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除夕
作者:握瑾怀瑜uu      更新:2019-07-31 19:35      字数:3228
  强撑着起来给赵云澜换好干净的衣裳喂他喝了滚热辛辣的姜汤后,沈巍开始 撕开和手掌上的血痂凝固在一起的布条,堪堪撕开时未曾觉得难以忍受,过后便是尖锐又绵长的疼痛奔涌而来,他煞白着一张脸,望向掌心的伤口,那长枪本就是战场杀敌的神兵利器,又怎是肉体凡胎可以与之相对的?掌心和五指的指节皮肉都被削掉一层,枪刃划出的四道深口子此时坐下来仔细瞧着才发现隐隐透出白骨,此时被雨水冲刷得边缘泛白。往后便是伤口长好了,也不免留下粗糙的伤疤。能正常抓握已是万幸。若要说抚琴,那便是奢求了。

  沈巍唤大夫前来将口子缝了,慈眉善目的老大夫递给他一方白巾:

  “殿下咬着吧,待会疼起来,别伤了自个儿”

  沈巍苍白一笑,衔住白巾

  闪着寒光的银针拉扯着丝线,穿梭在破烂的皮肉间,又带起一颗颗饱满鲜红的血珠,丝线慢慢缩紧,沈巍仰起脖颈,额角青筋因剧痛不住地跳动,在隆冬时节汗如雨下,身体绷得像一张拉满的弓。嘴里的帕子被咬的死紧,没伤的手扒在床沿,指节用力过度失了血色,透出青白。指尖隐隐浸出血痕。喉咙里发出压抑到闷哼和呻吟。

  疼,太疼了,沈巍觉得这一根小小的银针和细细的丝线在拉扯着他整个人,直扯的四分五裂血肉模糊。每当他眼前开始模糊,剧烈的疼痛又将他拉回来,周而复始。

  好在他眼前恍惚疼得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老大夫终于完成最后一个步骤扎好了纱布。等这一阵剧痛稍稍平缓。屏退大夫,沈巍已是心力交瘁,头一歪,身子斜倚在床沿上,睡死过去。

  赵云澜悠悠转醒的时候已近子时,先前的记忆开始回笼。

  朝中参与当年之事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血海深仇,此生不报,誓不为人!!

  想要查,还得开了春他亲自去一趟西北。

  坐起身来,赵云澜就看见沈巍缩着身子靠在床沿上睡着,他睡得并不安稳,好似梦里也不甚太平,修长的眉不时皱起,脸颊因压着有些鼓鼓的,手藏在袖子里,也不知伤势如何。赵云澜觉得这样的沈巍既可爱又可怜,本打算抱他上床来,伸手触到沈巍肩头时,沈巍就惊醒了。朦胧的眸子里还有一丝困意,见赵云澜已醒,想要开口问他怎么样了,又怕激起他心中伤心事,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

  “云澜,你醒了……渴吗,我去给你拿水来”

  赵云澜按住他,将他拉上来,对沈巍的担忧无奈又心酸

  “小巍…,话到一半,沈巍就低着头给他道歉

  “云澜,对不起,是我非要祝将军告诉你的,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不要我好不好,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家的。还有,千万不要怪罪其他人……,”

  赵云澜一口气梗在喉咙里,这个傻子,打他?骂他?不要他?说笑呢?

  沈巍不敢抬头,他怕赵云澜真的会不要他。没等来赵云澜的生气,只听到那人唤他“真是个傻子,乖,手拿出来我看看”

  沈巍乖乖伸出缠着厚纱布的右掌递到赵云澜身前,这个手掌都被包裹着,白色的纱布里隐隐透出血迹,赵云澜看的心中抽痛,轻抚过他掌心,低声道

  “疼吗”

  “不疼的”这下倒是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傻子,又骗我,怎么会不疼,待会换药我给你换,还有我又岂会怪你,是我赵云澜对不住你,让我们小巍受苦了”

  沈巍真心觉得这世道待自己还不算太差,赵云澜还肯要他。抬起头,唇上还未有血色,勾起一个温暖的笑,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弯弯的盯着赵云澜

  “云澜,你不用跟我道歉的,还有,我说到的就一定会做到,帮你找出凶手报仇”

  赵云澜苦笑道  “那不行,我把你伤的这么重,你这么快就原谅我,我这心里头不是滋味”

  沈巍咬着唇歪头思考片刻,“那……抱抱就好了,我就原谅你了”

  “好,抱抱”伸手将人揽入怀中,赵云澜觉得,这世上没人比他更幸运,爱人对他的处罚方式竟然只是一个拥抱。

  等到沈巍的伤完全愈合,已经快过年了。

  大年三十的宫中晚宴,赵云澜怕沈巍看见他那群没良心的兄弟和那个眼里心里只有美酒美人的老爹不舒服,索性建议他以风寒之名告假歇在家里,晚宴就别去了。沈巍本就无心应酬,自然是欣然答应,年三十,他想给赵云澜做顿饺子。对宫里那边来说,这个睿王依旧是可有可无,来或不来,都无所谓。

  宫里头珍馐美食琼浆玉液比比皆是,可那都是冷的,没有人烟气儿的。吃下去一路凉到心窝子里,哪像是过年呐!还是在府里自己剁馅碾皮儿包一顿饺子有年味,热气腾腾的饺子,吃得人心头暖意盎然,一年的不顺在此刻都能消散。

  年三十那天,雪下得很大,鹅毛大雪一个下午就给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毛毯。赵云澜和祝红作为朝臣得进宫赴宴,沈巍和木兮则留在府里。

  府里食材都有,沈巍将猪肉,玉米,白菜仔细剁成肉泥,和好面,光面团就揉了半个时辰。面揉的越好,口感就越劲道,他想给赵云澜最好的。揉完面,受过伤的掌心就开始隐隐酸涩发疼,沈巍叹口气,这身子,真是不中用。

  院里的红梅,开了有几日了。今日恰逢大雪纷飞,鲜艳的红梅伫立得更加冷傲,在飘飞的雪花间影影绰绰,叫天地都失了颜色,让人眼中只余一抹嫣红。铮铮傲骨,敢同酷寒叫板!沈巍其实是喜欢梅花的,他总觉得梅花一直都在做着他想做的事情,

  不畏世俗周遭,不惧严寒霜雪

  赵云澜回府的时候,正好撞见沈巍抱着一大束红梅沾染着外头的寒气进屋,鼻尖冻的通红,越发衬得他肌肤如玉。 沈巍今日用的是挑墨兰色的发呆束发,水墨一样的颜色。暖色的红梅沈巍被他抱在怀里,映得两颊都红扑扑的,温暖了整个大厅,红梅香气幽深弥漫开来,萦绕在沈巍周身 。他一时间竟是看痴了。

  不但色浓华,更觉香幽迥

  赵云澜突然觉得,沈巍应该叫沈美人更为合适。事实上,他也这么叫了,叫得对面那人,血色上涌。

  沈巍刚进来便看到赵云澜傻站着盯着他看,没想到他回来得这样早。笑弯了眉眼迎上去

  “云澜,怎的回来得这么早,我刚出去摘了些梅花放在屋子里,看着也喜庆。宫里宴会向来吃不好,我就给你们包了饺子,还没下锅,你先去桌子那坐,等会饺子就来了”

  赵云澜含笑逗他: “美人还给我做了饺子?我这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功德今生才有幸得了个如此贤惠的美人?”

  一句话又撩的沈巍耳尖红透,放下梅花就去了厨房。

  端来刚出锅的饺子,沈巍让赵云澜去叫祝红一起过来吃,祝红也没拿乔,过来在桌前坐定。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她对沈巍再无质疑,只有敬  服,换作是她,绝做不到沈巍处理得那般完美。再说了,她祝红大好年华的,天底下什么好男儿寻不到,为何非要和沈巍抢赵云澜呢?除了祝红,沈巍将木兮和管家也一同叫来吃饺子,过年嘛,大家在一块儿才叫团圆。

  沈巍的手艺当真是不亚于宫中御厨,饺子一个个皮薄馅大,猪肉白菜玉米馅儿的,面和得极好,在灯火照耀下,晶莹剔透地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赵云澜首先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塞进嘴里,滑溜溜的口感,牙轻轻一咬,皮儿就破了,猪肉带来的特有的肉类满足感和玉米的清香混杂着,热烫的汤汁溢出来,浓郁到让人恨不得绞也不嚼就连皮带肉囫囵儿往肚里吞。软嫩的饺子皮儿并不是靡靡的粉,而是带着略微反抗一下牙齿的力度,滑且弹。整个饺子吃完,唇齿留香,欲罢不能。

  赵云澜吃完一个饺子,视线撞见沈巍紧张又期待的眼神,用飞快夹起第二个的实际行动告诉他有多好吃,期间还不忘夹了俩放进沈巍碗里。他没空说话,祝红这丫头抢吃的的速度快过沙漠里打洞的土拨鼠。她跟着赵云澜时间最长,一眼就看出来这饺子不是凡品,抄起筷子就加入吃饺子大军。

  饺子吃完,众人皆是一脸满足。过年过年,不就是大家伙围在桌前吃顿饺子吗?这是家里的味道。守岁到子时,祝红就困得不行了,还是木兮给人搀回屋的。赵云澜沈巍二人也回了房。

  正当沈巍打算更衣睡觉,赵云澜从书桌小屉里抽出一个红包放到沈巍枕头底下,揽住他肩膀

  “小巍,新年快乐”

  “云澜,新年快乐……不过,为什么要给我红包当压岁钱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沈巍觉得很羞耻,都及冠了,还收压岁钱?

  赵云澜觉得这没啥不合适啊,他往后的每一年都要给小巍送红包。在他眼里,沈巍永远都像个小孩子需要人疼需要人爱。

  沈巍见反抗无效,只得躺下身不说话,灭了烛火,赵云澜从背后拥住他,凑近他耳边

  “小巍,这是我将近四年来过过最好的一个年,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家”

  沈巍无言,转过头,吻住赵云澜的唇,二人气息交缠,屋子里的温度都似乎开始升高。沈巍都主动了,赵云澜立马化身为狼。此后又是一夜春宵。

  云销雨霁,沈巍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若年年有如今日

  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