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第49章  态度
作者:天权      更新:2019-09-23 10:00      字数:2164
  许耀麟讨巧的几句话,可没把老爷子给糊弄过去,他而是淡淡的笑了笑:“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是我教的呢。”两人听了难免心虚,单缘低头继续泡茶,许耀麟无赖的笑笑。

  “俗话说的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也加了我个人的修为了呗。”

  老爷子笑了笑,到底是没舍得拆穿宝贝孙子,他转头看了看单缘:“单小姐,也会下棋吗?”

  单缘笑着点了点头:“会一些,在家的时候经常陪我爷爷下。”

  老爷子点头:“那下次,我们来下一局。”

  “好,下次我陪您下一局。”

  许老爷子听了单缘对自己的称呼,笑了。这孩子还真是一点都不造次,从她进门到现在也没有对自己有什么真正的称呼,都是用“您”跟自己对话。

  “单小姐,你是耀麟的同学,你们更是邻居,现在更成了伙伴,这是不可多得的缘分,既然这样,你就和耀麟一样叫我爷爷吧。”

  单缘听了以后一愣,要知道很多时候,尤其像他们这样的世家交往中,就算是想表示亲近,也会在称呼前面加上姓氏的,就像许耀麟称呼的郭慧月的时候会叫她郭家姐姐,就算许老爷子为表亲近让她开口叫爷爷,那也应该是叫许爷爷才对,可是老爷子开口让她叫“爷爷”可见对她的喜欢。

  听了许老太爷的话,单缘笑了,她也很喜欢这位一生戎马的老人家,这让她想起自己的爷爷。自从她离开家,每天睡前她都会给爷爷打个电话道个晚安,老人家虽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总是嘱咐她多休息,照顾好自己。单缘知道,爷爷是最担心她的人。就算他们虽然每天都通电话,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单缘还是很想他,今天见到许家老太爷,就感觉像见到自己的爷爷一样:

  “我在家时,爷爷曾给我起了个小名——绵绵,您若不嫌弃就叫我绵绵吧。”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好,这个名字好。”

  看来爷爷很喜欢单缘,许耀麟十分的高兴,他看了看已经泡好的茶,有意的提醒了她一下。单缘反应过来,把茶放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您尝尝我泡的茶。”

  老爷子接过了茶,浅浅的尝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十六岁的年纪能泡的这样一手好茶,真是太难得了。

  老爷子喝着茶跟单缘闲聊,简单的问了问她家的情况,尤其是她的爷爷,老爷子听了以后很想见一见。两位老人年纪相仿,也都是古稀之年才有了小孙子,同样的也爱若珍宝,很多地方简直如出一辙。当然单家和许家那根本没法比,单家最多算是家境殷实,许家那在军政两界都是跺一跺脚抖三抖的存在,但这份爱子之心是无论你的身份有多高却都是一样的。

  许耀麟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他终于放心的笑了,从单缘进门开始他的心就一直悬着,爷爷对单缘并不明朗的态度,让他一直摸不清老爷子的想法,所以他尽量让单缘悄无声息的展示自己,而单缘本身知进退也是她能够获得老爷好感最主要的原因。

  他看了看时间:“爷爷,您该休息了,我们一会儿也该回去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绵绵,以后有时间了,让耀麟带你来玩儿,这人老了喜欢热闹,看到你们小的,我们这些老的就高兴。”这话可不是客气话了,是真真的表现喜爱。

  单缘点头:“好,我以后一定常来。”

  许耀麟送老爷子回了房间后,折回来带单缘离开了书房:“我带你到处走走。”

  老宅的前院来的时候单缘已经大致的见过,所以许耀麟带她到了老宅的后院。一片片的花草,竞相盛放,花丛的中间有一个小巧的凉亭,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大,只能容纳三、四个人而已,一整套红木的桌椅摆在里面。

  看到这满园珍贵的各色鲜花,单缘好奇的问许耀麟,如果有帮风雨的时候怎么办。许耀麟笑着告诉她,这个花园有个隐形的玻璃房子。当天气好的时候,花房会打开,就像现在是一个露天的花园,当天气不好,只要启动花房,就有一个玻璃的罩子从地下升起,罩住这些个花花草草,就变成了一个阳光房。

  这些娇艳欲滴的花花草草一看就是精心打理出来的,许耀麟告诉她这些都是他的奶奶活着的时候最爱,奶奶去世以后,这些个花草就由专人打理。

  走过了这片花园,在院子的最外面有一棵古树,那树干三个人都抱不住,许耀麟在一旁的树藤边找了半天,拉出来一根绳子,用力一扯,掉下来一个绳梯,他三两下就爬了上去,站在树上,向单缘摆了摆手:“上来。”

  单缘本也不是什么文弱的女生,只是她今天穿的是裙子,十分的碍事,但是也在许耀麟的帮助下,爬了上去。

  真没想到,这棵茂密的树上居然有一座小木屋,站在树下一点都看不见。他们走进木屋,单缘抬眼一看,真正的应了那句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四方的小桌子,一张小床,因为木屋比较矮所以并没有椅子,但确有带着靠背的软垫,不知道什么材料,既软又不潮。

  “这是我自己的小木屋,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动手做的,只有爷爷知道这里,小时候我如果烦了就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跑来,谁也找不到,现在你也知道了。”

  单缘笑着打趣他:“看不出来你还有做树袋熊的潜质,居然还有一个树屋。”

  许耀麟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好心带你来看我的木屋,你居然笑话我,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单缘看着这样的许耀麟,突然觉得他那样子好好笑,于是开心的笑了起来,要知道她是很少开怀大笑的,许耀麟见她高兴也就没再说什么。

  “对了,你小名叫绵绵我怎么不知道。”

  “你也没问我呀。”

  “我不问你就不说啊。”

  “废话,你不问我为什么要主动告诉你啊。”

  “······”许耀麟无语。

  见他有些郁闷,单缘轻轻的笑了:“生气了?”许耀麟还是没说话,“真小气。”

  许耀麟闷闷的说:“我能不生气吗?你的字都是我自己在书上发现的,你的小名告诉了别人而我却不知道,你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许耀麟好似无意的一句话到让单缘一愣。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