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二章 抢险救灾第一线
作者:朝夕蓝风      更新:2019-08-12 18:00      字数:2808
  有一处山体滑坡,就意味着还会有第二处、第三处。何况四川多山,比起滑坡,山洪的危险系数还更大些。想必刚才那位来去如风的黑衣神捕石延已然意识到了事态的严峻紧急,忙着联系地方官去了。

  一想到附近可能发生自然灾害,圣女哪还有心思看风景:“希望刚才我说的那些多少能有点帮助吧。”

  教主皱着眉道:“还要看这里的办事效率怎么样。”虽然理论上捕快的职责范围只管查案抓人,但像石延这种有资格面见皇帝的知名神捕,官员肯定不敢怠慢。

  圣女放下筷子,招呼来添茶的跑堂:“你在这里多久了,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跑堂小二挠挠头:“我虽不是本地人,但也从小就跟了东家的,这时候虽然年年都下雨,但下成这样的,还是自我出生记事起的头一遭。”

  教主和圣女从中提取出信息,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句标准的新闻开头:xx县遭遇近十年来罕见特大暴雨……人员伤亡xxx……经济损失xxx……每个这样的新闻后面,都一定伴随着受灾情况和相应措施,再然后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还有自发去灾区援助的,当年几次救灾兄妹俩想去来着,因为学业加上家里的反对没去成,颇有些遗憾。

  教主再度眺望远山,面露焦虑之色,圣女没吭声,但是哥哥的眼神她当然懂,于是圣女又给那人一些小费,问道:“附近方圆十里内可还有别的村庄,或是河流山谷之类的地方?”想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的话,自然要先打听清楚周边的环境以便决定。

  跑堂的道:“是有三个村子,最远的隔这儿有六里地,一处在山谷,依山傍水的,还有两个在东边那座山上。”

  山谷处极有可能是干涸的河道,怎么看都最危险,圣女打发了跑堂,轻声道:“要找人去看看吗?”

  教主的目光却是落到镇子入口那侧的街道上,此刻雨里平添了许多当地的青壮百姓,各个神色仓皇地或背或扛,携着麻袋农具往出赶。

  “似乎已经出事了,看来我们还真赶上抢险救灾第一线了呀。”圣女侧头听了听楼下的动静,附近村子受灾的消息一传来,当即有不少人响应准备前去援救。

  “崔宁……”教主顿了顿,突然想起自己目前身份保密,于是又瞟了眼自家妹子,虽然这一路行来两人的说话习惯基本没怎么刻意隐藏,猜不到才是侮辱智商,但好歹表面上还是要装一下的。

  崔宁识趣地跟着看向圣女,虽然他也是“魔教中人”,江湖上却也没规定说魔教的就不能救人了,说白了,救不救全看上面的意思,即便他心里想救,也要圣女先点头许可才行,不能逾了矩。

  好在圣女也是想救的,三票赞成一致通过:“崔宁你去清点一下人手,留下几个看管货物,其他人带上干粮、水和救急药,尤其是外伤的带足,还有明矾……就是白矾,多带几包净水用,有工具的拿工具,什么铁锨、防水油布、绳子之类的,有不用的衣物也可以捐出来,但是自己也要带上一套干净衣服……一定不要带太多银子,我们是去救人的不是去做慈善的,给东西可以,不许给钱听到没有!”一口气说到这里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教主,后者摊了摊手表示钱都由妹子管着,自己那点零花也就够几顿饭钱而已。

  圣女这才满意地收回视线,自己的哥自己知道,虽然不至于看到路边的乞丐都同情心发作(毕竟现代多的是不缺钱的职业乞丐),但碰上特别惨那种他是不介意慷慨解囊的,以前这货就被网上某筹款救助平台骗去了两个月的零花钱,那段时间只能靠蹭饭才能吃得上炸鸡。

  与做哥哥的相反,妹妹却是个一毛不拔的谨慎性子,平日里节俭不说,碰上诈骗电话心情好不接,心情不好直接一顿骂,不听不理不信,管钱也是一把好手,要不教主怎么会放心把钱都由圣女管呢,就算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完全不用担心会出现金钱危机。

  话说回来,教主当然知道就算想献爱心,他们那些钱也不过杯水车薪,但是捐款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救灾环节,更别说这年代没随叫随到子弟兵,出事基本靠自救,等朝廷拨款下来还不知要猴年马月才落到实处,当中再层层剥削克扣一笔手续费,就更少了。

  这点上崔宁凭自己的经验给了他们一剂定心丸:“这里离成都近,若逢灾时,少不了当地的士族大户带头捐款施粥,再加上佛道两家于各处寺院庙宇帮衬,倒也足以支撑一时。”天府之国本就是富庶之地,眼下的世道也还算太平,小规模的受灾情况完全可以自行解决,不至于出现流亡逃难这样的事情。

  不得不说崔宁的办事能力真的过硬,教主圣女刚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换好衣服出门,部分好搜罗的东西已经备齐了,这趟跟出来的大都是分舵中实力拔尖的下属,行动十分迅速,在崔宁的吩咐下,有的背工具有的拿药箱,准备做什么已经初见分工。

  而教主和圣女,则是不约而同地换上最旧最耐脏的衣服,外面又披上两层油布,袖口和裤脚都扎起来,乍一看一高一低俩小黄人似的。

  面对二人的新形象,一向淡泊不惊的崔宁脸上都僵了一下,估计对于教中最顶层的形象认知又刷新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圣女看看崔宁身上的蓑衣,故作神秘道。

  在他们出发后,镇子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也开始想方设法提供帮助,毕竟邻里乡亲的,挨得近的几个村子都沾点亲带点故,更何况镇子里住着的也不乏周遭混得好搬过来的,得到消息后更是急得火烧眉毛一样往回赶。莫约是圣女提供的采购清单给乡民们提供了救援新思路,急着赶赴救灾的人们也有了做事的方向,更有良心店铺一听是救灾用的就坚决不收钱,工具也免费往出租借,连家里弃之不用的生了锈的家伙物什都翻出来了。

  雨天路滑,人跑不快马也跑不快,人不如马,马不如会轻功的人。进蜀的练家子本就不少,习武之人又大都秉着一颗侠义之心,这种时候不可能见死不救的,然而就算没有竞争心理,一个人的轻功就像一个人的外貌一样,只需一眼高下立判。

  有那救人如救火,一心只赶路的,也有趁机显摆自己的,还有保存实力生怕被看穿的,总之各怀心思。

  而教主这行人,轻功速度最快的是圣女,教主本应更胜一筹,但他练得少(毕竟在教中为了维护形象不能总是飞来飞去),其次是崔宁,排下来由高往低的顺序基本和他们本身的武功底子差不离。但他们始终以最弱那人的速度保持着一个拉得不太开的队形。

  当教主远远地看到那里的山形,心就猛地沉下去:“河口似喇叭,河道偏窄……不妙啊。”

  沿途河水暴涨,十分湍急,崔宁拐了个弯瞅一眼回来,皱着眉道:“这水如此浑浊,莫非是发蛟了?”发蛟是山洪泥石流的民间说法。

  听到这里圣女也顾不得隐藏实力了,一溜烟地窜出去,教主生怕她遇到危险,紧随其后,瞬间就把崔宁等人甩到后面。

  这下崔宁可是吃了一惊,他使出全力去追二人,但即便他能把身后的下属甩开一大截,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教主和圣女越来越远,直到这时,他才体会到一种实力上无可企及的差距。

  河谷已经近在眼前,然而往日崎岖的山路已经被漫上来的泥水砂石冲得看不见了,在水流不那么急的地方拦着积着些许残破的木梁、拦腰截断的树干和家具碎片,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不少已经赶来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水里已经没有活人了。”虽然觉得残酷,教主还是说了出来,以他的眼力是绝不可能看错的。

  “快看对岸!”

  “他们还活着!”

  好在事情没有到最糟,随着几声尖叫,人们望向对面那座山,果然看到隐约的上山小道,幸存下来的村民们在朝这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