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罪赎·单章完结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19-10-26 21:11      字数:1562
  传说如果一个人在自己死前赎清今生的罪孽,便可以换得一世的轮回。 

  ——题记 

  秋风又吹来了,和许多年前一样的凄凉。神甫立在巴黎圣母院外面,喃喃自语:“我不记得院顶有个恶魔石像呀。”他又看了一眼,无趣的地走了进去。 

  夕阳西下,当太阳完全沉默,寂寞的巴黎只听见塞纳河水的潺潺流水声。圣母院上的石像睁开了双眼。他就是索诺·格兰度,曾是魔界的恶魔,不过仅仅是曾经,现在他只能靠圣母院的神圣保护自己不受其它恶魔的追杀,因为他为救一个人类女子而杀了一个恶魔。 

  索诺虽然是恶魔,但他生平从不杀女人和小孩,而那次另一个恶魔为了展现自己而要杀死了一个怀孕八个月的女人,于是索诺出手了,因为他看见那个叫塞娜·美奴伽的女人一直瞪着视而不见的他。当索诺发现自己手上沾满魔族的黑色血液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酿成大祸。 

  他带着那个女人逃了出来…… 

  回忆停止了,索诺不再往下想,在魔力小到连人形都无法保持的情况下,思考是奢侈的。他开始等待罪恶的灵魂。可是今晚没人,多数人都到城外的牧场开丰收会。 

  午夜,有个人影闪过,索诺急速展开蝙蝠一样的翅膀飞下圣母院的顶楼,带起了午夜的风。索诺站在他的面前,那人是个小孩,索诺从不杀小孩。他转身正要走,那小孩却说话了:“有人吗?你可以帮帮我吗?我要去圣母院替我妈妈忏悔,神甫说白天不行晚上为我留了门,可我看不见,找不到。”索诺一回头,才发现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孩有一双美丽的棕色眼睛,却镶了一层玻璃。他,是个瞎子。 

  索诺想要伸手去牵他,可是那恶魔的长指甲让他收回了手。他用胳膊的力量抱起可能还不满三岁,在秋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索诺走得很慢,他渴望与这个小孩聊一小会儿,小孩看不见他的翅膀和尖牙,不会叫他怪物。对,那个叫塞娜的女人曾这样叫他,并用十字架烫伤了索诺,因为与众多恶魔争斗索诺的魔力连自己身上的伤疤也无力除去。 

  “你叫什么?”索诺问孩子。“安吉鲁。”小孩回答。“你妈妈怎么了,为什么不自己来?”“她病了,病得很重,而我们又太穷……”孩子回答。“你们没有别的亲人了吗?”“没有,妈妈是吉卜赛人,却有了白人的孩子,所以……”安吉鲁没有再说下去。“不过,我相信妈妈会好起来的,等她好了我们就一起去找爸爸。”安吉鲁突然对索诺笑了,似乎在安慰索诺,又似乎在安慰自己。 

  “到了。”索诺放下安吉鲁,正要走却又听见安吉鲁说:“对不起先生,门我推不动。您能帮帮我吗?”索诺看着门上木刻的十字架,知道那对于恶魔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他没有犹豫,他去推了,那无边无际的火燃烧着索诺的骨,灵魂的痛苦胜于肉体,或许这是另一个净化的过程。 

  门开了,“进去吧。”索诺对安吉鲁说。安吉鲁跑了进去,不忘回头说声“谢谢”,而他转过柱子时,门外的索诺倒下了。在他身边流淌着的,是鲜红的血。索诺笑了。在那个笑容还未完全绽放时随着秋风,化作了尘埃…… 

  第二天黎明安吉鲁才回到家,他一进门就对躺在床上的妈妈说:“妈妈,我已经帮你忏悔了你辱骂那个叫索诺·格兰度的人了。”可妈妈没有回答,安吉鲁走近才发现妈妈已经全身冰凉。 

  许多年以后一个青年立在秋雨中一个墓碑的前面,许久不离开,直到有人呼唤:“安吉鲁神甫,有人找你。”他才走了,走时又回头望了一眼,可是他看不见。那墓碑上刻着:妈妈,塞娜·美奴伽之墓。 

  传说如果一个人在自己死前赎清今生的罪孽,便可以换得一世的轮回。当然,恶魔也不例外。 

  后记: 

  珍惜和爱,即使只能有一刻的善也要把握,善良的人终会有好报。 

  既然恶魔也可以悔改,人又何尝不可,放弃偏见和歧视,便会得到幸福。

  ===============================================================================

  5、6年前的文章了,现在看起来除了青涩还有一点点的固执,对坚持相信人性的固执。

  高二的时候朋友在榕树下发表过,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但是还是蛮感谢他的,毕竟那一次有很多人留言说文章不错的话。

  写了太多不够单纯的东西,需要回归单纯的时候,看看这篇小说,也许还能够相信,所有人都还是善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