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4. 你睡不睡我?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2-21 20:30      字数:6437
雖然洛米終於獲准撸貓,但計畫仍遭到變動。

  「你要帶彼岸大佬來我家?」姬若寧一聽聞消息,就朝手機那頭來了記河東獅吼,驚人的肺活量幾乎要震碎耳膜,嚇得洛米腦袋一抽,反射性掛斷通訊。

  姬若寧對手機吼了老半天,才發現對面早就沒人了,氣得她差點殺去總孟婆辦公室打斷不孝子的狗腿。

  幸好洛米及時打回去,並氣若游絲、奄奄一息地說:「阿爸,我耳鳴了半天才發現電話掛了,您剛說了什麼呀?求您再說一遍,我這次就算被震出內傷咳著血,也會求彼岸先生幫我聽的。」

  非常不要臉地使出大佬牌!

  果然,姬若寧一秒孬,立刻溫柔甜笑地嗲聲說:「唉唷,人家剛也說沒什麼,只是說你們週末再來比較好,我先打掃一下家裡。」

  洛米抖了抖雞皮疙瘩,好奇問:「你家很亂嗎?」

  很亂的話,疑似有潔癖的彼岸先生可能會不太適應,而他因為大學住校,幾個臭男生窩在一個小房間裡,該怎麼亂就怎麼來,汗水體味混雜,臭氣沖天,早就習慣了。

  誰知,姬若寧忽然一個羞澀,拉了個又黏又軟的少女嬌嗔音,「也還好啦,沒有說真的很亂,就是要把陽台的內衣褲收一收,還有些女孩子的東西,不好意思給男生看到啦。」

  特別是彼岸先生那種神級別的高雅美男子,即使女漢子的神經再粗,也會忍不住變得纖細一咪咪。

  「喔。」洛米卡了一下,感覺哪裡不太對。

  他是不是又被阿爸踢出男性的範疇了?

  總之,撸貓行程被推延到週末,彼岸得知後,瞬間轉陰為晴,回家做了一桌好菜,吃得洛米油光滿面,不禁詩性大發,「鬼生有彼岸先生……什麼什麼何求?」

  學渣腦發揮有限,他不得不留下兩個空白,無助地看向大佬。

  彼岸失笑幫他補上,「是夫復何求。」

  「夫……」洛米愣了下,感覺有點混亂,「那不是指夫妻嗎?」

  這副呆愣樣雖然蠢,但落在彼岸的眼裡,卻像極一顆可愛的糯米糰子。他笑了笑,伸手往洛米的嘴角輕輕抹一下,柔聲說:「不是,夫乃發語詞,與夫妻無關。」

  洛米點點頭,心裡又冒出一個問號。他剛吃得很髒嗎?為何大佬要幫他擦嘴?

  吃完飯,又熬過勞役鬼報到SOP的指導教學,洛米這才晃著暈呼呼的腦袋癱死在沙發上,隨即又精神一振,拿出手機登上遊戲,見曼珠沙華已在線上等著,便丟去組隊申請。

  說起這個網友,她真的跟大部分的妹子很不同,從不主動討裝備,不要求帶升級,也很少積極變換外觀,總是一條紅緞帶綁在烏黑的秀髮上,聊天時也不用顏文字,而且見多識廣,洛米常常從她那裡得知一些靈界傳聞。

  比如:靈界的花草多為黯淡,只有彼岸花最為鮮明,因又象徵著一份思念的愛意,有些情根深重的鬼就會去摘一朵彼岸花送給心上人,但彼岸花一離開土,花瓣就會化作碎片消逝,只有用自己的血養著,才能送到對方手裡,因此彼岸花的紅是心頭血。

  再比如:這世上有一種草,叫斷腸草,會讓鬼想起前世的一切,服用者三天後必魂飛魄散,唯有趕緊喝一碗忘情湯跳入輪迴才能免於一死,但儘管如此,仍有鬼對前世記憶趨之若鶩,並在靈界史上造成一場大災難。

  又比如:靈界曾有望鄉臺,能讓鬼登高遙望陽間親人。然而,一千多年前,有大妖為了搶魂還陽,竟闖入靈界大打出手,不慎毀了望鄉臺。如今的望鄉臺只剩下幾根凋零的石柱,而曾經鎮守在那的靈石也不知所蹤。

  還有,自千年前開始,靈界就不再收留生前曾創下豐功偉業或地位尊貴的鬼,特別是帝王將相。史書上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就越危險,只要他們一來靈界,即便無須下地獄,也會被立刻丟去輪迴,深怕他們將野心帶來靈界,因為這裡是魂靈安息處,不該淪為有心人爭權奪勢的戰場。

  其實,這些資訊翻書也找得到,但都沒有曼珠沙華講得生動詳細,而且讀書時容易把知識當成差事,未必能記得多少,反而是閒聊時聽來的趣聞最讓人印象深刻。

  漸漸地,他們在遊戲裡是聊天居多,解任打怪反倒成了其次。曾經洛米試著詢問曼珠沙華的靈Q帳號,可惜對方說她不懂用這些軟體。

  曼珠沙華到了時間就下線,洛米操作小蘿莉晃進交易行,看到可愛的外觀就忍不住買買買,把女兒打扮得粉粉嫩嫩,滿足他一顆當爹的心,直到彼岸提醒他該睡了,才登出遊戲,帶著又乖又傻的笑容說:「晚安。」

  等洛米跑上樓了,望老太太才飛到彼岸身邊,悠悠地嘆息,「也不知他何時才能知道真相。」

  彼岸輕輕拍撫窩在腿上打瞌睡的小紫,淡聲說:「天機不可洩漏,一切不可強求。」

  「說得好像你一點都不急似的。」望老太太睨了他一眼,語氣略為鄙視,「別以為老婆子我不知道,你這些年來偷偷摸摸地動了多少手腳,司馬昭之心啊,閻王大人他們早在私底下不知罵了你多少次。」

  彼岸輕哼一聲,根本不將眾人的鑠金之口放在眼裡。

  望老太太搖了搖頭,慢吞吞地落在沙發背上,望向夜幕低垂的窗外。她沉默了許久,也不知想起什麼,蒼老的嗓音有幾分感傷,「其實,他什麼都不知道也挺好。」

  庭院裡,老舊的鞦韆正隨風輕搖,發出微弱的低啞呻吟,宛如來自遙遠時光的輕嘆。

  彼岸沒有回話,唯獨低垂的眼眸流轉幾許嫣紅。

  *  *  *  *

  洛米洗完澡,渾身熱呼呼的難以入睡,就趴在床上來個睡前一刷。

  靈界論壇上,荒原連環命案的新聞正在不斷發酵,底下的留言也越來越多,各種猜測甚囂塵上,連陰謀論都出來了,炒作帶風向什麼都有,就跟人界的輿論風氣一模一樣,果真是人鬼同根生。

  離開社會時事,又逛了下娛樂圈,洛米就點進遊戲區的夢100攻討論板。

  這遊戲之所以受歡迎,就是因為它有多樣化的劇情發展,除了主線的共同劇情不變外,玩家攻略不同的攻子,就能解鎖主角不同的身世線,還能搭配不同的副CP發展出不同的支線,滿足腐女的妄想之餘,也能兼顧到一般向的劇情黨。

  而根據官方資料與大家提供的經驗來看,孟婆其實就是專門販售各類藥水和稀有道具的NPC,雖然不可攻略,但依然能培養好感值。好感值越高,能買的稀有道具就越多,而這些稀有道具中,還會有攻略攻子們的關鍵物,或是打敗某些關卡BOSS的重要道具,所以孟婆好感值必須刷。

  他粗略翻了下網友們整理出來的販售物品,發現除了藥水外,還有許多草藥,全是彼岸教過他的東西,其他一些珍罕道具似乎也在書裡出現過,但他還沒來得及細讀。

  除了這些外,有關孟婆的身世介紹則只有寥寥幾筆描述——據說她原為風神,因感應天命,就來到靈界,熬製出最無懈可擊的忘情湯,幫助投胎的鬼魂忘卻前世今生,是自古以來唯一的女冥神,對陰陽有序的貢獻極大。

  至於刷好感值的方法,網友們也很給力,光是大佬級玩家整理出來的懶鬼精華包就有七八帖以上,每個懶鬼包都會用一句話來做結——「照著做就是,保證刷好刷滿,除了彼岸花,其他攻子想怎麼攻略就怎麼攻略,想怎麼湊CP就怎麼湊CP。」

  洛米一頓。為何說除了彼岸花?

  好奇之下,他又跑到攻略攻子的心得區,點進彼岸花的分類裡,竟發現只有一個帖子,開頭就是一條充滿憤怒之情的粗紅大字:「操!根本就不開放攻略吧?」

  原PO洋洋灑灑地寫了一大堆抱怨,下面的網友留言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可以說是哀鴻遍野,怨聲不斷,總而言之,就是所有珍罕道具都用了,能跑的任務都跑了,人家彼岸花公子對玩家的反應依然只有「……」六個點,妥妥就是朵誰也摘不得的高嶺之花,所以至今無鬼能攻略。

  看到這,洛米就感受到來自姬爸的深深惡意。

  「阿爸,彼岸花根本不能攻略啊。」他立刻傳訊給姬若寧。

  姬若寧很快就回了,「傻崽,就是沒鬼攻略成功,你才要試啊,而且官方說了,彼岸花解鎖後會超威的,反正你現在就跟本尊在一起,說不定在大佬的加持下,會成功機率翻倍,不試白不試。」

  喔,聽起來頗有道理的……才怪,沒聽說零的加倍還是零嗎?

  雖然他的確是對「彼岸花」情有獨鍾,但現實已經告訴他,彼岸大佬再貌美如花,也是個頂天立地的大漢子,他再如何迷戀嬌花的美,也頂多只能當個抱大腿的小粉絲,攻略CP什麼的,根本就不敢亂想。

  於是,洛米囧囧有神地跳回孟婆好感攻略區,反正他玩遊戲只是為了看仙女姐姐,順便刷一刷主線,攻略誰都沒差,便打算先記下幾個初階的好感任務,明天中午再邊吃飯邊玩。

  看著看著,熟悉的淡雅花香再次飄來,他打了幾個呵欠,就放下手機沉沉睡去。

  *  *  *  *

  很快就到了勞役新鬼報到的日子。

  一樓遠離大廳的某處角落裡有一間VIP招待室,裡頭擺了一張供來客等候的大長桌與辦公椅,四周牆邊又各有幾扇門,門後另有法術架接而成的談話室,從等候區看不進裡頭,卻能從談話室裡清楚看到外頭景象。

  洛米就坐在其中一間談話室裡,左右兩側分別是姬若寧和她的鍾馗搭檔。安娜則踩著高跟鞋站在桌邊,身邊有一位地藏部的外語專員,那人戴著眼鏡,看起來溫和儒雅。談話室敞開的門邊,也站著兩位無常部派來的護衛,他們身上穿著同款式的制服,顏色一黑一白,職位一目了然。

  在等待勞役鬼進來的這段期間,大家都沒有講話。

  洛米最怕空氣太安靜,便忍不住沒話找話,慫兮兮地看向姬爸,小聲說:「給點勇氣吧。」

  姬若寧憐憫地投去一眼,「梁靜茹還沒下來呢,你先自己撐著點。」

  「……」

  說好的父愛呢?

  洛米再弱弱地看向另一位鍾馗,「請問大哥怎麼稱呼?」

  男鍾馗憨厚的臉龐浮上可疑的小紅雲,「大哥不敢當,總孟婆大人,小的叫龍濤。」

  喔,龍套。

  空氣又安靜下來。

  洛米心想,只問一個人名字不公平,便又看向男地藏,「那你呢?」

  男地藏推了下眼鏡,笑起一口白牙,感覺有點鬼畜,「我叫艾斯.艾姆。」

  「……」

  SM什麼的,洛米懷疑是自己的靈界語沒學好。

  終於,招待室的大門被敲了三聲,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的兩位小無常感覺有點失落,就默默地走出去開門,確認安全無虞後,再退回談話室的門口。沒多久,被銬上鎖鍊的勞役新鬼就在另一組黑白無常的指揮下魚貫而入。

  洛米開始緊張了,反覆默唸彼岸教的口訣與步驟。

  勞役鬼們極守秩序,一進來招待室,就依序在長桌坐下,只是個個都無精打采,連眼睛都不敢亂飄。彼岸說過,套在勞役鬼脖子上的枷鎖是拘魂鎖,能暫時壓制他們的力量,不用擔心有鬼造反,但為免有意外發生,報到手續依然要在無常與鍾馗的合力防衛下進行。

  待所有人都坐定後,安娜才走出去,給每個人發下一個平板,艾斯則跟在一邊,為安娜的解說做即時翻譯,要勞役鬼填寫上頭的問卷,再一一交給總孟婆進行面談,等面談結束,就拍照歸檔,完成登記手續。

  而問卷除了基本資料外,還有各類性向測驗,至於面談,只是為了確認該鬼沒有在資料上面說謊,算是人格測驗中的一部份,因為總孟婆手裡早有一份審判部送來的詳細報告,可以進行比對。

  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

  不得不說,彼岸真的是一個好老師,不論洛米提出多蠢的問題,他都會不厭其煩地解答,洛米不小心忘掉的部分,也會很有耐心地一再重複講解,直到學渣腦記熟練為止。洛米打心底覺得,要是他以前就有遇到這種老師的話,也不至於會渣到只能上三流大學的混畢業系了。

  「下一個。」洛米將核對完畢的平板往自己的筆電一貼,資料就自動轉移到孟婆部的機密資料庫歸檔,他再將恢復空白的平板交還給安娜,接著取過新遞來的平板,隨口問一句:「姓名、身份證字號?」

  這身份證字號指的是審判部發的臨時代號。

  然而,洛米等了半天,都沒收到回應,就抬頭一看,竟見對方正一臉狐疑地打量自己,並在正面對上他的的目光後,震驚大吼:「靠夭!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在這?」

  洛米一臉死人問號,「你認識我?」

  那鬼激動地說:「當然認識,你是W大的鬼見愁!」

  「……」

  人家都搬出大學校名了,看來是真的認識他,但鬼見愁又是怎麼回事?

  洛米仔細打量對方,只能從外貌和口音確認這鬼也是台灣鬼,但他真的沒有印象見過對方,估計是不熟的校友。

  這時,他聽見艾斯正在用靈界語向安娜和兩位無常重述他們的對話,才發現那鬼講的是中文,而自己也下意識用中文回話了。

  他不好意思地輕咳一聲,趕緊改回靈界語,緊張地說:「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了。」

  那鬼對於使用靈界語還不熟練,經過艾斯幫忙翻譯後,就大為震怒,繼續用中文說:「靠!當年那事搞這麼大,你居然會不記得?我是你學長啊,死在你床上的那一個。」

  華特?

  姬若寧驚呆了,沒想到她家乖崽看著又弱又慫,竟然私底下玩得這麼猛?

  龍濤也驚呆了,憨厚的臉龐充滿了對鬼生的懷疑。

  艾斯更是虎軀一震,對洛米投去「果然不簡單」的眼神,再翻譯一遍,安娜和兩位無常也跟著一震。

  洛米整個人非常驚慌失措,一秒切回中文,「你什麼時候死在我床上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於是,學長鬼就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

  W大是出了名的鬧鬼學校,且相當凶猛,常有住校生在晚上撞鬼,就算是白天,只要天氣稍有陰冷,就有機率發生靈騷現象,甚至傳出宿舍每年都有人被鬼引誘自殺的流言。據說校方為了擺平這事,還數次請大師去宿舍除靈,但每次都只能壓制一時,幾天後就又鬧了起來。

  「我就是死在宿舍的其中一個。」學長鬼挺起胸膛,不知在得意什麼,「不過我不是自殺,傻逼才自殺,再怎麼樣也得先殺了仇人再自殺嘛……不是,我隨口說說而已,鬼差大哥別瞪我,我是兩年前在半夜急性過敏死的,就死在你後來睡的床上。」

  原來是兩年前死的,與自己無關。

  洛米鬆了口氣,保住他純潔的直男之名。

  所有人也鬆了口氣,同時又有點小失落。還以為會聽到什麼不得了的驚爆內幕呢,比如:總孟婆生前在床上玩死一個小鮮肉,疑似有特殊性癖……科科,這些高層總長的桃色八卦最好玩了。

  學長鬼繼續說:「我死了後,想著以後不用上課了,天天躺著爽,這鬼生也不錯啊,所以當別的鬼在到處嚇同學的時候,我都乖乖窩在宿舍裡,過著安分守己的生活,直到你的出現。」

  對一個貪睡鬼來說,有什麼比眼睜睜看著床位被人霸佔還不爽的?於是,他怒而奮起,決定現身嚇跑洛米。

  誰知道,他把同寢的學生都嚇得夠嗆了,洛米竟還視而不見,氣得他要引發靈騷,卻次次失敗,最後他一怒之下,乾脆在某個極陰之夜,聯合全校阿飄在宿舍開趴大鬧一通。

  那一晚,整個男舍可說是百鬼橫行,幾乎每個寢室的人都奪門而出,哭爹喊娘地要逃出去,偏偏宿舍大門被鬼鎖死開不了,嚇得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死定了,讓阿飄們感到非常滿足,覺得每年都應該來開一次趴嚇嚇人。

  然而,歡樂的時光,就從洛米從外頭打開宿舍門的那一刻結束。

  「咦?大家怎麼全都在這?不會是在歡迎我回來吧?呵呵。」洛米自以為幽默地一臉蠢笑,無視滿地阿飄,逕自往寢室走去,把所有人和鬼都驚呆了。

  只見洛米所到之處,靈騷瞬間停止,所有資深鬼一接近洛米,就一副快被吸乾的痿樣,不得不率著小弟們灰溜溜地逃走,學長鬼見自己再次慘敗,不禁心灰意冷,便也尾隨大部隊離開傷心之地,直到前陣子被一個道士抓到,才被丟給黑白無常帶回靈界。

  洛米聽到這,總算是反應過來了,「我就說呢,我在宿舍也沒認識多少人,怎麼會突然就超受歡迎,每天晚上都有人叫我陪他們去洗澡上廁所買宵夜,而且還是大家揪團一起去,原來是這個原因。」

  其他人:「……」

  能遲鈍到這個地步,也真是出類拔萃了。

  姬若寧無奈地拍了拍洛米,一顆老父心很是揪疼,因為乖崽確實鬼見愁,但愁點不太一樣。

  言歸正傳,在場會被派來督導勞役鬼報到的鬼差都是有些見識的,就連資歷倒數第二淺的姬若寧也在艾聿手下受過教,知道能當上總孟婆的鬼肯定有什麼過人之處,生前會有特殊體質也不足為奇。

  小白無常見學長鬼還在嚶嚶嚶,一副自己被洛米霸凌的可憐樣,便冷笑說:「省省吧,別演過頭了,在你面前的這位是我們的總孟婆大人,以後你想如何討活還得靠他。」

  「什麼?你是孟婆?女的?」學長鬼十分錯愕,顯然還沒搞清楚靈界的公家部門體制,而且能跟學渣米考上同一所學校,腦子估計也不太好使,因此他一臉不敢相信地上下打量洛米,激動地說:「那奇怪了,我住的是男舍,你怎麼能住進來,還經常脫光睡我?」

  此話一出,所有人又投來甲甲目光。

  洛米很囧,連忙小聲說:「老兄,睡個覺而已,你別講得好像我睡了你。」

  「你就是睡了我還不准我說?」學長鬼的確也是個學渣,硬是沒發覺用詞哪裡不對。

  洛米很著急,一急就口拙,又想解釋清楚,就不小心將中文和靈界語混著用,「不是,我是真的沒看見你才睡你的,我要是看見你,我就不睡你了。」

  身為翻譯的艾斯反應迅速,緊抓著某些關鍵字,並才思敏捷地向其他人重新詮釋了遍。

  於是,大家看甲甲的目光頓時變成看渣男的目光。

  同樣只抓到關鍵字的學長鬼,也更怒了,「什麼叫看到我就不睡我了?我長得有這麼讓你不想睡嗎?」

  「……」

  靠,語言有代溝,越描越黑什麼的,好煩啊!

  ※ ※ ※ ※ ※

  【小劇場】

  洛米:我沒有亂睡人!(氣哭)

  彼岸:好好好,你沒亂睡人,是我要睡你。

  洛米:???

  ※ ※ ※ ※ ※

作者有话说:

  
  睡別人之前要先看一下長相,這個邏輯沒問題XDD(大誤#

  這篇和下一篇會先埋點伏筆唷。

  
by 喵芭渴死姬 / 02.2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