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42. 髒、髒了!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5-29 20:30      字数:6081
  論忙碌程度,彼岸的工作量不比其他人少,但他身為土生土長的冥神,生來就與眾不同。在面對接踵而來的工作時,他擁有極高的承受力,精力也恢復得快,不像洛米一忙就昏頭轉向。

  光是今日,除去輪迴渡的例行工作,他就有以下行程:旁聽公職招考的定案會議、接受電台採訪、與蘇老闆等餐飲業大亨討論新的美食街開發案……最後,還要盡人夫職責,接洛米下班並回家煮飯。

  於是,四十分鐘後,彼岸就出現在總孟婆辦公室裡。

  正連上視訊會議的洛米嚇了一跳,「你怎麼來了?」

  「開會。」彼岸拉了張椅子在洛米身邊坐下,將自己的臉擠入鏡頭前,全程動作行雲流水,充滿著理所當然的氣勢,「我是這次的會議顧問。」

  今天的與會人士,除了審判、勾魂、孟婆、地藏、地獄、鍾馗等六大核心幹部外,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部門總長,此時他們看著這一幕,都感覺事情並不單純,其中尤以總判和艾聿兩人的眉頭皺得特別深。

  「我知道啊,但我以為你會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開視訊。」洛米看了眼兩人同框的畫面,以及下面一排都是單人的鏡頭格,就不好意思地小聲說:「這樣不好吧?」

  其他人:「……」

  知道這樣不好就別笑得一臉雀躍啊。

  總判和艾聿捂著胸表示心很痛,為何好好一個糯米糰會被心機花帶壞?

  彼岸便高深莫測地笑了下,眼神十分寵溺,「我們共用一台電腦比較省電。」

  其他人:「……」

  只聽過用愛發電,沒聽過用秀恩愛省電的。

  然而,洛米被說服了,「也對,節約能源,鬼鬼有責。」

  其他人:「……」

  總判和艾聿再次捂胸。雖然被帶壞了,但還是很傻白甜。

  興許是事前的準備工作做足了,也興許是身邊坐著信賴的人,除去開頭的小意外,接下來的會議裡,洛米難得沒有怯場。他滔滔不絕說著彙整出來的方案,面對大家的提問,也對答如流毫無冷場,一掃當初開年度檢討會的慫氣。

  直到他翻開某一頁資料。

  「在情境考核上,資科部開發了一套全息虛擬網遊……」

  洛米說到這,就語氣略為飛揚。

  雖然人界的VR技術日趨成熟,卻離最終理想的虛擬實境仍有很長一段距離,但靈界就不同了。經過幾十年結合玄學的科技研發,資科部終於突破瓶頸,開發出人類在各大科幻網遊小說裡腦補已久的全息虛擬技術。

  在前幾次的會議中,除了總地藏外,幾乎所有總長都試過BETA版,一致認同這種更省時省力又不傷身的考核方式,對當了多年網癮宅宅的洛米來說,自然是更加期待一個月後的正式版。

  他說著同時,習慣性用餘光瞥了眼桌上的資料,就忽然一愣,整張臉「唰」地紅了起來,將原本要說的話全忘光了。

  大家見他久久沒有接話,都不明所以。資科部長胖達也緊張地問:「全息虛擬網遊怎麼了嗎?」

  洛米瞪著文件上某串不明黏稠液體,那顯然是之前在車上胡鬧時不小心沾上的東西,就腦子一片空白,嘴巴無法控制地回答:「髒、髒了。」

  什麼髒了?全息虛擬網遊髒了?

  看不到洛米桌面的大家都一頭霧水。

  彼岸湊過去看了一眼,也是一僵,但見洛米滿臉驚羞無措,像極一團灑滿毛茸茸椰絲的草莓糯米糰子,就被萌得心肝發顫,好在他還記得要保持形象,連忙將臉歪到一邊退出鏡頭,握拳抵住唇邊努力憋笑。

  全場只有胖達虎軀一震,震驚萬分地在心中吶喊。

  喔諾!總孟婆怎麼知道他們資科宅宅們偷偷用全息虛擬技術設計一些可以跟NPC妹子嘿嘿嘿的戀愛遊戲,來滿足他們單身狗髒髒又羞羞的心?

  眼看全部門的心血即將因形象不佳被否決掉,胖達就當機立斷,「啪咚」一聲跪在螢幕前,用中環禿的頭頂對著鏡頭,聲淚俱下地懺悔:「總孟婆大人英明神武,我們錯了,我們會立刻停掉『胖次的秘密』與『勇者大戰鬼娘啪啪啪』的遊戲企劃,保證全息虛擬技術絕對會應用在正向光明的正當用途上!」

  「……」

  所有人都震驚了。

  哇靠!原來全息虛擬還能這樣玩……不是,是原來平日傻呼呼的總孟婆竟然如此明察秋毫又深藏不漏?

  洛米也震驚了。

  怎麼忽然就跳出兩個聽起來怪怪的遊戲名?

  彼岸更是眉頭一皺。

  嗯哼,有這個技術居然藏著自己玩?胖達該揍!

  唯有總判和艾聿火眼金睛,老早就捕捉到洛米後瞥向彼岸的羞怒目光。

  混蛋!這個不要臉的變態花肯定在做什麼猥瑣事!

  一場會議就在大家各懷心思的情況下順利結束,招考企劃也正式定案,各部門依分配到的工作開始籌備,孟婆部也可以擇日廣發公職招考的宣傳了。

  洛米移動滑鼠,點擊關閉視訊後,就鬆了一口氣,虛脫地趴在桌上,「終於解脫了。」

  彼岸捏了捏他軟嫩嫩的臉頰,「看,不是表現得很好?」

  「哪有?」洛米欲哭無淚地皺起一張臉,「都是你!硬要在車上……還把資料弄髒,害我剛才忘詞,差點講不下去。」

  皺巴巴的糯米糰也可愛,彼岸失笑地將他抱過來親一口,「忘詞算什麼?我們總孟婆大人這麼英明神武、聰明睿智,能讓他們聽你講話都是榮幸。」

  這男友的無腦濾鏡非常厚,但洛米聽得超級爽,只好哼哼唧唧地咬回去。

  然後……音響就傳出艾聿崩潰的怒吼。

  「拜託喔!你們就不能關了視訊再親嗎?」

  啊啊啊——靠靠靠靠靠!

  視訊不是關了嗎?為什麼還開著?

  洛米手忙腳亂地拿起滑鼠,瘋狂點擊關閉,幾秒後,他就發現了來自大宇宙的深深惡意——原來是滑鼠剛好沒電了。

  「……」

  上次是在天音盤公頻聊天羞恥普類,這次是直接視訊秀恩愛,洛米回想剛才的對話,覺得他還是去跳輪迴池吧。鬼生如此,死無可戀!

  彼岸一臉黑地拉住準備填投胎志願表的洛米,見在線上的竟然有總判、艾聿、大牛大馬四人,本想嗆回去的怒火頓時一滯,「怎麼回事?」

  艾聿抹了把臉,試圖抹去已深深印入腦海的畫面,有氣無力地回答:「我十分鐘前接到通報,荒原西區突然出現大量陰獸。」

  若只是這樣,這四人就不會特地在這等他們了。

  果然,艾聿接著說:「這些陰獸的行動很有計畫性,疑似被人為操控。」

  說到操控陰獸,就不得不聯想到行蹤不明的卡爾博士。

  彼岸神情冷了下來,看向大牛大馬,「還有?」

  大牛點了下頭,神情凝重,「基於內部曾混入創世叛徒,我們地獄部最近在重整監管刑鬼的人事名單,就在今早發現有一名煉獄裡的受刑鬼失蹤了,估計是被叛賊私下放走,卻不知是何時發生的。」

  「那名受刑鬼是誰?」彼岸問道。

  大家看了看洛米,眼神複雜。

  洛米一臉茫然,不知他們在看什麼,彼岸卻浮上一股不祥的預感。

  凝重的氛圍,在總判開口的那一刻,達到了最高點。

  「就是千年前彼岸花禍的主謀——馬蒙。」

  「……」

  *  *  *  *

  因事態緊急,彼岸立刻推開所有行程,火速前往荒原西區,協助鍾馗部調查陰獸出沒的疑點,追查卡爾博士的下落。

  洛米提前吃完午飯,就收到姬若寧的靈Q訊息。有修煉的鬼就是不一樣,一般鬼傷成她那樣,沒有一個月好不了,她卻只要再休三天就能回來上班,還精力充沛得很,絲毫沒有病人的頹喪樣。

  「我的心肝兒子今天有沒有乖乖啊?」姬若寧問道。

  面對阿爸難得溫柔的關愛,洛米感覺有點肉麻又有點窩心,就回她一個「大眼汪汪很乖巧」的貼圖,非常孝順地報告:「剛吃飽,準備去櫃臺幫忙,安娜姊說等下有一大批預約,非常需要人手。」

  姬若寧有點尷尬,「我問的是雞雞。」

  洛米:「……」

  這個問題太凶猛,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一陣死寂後,姬若寧終於反應過來了,「糯米雞啦!」

  洛米恍然大悟,又覺得真相好殘酷,原來他不是阿爸的心肝兒,便怒發一張糯米雞仰著肚皮躺在他腿上任揉捏的照片,萌得姬若寧羨慕嫉妒恨,哭著說雞大不中留她都沒有這種福利過,邊不爭氣地舔屏。

  一提到糯米雞,洛米就看了看左右,果然那貓又不知閒散到哪去了。

  說是陪他上班,但糯米雞平時也沒幹什麼事,就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覺,睡飽了便溜進員工餐廳覓食,吃飽後才回來找他梳毛求蹭,蹭完再繼續睡,一等他出辦公室,就會跟著行動,但一個沒注意就又跑沒影。

  不過,越是這樣,就越不能急著去找,貓咪天生就是愛玩捉迷藏的傲嬌鬼,得順著牠們的性子來。於是,洛米照常繼續走,沒多久,他一個低頭,就見糯米雞回來了,並翹著尾巴乖乖地跟在腳邊。

  果然,喵星人就是傳說中的次元穿梭者,愚蠢的人類永遠都摸不清牠們如深海般的心思與神秘的蹤跡。

  來到大廳,就見今天的鬼民非常多,不僅櫃臺前排滿尋求諮詢的鬼,登記報到與申辦投胎的等候區也幾乎客滿,小孟婆們從早忙到現在,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吃飯休息。

  正好安娜也吃完飯回來,洛米便和她接手工作,讓大家先去吃飯。

  糯米雞見洛米在忙,就打了個呵欠,舔了舔爪子洗洗臉,接著趴在桌上的空位處睡覺,尾巴還垂到桌沿外晃啊晃,一副天下大亂也亂不到本喵的閒適樣,果斷無視一雙雙好奇的打量目光。

  等候區裡,有個男鬼興許是病死的,長得形銷骨立,並不時低著頭咳嗽,也沒戴口罩。其他鬼嫌吵,側目之餘,也下意識地保持一段距離,就算鬼不會染上陽間的傳染病,但對方咳得口沫橫飛,也實在不衛生。

  這時,大門打開,一個地藏推著一大台多人座的嬰兒車進來,身旁還跟著一大批年紀從幼兒園到十二歲不等的小孩。他們浩浩蕩蕩地穿過鬼群,走到投胎業務區的櫃臺前,正是事先預約的那批投胎者。

  洛米見狀,連忙完成手上的案子,率先為他們處理。

  他接過地藏事先填好的申請表,一一核對資料。嬰靈雖然行動和說話都不伶俐,但仍有自己的喜惡,因此他幫嬰靈們在平板上調出投胎選單後,就交由地藏專員請他們按手印,其他孩子們則一個個排隊接受詢問。

  洛米本身就長得白淨俊俏,人畜無害,說話也溫和,對著小孩子更是軟上幾分,所以小鬼們還算聽話,問什麼答什麼,還不停往桌上的糯米雞看去,滿臉都是想摸貓的渴望。

  「你想要哪一個?」洛米指著轉向孩子們的螢幕問道。

  小孩隨便看了一眼,想也不想地說:「我要回家。」

  除了被墮胎的嬰靈外,大部分早夭的孩子多是流產、病死或意外身亡,他們對原生家庭的依戀很深,幾乎都會選擇回到父母身邊,當然,也有小孩的原生家庭不太美滿,決定選擇新的家庭和新的人生。

  也許是小鬼們沒有太多計較心,做什麼決定都比成年鬼直率乾脆,讓洛米處理起來很快,直到一個約莫十二歲的女孩來到他面前。

  「有沒有不做人的選項?」女孩十分冷漠,語氣有濃濃的厭世。

  洛米一頓,看了看螢幕,「呃,沒有。」

  女孩的功過值平平,遠遠達不到去投畜生道的標準。

  「那我要做什麼才不用當人?」女孩望見桌上的糯米雞,就說:「當貓好,我寧可當貓。」

  「……」

  糯米雞默默瞄了她一眼,抖了抖鬍鬚,繼續睡。

  洛米正覺得為難時,隔壁櫃就傳來一陣罵聲。

  「怎麼都是些粗重的勞力活?薪水還這麼少!」一位穿著西裝的大叔不滿抱怨,「我生前可是第一高中的名師,教出來的資優生哪個不是考上前三志願,進大公司工作的?我的功德分不可能會這麼低!」

  安娜耐著性子說:「先生,您的功過分是經審判部審核的,若有疑慮,可以向審判部申請重審,目前我們系統依據您的資料,暫時只能給出這些職業選項。」

  「一定是你們資料庫弄錯了,何況重審還要等,這期間是我要喝西北風啊?你們到底會不會做事?」

  大叔的嗓門很洪亮,一串話說下來氣都不喘上一口,還越說越大聲,氣勢非常驚人。

  一些年紀小的孩子們受不住這架勢被嚇哭,安娜幾次勸大叔冷靜下來,大叔卻絲毫聽不進去,還不耐煩地瞥了他們一眼,「對小孩就是要嚴厲點他們才會乖,你們太慣著了,這麼點小事就哭。」

  還不待安娜回應,大叔就方向一轉,指著洛米說:「我認得你,你就是總孟婆,快幫我查一查是怎麼回事,選職系統怎麼可能只給我這些選項,我可是名校教師,有媒體專訪過的,你們查一下就知道了。」

  「……」

  小孩們被他嚇哭,而這位教師卻只在乎自己的工作待遇,功德值為何會低,答案已不言而喻,但既然被點名了,洛米只得暫時跟安娜交換,動用總孟婆的權限查看大叔的生前功過,越看越覺得難處理。

  這位教師的確從沒犯過法,卻時常濫用語言暴力,除了排擠謾罵成績較低或不愛學習的學生外,還是所謂的道德魔人鍵盤俠,特別在政治議題上造了滿滿口業,最後在跟同運團體吵架時,沒注意路面施工摔坑而死。

  而他之所以沒被判入十八獄池,是因為一位學生不甘受他羞辱,索性輟學自己創業,竟成功開創一片新天地,並每年捐款救濟偏鄉學校與醫院,讓大叔得了些因果功德分,才勉強符合酆都居民的資格。

  洛米看完資料,感覺非常慫,因為他身為一個小學渣,最怕這種老師了。

  說起來,他生前雖然也常被念叨成績太差,但還挺幸運的,老師們都是出於關心才訓他,在知道他確實怎麼努力都沒起色後,就轉而鼓勵他培養其他才藝,什麼校園霸凌、教師擠兌,他一個都沒遇到過,操守分數還是成績單上唯一的優等,因為他慫且乖。

  所以面對大叔的怒火,他真的不知該如何應對,只得委婉地解釋緣由,大叔卻堅持他做得沒錯,並激動地批評他們公家機關不為民服務大搞特權,把好不容易被安娜和地藏專員安撫住的小孩又嚇哭。

  場面逐漸失控,在場的鬼民議論紛紛,拍照錄影的皆有,有些看不下去的過來勸架,卻反被嗆回去,氣得他們當場吵了起來,大叔一個怒火攻心,就推了其中一人一把,那人往後一摔,竟不慎撞到嬰兒車,差點傷到嬰靈們。

  眼看大叔還想動粗,洛米終於怒了。他一個勁頭上來,隨手一揮,一道透明的氣流就從指尖射了出去,將大叔往外摔了出去,地面也「碰」地一聲微微震了一下。

  「……」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安娜傻了,洛米自己也傻了,只有糯米雞依舊淡定。

  他啥時學的氣功?

  洛米看了看自己的手,又轉頭看向正甩著尾巴的糯米雞,心想可能是這隻貓精偷偷施法替他撐腰吧,便趕緊輕咳一聲,做戲做到底。他往巡邏鍾馗的呼叫鈴拍下,對大叔說:「麻煩你先學會禮貌再來。」

  所有鬼民拍手叫好,大叔氣紅了一張臉,正想破口大罵,就被趕來的鍾馗拖了出去。不過,大人們解氣了,被嚇哭的小孩們卻不好哄,地藏專員和安娜哄得焦頭爛額,也無法讓哭聲緩下。

  洛米靈光一閃,就把糯米雞抱過來,小孩們頓時眼睛一亮,紛紛伸出小手,都不想哭了,只想玩貓。

  糯米雞:「……」

  工作總算能持續進行,因為這批小孩數量不少,安娜一個人忙不過來,幸好其他鬼民表示願意讓小孩優先,洛米便跟安娜一個在櫃臺裡一個拿著平版在櫃臺外同時作業。

  小孩投胎的程序稍微不同,一旦選定志願,不用再經審判部核准,只需總孟婆核對無誤,就可以直接領取投胎許可證,洛米便順道一起蓋了印,讓地藏專員帶孩子們去三樓投胎。

  忙完了一波,小孟婆們也陸續吃完飯回來,洛米便將工作交還給他們,準備回辦公室。正當他要離開櫃臺時,就見一道小身影從手扶梯鬼鬼祟祟地溜下來,似乎打算混入人群裡逃走。

  洛米定睛一看,不正是那個說不想做人的女孩嗎?

  他立刻跑出去想要攔下她,途中被人撞了一下,對方沒有道歉就匆匆離開,他也沒有多想,趕緊追上女孩。

  「樂樂?你是樂樂吧?」洛米喘了口氣,女孩腳程挺快,他追得有點累,「怎麼了?你不投胎嗎?」

  沒記錯的話,女孩小名叫樂樂,顯然是有長輩希望她快樂長大的意寓,可惜家庭失和,不順遂的童年讓她一時想不開跳樓自盡。若非有好心人超渡,恐怕她還得在陽間反覆自殺幾十年才能來靈界。

  樂樂閉緊嘴巴,一臉戒備地不肯回話。

  洛米抓了抓頭,想著要怎麼引導對方跟他去地藏部。

  酆都鬼民有年齡限制,童靈若無必須留下的特殊緣由,原則上是優先強制投胎,但女孩似乎對做人頗有怨念,稍有不慎,就可能會在喝下忘情湯前化為怨靈,影響來世氣運,最好先請地藏部安排輔導員幫忙開解。

  然而,還不等他想到說法,女孩就先聲奪人地說:「你拉著我幹嘛?小心我告你性騷擾喔。」

  「啊?」洛米一臉死鬼問號。他怎麼騷擾對方了?

  一旁的糯米雞也翻了白眼。這丫頭是當監視器和全場鬼民都瞎了嗎?

  就在他們正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等候區忽然發出一陣騷動,一道驚恐的尖叫驟然響遍整個大廳。

  「魙!有鬼化魙!」

作者有话说:

  
  洛米終於要來帥一下啦~XD
  

  【下篇預告】《不爽?告我啊!》,預計禮拜一發。


  
by 喵芭渴死姬 / 05.2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