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番外4·共此灯烛光 下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20-02-05 16:44      字数:2443
  使臣回朝,顺利完成了和亲任务,并且带回了辽国的情报,本应是大喜的事情,但身为皇后的周疏却非常生气。

  “韦凝,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小夏哪儿去了?”周疏看着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独子,气得直想把人抽一顿。

  夏至跟了自己二十多年,虽是名义上的主仆,但周疏一直把人当成幼弟悉心照料。他本来想着,等他们这一趟回来,自己趁着小远订婚的东风,定也要为小夏安排一门好的亲事,但没想到,从上京回到汴梁的,只有纪凝和纪思远两个人。

  纪凝欲哭无泪,天要下雨六皇子要抢人,他拦能拦得住吗?

  夏至从那天夜市回来后就表现得怪怪的。

  契丹皇子司马昭之心,一天往驿馆跑三趟,每一趟都带着奇奇怪怪的玩意送给夏至,活像一只求偶的鸟类。夏至经常被他带出去,一趟就是半天。

  当夏至第三次错把自己还没来得及换上的新衣拿去浣洗的时候,纪凝终于忍不住了。

  “夏叔,到底怎么了?那个皇子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突然这么熟了?”

  夏至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后秦贡看了好奇,缠着他问了许久,被逼急了才说出来:“他那天问我,能不能嫁给他……他已经朝辽国皇帝请了旨,皇帝说大齐的人他管不了,得我自己答应了才行,所以才……”

  纪凝听了以后当即想要带着纪思远出去揍人:“他做梦,你是我叔,他敢碰你一下,我爹回去就把国给他灭了。”

  这话说出来,夏至倒是慌了,拉着纪凝的袖子不愿意放手:“殿下,我和他的事情,让我自己来解决吧。”

  纪凝万万没想到夏至就是这么解决的。

  从夏至决定要留在上京之后,纪凝就每天晚上做噩梦,梦见自己跪在地上被周疏训。

  纪凝颤颤巍巍地把夏至留下的手书交给了周疏。

  信里大致交代了他留下来的原因,最后留给了周疏一句话。

  情之所钟,生死以之。

  周疏读了信,揉着眉心,道:“胡闹,异国他乡的,受了委屈该如何是好?”夏至办事向来妥帖仔细,怎么出去了一趟,竟变得如此冲动了起来?

  “爹爹,夏叔不是小孩子了。”纪凝说。夏至决定留在上京,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周疏沉默良久,吩咐左右:“去为小夏置办聘礼,送去上京,不能无名无份地留在那边,让契丹人小瞧了他。”

  纪凝知道周疏不气了,小鸟似的扑进了爹爹怀里。

  “小远呢?”周疏拉开儿子问道。

  纪思远被韦胜叫去了御书房,至今还没有出来,纪凝照实回了周疏。

  周疏说:“你父亲要给小远指婚,看中了钱尚书家的四公子,估计两个人在书房里谈这个。”

  纪凝当即就紧张了起来,但还是故作镇定:“父亲不是说好了让他自己提嘛?”

  “当然是尊重小远的个人意见,但陛下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小远总归是会参考的。钱家四公子博闻强识一表人材,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小远同他成亲,于情于理都百无一害。”周疏说。

  强行装出的镇定终于全然瓦解:“不成,小远是不会同意的。”

  周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该喊他纪叔,说到底,他和小夏又有哪里不同。”

  “爹爹,他和夏叔于我而言有什么不同,你是知道的。”纪凝眼中蓄出了泪水,“他不一样。”

  “哦?哪儿不一样?”周疏有意问道。都是长辈,都无亲缘,都看着你长大,到底哪里不一样呢?

  眼泪落了下来,带着委屈:“他是我的。我们在上京做过了,他是我的了。”

  “男欢女爱,天地敦伦,再寻常不过。”周疏摇头,“不能因为你同他……他就是你的所有物了。”

  “我……”纪凝捉摸不透周疏的想法,便坚持自己的想法说道,“他心里只有我,我心里也只有他。我爱他。”

  “行了,多大人了,自己把眼泪擦干。”周疏让人递给纪凝一块绢布,“待会儿给媳妇看见了,丢不丢人。”

  纪凝恍然大悟,原来爹爹说了这会子的话,一直是在试探自己的心意。

  “等着吧,你父亲过会儿会让你去书房谢恩的。我头疼,先睡会儿。”周疏赶走了儿子,又挥退了左右,在床榻上小憩了一阵子。

  他做了一场梦,梦里家破人亡,渔家渡口下着冰冷的细雨,他躺在泥泞的土地当中,看着一轮高悬头顶的圆月,耳边呢喃着的,是一首小词。

  飕飕风冷荻花秋,明月斜侵独倚楼……

  他看到纪思远抱着刚刚出生的凝儿,朝着自己叩首。

  然后呢?

  他越来越冷,整个人似乎陷进了泥沼当中。

  “景平!”周疏喊道,然后猛然惊醒,发觉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

  “清离,别怕,梦里都是假的。”韦胜坐在床边,轻抚着周疏的背,在安慰他。

  “景平,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梦中的冰冷噬骨仍未消散,周疏颤栗着,躲在韦胜怀中,久久不能平静。

  韦胜触碰了周疏的嘴唇片刻,朝他问道:“梦里有我吗?”

  周疏摇头,那个梦让自己真正感到害怕的,就是没有韦胜,他一个人独自死去。

  “那便一定是假的。”韦胜说,“我想不出有任何理由,自己会不在你的身边。我朝你保证过,无论何时,我都会陪着你……所以那只是个梦罢了。”

  周疏终于缓过神来,趴在韦胜腿上朝他侧头一笑:“是我傻了,被梦给魇住了,你怎么可能舍得把我扔在那种地方……陛下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人通传?小夏不在这伙人都偷起懒来了?”

  “你在睡觉,我让他们别叫你的。”韦胜说,“小远朝我要了恩典,想讨了凝儿。”

  “那你答应了吗?”周疏问。

  “本来不想答应的,毕竟那小子是喊着我哥哥长大的,跑来想要我儿子,不是找事嘛。”

  周疏知道韦胜这话不真,凝儿喜欢的人,他是不会不同意的。

  “陛下为何又心软了?”

  “因为啊……那小子从小就坏,今天更是……居然拿我孙子来威胁我。”韦胜嘴上这么说,但却是满脸笑意,“清离,我们要做祖父了。”

  “啊?”周疏起身看向韦胜,一脸吃惊。时间飞逝,他从未在意,也从未发觉自己渐渐老去,但一晃眼,自己竟然也已经到了该当祖父的年纪。

  韦胜看出了周疏的茫然,朝他说道:“你不老,是凝儿太急了点儿。他才十七。”

  “我记得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已经认识陛下了。”周疏说。

  那年探花宴上,一株雪塔山茶在水面漾起的涟漪,至今仍回荡在当日采花的探花郎心中。

  “一晃眼快三十年了,真快。”韦胜走到叠衣的桌上,拿起被放在衣衫旁边的玉雕,用拇指揣摩着上面的纹样,“当初还是我送你这块玉佩,你才不气我扔了你的花。”

  “韦景平,你还好意思提!”周疏跳下床去,一把夺过了玉佩,“你害我在同僚面前丢多大脸,我记你一辈子。”

  韦胜拦腰抱起周疏,将他按到床榻之上,说道:“嗳,要的就是你记我一辈子。”-

  番外完-

作者有话说:

这篇番外里,我有意把纪凝的性格写得活泼了一些,去掉了他性格里的偏执和冷漠成分。
彻底完结啦,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
新文《关于我的房东先生》长佩求收藏,有感兴趣的请康一康,本周内会开始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