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作者:觅镜      更新:2019-10-31 19:25      字数:2776
  这个院子已经很破旧了,周围墙壁长满了杂草,蜘蛛网也是满屋子全是。

  “这里是哪里?”安馝楚问道,在她的记忆中她是没有看见过这么一个屋子的。

  裴城麟沉默了一会儿,“我出去看看,你们别动。”

  安馝楚点头,裴城麟才走出去。

  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脸上还有笑容。

  “小姐,我们已经出城了,我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城外的一处破庙,已经很久没人了,所以这里也不曾让人记起。”

  其余人脸上也有了笑容,他们本就担心出不了城,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不仅出了城,还到了一个不容易找到的地方。

  “嗯,这就好,接下来我们去沂北吧。”安馝楚说。“你们觉得呢?”

  “自然是可以的,沂北是沂北王的地盘,很久以前就和皇帝闹翻了,偏生皇帝还不敢和沂北王作对,并且沂北那片区域还不准皇族的人进入,对我们来说也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安馝楚想到沂北,自然想到了那个人。

  她嘴角微翘,露出一个笑容。

  “小姐这是怎么了?去沂北就这么高兴?”王亦偷偷问白绪。

  白绪耸耸肩,没有回答王亦,走到另一边去了。

  王亦哼了一声。

  裴城麟和安馝楚则在另一边商量着事情。

  “小姐,不需要歇一歇吗?”裴城麟怕安馝楚坚持不下去,虽然他们可能依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如果安馝楚想吃什么东西,他们也有本事弄来。

  “不用,还是小心为上,尽管他们可能认为我们死了。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安馝楚摸了摸手腕,“所以我们还是先走吧。”

  “嗯,那我叫上他们。”裴城麟进去叫人了。

  安馝楚的脸色稍微变了变,她刚刚在山洞里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手上,那时候她没有在意,现在手腕却开始疼痛起来了。

  见到人出来了,安馝楚将手放下。

  与此同时,皇宫里。

  皇帝坐在桌子旁,怀里抱着个美人,正在风轻云淡的喝茶。

  一人跑上来跪下,“启禀皇上,吴将军求见。”

  “嗯,宣。”皇上面不改色,相反还用衣服遮住那个女子半遮半掩的身体。

  吴奇进来,向皇帝行了一个礼后,他看向那个女子,女子往皇帝怀里缩了缩,皇帝看了吴奇一眼,让怀里的女子下去。

  女子走时还瞪了吴奇一眼。

  等人彻底不见了,吴奇才说:“皇上,我们的人看见安小姐的侍卫从那悬崖处跳了下去,我估计安小姐同样是……”

  “什么?你的意思是她死了?”皇帝把茶杯一放,里面的水荡了一些出来。

  “皇上息怒,我们去时没有看见安小姐,就只看见了她的亲卫。”

  皇上脸色稍微好了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吴奇一愣,“是。”

  等人走后,皇帝反而笑了出来,“倾儿,你永远都是我的。”

  吴奇带人去了那崖边,下面深不见底,他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安馝楚的尸体。

  最终他还是带着人下去找人,但是却没有找人。

  他再一次来到皇宫,脸上带着歉意,“参加皇上,皇上,我们在悬洺崖下并没有发现安小姐的尸体。”

  “没有尸体?那她人呢?把人给我找回来,不然自己解决了自己。”

  在吴奇走后,皇帝将桌子上的杯子全部摔到地上。

  出了气后,皇帝喘着粗气坐在凳子上,手紧紧捏住。

  太子宫中。

  听见旁边人说的,太子一笑:“哦?没有找到?那还真是可怜了我的父皇。”

  “太子,那人我们还找不找?”

  “找。”太子看向窗外,眼神深邃,嘴角挂着笑。

  这边的安馝楚他们走到一处小村子。

  “记着自己的身份,别叫错了,不然,就让王亦受罚。”安馝楚说。

  倒霉的又是他,王亦丧着个脸,还想和安馝楚商量,“小姐,别……”

  安馝楚瞪了他一眼,“你一开始就犯错了,应该怎么罚呢?如果你不要我罚你,那就让昆祺替你受罚,怎么样?”

  王亦哪能让裴城麟受罚啊,他赶忙说:“不用了小……姐姐姐,你罚我吧。”

  “暂时还没有想好,以后再说吧。”安馝楚笑着说。

  到了村子里,安馝楚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也吃得饱饱的,再次有了力气。

  王亦肚子早就饿了,但是安馝楚都没有喊饿,他也不好说。

  不过还好,这村子里的人都很淳朴,原本安馝楚是想走另一个偏僻的地方的,但是她有些支撑不住了,于是才带着裴城麟他们来了这个村子。

  安馝楚是蒙着脸去的,尽管身上的衣服已经脏乱不堪,但是她身上的气质依旧很好。

  随便找了一家,安馝楚身上并没有钱,所以她只好拿了身上的一件首饰给那家人。

  “姑娘,这可使不得,你们还是留着吧,以后要用的地方可多着呢?”

  再三的推脱下,安馝楚还是拿着那首饰走了。

  当然,安馝楚还是给他们留下了一点东西。

  到晚上时他们也没走多远。不过好在没有人看见过他们的正脸,他们也没有遇见过官兵。

  早上起来时,居然出现了几张人皮面具。

  认认真真端详以后,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他们才拿起来带上。

  没想到还正好合适。

  安馝楚四处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怪异的地方,这样反而让她更加担心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安馝楚还是在心里谢了那个人。

  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赶快到沂北,找到傅渊白。

  如果说没有傅渊白,安馝楚相信现在的她会更加残忍,内心也会更加黑暗,傅渊白就像她生命黑暗中的一道光。

  想着想着,安馝楚又勾起了嘴角。

  他们这一路就用了一个多月,那日安馝楚的手腕后来居然好了,但是手腕那里却有一个类似火焰的印记。安馝楚看了手腕那里的东西很久,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只是做了一个装饰而已。

  到了沂北,安馝楚他们还是先到沂北城外的一个小村子住了下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找的住处在一家老人家的旁边,这家人很好,经常会个安馝楚他们送点菜什么的。

  每当看见王亦他们忙手忙脚的做饭做菜的时候,安馝楚从心底冒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秋伯,你们还要去采药吗?”安馝楚见秋伯背着背篓,问道。

  秋伯笑了笑,“是啊,安丫头,要不要和我一起?”

  安馝楚说好,随后也背上一个背篓,和秋伯一起上山,其中靳泽也和他们一起去了,最后就留下王亦来看家。

  王亦觉得自己是最惨的那个。

  惨归惨,可是他还不得不做。

  临近傍晚的时候安馝楚和靳泽才回来,当他们坐上桌子的时候,桌上已经有热乎乎的饭菜了。

  安馝楚看了他们一眼,对他们说:“谢谢。”

  这一声谢谢其实包含了很多意思,裴城麟他们却因为安馝楚的这句话吓得够呛。

  看着他们的反应,安馝楚笑了,她咳嗽几声:“好了,别忘了你们可是我家人,我只有你们了,你们以后可要慢慢适应。”

  裴城麟听她这么一说,僵硬地点点头,十多年的主仆,一时间还真的不好改过来。

  尽管现在来这里已经有一月了,但是那种主仆观念深深嵌入脑海里骨子里,很难改变。

  “好了,我们吃饭吧。”安馝楚动了筷子,其他人才动,然后安馝楚给他们每个人都夹了菜,又让他们吃惊一回。

  第二天起来时,天空阴沉沉的,好像有下雨的趋势。

  安馝楚出去站了站,听见秋伯说:“今天怕是又会下雨,看来我们的药材还要过几天才能干啊。”

  安馝楚听到这里,问了一句:“秋伯,你们这药材是要拿去城里卖吗?”

  “对,安丫头,你想到什么了?”

  “秋伯,要不你们的药材卖给我吧,现在也快冬天了,你们不好进城,我按城里的价格给你们。”安馝楚算了算,她现在身上还有不少钱。

  “可别,安丫头,如果你要,我们直接给你们点就行。”秋娘抢在秋伯前面说。

  安馝楚走过去,看了看,对秋娘说:“秋娘,我要全部买下来,可不是只要一点,你放心吧,就算付了你们的药材钱,我也还有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