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032章 惊羽破空
作者:姞雪心      更新:2019-12-31 12:12      字数:3161
  听得夕墨惊啼,战豹猛然转身,向山下低吼。

  淑姜随着战豹弯腰俯视,见到来人,也是大吃一惊,“二公子……”

  来人正是姬发,他斜背长弓,自崎岖山路纵跃而上,宛如一只矫健的猿猴,若有不能站立处,便徒手借力,拔身而上。

  姬发上山一刻,淑姜忽觉东边日光耀目,曙光乍现,姬发解下巨弓驻立,宛如金光中降临的战神。

  战豹一声低吼就要上前,淑姜连忙抓紧了缰绳,一时只觉手上勒得生疼,根本无法控住这巨兽,“阿申,别伤他——啊——”

  说话间,淑姜已是不能掌握平衡,一个不稳,滚落了下来,只是她缰绳尚未脱手,刹那间手心好似被钝刀割了一般。

  但很快,淑姜又被姬发捞起,再度坐回了战豹之身,姬发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她身后,同她一起攥紧了缰绳。

  被姬发坐上,战豹不由狂怒暴起,淑姜腾出一只手,不断摸着战豹耳朵下方安抚,夕墨也在边上盯着战豹的眼睛,片刻之后,战豹终于冷静了下来。

  “二公子,我们可以下来吗?阿申……,不喜欢你——”待战豹立稳,淑姜怯生生请求道。

  战豹低低咕噜两声,似是同意淑姜的话。

  南宫括的战豹,岂能喜欢姬发?

  “好,只要它不伤你,我方才只是怕你受伤。”

  说话间,姬发已是跃下,并向淑姜伸出了手。

  淑姜犹豫了一下,扶着姬发的手,跳下了豹背,站定之后,淑姜赶紧缩回了手,背在身后,仿佛是被烙了一般。

  姬发的掌心粗粝,因长着一层厚茧,有些凉,让人感觉不太舒服,可也正因这样的手,才能徒手攀上这高峰吧。

  再看一眼天边的日出,淑姜又焦急起来,快卯时了,出现的人偏偏是姬发,她一时间不知要怎么开口,只是眼睛不住瞄着那被立起的巨弓。

  那巨弓要比淑姜高出许多,便是和姬发相比,也要高出寸许,完全不像是淑姜可以拉得动的。

  姬发看了看巨弓,又看了看淑姜道,“邑宗大人让我问你,要救这个人,你真的想好吗?”

  “我……想好了。”

  “不,你没想好,知道我为何阻止四弟前来吗?”

  淑姜摇头,不敢看姬发的眼睛。

  姬发冷酷道,“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他陪你一起死,这件事事关重大,纵然叔母愿意保你,却未必真能保下你,如此,你还愿意吗?”

  淑姜终于明白镐邑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乔姒敢对姬旦下手,而是姬旦不能来。

  既然姬旦不能来,那么,南宫括也不能来,因为他们的身份尊贵,不能随便死。

  旭日渐升,淑姜几乎睁不开眼,她的心绪又乱了,她再一次感受到了人事的复杂,纵然姬旦和南宫括愿意陪她冒险,甚至以命为代价,可他们的亲人却不容许他们涉险。

  “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带你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吼!”一声,姬发话音刚落,战豹已是扑了上去,姬发闪身退开,战豹立时横阻在淑姜身前。

  与此同时,淑姜耳边又响起了另一记轻吼,那是只有她听得到的,兽魂子牙的吼声。

  “啾啾”两声,天上的夕墨也鸣叫着,却不开口,似在提醒着淑姜什么。

  淑姜深吸一口气,抬头,这一次她坚定地对上姬发的眼睛,“那二公子为何出现在此?”

  姬发愣了下,随后道,“他们不会杀我。”

  淑姜不再说话,转过身,站到了弓前。

  所谓“他们”,其实只有乔姒一人吧,想起南宫括说姬发和乔姒不清不楚的,淑姜明白,姬发敢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乔姒不会对姬发下手。

  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要放弃吗?

  淑姜闭起了眼,缓缓道,“二公子,我阿兄是无辜的……”

  “我明白,他已入散宜先生门下,现在很好。”

  这一句过后,淑姜终是了无牵挂,放下了所有的杂念,唱起了《关雎》。

  淑姜不知道的是,当她唱起这首歌时,她身后的人愣了愣,随即,眉峰紧敛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淑姜看不到这一切,这一刻,她的心中只有天地。

  随着歌声往复循环,金光染就的地平线,突然起了云阵。

  云阵很快成了绚烂红霞,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开去。

  淑姜再度寻到了商羊鸟百羽所在的玄霄天宫。

  这一次,天宫不再是翠色的,琉璃般的苍穹下,静静燃烧着一团红色火焰,那情既景瑰丽又诡异。

  淑姜看准了那个方向,分出一分心神,去操控巨弓。

  在渭水河畔,她早看过姬发使用这巨弓,梦里亦见熊狂用过,虽还不熟悉,但这弓箭本身就常年被使用,又镶嵌了琰玉,足可导灵。

  看着巨弓似被一双无形的手举起,缓缓张开,姬发脸上表情一收,转而露出了惊讶之色。

  刹那间,天地有灵,似对这场异变早有了预感,平地起了阵阵狂风。

  一时间,万木颤动,叶响如涛,当真山呼海啸一般。

  “崩”一记弦响,回荡在山峰间,久久不散。

  无形灵箭破空而去,夕墨尖鸣一声,追了上去,很快在高空化作了一点,随即那一点又爆出一团黑气,大妖恢复了真身,将那支无形灵箭,送入九天之上!

  淑姜闭着眼,紧张地看着玄霄之上的情景,那一支灵箭在虚空中挟起风雷,电光隐隐勾勒出箭的形状,直向天宫内部的玉芯而去!

  “百羽!”淑姜忽而忍不住喊出来,“就算她忘了你,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轰然巨响中,淑姜只觉魂神激荡,立时再也承受不住,睁开了眼,她一个踉跄,身后的战豹立时用身子撑住了她。

  再定睛看去,丰邑上方的天空已成了铅墨色,正酝酿着一场豪雨。

  第一滴雨水落下之时,淑姜心中一痛,转身忍不住伏在战豹背上哭了起来,熊狂那张巨弓早跌落在了一旁。

  姬发走上前去,拿起了弓,重新斜背在身后,走到少女面前,俯下身道,“淑姜,你愿意领罪吗?”

  战豹怒吼一声,似在冲着姬发说“滚!”

  “我愿意……”

  “好,随我回镐邑吧,无论见到谁,发生什么,都不要辩驳,也不要轻举妄动,我们会尽量处理的。”

  “二公子,能否让我自己待一会儿,你先走……”

  姬发沉默了一下,道了声“好”,转身离去。

  淑姜在春雨中默默消化着各种心绪,百羽解脱了,颠老救回来了,可她明白,事情远还没有结束。

  在镐邑,等待着她的,又是怎样的命运?

  一个黑点自雨中急落,夕墨的声音在上方响起,“阿淑,你看!”

  绝望中的少女抬头,忽见空中一点青光,悠悠荡荡而下。

  那是一片青羽,覆着青芒,全然不受风雨的影响,自由自在地飞舞着。

  在淑姜抬眼那刻,那青羽似也看到了淑姜,摆了摆,转而飘向淑姜。

  淑姜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青羽若一只乖巧的雏鸟,倏忽飞落到她掌心,闪着微光。

  淑姜并拢了手指,掌心虚握,不敢用力,怕是伤到这片青羽,她茫然问夕墨,“百羽,还活着吗?”

  “嗯……”夕墨在雨中拍了拍翅膀,“怎么说呢?一缕灵识尚存,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我……我没有。”

  “那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话?”

  “我说,我不会忘记他的……”

  “原来如此,是侍神者的召唤,那到是有机会重获新生。”

  “真的?”淑姜又惊又喜,一下忘了自己还身处险境。

  “别开心太早,要重新孵化出灵羽没那么简单,可能要好几年,再度孵化出的灵鸟,也不会是从前的百羽。”

  淑姜低头,稍稍摊开掌心,看了眼青羽,低低道,“我明白……”

  “明白就好,或许这真是天意,我是妖,你是巫者,与妖物结契,可是大忌,或许灵羽孵化一瞬,就是我与你解除契约之时。”

  “……”

  等等,巫者不能与妖物结契吗?淑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夕墨虽是可怜,但也未免太过狡猾了!

  “啾,别生气,听我解释嘛。”夕墨停在了淑姜肩头,陪着她一起淋雨,“你现在的处境这么危险,你也看到了你那个小兽魂,除了当你的封印,根本没什么用。”

  掌心镜里的兽魂轻轻抗议了一声。

  夕墨不予理会,继续道,“而我也需要你,与你结契,我才能身化黄雀,出入更多的地方。”

  “那我是不是……不能告诉邑宗大人?”淑姜心里一紧,除了和南宫括达成盟友,她要瞒着菀风的事又多了一桩。

  “这是当然的,我知道你邑宗大人的心思,她想让你走正途,在丰邑安身立命,当个小巫,但是,阿淑,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也看到了,这些个事,你真能避开吗?你方才支开姬发到是聪明,我看你就干脆跟着我去往羌地,我足可保护你。”

  “……,我不是支开他——”

  “不管是不是,眼下是个机会,就看你是否把握得住了。”

  “不行,这样会连累大家的。”

  “连累?”夕墨冷笑一声,“雨都降下来了,最关键的问题已经解决,后面到底要怎么做,还不是随他们上报?你真以为乔姒敢拿周国的公子开刀?”

  “可我答应了……”

  “答应了又如何?你方才没听到吗?姬发只顾他弟弟的死活,你的死活,他哪儿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