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贪官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8:35      字数:2901
  刚进城沈巍就觉得不对劲,刚刚在城,还可以看到许多难民在路边呻吟乞讨,进了城反倒街上干干净净连个人影都没有,紧锁眉头问到:“王卓,为何这域里一个难民都见不着?”

  “这还不是怕惊扰了殿下和将军嘛,刁民无礼且患有瘟疫,下官便命人将他们聚集到了西边城郊”王卓听着肚子肥大的手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

  “荒唐! !百姓每个人是否患病尚未知晓,岂可直接全部放在一起?荒唐,真是荒唐!”这个贪生怕死的狗官!沈巍气得手指都在发抖,他是个文人,纵使如此气急,也不会骂人。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只得明日里再自己去城郊西边探查一番, 敲定疫情解决方案了。沈巍转过头,对跟在身后随行的御医道“明日你们跟我去一趟城郊”

  赵云澜闻言侧目看向沈巍,这是他第二次看到温润的他为黎民百姓而动气。若,若他是个君主,必是个明君,只足,想要做帝王,还少了几分杀伐决断,狠厉之气啊。罢了,不急,慢慢来。

  走进王卓的府邸,便知道他这些年这个江南的十皇帝日子过得有多滋润。雕梁画栋,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江南名景竞被他浓缩在这一方园子里。主厅铺着名贵的波斯地摊,桌上的茶盏也是上好的景德镇青花瓷器。入手温凉光凭他一个知府的俸禄,怕是攒八辈子不吃不喝也置办不了如此奢华的府邸。

  王卓准备了接风洗尘的晚宴,此刻离晚宴开始还有一阵子,赵云澜和沈巍便先回王卓安排好的房间小憩。除了赵云澜带的几个亲信和沈巍带的木分和几个太医外,其余人等都住在城里的客栈里。

  一到房间, 木兮便一脸促狭的问沈巍“殿下,那镇国将军看您的眼神可不一般啊,他对您说话连声音都刻意放柔几分,他一个 铁血将军,和我们相处时我都被他周身气场所震慑,唯独对你,嘿嘿”

  沈巍闻言红了脸,叹了口气:“木兮,你可知为何三年前你入我宫中时,我要给你取名叫木兮?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气是叹了,可沈巍心里还是跟吃了蜜一般甜, 又有些忐忑,他如此优秀,真的也会心悦于我?

  一刻钟后, 二人同时到达主厅,王卓早已恭候。宴席间,一道道珍馐美食陆陆续续端上来,金盏里乘的是琼浆玉液。沈巍不大会饮酒,平日里逢着宫里有宴会才小酌一两口,他不喝也无妨,反正无人关注到他,他也乐得清闲。

  可今日不同,桌上总共才两位主角,他算一个。王卓敬来的酒他喝了三杯,这已经是他平日里的极限了。身边的赵云澜看出他两颊嫣红,大眼睛里染上几分水汽,不时用葱白修长的手指按着太阳穴,难受得紧,再喝下去明日起来该头疼了。

  王卓再次敬酒时,赵云澜接起道:“七皇子不胜酒力,本将军倒是对这酒爱得很,不如我陪知府喝上一杯?”言罢,一饮而尽杯中之物。王卓讪讪一笑,再不提敬酒之事。

  等宴会结束,已是月上梢头夏 日的闷热也去了几分。沈巍掺着“烂醉” 的赵云澜回房,路过拐角处,一一个步履匆匆的家丁撞上了二人,一锭银子从那小斯怀里掉落,落到沈巍脚边,沈巍弯下腰刚想捡,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抬起了银锭。赵云澜和沈巍皆是一眼便看到了银锭底部的官印,恰恰就是赈灾的这一批!二人对视一样,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然。果然不出所料,这知府王卓,不简单。

  二人怕有眼线,将银锭还跪在地上瑟慧发抖连声请罪的小厮,赵云澜继续装醉,沈巍便扶他回房后自己也回了房。彻查官银之事交给赵云澜,明日自己还要去疫区。

  回房后,本来醉的像摊烂泥的赵云澜缓缓睁开了眸子,眼里没有一丝醉意。这周围,都是他的人了,无须再顾忌。走到书案前,提笔给祝红写了封信:官银很有可能是被知府王卓监守自盗,派人秘密搜寻荒废的民宅和山里,地窖,暗室,尤为注意。

  天还没亮,祝红那边就传来消息还附着一张地图,在后山一处山洞里找到了那批官银,有人看守,据调查,为首的正是王卓的师爷,刘山。他们以烟花为信号,王卓若要带人前往山洞,会以烟花为信号。赵云澜嗤笑一声,这王卓自以为瞒天过海,却不料毁在一个小厮身上,天道有轮回,这是他的报应。

  三百万两,他也不怕撑死!赵云澜告诉祝红,让她先不要打草惊蛇,将他们的人马藏在山东附近的树林里,听指令行事,弄到烟花放假信号,看到信号后他会带人赶到。

  赵云澜放在桌下的拳头渐渐握紧,王卓,这一次你跑不掉了!

  已经早早出发去了城西。昨日,他叮嘱沈赛一定记得带好草药熏香,也不知他记不记得。

  赵云澜找到王卓,脸上挂起和煦的微笑,似多年老友般拍拍王卓的肩膀,不出意料的看着肥肉又颤了颤, “王大人啊,今日,我们便要去会会那穷凶极恶的山贼了,还需要你陪我走一趟啊。 ”

  不等他反驳,赵云澜就让后面的将士将王卓半拽着塞进马车,沉声下令:“出发,去后山,按祝红给的地图走。 说完跨上那匹乌蹄踏雪,打马前去。这次去的人都换上了知府家丁的一衣服,人不多,只带了六个,但个个都是赵云澜从战场上带回来以一敌百的精英

  眼看着山洞已经临近,赵云澜下马让人将乌蹄踏雪牵进林子里藏好,伸手抚了抚马头趴在它耳边说了几句,原本离了主人躁动不安发马儿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双乌黑的眼珠透着机灵。

  安顿好这边,赵云澜上了马车,伸手揽住王卓的肩膀,带着战场上血腥的唳气将他那寒气鄙人的长枪横在王卓脖 ,道“王卓,待会下车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我有眼睛,我手里的长枪可不长眼睛,伤了知府大人就不好了”王卓也是个怂货,早已吓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只得拼命点头示意。

  刘山早已在洞口等候,见赵云澜和王卓前来,这刘山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整个人像是阴沟里的老鼠一般肮脏,透着猥琐,他满脸堆笑对王卓行了一礼,;“恭候老爷多时了”,刚刚下车王卓看到周围景致时已是一脸惨白,两股战战,如今刘山话音一罗,他退一软两眼上翻晕了过去,空气里弥漫出一股尿骚味,赵云澜掩着鼻子撇了一眼地上一摊肥肉,心道:“真是不经吓,怂蛋!”

  赵云澜一声令下,藏在林子里的士兵便冲进山洞里,抓他个人赃并获,三百万两,还剩两百多万两。而刘山也跟他主子一般昏死过去。

  赵云澜命人将这一众"山贼”绑了回去, 看着天色刚到晌午,便想着去沈巍那头瞧瞧,看看这位殿下可应付得过来?

  沈巍一大早便到了城西, 入目苍凉,衣不蔽体的百姓几个几个坐在躺在墙根,几个破落的院里架着几口大锅,锅里煮着粥,与其说是粥,不如说是几粒米撒在一锅水里,面.上漂浮着几根不知名的野菜。这哪里是人吃的东西?

  入内, 便可看见患病的男女老少脸.上烧的通红,裸露在衣衫外面的肌肤上都是红疹,严重的便是破裂流脓的脓包,捂着胸口不住的呻吟,继而剧烈的咳嗽,整个胸腔像是拉动的风箱一般抽搐,直到唇边咳出星星点点的鲜红。

  整个地方都散发着一种颓败死亡的气息,野菜的腥味,病人咳出的血腥味,洪水过后被淹死的人和牲畜在烈日的炙烤下腐烂的尸臭,交杂在一起,一同前来的御医都纷纷以袖口掩住口鼻。

    但沈巍不在乎,他径直走向其中一个院内,扬声道:"各位乡亲们, 如今瘟疫肆虐, 朝廷绝不会坐视不理,我乃当今圣.上第七子,至江南治理瘟疫而来,望各位亲之信之,我将助各位抵御瘟疫,重建家园,瘟疫之祸定能过去。”

  年轻的皇子身如修竹,立在一片破败之中,也透出几分清贵来,眼中坚定之色不容置疑。可出乎沈巍的意料,躺着坐着的灾民,并未起来感恩戴德, 或许数月以来,许给他们空头承诺的人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 真正兑现承诺的寥寥无几。皇子也好,大官也罢,将死之人,还在乎谁的身份更尊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