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28章 谁解天意(中)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12-24 19:14      字数:3300
  若风会手下留情吗?

  淑姜半是期待,半是疑惑地看着姬旦。

  姬旦起身,从边上搬过一样东西,那是一面陶制的盆鼓。

  在大商邑时,淑姜曾听人敲过盆鼓,那是平民中最为流行的乐器之一,仅半尺来宽,陶制,腹空若盆,顶上做了不同的音舌,用特制的小锤敲击,便能在一面陶鼓上敲出不同音阶来。

  此时,姬旦也拿出一对小锤敲了敲,数音入耳,随波悠扬,淑姜只觉思绪刹那如雪霁初晴,心下一片清明。

  “这是什么曲子?”南宫括显然发现了端倪,“能帮阿淑恢复灵力?”

  姬旦停下敲击道,“是《承云》,我虽不能学习巫方,乐曲还是能学的,这曲《承云》出自华胥风姓一脉,最为完整,我便试试用此曲为阿淑引灵,也但愿我们的灵女大人有手下留情。”

  “若风那都是被逼的,她其实是向着我们的。”南宫括说罢,又对淑姜道,“阿淑,你就先去休息吧。”

  淑姜点点头,起身进了屋子躺下,她的身体本是疲累的,只因心神不宁,才无法全然入眠,此时,听着屋外乐音渺渺,宛若太古遗响,淑姜不觉梦沉,似回到了天地初开之际。

  恍恍惚惚之间,淑姜又听到了巨雷声响,只这一次,巨雷横桓在她脚下,在云中闪闪,宛若数条游龙穿梭期间。

  淑姜屏息凝神,知道这是百羽要给她看的情形。

  不久,那数条光龙忽地一下收去,脚下的云隐隐泛出翠色,淑姜睁大了眼睛,浮云中渐渐露出小山一般,枝条虬结的树冠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玄霄天宫吗?

  念头流转刹那,周围景致又是一变,淑姜只见脚下阴云成阵,无穷无尽,耳畔响着疏疏雨声,再仔细望去,这些云似是从一个方向流动过来,云流尽头是一点红光,淑姜想要走过去看个究竟,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着她,不让她近前。

  淑姜隐隐觉着,那一点红光就是天宫,偏偏她眼前仿佛阻着一道墙,怎么也走不过去,正焦急间,两道黑影直冲而上,云流瞬间波动,忽如江河倾泻而去。

  云流消散刹那,淑姜只觉一股热浪袭来,逼得她不由后退两步,随即脚下一空跌落了下去,淑姜手脚乱划,惊慌之际,一片青羽将她托住,悠悠荡荡飘下。

  淑姜镇定下来,抬头看去,云散之后,终是看清天际一团硕大的火焰在燃烧,火焰中隐隐可见一道身影,淑姜大惊,是百羽!

  “百羽……”淑姜想要起身,身下青羽抖了下,她一个不稳差点跌落下去。

  淑姜眼睁睁地看着百羽和天宫离自己越来越远,却又无可奈何,她大约是明白之前的雨灾是怎么回事了,是玄霄天宫出了问题,而百羽则被困在了其中。

  “百羽,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你?”淑姜稳了下身形,大声喊道。

  话音才落,淑姜忽听脑后传来尖啸声,一道无形气劲破空而来,向着百羽所在的玄霄天宫射去!

  “不,不要!”随着少女一声哭喊,眼前火焰忽而炸开,狂风四起……

  “阿淑,阿淑,你怎么了?阿淑……,醒醒!”

  梦中挣扎的淑姜,终是被南宫括唤醒,她满脸泪痕地抓着南宫括,焦急道,“括哥哥,救救百羽,有人……有人要杀他!”

  “谁要杀他?阿淑,怎么了?你做噩梦了吧?”

  “不,不是的,不是噩梦!是真的有人要伤害他,那人要破坏玄霄天宫。”

  见淑姜语无伦次,南宫括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别急,喝口水,慢慢说。”

  重新坐到灶火边,淑姜将梦中所见说来,姬旦耐心地听着,偶尔提问,之后又将淑姜所言重复了一遍,以确认自己没理解错。

  待全部确认后,姬旦才道,“阿淑,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故事?现在这个时候讲故事,阿旦,你脑子没烧吧?”南宫括伸手去摸姬旦的额头。

  姬旦任由他摸着,无奈道,“怎样?我没烧吧?你不是说我将来会是周国最有学问的人?”

  南宫括笑道,“你现在就是,将来是天下最有学问的。行了,你说吧。”

  淑姜其实也没心思听故事,但她明白姬旦不是会开玩笑的人,于是她乖巧地看着姬旦,默默听着。

  “帝尧之时,曾有大旱,天上十日并出。当时,帝尧亲自进行占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十日中有九日为假日,是颛顼时期留下的玄霄天宫。”

  听到这里,南宫括忍不住插嘴,“哦,这九日竟是玄霄天宫?我到未曾听闻,莫非是共工留下的?”

  姬旦答道,“是,共工昔日为与颛顼争夺帝位,强行升起十株建木,想操纵这些天宫,在低空飞行击败颛顼,结果其中一座天宫撞上了不周山,不周山坍塌,造成了大灾,剩余九座玄霄天宫则脱离控制升上高空。”

  南宫括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这九座玄霄天宫为何会变成假日?”

  姬旦不太肯定道,“约是强行升起的缘故,最后天宫化火,成了九个假日。”

  听到这里,淑姜的心莫名砰砰跳了起来,她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姬旦则依旧淡淡然叙述道,“为解决这九个假日,帝尧又根据占卜,命人制了一张巨弓,让射师大羿射下那九座天宫,大羿计算了位置,先后让这九个假日落到了海中,却没曾想,引发了另一场巨灾。”

  “洪水?”南宫括又是忍不住插嘴道。

  姬旦点头,收了话题,“是,这洪水历经两朝才平息,不过这些事和阿淑的梦关联不大,以后有空慢慢讲,所以,阿淑——”

  淑姜抬头,茫然地看着姬旦,只听姬旦缓缓道,“或许,并不是有人要害百羽,而是百羽想要告诉你,解除旱灾的方法。”

  淑姜脑中一片空白,对姬旦的话反应不过来,她抿着下唇,一声不吭,全然无法接受姬旦所言之事。

  见气氛僵持,南宫括打岔道,“阿淑,你灵脉有恢复吗?”

  一句话,又将淑姜拉了回来,她暗暗行气,恢复的灵气,只能勉勉强强运转灵脉。这既令她失望,也让她有些许庆幸,这样一来,她就不会伤害到百羽,可转念一想,若不伤害百羽,又怎能降雨救颠老?

  种种心绪交加,又让淑姜脑海里乱成了一团,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件事。

  见淑姜苦恼,姬旦微微叹气问道,“阿淑,商羊所化青鸟,是不是只有你能看见?”

  淑姜点头。

  姬旦又问道,“他让你看到的情景,是在你问要如何帮助他之后,是吗?”

  淑姜踌躇了,最终缓缓低下了头,也不知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不对啊,阿旦,十日并出,先旱后雨,我们这边怎么反着来的?”

  “因为这株建木小,又只有一株,高空云暖,低空云冷,便会持续降雨,之后的献祭,打破了平衡,故而又酿成了旱灾。”

  姬旦所言,与梦中的情景全部吻合,淑姜脸色更是褪去了几分血色。

  “呃,阿淑……要不,你再休息休息,说不定还会梦见别的方法。”觉得这样的事对这个年纪的少女来说太过残忍,南宫括打算支开淑姜,再同姬旦另行商议。

  只是淑姜沉默着,姬旦也不语,急的南宫括在边上不知怎么办才好。

  良久,才听淑姜轻声道,“可我……不会用弓。”

  南宫括连忙道,“故事里不是由大羿射落天宫吗?这事,交给我们就成。”

  “不,阿括,这事非淑姜不成。”

  “阿旦……你也太……”南宫括吞下了“残忍”两字,在姬旦坚决的眼神中,南宫括明白,这事可能真的只有淑姜才能做到,只是他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问向姬旦,“不对啊,我们这边有这么厉害的弓吗?”

  “熊……狂……。”这一次,淑姜主动说出了两个字,南宫括大为惊讶地看向她,却见少女忍着眼泪,咬着唇,捏紧了衣摆。

  听到对手的名字,南宫括这一次却没再发牢骚,他咳了一声道,“行吧,我去拿。”

  “我去吧,阿括,你留下来顾好阿淑。”姬旦说着起了身,略一提气,渡波而去。

  淑姜这才明白,南宫括和姬旦划船皆是为了自己,其实两人上岛根本无需用船。

  姬旦走后,剩下的两人都莫名松了口气,平日里的姬旦,总是令人如沐春风,可一旦遇到需要决断之事,他整个人总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变化,表情还是温和的,眼神中却透着一股无形的威严。

  “那个……阿淑……”

  南宫括正搜肠刮肚地找着话,淑姜却突然道,“大哥哥……其实早就没了吧……”

  南宫括一愣,随即道,“是啊,不是只有你能看见吗?”

  “他……他是为了两邑百姓,才把建木升空,把树干运到了渭河边。”那个梦里,淑姜显然还看到了其他的情形,只是方才没有全盘托出,便是此刻,她也没对南宫括说出全部实话,百羽或许是为了两邑百姓,但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人——若风。

  南宫括又沉默了一下,发觉这个少女所承担的东西,远远比他想得要多。

  “括哥哥,你是不是想问我,怎样使用那弓?”

  “是啊,你要怎么用那弓?你刚才还说不会,现在又会了?”

  “我看别人用过,所以,我会。”

  “看一眼就会了?这么厉害?”南宫括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淑姜有些嫌弃地打掉了他的手,“你忘了吗?我会偃术。”

  “偃术?那也得你会用弓箭啊。”

  “我会……反正,我能用。”

  话匣子打开,气氛渐渐缓了下来。

  此际,天色也不觉暗了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却全然没留意到月下的湖水正在慢慢变成深红色,涌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