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6. 妹妹真傲嬌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11-25 10:00      字数:4162
  隔日,當苗貝兒與傳泰伊又如膠似漆地現身食堂時,關於傳炩餘孽的風聲又有微妙的變化。

  「我老覺得奇怪,不語公子真是傳炩的兒子嗎?這父子檔次也差太多了吧。」

  「傳炩這人俺以前見過,確實長得不像,估計是生來像到娘去。」

  「哎,誰跟你說外貌那種膚淺東西?我指的是氣度,氣度。」

  「我看他們也不像有殺父之仇,倒像對整天放閃的情緣。」

  「話說回來,這消息到底是怎來的?」

  「趙茶說的。」

  「趙茶?自稱是大內臥底密探、無所不知江湖通的店小二趙茶?」

  「他不是在揚州、太原、陰山等地的茶館打工嗎?怎麼連賀城都來了?」

  「就多打幾份工混日子唄,幾位客倌啊,再來壺上等鐵觀音如何?」

  「噗——」

  神出鬼沒的店小二讓幾位在人背後八卦的俠士們噴了一地。末了,有人抹抹嘴,趁機問:「小二,你怎肯定不語公子就是傳炩的兒子?」

  「當然是我親耳聽到的囉。」

  「喔?快說說怎麼回事。」

  「好嘞!」店小二將抹布往肩上一拋,便一屁股擠進他們的座位,毫不客氣地嗑起瓜子,侃侃而談,「是這樣滴,那天我打工打得累了,就偷溜進柴房睡個覺,咱們那柴房雖屋瓦漏了個洞,但反正也沒下雨,地方又清靜,絕對是蹺班摸魚的好地方。於是,我睡著睡著,不知睡了多久,就忽然聽到外面似乎有人吵架,我為服務廣大江湖豪傑,立馬就睜開眼仔細一聽,哎額!你們猜怎麼著?」

  「……」

  幾人一陣大眼瞪小眼,見小二一臉「快追問我」的期待神情,方意識到自己這求八精神不夠專業,遂連忙紛紛附和:「怎麼著?你倒是快說啊!」

  「既然你們這麼誠心誠意地問我,我也只好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們了。」小二滿意地點點頭,無視在場抽蓄的嘴角,繼續抓了把瓜子邊嗑邊道:「沒想到在門外吵架的人,竟是浩氣盟的薛濟心薛大俠與衝雲頑童貝兒喵少俠,不過,聽那對話,還有些兒怪,什麼不准接近他,什麼我就要,講來講去都糾結著不語公子,頗有老爹抓到女兒跟情郎私奔的狗血味兒,讓我不禁想到……」

  「重點。」一干人瞧了眼遠處正上演餵食秀的當事人,低聲催促小二長話短說。

  「喔,重點,重點來了,薛大俠忽然爆吼一聲:『他是傳炩兒子,你的殺父仇人,你們萬萬不能在一起!』唉唷喂!我整個精神都來啦,憑我多年偷聽八卦的經驗,接下來絕對有什麼驚人內幕,果然!薛大俠開始說起十一年前的苗大俠冤案……」

  好不容易聽完他明顯加油添醋的冤案始末後,眾人抹了把被噴滿臉的口水,道:「那冤案我們現在都知道啦,傳炩也涉案其中,薛大俠忍辱負重查明真相,替苗大俠報了仇後,遇見傳炩的兒子,便將他送去少林感化,並不時關問,直到他被送去萬花谷為止,實在仁義之至,然後呢?」

  此時,有人磨了磨牙,暗罵這八卦也太扭曲事實了吧?那傢伙哪來這些功勞的?

  「然後啊……」店小二拿起桌上不知誰的茶喝了口,潤好嗓後,才說:「剛不是說過那柴房屋瓦有破嗎?我當時渾身都像打了雞血,正想貼近門板聽個仔細時,也不知哪個缺德鬼扔下香蕉皮,害我踩個正著就滑跤撞暈過去,等醒來時,人都散場啦,唉,真是苦死寶寶了。」

  「……」

  「原來那個大嘴巴就是他。」早察覺那群人的苗貝兒大翻白眼,憤恨不已地咬一口牛腩,肥嫩多汁的美味,令他怒火頓消地笑了起來,「呣、呣……還是我徒兒的手藝最好了。」

  看小傢伙吃得暢快,傳泰伊亦覺得滿足,不枉他早起「說服」掌櫃借他爐灶一用。他伸指擦去苗貝兒嘴邊的醬汁,問:「怎麼回事?」

  苗貝兒吞下肉,喝口蘿蔔排骨酥湯,道:「那晚蔥花哥和丐叔不是都來了嗎?他們答應我會幫忙保密,無名伯伯更不可能說,至於薛伯伯嘛,他還怕我們把他的事抖出來,當然也不敢說,但隔天事情卻仍被傳得滿天飛,還傳得不齊不全,害我想破頭都想不出是誰搞的鬼。」

  傳泰伊失笑搖頭,夾了隻鮮味蝦,「誰說的都無妨。」

  「唔,也是啦,隨便別人愛亂講什麼,我們過我們自己的。」苗貝兒巴眨著大眼,注視三兩下被剝光殼的大蝦,白嫩蝦肉沾上醋料潤澤動人,誘得他口水滴滴。

  「來。」

  「啊呣……好吃!」

  苗貝兒瞇起雙眼享受嘴中的美味,滿足地直朝身旁的傳泰伊傻笑,嘿嘿,有這麼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貼心好徒兒,他真是世上最幸福的師父嚕!

  這一廂親親我我,粉粉閃人,閃得一群萬年光棍的俠士們越發羨慕嫉妒恨,只得紛紛走避,含淚問青天:「滿世界求個情緣回家喔!」

  唯獨遠處的苗可莉見著這一幕,始終眉頭深鎖,若有所思。

  ღ    ღ    ღ

  在邵匆化與丐叔的導遊下,苗貝兒等人玩遍了千島湖,數日後,才整理好行囊,告別新朋友,分道揚鑣。

  苗家兄妹自是要回揚州,傳泰伊隨苗貝兒而行,而汐崘雖打算四處遊歷,但苗可莉似有心事的模樣令他放心不下,便也一路相隨,葉帷登則繼續當個樂顛的跟屁蟲,表示除了要保護心上人外,還要護送同門小師妹沐為靄返家省親。

  於是,一干人回揚州沐家吃好睡好一頓後,便去拜訪照育苗貝兒到大的七秀坊。豈知,他們方拜見完代坊主踏出憶盈樓,竟遇見自身世風波後就不見蹤影的兩位前輩。

  「二師父,無名伯伯,你們都跑哪去了,怎麼離開也不說一聲啊?」苗貝兒立刻撲向他們撒嬌。

  「確認你們倆都沒事後,自然是繼續雲遊去嘞。」無名夫子拂著鬍鬚笑道,望向養子的眼神盡是欣慰與讚許。傳泰伊心神領會,回以頷首,感激之情,無以言喻。

  「哪裡沒事啊?小莉和泰伊就差點出事,偏偏你們都不在,害我急得不知怎麼辦。」苗貝兒嘟起嘴不依不饒道,才不承認自己只是想跟他們多相處些而已。

  墨夏浀明白這孩子的心思,喜愛得輕捏一把可愛徒兒的小臉,卻忽感一冷眼瞪來,便瞧了眼癱著臉吃醋的人,對苗貝兒失笑道:「為師看喵徒兒處理得挺好啊。」

  苗貝兒一聽就來氣,「還說呢,泰伊都跟我說了,他本來要回來找我,是二師父你要他別回的。」

  「咦,是這樣啊?」墨夏浀眨了眨眼,微抿欲勾的嘴角,絕不說他當時只是想跟美男多獨處些才隨口胡謅,誰知傳泰伊就這麼恰巧撞見苗貝兒對他人投懷送抱,妙得他不禁順手演了把戲。

  「就是就是,反正都是師父的錯啦!」苗貝兒抱住墨夏浀蹭啊蹭,反正徒兒就是有權利向師父耍賴撒潑求順毛。於是,又一串冷冽眼刀連發射來,墨夏浀依然鎮定淡笑,內裡卻憋得快抽慉,喔天,這冰山美男花實在太逗太好玩了!

  既有緣相逢,幾人便一塊吃了飯。席間,杯觥交錯,談笑風生,正是人生得意須盡歡,卻有一人眉間鬱色不散。

  已有幾分飽的苗可莉放下碗,望向被傳泰伊悉心餵食的人,暗自輕嘆。汐崘見狀,便一掌拍開葉帷登黏過來的頭,低聲道:「我自來中原,就常聽人說不負初心,可莉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苗可莉點頭答:「意思是不辜負最初的心願。」

  汐崘嫣然一笑,「那妳還記得自己最初的心願嗎?」

  苗可莉默了半晌,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酒足飯飽,兩位雲遊成性的前輩在幾句叮囑後,又相繼離去。苗貝兒因名聲漸增,被代坊主叫過去,交代些人在江湖的處事道理與仍須勤修不倦、心懷俠義等等勉勵。葉帷登初訪七秀,見這遍地美女俏少年,就樂地拉著汐崘亂逛。沐為靄最聽話,讓師父做完膝傷療程後,便乖乖回客房休息。

  一群人散的散,沒了先前的熱鬧,傳泰伊才總算享得片刻清靜。

  他立在憶盈樓外的湖邊,品讀新買的書冊,等待聽教的苗貝兒歸來。遠處七秀女子們練劍的吆喝,聲聲鏗鏘清亮,不愧是巾幗不讓鬚眉,也讓這絲竹弦音之地增添了明朗的朝氣。在此情此景閱讀,雖比不上萬花谷的清靜,卻是另一份雅致。

  然而,悠閒的午後,總有人來擾。

  「傳泰伊!」

  一聲嬌喝怒斥夾帶疾勁風勢自背後襲來,傳泰伊面不改色地側身閃過銀白彎刀,支手捲起書冊擋開自另一側落下的利刃,同時雙腳往後一蹬,從來人的攻擊範圍迅速抽離後,提氣往上躍至空中翻轉一圈,再以躡雲逐月之勢落至對方身後。

  糟!苗可莉驚覺後方空隙大開,立即轉身翻起刀背正欲反擊,卻見傳泰伊仍手持書冊漠然觀望,未有任何攻擊打算,好似只有自己在無理取鬧般,便氣惱地嘟了下嘴,嬌俏的小臉微微鼓起,像極苗貝兒撒潑求拍撫的樣子,令見者不禁柔和了唇邊弧度。

  傳泰伊將書本收回懷裡,道:「苗姑娘有何指教?」

  「哼。」苗可莉撇過頭,轉向粼粼湖光生著悶氣,女孩兒單薄的背影卻始終挺直,看來有幾分寂廖。

  傳泰伊靜默等了片刻,才聽她較一般小姑娘還平淡的語調道:「我一直覺得他很笨,不過只比我早出生片刻,就當自己是老大,什麼都搶著做。他現在這蠢樣,看不出小時候淘氣任性的其實是我,他才是認真聽話的那個吧。」

  這個「他」指的自然是苗貝兒,傳泰伊微微勾起嘴角,心道小傢伙確實如此傻得可愛,卻也難以想像調皮小混蛋也曾文靜乖巧。

  「弱得要命還愛逞英雄,結果把我推上岸了,自己卻被沖走,害爹娘……要是他沒不見,爹就不會為了找他連命都不顧,娘也不會抑鬱而終。」苗可莉抿唇吞了口氣,才繼續低罵:「沒聽話貪水的是我,他搶著救什麼?真是笨死了!更笨的是,他竟以為我不記得那天的事,怎麼可能呢?」

  壓抑哽意的譴責話語難掩真情,傳泰伊心中詫異,記得小傢伙說是自己貪玩落水,不料實情竟是相反,若非是苗貝兒記憶有誤,就是刻意自攬責任不讓妹妹內疚吧。

  「現在也一樣,自己去調查當年的事,自己隱瞞那麼久真相,自己決定一切,若非事情鬧開了,我還會被蒙在鼓裡,不知薛伯伯真面目,不知傳炩也是害我們一家的仇人,更不知你的身份。」

  聽出她話中的芥蒂,傳泰伊雖不動聲色卻暗自苦笑,早知苗可莉先前未有發難,僅是看在苗貝兒的份上,而非真心接納他,更不會因自己救她一命而將世仇一筆勾銷。他朝憶盈樓的最高層處望了眼,想著裡頭正與秀坊姊妹歡笑的小傢伙,柔聲道:「他很珍視你。」

  因為珍視,所以寧可自己承受,也不願親愛的妹妹為恩怨俗事所惱,只望她快樂無憂。苗貝兒一直努力想做好當兄長的職責,儘管任誰看他都像是該被照顧的弟弟。

  苗可莉揚起淚濕的嘴角,隨即淡去,無奈低嘆:「他對你也是。」

  對此,傳泰伊僅回予一抹溫柔淺笑,自相識以來,苗貝兒為他付出的種種,他已悉數感受,而今而後,他也願這般珍愛苗貝兒。

  「哼。」苗可莉不滿地拉上兜帽,抬起已被風吹乾淚痕的小臉,憤恨舉刀指向傳泰伊,鄭重道:「我會變強的,今後你若敢有一點對不起他,我定會新仇舊怨一併算上,你等著瞧!」

  傳泰伊會心一笑地點了頭,這真是他聽過最窩心的復仇威脅了。

  「徒兒,小莉,你們都在這等我呀?」總算被放出來的苗貝兒,探頭朝他們揮了揮手後,就雙腳一躍,直接從三層高的樓台往下跳,大有以輕功帥氣落地的架勢。

  「笨蛋貝!」

  「小心!」

  「咦咦?勾到袖子……哇啊!揪、揪、揪命啊——」

  唉,這小傢伙啊,連基本輕功都如此粗心,怎叫人省心呢?

  接住人後再次化身樹幹的傳泰伊,失笑凝視懷裡同妹妹貧嘴的小無尾熊,對未來越發期盼了。

作者有话说:

 
 
  
by 喵芭渴死姬 / 11.2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