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景苑
作者:陶陶      更新:2019-11-28 19:03      字数:2187
  苏英英郁郁的,脸颊都消瘦不少。顾鹏程心疼坏了,只恨自己不能二十四小时守在她身边。

  他几次想推辞在南京召开的学术会议。还是苏英英把他劝住了,“这个研讨会你一直想去的,来的都是学界泰斗名流。这次是第一次邀请你的,机会难得,不去实在可惜,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顾鹏程去了南京,她思忖良久还是给萧正打了电话。那边安静半晌,萧正才讲,“您想保留书院,这个我做不了主。这样吧,您礼拜五晚上八点半到滨江路景苑,大哥……老板有三十分钟空闲时间,您自己和他说。”他口中的老板,自然是萧怀信。

  她想起萧怀信冷峻面容,暗道前次你们老板话也不想同我讲,可别无他法,她还想试试。

  说是叫滨江路,其实已经从江边一直延伸到景山。景苑建在景山山脚,独门独户,这样的地势,听说聚财。

  她提早叫了车去,到了就在大门边等着。

  私家车打着大灯开过来,苏英英忍不住挡眼睛,手放下的时候,萧正已经走到她面前。

  “您来了,苏小姐。请上车吧,老板在里面等你。” 背着光,她没有看仔细萧正复杂的眼神,只有点奇怪他迟疑的态度。

  车厢很宽敞,弥漫着淡淡的酒气。萧怀信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她只觉得狭小的很,尽力离他远远地坐开,紧张的大气不敢喘。

  她这副惴惴不安的模样,倒像是取悦了萧怀信,嗤笑一声,“不是哭着喊着要见我?来了又不说,当人人和你一样闲?”

  他开口,酒气熏人,苏英英当下心里咯噔一声,更加忐忑不安。她害怕他,更不擅长谈判,垂着眼好声好气地解释,她住哪里都没有关系,搬走也容易。自己不为名不为利,一直和萧氏磨着,只是希望祖上留下的老建筑可以保留下来。可以在他的商业蓝图里面有个一席之地。

  “不为名不为利?说得倒轻巧。“他昵她一眼,嗤笑出声。

  她涨红脸,有点恼了,”萧先生,我真不图钱的。您误会了。“

  “‘姓顾的让你来的?”他没接她话茬。

  “您怎么知道顾……“她诧异,转念一想,是了,他们怎可能没调查过她的底细。于是好脾气地细细解释道:”这和他没关系的,他也不住九珍坊这边,只因为是我男友,他经常过来帮忙打理。他在学校当老师的,看到书院里面的牌匾,雕刻,一砖一瓦,都是有年头的,这样被推掉可惜了些。他说正厅的牌匾据说是清末一位县令提的,虽不是什么名人,可那字还算有风骨。他还说,梁上的彩塑用的都是南方传统技法,很值得花心思修补。还有那些青砖……“

  “男友?”两字滚过萧怀信唇间,声音很轻,几难耳闻,却带着冷意。苏英英一下子噤住了,他的脸色太吓人。她拿不准现下是怎么了,也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哪里好?这就是你男朋友了?”他不错眼地盯着她,眼神像是凝成了刀。

  苏英英很委屈,好好地谈房子不明白怎么就扯上了顾鹏程,可实在受不住他逼人的气势,喏喏回话:”鹏程挺好的,我们,我们认识挺久的,他一直很关照我,对我很好。”

  “鹏程说了,如果能保留院子,他可以发动学校里面考古系、历史系的学生帮忙修缮维护的,不需要您费心的。”

  “至于我,也不需要您另外安置,鹏程他……“

  萧怀信实在觉得刺耳,“够了,你可真听话!”

  止不住烦躁,邪火突突地往上冒,“你离开他,房子留下,否则免谈。”

  苏英英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吓得结巴。“这,这件事和鹏程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不在一起,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又惊又恼,眼睛怒瞪着他,可棕色的瞳仁仿佛天然带着水光,再愤怒也打个折,只让人心生怜意。

  她气得肝颤,觉得自己好言好语真是喂了狗,只想离开。”打扰了萧先生,就当我没来找过您!“ 侧身想推开车门下车。

  她手刚抬起来,便被紧紧攥住,用力往后惯,不受控地倒向萧怀信怀里。

  一阵眩晕,天旋地转。

  “和我无关?看来是放纵你太久了。” 萧怀信低下头,黑漆漆的眼睛盯住她,里面的恨意像是要将她顷刻间撕成碎片,咬着牙吐出来一句话,声音很低,像冰过一样。

  她做梦都没想过会这样。还没搞明白他说什么“放纵”,便被他的举动吓得肝胆俱裂,魂不附体。他狠狠地扣住她的后脑,重重地吮上她的唇,肆无忌惮地含着她的唇瓣,舌尖追着、缠着她的舌根用力舔舐逗弄,高大的身子极具侵略性地把她紧锁在怀里。

  她被吓得忘了去哭。

  唇上一阵刺痛,口中腥甜,她才醒过神来。可使劲推搡,她也推不开,他的手臂硬的像铁,紧紧地箍着她,她快要不能呼吸。

  她拍隔开前座的挡板求救,没有回应。

  头发丝儿还绞在萧怀信的指间,头皮疼的发麻。她闻见他口中浓郁的酒气,他是喝醉酒的!惊恐之下她脚上猛蹬,手上不住地挣扎,萧怀信一不留神让她的指甲划上脸。

  他疼的吸一口气,手下一松。苏英英趁空档忙挣扎着翻转身,“咚”一声撞上车窗框。顾不上头疼,她哆嗦着推开车门,却猛然发现车不知什么时候驶进了车库。

  灯光晕黄,司机和萧正不见踪影。

  她慌不择路,看到一扇门便扑过去,身子抖得筛子似的,几次握不住把手、别说去旋开门锁。慌神之间他已从后面欺上来,攥紧她的手臂往后用力一扳,将她整个压在门板上。他的身体又热又硬,像灼热的钢板。她另一只手被压在身后,拧着生疼,更可怕的是他整个人贴合上来,她无处可躲。

  她侧着头勉力躲着他,唇瓣不住地抖,眼泪顺着白皙的脖颈汩汩而下,嘴里呜咽含混着骂他,喊他流氓、混蛋、畜生……所有她知道的狠毒的词,让他滚。

  畜生?他怒极反笑,掐住她的脖颈。如霜雪般白净,因为挣扎染上了红。这样纤弱娇嫩,只要他想,他可以轻易的折断。

  “躲?你躲啊,我看你能躲哪里去。” 萧怀信神色狠辣,眼神危险的像刀,一刀刀剐在苏英英身上,可薄唇噙着一丝笑意,配着面上的血痕,像索命的阎罗。来索她的命。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