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10章 初识灵气(上)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09-02 15:55      字数:3266
  天色因雨暗得格外早。

  菀风将淑姜带进屋子后,嘱咐了几句,就放她一个人在那里,似是知道她心绪纷乱,给她时间平复。

  气氛突然就清冷下来,院中动静也渐歇。

  从前,淑姜不是没一个人待过,可大商邑是热闹的,隔着门板听外面的动静就能听上好半天,再后来,丘婶知道吕尚一家情况后,淑姜就没再孤单过……

  如今,她失去了原本的一切,单纯的生活一下子涌入太多太多的东西,让她来不及一一咀嚼,只能茫然地被这些东西推着走。

  外头的雨声忽然大了起来,窗缝渗入寒气,淑姜缩到角落抱紧了自己却更冷,她只好取过被子裹住自己,身子终于暖了起来,人也慢慢迷糊了过去……

  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水烟……

  待看清自己在江上,淑姜一惊,随即“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这一次水中没有暗流和巨兽,吕奇教过淑姜识水性,淑姜下意识踩了两下水,立时浮上水面。

  一声尖锐鸟鸣划破叆叇,正是众所厌恶的相弘鸟。

  淑姜明白过来,这是梦,但这个梦很特别,周围的事物清晰分明,好似身临其境,尤其是天上那只恶鸟。

  这相弘鸟颇为怪诞,红羽极鲜,晕着五色,形态却臃肿,翅膀短小,怎么看怎么像是家养的芦花鸡。

  但淑姜知道,看似笨拙的芦花鸡,实则扑腾地很,要想捉住可不容易,她曾趴在墙头,看着吕奇满头大汗地满巷子捉鸡,笑得差点从水缸上跌下来。

  想起过往的情景,淑姜先是忍不住笑了下,随即心里一抽。

  “桀桀桀!”相弘鸟又发出了似哭似笑的怪鸣声,“真没良心,别人为了救你就要被砍脚了,你却躲在这里吃好睡好。”

  淑姜心头一凛,知道相弘鸟说的是颠老,可她自身难保,是要如何救颠老?

  见淑姜不开口,相弘鸟又激她道,“果真没良心,罢了罢了,就让那臭老头自求多福吧。”

  “等等!”淑姜喊住了相弘鸟,“我……能救颠老吗?”

  “那小巫女不是告诉你了吗?你是侍神者,有什么能不能的,就看你想不想了?”

  “我想的,我想的,请问我该怎么做?”淑姜忙不迭道。

  “桀桀桀”,见淑姜诚心发问,相弘鸟却卖起了关子,在空中疾速扇着短翅,盘旋了两圈才道,“你若能立到水面上,我便告诉你。”

  淑姜一愣,不知要怎么立到水面上,同时脑海里想起姬发身边的巨人熊狂踏波而行的样子。

  “你可是侍神者啊,怎么行气,你不是天生就会吗?”相弘鸟不满地嘟囔道。

  不知怎地,淑姜被这话触动到了,心忽然变得很静很静,意念也一下子专注起来,随后,周身毛孔又感受到了阵阵细风,她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意念更集中了,细风也随着意念聚拢,随即身体变得轻盈起来,开始慢慢上浮……

  不对啊……自己不是有封印吗?菀风口中说的那个兽魂,是不许自己行气的。

  一念走偏,细风突然崩散,淑姜身子又沉入水中。

  “桀桀桀,怕什么,小巫女早就睡了,那小兽魂在她屋里待着可够呛的,哪里还能跑出来管你?”相弘鸟说着又是一阵怪笑。

  淑姜放下心来,重新专注闭眼,灵气聚集后,淑姜感到自己慢慢拔出了水面,水波在脚下形成一股张力,淑姜试探着这张力的临界点,那灵气竟也随她心意变化,很快就让她立稳了。

  淑姜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只见细雨蒙蒙,江烟随浪滔滔,两岸青山宛若长龙蛰伏,此际虽是不辨晨昏,却也叫人胸怀激荡。

  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欣喜,只是才得意了一瞬,灵气不知为何一下子溃散,淑姜再次摔入了江中。

  “桀桀桀!”

  “……”

  明明是在梦里,呛水的难受感却是如此真实,再度浮上水面,这一次,淑姜发觉自己竟是无法再聚起灵力来。

  “狂喜最易散气,且散了以后,短时之内很难再聚,小巫女没教你吗?”相弘鸟飞停在淑姜前方的水面上,眨了下眼道,“也是,她骗你带封印修炼,很多事情自然瞒着你。”

  这般明显的挑拨,淑姜顿时起了警惕,“你胡说,邑宗大人救了我,再说,我刚来,哪里学得了这么多?”

  “救你是救你,但未必是好心啊,你天生就会行气,有些东西本是不学就会,带着封印,还不知道要练到什么时候去,她这是在压制你的天赋,你一辈子当小巫,她就一辈子有人使唤了。”

  淑姜哑然失笑,若这就是菀风的“欺骗”,她还真愿意被骗,而关于这个问题,淑姜也不打算再扯下去,于是她转回话题道,“相弘鸟,我刚才已经立到水面上了,你能告诉我如何救颠老了吗?”

  “桀桀桀,救颠老,需宁雨。”

  “宁雨?”

  “天雨绵绵,大水淹田,蛇鼠出洞,瘟疫四延。宁雨呼,宁雨呼?”

  相弘鸟拔尖嗓子唱起了不成调的歌谣,淑姜眼前忽而闪过许多画面,渭水漫上岸,冲毁了堤坝,大雨冲下山泥,人们望天而叹,烂了根的青苗浮在浑水上,边上还飘着一些小动物的尸体……

  淑姜被眼前的景象骇到了,看来,眼下不仅是要救颠老,这场灾难也必须平息,“相弘鸟,那我要怎样做才能宁雨?”

  回应淑姜的是一声低吼,一道黑烟迅速蹿上江面,化成了一只飞熊,踏着波浪,呲着獠牙,展翅扑向相弘鸟。

  “商羊!”相弘鸟急急说出两个字,尖鸣一声,向天际掠去,消失在阴云中。

  淑姜一下子惊醒过来,发觉自己裹着被子,几乎要滑落到地上,屋子里透进了光,窗户上正映着个人影,显然是菀风。

  淑姜赶紧滚到床褥上,裹着被子躺下,她只觉自己做错了事,心虚至极。

  好在菀风没进来的意思,看影子的动作,菀风似在窗棂上悬挂了一样东西,随后又提着灯盏离开了。

  房间再次暗了下去,没有光,只有风雨声,这一次,淑姜振作了起来,之前种种烦恼突然随着风雨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只留下了最急迫,最紧要的事。

  想到吕奇在岐周,淑姜暗下决定,要想办法宁雨,也要尽所能救颠老。

  次日醒来,阳光晒了半屋,雨停了。

  淑姜踏出屋子,只见菀风立在树荫下,正看着天,天际大朵白云飘过,菀风清冷的眼眸有些阴晴不定,好似时不时被云朵遮去的日光。

  “邑宗大人……早。”

  “还早?明日起,卯时打铃,必须起来。”说话间,菀风又微微拧眉,屋檐下的风铃,无风自动,叮叮当当响了起来,这些风铃都是有铛簧的,看来明天开始,淑姜是没懒觉睡了。

  “哗啦”水响,淑姜转身又看到了木桶自动倒水。

  “去漱洗吧,漱洗好去厨房端早食来正屋。”菀风吩咐后,转身离开了。

  厨房里,饭菜已在餐盘上冒着香气,淑姜忍不住在厨房转了两圈,却找不到人,灶火噼啪,也不知是谁升的。

  连走了两趟,把饭菜端好,淑姜看着满桌饭菜咽了咽口水,不觉饿了。

  平民人家通常只吃两顿,早上辰时是早食,下午申时为暮食,中间若饿,会吃些点心或汤饼充饥。

  进餐前,菀风又立了规矩,“吃饭时不准说话,无论什么事,一律等吃了饭再说。”

  饭后,两人又到院子,菀风抬眼看向淑姜屋前窗棂,吩咐道,“去把玉佩取下来系上。”

  淑姜这才明白,原来菀风昨夜是在挂玉佩,难怪梦里突然出现飞熊,这位邑宗大人怕是知道相弘鸟的事了吧,淑姜一阵心虚,努力踮脚取下玉佩,才发觉玉佩被菀风打了漂亮的丝络。

  将玉佩系上腰带,淑姜忐忑地看着菀风,菀风却没说什么,系好玉佩,淑姜垂了头,乖乖站到菀风身边。

  “咔咔”两声,草棚下的石磨又自动转了起来,淑姜不由看向那边,眼中满是好奇。

  菀风转身解释道,“这就是偃术,寄灵气于偃物,便能自行运转。”

  关于偃术,淑姜多少听闻过,庙会之上,她见人表演过。带着木偶的偃师一吹笛,那些松松垮垮瘫在地上的木偶就会起来跳舞,别人都说这些木偶上寄着魂魄。

  “邑宗大人,什么是偃物?”

  “偃者,倒也,静止卧倒的东西,借用字意,用来指人做出来的器具,或是石头之类没有生灵的死物,寄上灵气,能被巫者操控的,就是偃物。”

  淑姜听了个半懂,所以,那些木偶其实不是寄着魂魄,而是寄了灵气,再想起若风说菀风偃术无双,也难怪菀风一人就能打理这么多事。

  “你会推石磨吗?”正想着,耳边又听菀风问。

  淑姜连忙道,“我会,邑宗大人。”

  菀风走到石磨前,“那你就能将石磨变成你的偃物,要将一件器具死物变成自己能操控的偃物,首先要知道怎么用。”

  菀风说罢,石磨自己停了下来,菀风上前推了两圈,淑姜看到菀风身上有些光晕散入了石磨中,随即菀风放了手,那石磨便自己动了起来。

  淑姜恍然,行礼道,“邑宗大人,是不是只有我会用的东西,才能成为我的偃物?”

  菀风唇边泛起一丝笑意,只是那笑意稍纵即逝,“没错,越擅长使用的东西,就越容易寄上灵气,也越能成为你的偃物。”

  菀风说罢指尖一抬,指向角落里的扫帚,“明日卯时起来后,洒扫庭院,将这扫帚变成你的偃物。”

  “是,邑宗大人。”淑姜瞄着那扫帚,有些跃跃欲试。

  “不着急,你需先学会带着封印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