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18章 兽魂之名(中)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09-12 12:55      字数:3287
  再度去往洛邑,淑姜有了底气。

  一大早,她的邑宗大人特意送她上马车,并向车夫支付了来回车资。

  南宫括瘫在车内,仿佛一只病猫,只是一离开菀风的视线,这只病猫又立时生龙活虎起来。

  “阿淑,今天带钱了?”南宫括说着扯了扯淑姜腰间的钱袋。

  淑姜护住钱袋,抿了下嘴,有些骄傲道,“这是我自己赚的。”

  “那我上次请你吃东西,这一次你请我吗?”

  “好,我请你。”

  “我吃得可多可多啦,你这些怕是不够吧?”南宫括说着拿下了自己的钱袋,放在手里掂了掂,里面的贝钱“哗啦”响,那钱袋比起淑姜的来,足足鼓了一倍多。

  淑姜知道他是寻自己开心,可还是不免有些着慌,见她露怯,南宫括愈发得寸进尺,“要请我,你这些肯定不够,要不咱们换换,你就够了。”

  淑姜这下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作“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低头想了想,最后咬牙道,“等我买好小镜子,剩下的钱都请你吃东西。”

  昏暗的车厢内,少女捂着钱袋,微微弓着背,一双晶亮的眼睛,几分胆怯,几分坚定,看起来好似是被逼到了角落的小奶猫,南宫括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行了,逗你呢,我是男人,哪能要女人请客,阿淑,你可记住,以后要是遇到吃女人饭的男人,千万别理,不是好人。”

  听这话,淑姜忽然想起了南宫括端自己碗,喝姜面汤的事,不由笑了笑,南宫括见她笑,似也想起了这茬,立时轻咳一声,讪笑道,“我和阿菀不一样,对了,那些东西,阿菀吃了吗?”

  提起前两日的事,淑姜不由“哼”了一声,“括哥哥,你以后要送邑宗大人东西,自己去送!”

  见少女振振有词,南宫括又是笑道,“我为什么要自己去送?”

  淑姜一愣,在她有限的人生中,还没见过这么皮厚又无赖的人,一时竟无言以对,她想着菀风的说辞,总觉得说出来太伤人,毕竟南宫括是一片好意,她低了头,想了半天道,“你好好和邑宗大人说……,她会接受的。”

  车厢内气氛一沉,少年不答话,突然之间出了神,隔好半天才道,“是吗,那我以后好好和她说。”

  淑姜心里一动,她年纪虽小,却也能隐隐约约察觉这位括哥哥对邑宗大人的心思不简单,只是菀风看着比南宫括大了好几岁,在菀风身边,南宫括多少显得稚气未脱,一时间,淑姜又觉着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淑姜想着心事,车中少年似也陷入了心事中,嘴角渐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淑姜当时还不明白这笑容意味着什么,到了街市后,她才知道自己又中了南宫括的圈套。

  这一次,南宫括既没请她吃饭,也没帮她买镜子,只是她走到哪个摊子,南宫括就同摊主说淑姜是菀风的巫僮。

  也不知为什么,那些摊主知道淑姜是菀风的巫僮后,便再也不肯收钱了,还纷纷拿出了最好看最新式的掌心镜,抢着要送给她。

  淑姜傻了眼,掉头就跑,偏偏南宫括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她一路跑着,只是刚好路过卖杂货的地方,南宫括也会大声替她嚷嚷,那些摊主听说阿菀大人家的小巫僮要买镜子,恨不得连大铜镜也一块儿奉上。

  淑姜躲进了巷子,这才算消停,她正扶着墙喘气,南宫括不知怎么地,忽从巷子另一头,叉着手转悠了过来,“看,这根本没法好好说吧?你家阿菀大人就是这么受欢迎。”

  “你……你别再跟着我了!”淑姜气鼓鼓道,现在可不是回去挨不挨骂的问题,淑姜觉着大家爱戴菀风是一回事,自己买小镜子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就因为大家是如此敬重菀风,她更不能让菀风蒙羞。

  南宫括靠着墙道,“现在大家都认识你了,就算我不跟着你,你也‘买’不到镜子。”

  淑姜又是微微弓起背,不自觉地进入一种战斗的姿态倔强道,“你别跟着我,我就能买到!”

  “好,括哥哥不跟着你,我就在那个醢酱摊吃着香喷喷的醢酱等你。”南宫括双眸溢满了笑意和得意,仿佛在逗弄一只炸毛的小猫。

  淑姜“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正如南宫括所言,丰邑的摊主们似乎都认识了淑姜,目光才对上,那些摊主已是热情招手,淑姜又躲进了巷子长长吐气,这丰邑城小了也不好……

  既然丰邑城小,自己是否应该去邑落外碰碰运气?

  想到这里,淑姜又重燃希望,只是……自己要从哪个门出去好呢?

  正张望着,远处传来一声清越婉转的鸟鸣,淑姜又惊又喜,抬眼看去,某户人家屋顶上正立着一只青鸟。

  淑姜不由默念,青鸟,青鸟,你能为我指路吗?

  那青鸟似感应到她心中所想,又是婉转一声,展开鲜翠的羽翼,向西飞去。

  淑姜心下一阵激动,她知道这青鸟是在为自己引路。

  出了西门,淑姜立时茫茫然辨不清方向,这不是南宫括带她进来的门,周围一片陌生的景致,人烟稀少,全然没有摊贩和游人,极目眺望是一片广袤的田野。

  青鸟还在前方引路,并未偏离官道,淑姜咬咬牙跟了上去,走着走着,她听到了一片号子声,不远处有一小群农户,正在挖水渠。

  淑姜这才发现,阡陌下的水渠无水,土色倒还湿润,再细看田里的青苗皆是无精打采蔫答答的,似是不抵骄阳之威。

  又走了一会儿,淑姜只觉离丰邑有些远了,她忍不住回头看去,但见丰邑已变成了地平线上的一道影子。

  再回转头,淑姜突然惊出一身冷汗,青鸟不见了!

  烈日底下,四野无人,淑姜感觉自己仿佛是被困在一场诡异的梦魇中。

  一阵燥风吹过,草叶簌簌,淑姜望望田野,再望望地平线上的丰邑,不知该往哪边去。

  又是一阵悦耳鸟鸣,淑姜将视线转向了道旁的一片树林。

  那是骄阳下一片神秘的阴影,淑姜第一个念头是,里面会有蛇吗?想到蛇,她又把自己吓着了,后悔不该赌气出来,若这次再遇上危险,南宫括可赶不来。

  正胡思乱想着,淑姜看到树林边上出现了一道身影,她的视觉极好,一眼望去,便看出那是一名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

  仔细打量去,那男子眉宇间缠绕了几许灰气,看着有些忧愁,那双眼眸到是黑白分明,眼睑如波,神光内蕴,看起来并不似坏人,只是他装扮太过奇特,披散着一头乌发,身着火红长袍,外边笼着青色纱衣。

  林中又是传来数声鸟鸣,想起菀风说青鸟是灵禽的化身,淑姜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青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立在那边,等着她过来。

  到了青年跟前,淑姜不安地看了他一眼,鼓足勇气问道,“大哥哥,你是灵鸟吗?”

  “你想要掌心镜?”青年没有回答淑姜的问题,反是提出了问题。

  “是……”

  “那里有一棵树,最大的那棵。”青年转身指向树林内。

  淑姜顺着他所指看去,里面果然有一棵四五人合抱的大树,周围的树与这株相比,明显小了很多。

  “抱歉……我时间不多,那树上有个记号,记号下就埋着一枚掌心镜。”

  “我……我不能拿你的东西。”

  “请帮我做件事吧。”

  “什么事?”淑姜抬头,紧张地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

  “玄……玄霄……”那青年方说了几个字,身形忽然模糊起来。

  “大哥哥!”

  见那青年满脸苦痛,红衣欲燃,淑姜不禁伸出手去,然而她的手却是穿过了青年的身体,淑姜惊慌之下,又胡乱抓了两下,那身影似是被她抓碎了般,彻底消散了。

  淑姜的心砰砰直跳,一时间,风从背后透过,她只觉背脊发凉,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出了不少汗。

  怎么办?要不要听这个人的话?

  淑姜看着那棵树,呆了好一会儿,想起南宫括干的好事,她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大树之上果然刻着记号,虽是潦草,却也能看出,是两个小人手牵手,其中一个小人背后还张着翅膀,这显然是孩童的涂鸦。

  不知为何,看到这涂鸦,淑姜心头涌上莫名的温暖,这温暖立时冲散了害怕,她四下找了块石头,开始在大树底下挖了起来……

  满手泥泞地从土里捡起那一枚小小的掌心镜,淑姜只觉惊奇,虽还没洗净,但只稍稍抹两下,便露出锃亮的镜面,仿佛新埋下去般。

  “淑姜?”

  背后忽地传来一个声音,淑姜吓了一跳,险险拿不住镜子。

  这声音有些耳熟,淑姜转身看去,立时将一双泥手和镜子藏在身后,并挡住自己挖的小坑。

  “真是你。”来人见到她,松了口气,伸出手道,“大家都在找你,走吧。”

  是姬发,看着姬发,淑姜有些挪不动脚步,怎么会是姬发?

  “怎么了,你没事吧?”

  见姬发缩回了手,就要走进来,淑姜连忙背着手,小步跑上前,徒劳地想要挡住他的视线,“没事,二公子,我没事。”

  姬发的视线早已斜过少女的肩头,落到她身后,见她神色张徨,也不多问,转身吹了声口哨,随即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走吧,南宫括正在丰邑跳脚,再不回去,他就要翻地三尺了。”

  因着心虚,淑姜只好由着姬发将她抱上马,向丰邑而去。

  入了丰邑,姬发放慢了速度,南宫括则远远瞧见,立时奔了过来,他眼中满是不悦,到了近前,也不待姬发收紧缰绳,就将淑姜从马上抱了下来,见淑姜满手是泥,他眼中更是蹿起了火苗,低声问,“阿淑,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