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7. 買房乃大事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11-28 10:00      字数:4834
  「瞧瞧,這屋子坐北朝南風水好,冬暖夏涼採光足,絕對是安身居家的好選擇。」

  賣屋大娘舌燦蓮花講得天花亂墜,對來買房的翩翩公子更是笑靨如花,大有隨時貼在對方胸前嬌喘問:「這位花哥給撩乎?」的架勢,可惜他倆中間還卡了對小「姊妹」,讓她有狼心也不好在孩子面前表現,只能暗猜這一大二小的關係。

  傳泰伊默然環視一圈,心道大娘所言不假,這屋子確實還行,卻有個極大的問題。苗可莉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自小在西域長大的她,也不明白中原如何看屋宅優劣。唯有苗貝兒睜大水亮雙眼四處張望,興致勃勃問:「感覺好棒耶,那要多少錢呀?」

  「……」

  大娘看看一臉購買欲的紅衣俏孩兒,又看看無動於衷的高冷美公子,忽然不確定誰才是買主了。

  「二十萬文……一棟屋子要二十萬文……」

  打擊不小的苗貝兒一回到寄宿沐家的客房,就奄然頹倒在床上,抱著僅有的四萬文銀票打滾痛哭,「原來買房有這麼貴嗎?得存多久才夠錢呀?嗚嗚嗚……」

  「揚州是繁華之都,自然地段貴房價高,得慢慢看。」傳泰伊將他拉起來擦擦臉,又替他仔細收好銀票,邊柔聲勸道。

  買屋乃大事,本就急不得,加上苗貝兒不捨妹妹屈就跟他們兩個男人擠一間小屋,堅持要買至少有三間房與一庭院的屋子,林林總總的條件下,二十萬文算是平價了。

  「再怎麼慢慢看,我的存款也跟不上啊。」苗貝兒有氣無力地賴在傳泰伊懷裡,東蹭一下肩膀,西蹭一下胸膛,像隻求順毛的小貓。

  傳泰伊忍不住寵溺地輕捏一把小臉,「還有我的存款,怕什麼?」

  「不管不管,哪有師父讓徒兒出錢買房的?哼哼哼……」小傢伙繼續撒潑。

  待一番撫哄後,苗貝兒已不見喪氣之情,卻仍沒頭沒腦地說:「正所謂要『為五斗米折腰』,那個我最會了,我們秀坊練舞就常常做下腰動作,乾脆我每天多折幾次,看能不能也生出個幾百斗米。」

  傳泰伊哭笑不得,「小笨蛋,折腰不是那個意思。」

  「就是就是,反正不會把腰折斷都好。」苗貝兒靠著愛徒寬厚的胸膛,揪住傳泰伊垂落的頭髮編起小辮子,嘴裡不依不饒地胡亂哼唧著。

  明白小傢伙只是靜不下來找事玩,傳泰伊便摟著他軟綿的小身子,取出書冊,邊讀邊回應苗貝兒伴著調皮低笑的小渾話,內容極其瑣碎沒營養,卻有絲絲暖意縈繞心頭。

  能與心愛的人和美如此,夫復何求?

  另一廂,苗可莉捧著私藏的小罐子,細數這一兩個月來積存的銅板。

  「才四千多文。」她回想哥哥的失落表情,不禁也氣餒地趴在桌上。兄妹倆的存款加起來,連市價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更別說不語公子還是專行義診的俠醫,恐怕也資助不了多少吧。

  其實,像他們那樣每天到不同地方闖蕩也很好啊,很多江湖人士都這樣的,何必一定要買房呢?苗可莉有些沒自信了,她的決定留下會不會反而拖累那個笨蛋啊?

  這時,沐為靄拿著一封信進來,劈頭就喊:「小莉師祖叔……咦?你在算帳呀?」

  兩個女孩兒僅差三、四年歲,自是無話不談,亦不拘禮數,何況人家富小姐也不貪那點私房錢,故苗可莉慢條斯理地將錢收回小罐子,道:「嗯,在算還差多少錢能買屋。怎麼了?」

  「給你和貝貝師祖的。」沐為靄將信封遞過去,偏頭疑惑道:「買屋?不是早就買好了嗎?」

  苗可莉一愣,隨即皺眉道:「小靄,我們已經受你們家很多照顧了,不能連買屋都讓你們幫。」

  先前苗貝兒一提出購屋定居的想法,沐為靄便自告奮勇說找爹娘要,嚇得他們三人趕忙將這小天然呆攔下來。平時仗著師門身份拿點小利小惠就算了,這種大恩惠可不能隨便佔啊!

  「我們?」沐為靄呆了半晌,才意識過來,連忙搖頭澄清,「不是不是,是那個浩氣盟伯伯送來房契,讓我一定要親手交給你們。」

  「房契?」苗可莉怔地瞪向手中信件,愕然驚呼:「浩氣……薛伯伯?」

  ღ    ღ    ღ

  『貝兒與莉兒世姪,此乃你們父親生前於揚州買下的房契。當初,你們娘親本就喜愛揚州,他為作驚喜,便暗中托我代為購置,然事有變故,這房契也不及交予他們。如今,你們兄妹倆已然團聚,這房契便交還你們,還望……薛伯伯 筆。』

  看完了信,兩兄妹是一陣沈默,只見信末的「還望」二字雖被塗抹,卻仍可辨出原字與無奈吞回的關問,令他們不知該作何感想。

  傳泰伊望了他們一眼,便在苗貝兒的默許下,代為攤開略微泛黃的房契,上頭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日期正是十一年前,戶主為苗洐任,宅院位在揚州城內偏東的地段,位處清幽卻離主街不遠,正房三間,廂房兩間,一個小獨院,共占地三畝,一點也不輸給今早他們看的那間屋子,的的確確是為一家四口而建的好宅子。

  想起薛濟心對他們欲近又怯的愧疚神情,苗可莉忍不住嘆了口氣,說不出該如何對待這害慘他們一家的共犯,便低聲問:「這房子……我們要嗎?」

  苗貝兒垂著臉,看也不看地奪過房契塞進懷裡,重哼一聲地倒回床上,悶頭怒道:「本來就是我們家的,沒有不收的道理,他還給我們也是應該,去住去住,明天就搬過去住!」

  聽出那埋在被窩裡的哽咽,傳泰伊將信折好交還苗可莉,叮嚀道:「為防萬一,把信收好存證。」

  「知道了。」

  待苗可莉退出後,傳泰伊便坐回床邊,輕拍窩成一團的人兒。身為仇人之子的他,能得苗家兄妹接納已是萬幸,實在沒資格過問這場恩怨,故也不好勸他們是否原諒薛濟心,能做的只有一心陪伴。

  「泰伊。」棉被裡傳出吸著鼻子的低語。

  「嗯?」

  「我沒有哭。」

  「嗯。」

  「也沒有難過。」

  「嗯。」

  「只是……只是肚子餓而已。」

  「餓得鼻子塞了?」

  「餓得頭暈腦漲不能呼吸。」

  「……」

  「餓得受不了,只好生點鼻涕來吃。」

  「你啊。」傳泰伊真是被氣笑了,立刻抓出胡言亂語的小髒鬼,取來布巾替他擦淨鼻子。能開得出這種噁心玩笑,就代表小傢伙應該沒事了。

  「嘿嘿。」苗貝兒瞇著眼睛躺在他腿上,還不忘偷抓傳泰伊的袖袍抹把眼角,咿呀撒潑半晌,才喃喃說:「我……我還要點時間。」

  「我知道。」傳泰伊輕揉他略塞的鼻梁幫忙通氣。

  「以為能完全放下了說,誰知一提到他就又……」苗貝兒不滿地嘟起嘴,捉住鼻子上的手指,似洩憤般往嘴裡咬一下。

  「相信我,貝兒。」傳泰伊垂首對上苗貝兒紅腫的雙眼,柔聲道:「你已做得比大多數人還好,別給自己壓力,好嗎?」

  「唔,嗯。」苗貝兒蹭了蹭撫上臉的大手,揚起滿足的笑容,「說餓還真的餓了耶,泰伊泰伊,我想吃你上次說的紅燒豬手。」

  「想吃什麼都做給你。」

  「喔耶!我最喜歡泰伊了!」

  傳泰伊接住跳起身的人,柔情似水的笑眼閃過一道光芒。

  ——是時候讓小傢伙弄清楚,何謂「喜歡」了。

  ღ    ღ    ღ

  喬遷雖大事,但江湖中人一向豪爽簡便,沒啥太多講究,注意些基本習俗外,擇個良日捧著爹娘牌位搬入,再邀些三五好友齊聚一堂,歡歡喜喜吃喝一場便算了事。

  於是,三人紅紅火火地辦起了入宅之事,好在這宅子雖久未人居,但在薛濟心代為保管下,仍保持良好,故他們沒操勞多少心思,便將屋子打理得煥然一新,歡歡喜喜地正式入住請客。

  雖說只請些親友,但撫育苗貝兒長大的秀坊師父與哥哥姊姊絕對少不得,親如父長的無名夫子與墨夏浀更不能免,多有關照的沐家夫婦當然也得請,加上幾個江湖朋友,竟也來了不少人。大夥兒熱熱鬧鬧一整晚,為新宅添了許多人氣,倒是苦了負責張羅菜餚的傳泰伊,還得不時阻止邵匆化隨手灑蔥花加菜的習慣。

  「看你們總算安定下來,我也真正放心了。」汐崘趁此機會感慨告別,大有老爹看孩兒單飛之感。

  「三位大小美人,以後有任何困難,儘管飛鴿傳書,哥立馬奔回來幫你們搞定!」葉帷登不忘肝膽相罩的熱血氣魄,很是叫人動容,儘管開頭的稱謂讓他們大翻白眼。

  「太好了,貝貝,以後我們就更方便在揚州相聚聊天了。」邵匆化甩了甩過長的袖擺樂天笑道。

  「意思就是,咱們以後來揚州能免住宿費,直接來你家蹭。」丐叔喝了口酒,一語中的道。

  「老夫要求不多,蹭個飯吃即可。」無名夫子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心道泰伊這孩子手藝越發了得啊。

  「貧道……」墨夏浀不著痕跡瞥了眼一屋俊男美公子,硬生生壓下「蹭個臉意淫一下就好」的猥瑣心聲,煞有其事地看了看屋樑結構,仙氣飄飄道:「覺得這風水不錯,是個吉宅。」

  「那、那個……」秦梓兔抱緊不離身的琴,鼓足勇氣,結巴道:「聽、聽說不語公子為救遇難的俠士,不惜犧牲名聲,刻意彈出劣曲,以分散韓非池的注意力換取生機,足智多謀,令人敬佩。」

  「……」傳泰伊無語,江湖扭曲真相的功力才真叫人敬佩。

  「小兔子,他再厲害,你的眼裡也只能有我,不能仰慕我以外的男人。」孚摩說不出中原人文謅謅的恭維話,直接擠到秦梓兔面前,開出五毒治療心法特有的群蝶飛舞狂刷存在感,好不花枝招展。

  「以後咱們闖累了,也尋棟這樣的好宅子過日子吧。」池惇狩與甫黑宮吃飽閒晃回來,如是牽手說道,看來苗貝兒當初在成都的惡作劇,真為他們撮合了段情緣。

  丐幫弟子一向消息靈通,聞訊而來的克叔,蹭了一餐沾了喜氣,這會兒正滿足咬著竹籤,大咧咧道:「咩賣咩賣(不錯),看不出小秀秀挺出息啊,年紀輕輕就搞定了『房事』。」

  「噗——」

  幾位大俠們噴出一口茶酒,尷尬地抹抹嘴,這位丐幫大叔也挺語出驚人啊。

  未知人事的未成年少俠們是一臉納悶,唯有苗貝兒偏要不懂硬裝懂,正色點頭說:「『房事』最重要了,當然要趕快搞定啊!」

  買房大事,簡稱「房事」,這詞絕對正確!文學造詣有誤的大小兩人,真是再自信不過了。

  「……」

  這話……好像不管怎麼聽,都不算有錯?眾人汗。

  滿室囧中,傳泰伊瞪了眼渾然不覺的苗貝兒,暗哼,房事?先搞定某件事再說吧。

  ღ    ღ    ღ

  宴席漸散,兩位當家男主協力清理滿桌狼籍。

  一人收碗盤,一人擦桌椅,不時閒談碎語,嘻笑埋怨,真有分平凡夫夫的日常家務氛圍。傳泰伊輕揚嘴角,看來心情極好。苗貝兒不明所以,卻覺莫名歡喜甜蜜,只道是師徒感情濃密的象徵,也越發期待一家三口往後的生活。

  「師父,貝貝師祖。」兩女娃牽著手從院子遊玩回來,沐為靄就興高彩烈地分享所見,「後院有好多螢火蟲耶,好漂亮喔!」

  「有螢火蟲?」苗貝兒一聽,便眼睛一亮地拋下抹布,立刻拉著傳泰伊奔往後院,「快快快,趕快去瞧瞧,沒想到我們家會有螢火蟲,真是賺到嚕!」

  來到後院,兩人不禁為之一嘆,只見滿庭花香的夜幕中,一片剔透瑩火輕巧飄舞,美得如夢似幻,絲毫不輸給他們初至楓華谷戲水的紅葉華艷。

  苗貝兒訝然欣賞片刻後,就童心大發,張臂撲向螢火蟲,毫無章法地胡亂揮舞雙手,嚷嚷道:「泰伊,我們來抓螢火蟲!」

  「這樣抓不著的。」傳泰伊失笑搖頭,卻也跟在後頭,生怕小傢伙又粗心跌跤。

  「抓不抓得著又沒關係,來玩嘛。」

  苗貝兒轉身牽住傳泰伊的手,奔向最多光點之處,頓時燦星紛飛,剎那間,時光彷彿回到追逐瑩火的爛漫童年,越發點亮小頑童燦爛的笑靨,也融化了不語公子與生俱來的清冷。

  兩人如此玩鬧了好陣子,才一同倒在沾染瑩珠的草地上,仰望繁星點點的夜空。

  「泰伊。」

  「嗯?」

  「你知道嗎?他們都偷偷問我一件事喔。」

  「什麼事?」

  「他們說做爹的那麼壞,怎麼做兒子的竟沒走上歪路?」

  「……」

  「我說……」苗貝兒側過身,凝視傳泰伊繼承母親容貌的臉龐,「一定是你娘親教得好的關係。」

  傳泰伊沈默片刻,回憶不曾忘懷的一幕,輕聲道:「是吧,但也許還有他臨終前的那句話。」

  「你娘親嗎?她說什麼?」

  傳泰伊搖搖頭,「我父親,他說……」

  『別走上我的路,兒……子……』

  當年傳炩遭浩氣盟圍剿,明明有機會逃生,卻不顧一切地衝回來為他解開鎖鍊,要他快逃,在將斷氣的那一刻,雖幡然悔悟為時已晚,卻終於做對了件事——做一回真正的父親。

  苗貝兒默然半晌後,輕嘆地握上貼在身旁的手,「找個日子去祭拜吧,他們還是你父母。」

  「……」

  「我陪你。」

  「嗯。」

  本該是仇人的兩孩子竟相親相愛,不知兩家父母地下有知,會作何感想?

  苗貝兒稍作想像後,不禁噗叱低笑,調皮的聲響渲染開來,惹得傳泰伊也忍不住勾起嘴角,心道,這算是帶媳婦兒見家長吧。

  ღ    ღ    ღ

  【小劇場】

  《一》兩家父母地下有知,會作何感想呢?

  傳炩:……(臉扭

  苗洐任:……(嘴抽

  傳炩:兒啊,叫你別走上我的路可不包括性向啊!(翻桌

  苗洐任:=口=……說好的江湖恩怨路呢?

  顏惜容:嗯。(若有所思

  楊寧:我兒子好可愛~>///<(廚兒子中

  《二》泰貝洞房花燭夜(?

  傳炩:……好吧,看在我兒子在上面的份上。(惆悵遠目

  苗洐任:兒啊,你爭氣點,好歹反攻一次也算替老爹報仇啊QWQ(老淚縱橫

  顏惜容:果然啊。(淡定喝茶

  楊寧:///艸///(內心激動無法言語

作者有话说:

 
  
by 喵芭渴死姬 / 11.2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