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相送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9:19      字数:3118
  那日,赵云澜和沈巍互通心意后,耳鬓厮磨一阵。便赶去提审王卓。赵云澜下到地牢里时,那个一身肥膘的软蛋不似平时哭天抢地的喊冤枉, 今日他乱发负面,缩在潮湿发霉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沾满不明淡黄色污渍的囚衣紧紧绷在他身上,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赵云澜正纳闷儿:这狗官平时不都恨不得抱着他裤腿求他吗?今儿个,怎么转性了?

  差人进去提他出来,那士兵走近王卓,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回应,一脚踹到肩膀.上,结果那人小山似的身躯咚的一声砸倒在地上,溅起- -层薄薄的积灰。一摊暗红色慢慢从他肥胖的身下浸出来。

  赵云澜神色一凛,快步走进来揪起王卓头顶的乱发, 露出一张死气沉沉的灰白色脸来,双目圆瞪, 眼白里都是一根根爆裂的血丝,在眼里晕染出一片片鲜红。带着对死亡的惊恐和畏惧。和下半张脸比起来,.上半张脸可能只称得上可怖,下半张脸,不, 那大概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从鼻尖到耳根乃至整个下巴,全都被利器狠狠削去, 露出白森森的颧骨,青白色的经络在血肉里根根分明, 因王卓肥胖,那一团血肉模糊里还夹杂着未削干净的黄色脂肪,令人作呕。

  赵云澜沉着脸从腰间掏出一把乌黑的玄铁比首,插进王卓因死亡痛苦而紧紧合.上的下颚,撬开下颚,一条切口整齐的断舌就冲进视野里。扑面而来的还有浓重的血腥气。还未凝固的鲜血淅淅沥沥地从他嘴里滴下来,染红了胸前整个衣襟。

  赵云澜气得指尖都在颤抖,整个囚室里外的属下都看到了这一幕,噤若寒蝉。

  这是有人在他眼皮子地下玩花样!本来马.上就要撬开这个死胖子的嘴了,竟然被人在这关头给灭口了!如此残忍的方式,不仅仅是灭口,还是在向他赵云澜示威。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 否则下场……

  若换做是旁人,大抵吓得连滚带爬再不敢插手此事。

  可赵云澜是谁?

  名动天下的镇国将军!

  一将功成万骨枯

  血,是他见过最平常的东西

  哀嚎,是他长枪之下凄厉的亡魂在哭泣!尸体,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尸体!

  不要他插手,他偏是管定了!这么个怂包软蛋,敢劫官银?若不是有人背后操控,只将他放在明面,上当个幌子,怕是给他十个胆子他都吓得屁滚尿流。

  赵云澜嫌恶地看了一眼王卓的尸体,抽出匕首,淡淡道:“扔了喂狗”

  回到屋里,“出来吧”赵云澜坐到桌前, 几个敏捷的黑影也不知从哪儿就冒了出来,恭敬的立在他身前道:"将军有何吩咐?”

  "去查,是谁当初让王卓坐到了江南这个富庶之地的知府位子,上,让他以权谋私,包括他做官前后和什么人有过接触,书信来往,暗地接头,都给我查的清清楚楚!"

  “属下明白”几个黑衣人行了一礼,飞身离去。

  这是赵云澜的十二个心腹之一,他的这十二个心腹,每个都有所擅长,负责搜集全国各地的情报、胡人的动向、有擅军事谋略者、擅医术者, 擅机关者,擅易容模仿者,各二人,每六人分为一组,若有一个受伤了,还有一人可以立马补_上。 不过,赵云澜已经只打算带六人在身边了,另外六人, 他要赠与沈巍。

  撇开感情不谈,光说才能和心性,沈巍有怀世之心,经天纬地之才, 沉得住气,若他登上帝位,大晋定能多一位中兴之主! 只是现在的沈巍还太稚嫩,一不懂得如何掌权,二不懂得如何驭人,还缺少了些帝王魄力和心术,杀伐决断。沈巍还不明白,在这乱世里,光有菩萨心肠是救不了这天下的,唯有手握权柄,方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方不会人微言轻,方可造福于百姓。

  赵云澜觉得,这些事,他都可以慢慢教他,

  却没料到他在沈巍身边时,纵使沈巍学得像模像样,骨子里还是少了几分狠厉,大抵应是本就无心帝位,学得再好也不过是不忍弗了他的意。而当他已经不能陪在他身边的时候,沈巍却在他看不到护不着心疼不了的地方,以血,以天真, 以笑容为代价,成长为一位铁血明君。当然, 这些都是后话。

  待江南一切处理好,已是入秋了,暑气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一般灰溜溜的撤离了,吹到露在衣衫外的肌肤,上的风, 也带.上了几分凉意。沈巍和赵云澜今日便要启程回龙城了。

  一行人行至城门口,却是无法再前行。因为前方站满了百姓,沈巍经过这几日将养, 肉是没添几两,精神头倒是好了不少, 赵云澜怕他身子骨吃不消,给马车里加上了软垫和靠枕,此刻本红着脸被赵云澜揽着肩膀读书。马车一停,二人便听到车外士兵通传:

  “将军,殿下,城里百姓听闻我们启程回龙城,全都过来想送,为首的老者说,有些话想当面同将军和殿下说”

  看得出来沈巍恨不得立马下车去看看那些他心心念念的百姓,但他还是侧过头望向赵云澜,默默征求他的意见。毕竟,车外百姓相见的是他们二人,赵云澜没说话,吻了吻沈巍的额头,眼里都是斑驳的笑意,拉着他下了车。

  来的人几乎是全城的所有人, 男女老少,有被子孙扶着的须发皆白的古稀老人,也有被抱在母亲怀里的垂髫稚童。众人见赵云澜和沈巍下车, 脸上皆是涌现出喜悦和感激,是将军和殿下救了全城人的姓命啊!若不是他们, 现在说不定这些站在这的人,都曝尸荒野,成了野狗的果腹之物了。

  沈巍和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出声,在为首的老者带领下的百姓, 噗通一声跪下,

  “拜谢将军,殿下之恩,此恩草民无以为报,感念于心,若将军, 殿下有所驱驰, 我等必肝脑涂地, 在所不辞!

  “愿将军,殿下福寿安康”

  振聋发聩

  今日别离,唯以此相送,山高水长,道一声珍重。

  这是灾后的百姓唯一能送给他们的东西

  这是民意

  这是民心

  赵云澜和沈巍皆是动容, 沈巍眼中带了泪光。淳朴的百姓不似朝中尔虞我诈,口蜜腹剑的政客,这里,是个看得见真心的地方。

  赵云澜对着外人时话不多,便只拱手道:“珍重”

  沈巍让众人快快请起,这突然到来的一幕,他还有些无法平复激荡的心情,众人也是红了眼眶,连几个汉子都开始偷偷拿袖子擦眼睛。这些都是沈巍和赵云澜以真心换真心换来的人啊。

  “我与将军不求诸位回报,但求江南富庶,诸位安居乐业,再无天灾人祸袭扰!我等心足安矣!

  回到车上,沈巍便抱着赵云澜,将眼睛压在他的肩,上,闷闷道:"云澜,我们做的,都值得。小巍莫要难过了,他们也不想看到小巍难过不是?”沈巍也没应他,将头埋得更深了些。

  行至城外,马车又被拦下了,这回是沈巍上次救了他儿子的中年汉子,那汉子带着儿子,单膝跪地, 对沈巍道:

  “殿下, 当日,承蒙您救下幼子,这才让他得以活命,我姓金名源,之前是徽地有名的商人, 本是来到这江南打理产业, 奈何得罪’了王卓, 家中其他人皆被害死!万贯家财也被王卓占尽, 我本想着杀了王卓报仇, 再自行了断,可, 可吾儿尚且年幼,不能没有父亲。如今您对幼子有救命之恩,还将王卓绳之以法,大仇得报,我孤身一人,只有膝下幼子。不知殿下可愿收我入门下,鄙人不才,一些经商的天赋还是有的, 可帮殿下打理名下产业。 愿殿下成全!以全我报恩之心!”

  沈巍皱着眉,当初救他儿子时他从未想过要索求什么回报,又何来报恩一说?赵云澜心念一动,徽地金家他是有所耳闻的,几年前富甲天下, 传言到了江南后便落败了。看这人不似作伪,小巍若收下为所用,也是为将来铺路了。别的不提, 这金源知道不在刚刚众人送别时现身引起多人追随,选择出了城后再来求,可见心思之缜密剔透。

  “收下吧,小巍,此人可用”

  见赵云澜都如此说,沈巍也再不好拒绝,安排父子二人上了后面的马车,继续启程。马车内,赵云澜握住沈巍微凉的手问道“小巍,你名下有无产业?”

  沈巍摇了摇头, 他从未想过这些。

  赵云澜问之前就猜到了答案,嘴角带.上一抹无奈的笑容, 叹了口气,“小巍, 你身为皇子,就算不想争什么,也该置办些产业在宫外,以便不时之需”。沈巍眨了眨带着密密纤长睫毛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他像个认真听夫子,上课的学生一般,赵云澜心头一阵荡漾, 俯下身子,衔住怀里人柔软的唇瓣,今日,真是秋高气爽好天气。

  入夜后,祝红就赶过来了,沈巍一见到她,便知道, 这是个明媚至极的女子, 如名字般火红色的衣裙,一转身就带起飞扬的弧度,在夜色里,是最显眼的一抹颜色。祝红长得极美,女子的娇俏里又带着男子的爽朗与豁达,笑起来,红唇勾人心魄。

作者有话说:

想要打分和小花花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