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19章 兽魂之名(下)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09-13 11:45      字数:3165
  看着淑姜,南宫括那一张黑脸似乎更黑了。

  淑姜隐隐觉着,这位括哥哥应是想歪了什么,连忙解释道,“我……我挖到了一面小镜子,后来,二公子找到了我。”

  边上的人皆是听得云里雾里,南宫括也不多话,牵起淑姜径直走了。

  “南宫括!”

  “狂——”

  “公子,这……”

  “无妨,我们走吧。”

  背后传来姬发和熊狂的对话,淑姜一时间只觉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两边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张了。

  上马车后,南宫括又打量了淑姜两眼,淑姜这才发觉,自己不仅手上全是泥巴,裙摆、膝盖、袖口等地方也沾了泥巴,她毕竟力气小,挖着挖着,不由自主地就跪到了地上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跑到丰邑外面去了?”南宫括口气中带着无奈,像是一名舍不得责备女儿的父亲。

  淑姜犹豫了下,想着他是盟友,便原原本本把事情说了出来。

  “你到是机灵,知道去丰邑外找摊贩,镜子给我看看。”

  淑姜乖乖递上了镜子,南宫括左看右看,这镜子除了新的诡异外,也看不出什么来,镜子的式样也是最普通常见的那款。

  南宫括想了想,拿出半截乌木铍,放在铜镜上,淑姜这才发觉这乌木铍下方镶着一圈玉,只是这玉乌黑乌黑的,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琰玉。”见淑姜好奇,南宫括将乌木铍尖头对准自己,掉转头来给淑姜看,并解释道,“世上有两种玉可引灵气,一者韶玉,一者琰玉,韶玉为巫者所用,这以后阿菀会和你说的。琰玉则为方士凡人所用,我这乌木铍是特制的,再加上琰玉,可以对付不少妖物。”

  “大哥哥……不是妖物……”

  “也是,妖物惧怕铜镜,怎么会给你这玩意。”南宫括说着把铜镜还给了淑姜,而后脸上闪过一丝古怪,有些吞吐道,“那个……姬发……没对你怎样吧?”

  听着南宫括的问话,淑姜的脸热了起来,心中莫名升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耻感,她模模糊糊知道南宫括想问什么,于是连连摇头道,“没有,就是他找到了我,送我回来……”

  “咳,那就好,姬发这个人,和乔姒不清不楚的,你以后离他远点。”

  淑姜点点头,脑中突然闪过姬鲜抱着若风的情形,她没再言语,只是心里忍不住想,是这种“不清不楚”吗?

  确认淑姜无恙,南宫括脸上又恢复了笑容,“你这一身泥地回去,我可没法和阿菀交待,一会儿去学宫找人帮你整干净。”

  马车到了学宫附近,南宫括带着淑姜从后门溜了进去,没惊动召叔母。

  侍女们很快帮淑姜擦干净了手脸,又给她换衣梳头,淑姜看着自己做的青衣被拿走,不免有些着急。

  南宫括拍拍她肩道,“没事,她们会弄干净给你的,现在,我们去见周国最有学问的人。”

  淑姜知道,在南宫括心目中,周国最有学问的人是姬旦,按南宫括的话来说,姬旦即便现在不是,将来也一定会是。

  进了姬旦的书房,落座时,淑姜不小心被裙摆绊了下,姬旦看似文质彬彬,反应到不慢,一下子就托住了淑姜的胳膊。

  淑姜一张小脸又是红了起来,今天的自己好像总是失误,只是这也不能怪她,侍女寻不到小衣服,给她的衣裙皆是大了一号,一不留神,就会绊着。

  南宫括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姬旦却是坦然出手,坦然收手,全无杂念。

  南宫括耸了下肩,起了个话头,“阿旦,上次我们走后,阿菀有再说过什么吗?”

  “有,只是她也不确定,这事你还是别问了。”

  “阿旦,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姬旦微微一笑,“你心里不是有定见了吗?纵然如你所猜,眼下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毕竟,事情还没摆到台面上来。”

  淑姜听着两人的对话,约是有些明白,是在谈论她被巨蟒袭击之事,但诸如“如你所猜”、“还没摆到台面上”她就不太明白了。

  而见淑姜困惑,姬旦和南宫括皆是默契地住了口,南宫括转过话题道,“阿旦,你不够意思,咱们可够意思,阿淑,给他讲讲你方才遇上的事。”

  淑姜点头,又将事情说了一遍,她也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何,阿旦,此人是妖是鬼?”待淑姜说完,南宫括便迫不及待问了起来。

  淑姜忍不住瞪了南宫括一眼,默默吞下了“大哥哥不是坏人”这句话。

  看出了淑姜的不满,姬旦替她解围道,“能化身青鸟,又赠铜镜,应不是妖邪,只是这青鸟只有阿淑才能看见,确实有些蹊跷。”

  淑姜低了头,弄了下衣角道,“四公子,那大哥哥说的……‘玄霄’是什么……”

  “是天宫,确切来说是指天宫所在的位置。”

  天宫?

  淑姜不由抬头向上看了看,只看到了屋上的横梁。

  “有些个东西,阿菀还没来得及教给她,阿旦,你就说一说呗。”南宫括说着伸手开始摆弄起桌上的泥炉,煮起了茶汤。

  看着南宫括摆弄这些,淑姜颇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这位括哥哥只会爬墙捣蛋,很快泥炉的火被拨旺了,一缕烟气腾起时,姬旦讲起了上古传说。

  “阿淑,三皇五帝的事你知道吗?”为保证少女能听懂,姬旦首先要确认她了解多少。

  淑姜有些窘迫地摇了摇头,这似乎应是每家每户自行说给孩子们听的,可父兄却从来没与她说过,想来也是怕她知道后,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姬旦点头,并无嘲笑,耐心解释道,“三皇五帝,是指上古的两个时期。黄帝以前是神皇时代,诸皇皆为神,神居于天宫,往来天地间,统领天下万民。其中最为有名的三位神皇是女娲、伏羲、神农,故而又称作三皇时代。”

  姬旦说着顿了顿,等待着淑姜的反应,淑姜点点头,心情莫名有些激动,她正等着姬旦细说三位神皇的故事,姬旦却是话锋一转,说到了五帝身上。

  “神农之后,以黄帝为起始,便是灵帝时代。诸帝皆为侍神者,生而有灵,犹如半神。其中最为杰出的五位灵帝是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因此又称作五帝时代。”

  听姬旦说到侍神者,淑姜心跳不由加速,手握成拳,南宫括见状笑道,“怕什么,这些都只是传说,据说帝喾时,不周山天宫陨落,毁了好多记载,现在阿旦说的,皆是口耳相传,半真半假的,事实究竟如何,早说不清了。”

  因着南宫括打岔,淑姜稍稍安了些心,很快,她又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那……为什么,神不再统治世间?”

  确实,从三皇到五帝,从神到半神,这变化是怎么产生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细想来,不免使人困惑。

  姬旦看着她,不答反问,“阿淑,菀姐姐应该和你说过,神也有生老病死吧?”

  淑姜点点头,心下明白了几分,想来是神终有神力衰竭的一天。

  “按先贤们所记载的,上古灵气充沛,巨木成阵,灵禽灵兽遍布天地,每个凡人都能活足一百二十寿。之后,灵气日渐枯竭,据说灵气枯竭对神的影响比较大,渐渐的,神就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淑姜听得目瞪口呆,姬旦这番话,既有些许印证了她的猜想,又有一些出乎她意料,同时,她又不禁浮想联翩,灵气充沛的上古,会是怎样的一个世间?

  恍惚中,眼前的屋子不见了,淑姜看见几人合抱的大树拔地而起,天际蓝地有些发晃,云中一道流火划过,内中传出凤凰鸣叫声。

  “哗啦”一声水响,淑姜低头,只见一头黑色巨兽正从碧绿的河水中浮出,淑姜情不自禁脱口而出道,“飞熊!”

  “你想知道飞熊的事?”

  南宫括的声音,打破了淑姜眼前看到的一切,犹如搅去了一池水影,淑姜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她去买掌心镜,原本就是与飞熊兽魂有关。

  姬旦沉吟道,“根据记载,申吕两国皆为炎帝之后,飞熊为姜水独有的异兽。两国还曾献给黄帝数只。这些飞熊并非上等灵兽,但好在忠心,寿终后也无需施展巫方之术,魂魄自然不灭,世世代代传承守护,只不过……”

  姬旦说着顿了顿,此时南宫括已开始分茶汤,那腾腾热气,为这个欲言又止的故事,凭添了几分神秘。

  “只不过什么?是不是兽魂不喜欢满身泥巴的小花猫?”南宫括推过茶碗给淑姜,并调侃道。

  淑姜嘟了下嘴,懒得同他计较。

  姬旦轻轻叹了口气,“记载太少,我也不怎么肯定,似乎这兽魂多是男子继承的。”

  听见这句,淑姜的手停在了茶碗边,半晌后才觉手指烫地生疼,她连忙缩手,将烫痛的手指攥在手心里,一时间,手心也不觉烫了起来。

  淑姜明白,姬旦已将话说得很委婉了,是为照顾她的感受,可一瞬间,她的心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多半是拿了原本属于吕奇的东西,这让她十分难过,原来父兄一直一直都在为她牺牲,这个贫穷的家,仅有的一些好东西,全用到了她身上……

  淑姜又忆起飞熊那双有些委屈的白眼,此时此刻,终是有些明白了,这,大约就是兽魂不肯告诉她名字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