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7. 現在的小Gay真會玩!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5-11 20:30      字数:5143
  好閨密能一起做的事非常多,最常見的活動如下。

  他們會一起邊減肥一邊發宵夜文互相傷害,會一起埋怨自家男友或詛咒渣前任,會一起穿比基尼自拍秀身材,會一起逛街挑內衣褲等等。

  人活著尚且如此,死後做了鬼,也改不了多少。

  所以,靈界的好閨密們也常一起邊苦練法術邊分享投胎好處多的文章互相傷害,一起托夢去嚇尿還活著的渣前任,一起穿壽衣自拍秀死狀,一起幹架搶購內衣褲等。

  然而!

  洛米身為一個生前死後都是撸蛇的小處男,為女人幹過最羞恥的事,就是幫老姊買棉條和驗孕棒,此刻要他走進全是性感粉嫩內衣的店,他不得不深切地表示:「臣妾辦不到!」

  姬若寧痛心疾首,因為她真的很想衝進蘿利亞的秘密,但又不敢放洛米一人在外面飄晃,畢竟她除了是乖崽的姬爸外,還是大佬欽點的總孟婆護衛,就算她先送洛米回家,再衝回來繼續掃貨,也搶不到好貨了。

  洛米看了看四周,見店門外正好有給遊客休息的沙發,便說:「反正我都易容了,還有保鏢看著,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就在那等你吧。」

  姬若寧瞧了眼不遠處的保鏢,對方似乎聽見他們的談話,朝她點了個頭。她心想自己要買什麼早就知道了,應該花不了多少時間,只好同意道:「那我快去快回,你有事就用靈Q大喊,我馬上出來。」

  「好。」

  他們拿出手機接通靈Q的語音通話後,姬若寧才安心地衝進店裡。

  洛米在沙發上坐下,總算是舒坦了些。逛了一下午,肚子自然有些餓,他想起背包裡有小餅乾,就打算拿出來充飢。誰知他摸了老半天,只摸出一個空空如也的包裝袋。

  他愣了愣,以為是自己拿倒袋子將餅乾全灑了,便拉開背包口,竟對上一雙亮晶晶的小眼珠,與小紫來了場「驀然回首,那姆就在燈火闌珊處」的深情凝望。

  「……」

  小紫努力擺出無辜乖巧的天真小眼神,發出軟軟嗲嗲的「噗嘰」奶音,表示:「餅乾怎麼消失了?好謎喔,反正絕對不是我吃的。」

  洛米無語瞪著它嘴角的餅乾屑,閃過一個念頭。

  小紫絕對就是彼岸親生的,瞧這扮豬吃老虎的腹黑心機,簡直就跟小彼岸一模一樣……小、小彼岸?等!等等等!這是在喊誰?他怎麼突然這麼稱呼彼岸先生?

  洛米震驚了,腦海隱隱約約有些模糊的畫面。

  這時,一群人走來,有男有女,也不知是都認識還是湊巧,竟都走到沙發邊站著聊天,正好將洛米團團圍住。站在斜對角的保鏢立刻皺起眉轉換視角,透過縫隙看到洛米仍安然坐在沙發上,才稍微放下心。

  從縫隙看去的視野不夠廣,只剛好塞得下洛米,又擋住左右兩側。

  洛米正低著頭發呆,沒怎麼注意周遭,直到感覺身旁有人坐下,才回神瞥去一眼,只見對方是個不認識的陌生男鬼,手上也提著購物袋,應是跟他一樣逛累的遊客。他匆匆轉回視線,思緒也被短暫的分神打散,再記不起自己剛懵懵懂懂間想到什麼。

  他望著努力伸出兩隻小觸手求抱抱的小紫,頓時就被萌得心肝亂顫。

  好吧,萌即是正義,只要夠萌,就什麼都能原諒。

  洛米伸手進入背包裡,將小紫捧進掌心裡取出來,就在這時,手臂忽然一痛,像有針刺進皮膚灌入冰冷的液體,令整條臂膀都痠麻刺疼了起來。

  他吃痛地低呼一聲,轉頭看向身旁,卻覺得眼前一花,一道催眠般的細微嗓音就傳入腦海。

  「甩下你的朋友和保鏢,自己走到……」阿丙抽回針筒,湊過去說著催眠言靈,還沒說完,就在不經意間與洛米手中的小紫對上目光。

  關於史萊姆的身份,一直是全靈界最不思議的謎題之一,除了彼岸外,沒人知道這群小萌物不止擁有如次元洞的無底胃袋,還各有不同的異能。而小紫的特殊能力,就是能透過對視感應出對方的善心或惡意。

  於是,就在阿丙與小紫視線相交的那一刻,小紫忽然紅了眼珠,小嘴一張,發出刺耳的尖叫,那叫聲宛如人魚的聲波攻擊,分貝之高,竟讓周遭的玻璃哐啷晃動,在場所有人也腦袋一震。

  首當其衝的阿丙自是受創最重,差點沒口吐白沫地暈過去,未能說完的言靈也不得不中斷。圍在洛米身邊的人也在幾秒暈厥後,像受到刺激般抱頭驚叫,其餘遊客不明所以,或愣在原地不動,或以為有警急事故驚慌奔逃。

  一時間,現場亂成一團。

  保鏢勉強壓住對尖叫的不適,試圖上前救人,卻礙於人流阻擋,手上又提了一堆東西,弄得他寸步難行。慌亂間,他看見洛米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一旁有人被一團紫色果凍糊住臉正拼命掙扎,還有兩個神色驚慌的男人朝洛米衝過去,就急忙大喊:「大人!」

  然而,洛米竟置若恍聞,神情空洞。

  店裡的姬若寧一聽不妙,就帳也不結了,直接扔下東西跑出來。她見洛米被一個獐頭鼠目的男人拉著,便立刻脫下一隻高跟涼鞋,快狠准地扔過去,「放開他!」

  曾有人開玩笑說,高跟鞋就是女性最狠絕的防身武器,既能踩爆別人,也能完虐自己的腳指,可謂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居家旅行必備之物。

  只見那目測有十公分高的高跟涼鞋,以猛虎出山之勢,殺氣騰騰地穿過所有障礙物,以極其精準的角度戳中綁匪的太陽穴,力道之猛,可媲美傳說中的葵花點穴手,戳得阿乙一陣暈麻,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操著另一隻高跟鞋衝來的姬若寧撲倒。

  保鏢也終於突破重圍,加入戰局。阿丙在阿甲的協助下掙脫小紫後,與保鏢打成一團。

  「你他媽的竟敢跟老娘搶人?」姬若寧將一雙「凶器」舞得虎虎生風,嘴裡也飆起不帶重複的粗話,面目之猙獰,手段之兇殘,畫面之血腥,非常值得來一個馬賽克術。

  保鏢是個敬業的好保鏢,幹架之餘,仍不時以犀利的目光注意保護對象。他見洛米渾渾噩噩地持續往外走,神情似被攝魂,便心中一驚,連忙吼出一破囉嗓子,「別走,別離開我……」

  「們」字還來不及出口,就被襲來的拳頭打斷。

  於是,圍觀群眾在驚慌過後,都紛紛虎軀一震。

  后里蟹!四男一女搶一男?這是什麼大型捉姦現場?現在的小Gay真會玩!

  打擊壞蛋失敗的小紫被粗暴甩開後,感覺小小玻璃心受到一萬點爆擊,非常需要糯米把拔的抱抱秀秀,就哭唧唧地跳啊跳,沿著洛米的氣息尋過去。

  洛米被注射了不明藥物,整個腦袋都暈沉沉的,明明人是醒著,意識卻像被封入海底,令他無法回應外界的一切,只能記得那句要他甩開保鏢的指令,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隨之行動。

  他邁著沉重步伐,一步步朝出口走去,也不知自己要去哪,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讓他明白自己必須停下。他試著想拿回對身體的掌控權,幾番掙扎後,腳步總算有些微轉變,卻依然朝出口前進,眼看就要消失在人群中。

  就在這危急之刻,一陣「噗嘰」呼喚由遠而近,轉瞬間,一團紫色果凍就飛空撲來,「啪唧」一聲地糊上他的臉,遮擋住眼前的視線,然後……

  「砰!」

  他就一頭撞上玻璃門,轟轟烈烈地,又淚流滿面地,暈了過去。

  這場誘拐事件引起的風波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之所以不大,是因為沒人想到被害鬼竟是理應在家當望夫石哭哭的總孟婆,而唯一能推測出他身份的小紫,又因為體積太小、現場太亂沒被認出來,犯案鬼也被趕來的鍾馗隊全數逮捕,除了被害鬼陷入短暫昏迷外,無鬼傷亡,故而激不起多少浪花。

  但之所以說不小,是因為犯案鬼竟敢公然誘拐一名鍾馗的朋友,還被那名鍾馗當街爆打,簡直就像是蠢賊偷竊偷到警察身上一樣,作得一手好死,加上當時有不少圍觀群眾拍照錄影存證,以致於甲乙丙淪為網路笑柄,各種梗圖層出不窮,火紅了好一陣子。

  而這樁綁架案的幕後主使者更是心下大驚。對於總孟婆易容出街一事,他可不像甲乙丙他們想得那麼簡單,只可惜蠢下屬太急於立功,沒有即時回報疑點,怕是要壞了他的計畫。

  男人面色陰沉地站在落地窗前,穿過酆都市中心的繁華,將目光落在審判廣場的功過秤上。此時,在他眼中的功過秤正一方低垂,散發出深濃如墨的黑氣,像在數落他曾犯下的種種罪過,是來自天道的嚴厲警示。

  「既然如此……」猙獰的不甘閃過,又迅速沒入眼底深處,掩去對天道的不屑,一如他數百年來極力掩藏的蓬勃野心,「那就先下手為強。」

  *  *  *  *

  洛米醒來時,已回到醧忘臺,甫一睜眼,就遭到萌烈的攻擊。

  早早就圍在床邊的七隻史萊姆眼珠一亮,集體歡呼地撲壓上來,小紫還縱身一跳,直接糊上他的臉,圓滾滾的小肚皮貼在鼻孔上,讓他呼吸不能,差點再次兩眼一翻暈過去。

  「下去下去,這群熊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望老太太咬著雞毛撢子,將史萊姆趕下床後,對洛米比了比床邊的保溫瓶,「快把藥喝了。」

  洛米聽話地坐起身,打開保溫瓶,比往常還要苦澀的藥味就撲鼻而來,燻得他淚眼汪汪,垮著臉問:「這是什麼藥?」

  「淨心寧魂用的。」望老太太的眼神充滿了同情,「你這倒楣事一樁接一樁,才被魙弄傷沒好多久,就又中了不知哪來的攝魂術,彼岸先生只得幫你加重藥量,你也別掙扎,一口氣乾掉,早死早超生。」

  洛米動了動嘴唇,又看了看黝黑的藥汁,終究是沒能忍住,「可是……」

  「嗯?」望老太太一臉關切。

  洛米鼓起勇氣,弱弱道:「鬼死是無法超生的。」

  望老太太臉皮一抽,飄著頭貼到他眼前,陰惻惻,「喝不喝?」

  「……」

  求不要模仿飛頭降記者!

  洛米立刻含著淚,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將藥一口灌下。幸好彼岸細心地將藥湯調到最易入口的溫度,否則他肯定要二度重創送燒燙傷科……喔不,是三度重創,還要加上被苦藥重創的精神傷害。

  喝完後,他一臉飽受蹂躪地恍惚片刻,才看看左右,「彼岸先生呢?」

  望老太太指揮史萊姆收拾東西,說:「正在跟老喬研究你的病情。」

  洛米回想了下,「科研部部長?」

  「是啊,先生沒在你身上發現言靈以外的術法氣息,推估那些人用來控制你的方法非屬純玄學,就請他過來一趟了。」望老太太說完,朝床底弩了弩嘴,「姬小姐托我把要送給先生的禮物藏好,我就放在床底了。」

  洛米臉頰一紅,小聲說:「謝謝。」

  「不用謝。」望老太太和藹一笑,滿眼欣慰,「你為靈界付出這麼多,先生也等了你很久,看你們倆終於能好好過日子,老婆子我也很高興。」

  「……」

  老太太這話頗具深意,可惜洛米聽得一頭霧水。

  他為靈界付出什麼?幫小孟婆召喚姬爸爆打奧客鬼?

  望老太太收拾好東西就趕著史萊姆離開,洛米喝的藥似乎有些嗜睡性,沒過多久就昏昏欲睡。他打了個呵欠躺回床上,給姬若寧發訊息報平安。

  姬若寧立刻就打過來。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姬若寧聽起來氣息奄奄,頗有劫後餘生的感慨,「愛玉冰說你要是醒不來的話,他就讓我乾脆也醒不來了。」

  「……」

  狂野賽亞頭真不愧是爸爸的爸爸,更兇殘!

  洛米忽然覺得奇怪,「你跟艾聿碰面了?你知道他沒去投胎?」

  「今天才知道的,他還假扮成你躺在醫院裡。」姬若寧有氣無力地回答,看來真的被罵慘了,「我照彼岸大佬的交代留下來看守,等錄口供的鍾馗走後,他就扯下面具把我臭罵一頓,靠,老娘差點以為見到鬼。」

  洛米無語。在靈界見鬼不是很正常嗎?

  姬若寧繼續劈哩啪啦地說,頗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話說回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你早就知道愛玉冰沒去投胎,你這不孝子居然也不暗示一下,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老娘在他離職後還有偷偷八卦他的事。」

  洛米被這一連串「知不知道」繞昏頭了,只能勉強捕捉到最後一句所隱含的重大危機,便試探性地問:「阿爸,你……呃,有沒有覺得……你那個搭檔有哪裡不一樣?」

  「龍套?」姬若寧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難道你也發現了?」

  「是啊。」洛米嘆了口氣。自從他知道艾聿假扮龍濤後,就一直壓力山大,畢竟對好友隱瞞秘密的感覺並不好受,如今能坦然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然後,他就聽姬若寧壓低音量八卦兮兮地說:「我早就想告訴你了,那個龍套最近不知搞的,特別猥瑣,老是變態兮兮地偷窺你,每次我找你聊天時,他都會繞過來假裝是路過,不會是在暗戀你吧?嘖嘖嘖,阿爸真沒想到你是一個勾引大佬又誘惑小弟的小妖精。」

  「……」

  洛米滿腔要分享秘密的喜悅頓時縮了回去,並被狠狠地雷了一把。

  兩人又聊一會就掛了。

  洛米一個人躺在床上,想念起彼岸的陪伴。

  只是出門買個東西,就遇上這種事,還給大家添麻煩,也不知彼岸先生會不會生氣?

  他有些沮喪地刷著手機,趁彼岸還沒回來,就點開前天用小號偷偷關注的一篇連載文,文名有股濃濃的言情味,叫《命中註定愛上米(花X米)》

  這文的人氣非常高,在首頁榜上有名,被不少讀者推為同耽之光,是花米派必讀聖典,據說連原本不吃CP的花粉們也都入坑了。

  於是,他興致勃勃地打開第一篇。

  「……」

  十分鐘後,他就睡著了。

  沒辦法,剛好藥性發作,饒是作者再喪心病狂,一開頭就把他和彼岸的人設寫得蘇雷蘇雷,也雷不走那宛如霸道總裁狂風暴雨強制愛的猛烈睏意。

  睡到半夜,洛米發起了燒。

  意識朦朧間,他感覺自己像被丟進滾水裡,渾身上下都又燙又疼。從小到大,他雖然算不上健朗,卻也從沒生過病,人人都說他是有福氣的孩子很好養,第一次遭到這種罪,他就忍不住難受得想哭,心裡也越發想念那個能給他依靠的人。

  「彼岸先生……」他疼得睜不開眼,只能低低啜泣地夢咿著,整個腦袋燒得像一團糨糊,讓他越發感到害怕,自己會不會就這樣融成一灘水。

  所幸,他並非孤軍奮戰。

  「我在。」不捨的低啞嗓音在他耳邊輕顫,帶著些許強忍憂傷的鼻音,「不怕,很快就好了。」

  一雙微涼的的手撫過額頭,沿著他的臉、脖子、胸口與四肢輕輕游移,不間斷地輸入靈力,一點點驅走惱人的溫度,洛米這才舒服地輕吁口氣,在安撫的輕吻中漸漸舒展眉頭。

  而後,熟悉的清雅花香襲來,將他帶入更深的夢境。

作者有话说:

  
  史萊姆可不是只會賣萌的唷~AwA

  
by 喵芭渴死姬 / 05.1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