的胸膛吧?

  冉童童吸吸鼻子,哽咽地说道:“一百万。”

  “一百万?”陆谨言挑眉,“找那老小子借一百万你可有想过代价?”

  冉童童摇摇头,心里乱极了。

  “我可以给你两百万,或者说承担你爸爸所有的治疗费用。”陆谨言轻飘飘的抛出一句话,看着冉童童抬起的小脸,随手指向一旁的茶几,“只要你把那个签了。”

  冉童童疑惑的走过去,拿起上面的一张纸,看了一眼那大大的标题愣住了。

  结、结婚申请表?!冉童童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确认自己没眼花,下方的签名处已经签了一个名字,龙飞凤舞的写着:陆谨言,旁边是一个红色的指印。

  冉童童沉默了一会,转头看向陆谨言,轻声说:“我可以还你钱的。”

  陆谨言轻轻摇晃着一个红酒杯,看着里面鲜红的液体,“我不用你还钱,只要你用陆太太的身份来换,想清楚了就签字。”

  冉童童咬唇看着他,明明他们互不认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条件?这人看着很不简单,应该很不缺女人啊,那为什么要选择她呢?

  男人轻嗅着酒杯并不催她,站了近四十分钟,冉童童拿起一旁的笔,一笔一划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又想了一会,沾了一下印泥,重重的按下自己的手印。

  陆谨言满意的勾了勾嘴角,看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小“妻子”,“我让人送你回去,明天早上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我接你去民政局。”

  冉童童反应了一下,惊讶的看着陆谨言:“我、我刚过十八,不够年龄的。”

  “那就是我的事了,”陆谨言捡起地上海绵宝宝的背包,引着她往门口走,“你先回家,你爸爸的事不用担心。”

  陆谨言打开门,将背包递给女孩,嘱咐外面等着的赵熙送她回家。而此时确保拍卖顺利进行的赵五爷回到房间,一进门就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人,鲜血将黄色的地毯染成了深色。

  南风看着脸色铁青的赵五爷笑的邪魅,往后一靠慵懒的倚在沙发上,“赵五爷这手下不太懂待客之道,既然赵五爷派他们来接待我,那我就替五爷你教育一下,不然以后多给你丢脸呐!”

  “你到底来我这干嘛!”赵五爷咬牙问道,瞪着南风的样子恨不得咬碎他吃下去。

  “当然是来找你叙叙旧啊!”南风摸出一把小刀在手上灵活的玩转着,眼神寒冷,笑的开心,“顺带来凑凑热闹!”

  顶层套房里,陆谨言看着那张结婚申请表上那个秀气的字体和小指印,眼眸深邃。

  一旁站着的赵熙现在心里还是惊涛骇浪,怎么送了个人回来他就有大嫂了?那个雷厉风行人人惧怕的陆谨言就这么有妻子了?!还是个18岁的小姑娘?

  “跟民政局那边打个招呼,另外,你亲自去一趟人民医院,把她爸爸的手续办好。”

  “是!”赵熙领命出去,陆谨言目光沉沉,仰头饮尽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