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61. 師父,我美嗎?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8-03 20:30      字数:7524
  自那天與洛米不歡而散後,已過了一個月,雖然對后土來說,僅是一個眨眼。

  此時的酆都已是怨氣沖天,厲鬼漸生,魙禍頻起,犧牲者不計其數,鬼差也難逃業力催化怠忽職守,終日為權勢相互惡鬥,令曾經的繁華變得面目全非。精怪不得不全數撤離,回到人界重新尋找歸隱之地。

  鬼民為求保命爭相投胎,嚴重超出陽間所需額度,忘情湯亦是供不應求,引發大量搶奪胎位的衝突,投胎區因而變得擁擠不堪,時有鬼被擠下忘川河慘遭吞滅,更有未喝湯的狡詐者趁亂過橋。

  陰陽逐漸失衡,輪迴因果漸亂。

  一日,十八獄池遭魙突襲,數萬罪鬼與鬼差盡被吞噬,導致靈界史上的第一位魙王現世,閻王與其他八大總長為消滅魙王元氣大傷,逃獄的倖存罪鬼遂蠱惑部分鬼民暴動,聯手衝破結界逃離靈界,引發人界一連串世界性的大災禍。

  終於,天道震怒,降下驚雷示警。

  而后土自始至終都冷眼旁觀,因為一切都如他所料,姑息小惡所換來的和樂只會埋下禍根,滋生更大的惡為亂靈界,令純善者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他心想,這群年輕的神總該知錯了吧。

  誰知,閻王非但不認錯,還率領所有幹部向天道請辭,並公開后土之事——簡單來說,就是集體罷工、揭發上司黑幕。於是,消息一傳開,鬼民群起激憤,大鬼王便站上領導者的位子,號召萬靈反抗后土。

  「我們可以選擇投胎,求一時的逃避,但輪迴永無止盡,我們終將回到這裡,受不公義的審判,死亡再也不是生命的歸處,而是不得解脫的夢魘!」

  因為世界本就不完美,沒有誰能心中無一絲黑暗。

  一心向善者,可能在飽受欺壓下,為保護稚子而殺人。曾經無惡不作者,也可能因一時的溫情所感,捨己救人。

  人性本為混沌,善者有惡,惡亦有善,黑白之間更多是難分是非的灰,不能僅憑一時的惡念,抹殺他掙扎向善的機會——這正是曾於人界遊蕩的閻王、孟坡等神,在凡人身上體會到的感悟,而從不紆尊降貴的后土則注定失去民心。

  於是,后土迎來一波又一波的反抗軍。

  但他身負天命職責,不得殺害魂靈,只得一次次將反抗者送入地獄,地獄滿了,就清出部分送去輪迴。暴動之下,原有的靈界體系徹底瓦解,如今的鬼差皆是后土以術法幻化出來的式神,用以維持輪迴、審判與地獄的基本運作。

  如此又過了數月,反抗軍不減反增,且源源不絕。

  「暴君!你可以不妥協,可以一直把我們送走,但我們會一直回來,終有一天,勝利一方必會是我們!」新的鬼王如是說。

  「……」

  為了擺平暴動,又要維持靈界運作,還要處理大量龐雜的遺留物,本就嗜愛閒散的后土已感到厭倦不耐,更怒閻王不爭,竟敢將爛攤子全甩給他。於是,當又有新鬼王領著數千萬反抗軍出現時,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既然都這麼不知好歹,那他便一視同仁到底!

  一怒之下,他將所有魂靈,不論善惡、順從或反抗,全數丟入輪迴池。

  終於,靈界徹底安靜了。

  雖然耗空了大半精力,但他看著空曠蕭條的酆都,揚起了舒心的微笑。

  對,他理想中的幽冥之境,就該這般清靜。

  輪迴者的遺留物很麻煩,但他可以重新創一個乖巧聽話的彼岸,也可以再創一批言聽計從的管理者代他執行任務,實現唯有純善者得享永生的乾淨靈界。

  后土揉了揉眉間,心想完成這些後,就又該休眠了。

  才這麼計畫著,他就聽見久違的軟嚅嗓音。

  「你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后土循聲望去,就見洛米恢復元神面貌站在他身後。只見小風神一身月白無暇,如雪的長髮僅用素雅的木叉隨意一豎,任由髮絲自然垂放,更顯得清冷出塵,令他不禁胸口一跳,一如一千多年前用神識一瞥的怦然心動。

  「我還是喜歡你這模樣,很美。」后土誠心讚嘆道。

  洛米蹙了下眉頭,莞爾一笑,「這就是你跟彼岸不同的地方。」

  說起心頭最珍貴的存在,洛米的神情變得十分溫柔,也露出久違的笑容,「如果是他,他會說不論師父投胎成什麼模樣,都是世上最好看的人,就算是掉光牙的老頭子,也最喜歡。」

  他望著后土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想起自己以年邁之姿回到靈界的那幾世,眼角便泛起幾許濕意,因為那時的彼岸沒有一天不圍著他百般討好,甚至無所不用其極地撩撥示愛,教他一個老頭子又驚又羞,手足無措得很。

  如今回想起來,他是既哭笑不得,卻也為之動容。

  「噁!」

  浮誇的嫌棄聲自另一側傳來,竟是不知何時出現的艾聿。他抱著七星劍,一臉鄙視地看著后土,「我師兄就是這麼不要臉,肉麻話一句接一句的,才能把我師父騙到手,你這個萬年單身狗想追我師父還差得遠呢。」

  「……」

  「唉呀,我說艾聿大人,其實你也是條單身狗,跟大家一樣,就都別狗咬狗了。」出現在另一方的大牛大馬,笑嘻嘻地接話道。

  「沒辦法,虐狗專業戶的心機花不在,我們也只好自己來咬。」於虛空中現身的大白也甩著鎖鍊走來,身旁跟著木訥沉默的大黑。

  后土一愣,才發現自己已被包圍,頓時心下大驚。

  這些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何他竟是一點都沒察覺到?

  但眼看閻王、總判、地藏跟著陸續隱現,擺明是要來圍剿他的,后土便又升起一股怒火,也不及再細思,就怒聲說:「怎麼?一個兩個都要反,就連天道都沒有阻止我,你們憑什麼敢站在我的地盤上來反我?」

  「怎麼沒有?」洛米說:「天道不就派我們來阻止你嗎?」

  后土不解地看向他。

  洛米伸手指向總地藏,「明明有那麼多法器能封印地藏菩薩的覺魂,為何你偏挑了他要送給我的佛鍊,而我又正好是那個能發現你的人?」

  后土一陣愕然。

  當時他只覺得那佛鍊順眼,並未考慮太多,但洛米說得沒錯,合適的容器很多,為何他最後會挑了那一條?儘管也正是那條佛練,讓他察覺到洛米與他的封印產生共鳴,才決定提前收回彼岸,以便化形接近洛米。

  難道……洛米真是應天道之意來反他的?

  這猜疑一起,加上數月來鬼民激烈的反抗,終於讓后土的信念產生一絲動搖,這一動搖,便足以令無堅不摧的神變得有隙可趁。他趕忙定住心神,沉著臉環視這群年輕的冥神,冷笑道:「我與幽冥共存亡,你們想怎麼反我?」

  「正因你與幽冥共存亡,我們才拖到現在。」閻王慢悠悠地出聲,「多虧你清空了靈界,送萬靈入輪迴,我等才可放手一搏。」

  后土皺起眉頭,不解這段話的意思。難道這些年輕神打算消滅他再另創幽冥?這是哪來的自信?何況能容納萬靈的一方之界豈是說創就創的?可笑!

  正當他要反唇相譏時,就見大家各自掏出一塊黑色令牌,每塊令牌各有形制,但上頭皆刻著一個金色的「審」字。后土臉色一變,「天審令?」

  天審令乃天道所賜的請示令牌,由天道所選之的冥神冥官保管,一般用在罪大惡極卻難以審判的案件上,性質越嚴重,所需付出的代價越大,刑罰也越重,故而非到萬不得已,絕不能輕易動用天審。

  此刻,面對冥頑不靈的后土,他們只能亮出這最後的底牌。

  閻王舉起令牌,揚聲喝道:「我等九人身為天道之選,願以神格為誓,請示天道審判,若后土有罪,請天降罰之,若無罪,我等魂飛魄散!」

  「你們!」后土本就有些動搖,此時一聽天審便心中一慌。他下意識看向洛米,竟見對方也舉起天審令,神情絕然,又有千年前為彼岸殞落時的溫柔,彷彿那雙乾淨的眼眸正透過自己注視另一個被吞噬的人。

  「若天道降罪令你消亡,自會有新的幽冥之主來替代你,我想到時……」洛米揚起美麗的笑靨,「彼岸或許就能回來了。」

  后土頓時腦中一聲轟隆。剎那間,他想起許久以前,尚未化形的彼岸曾在他醒來時問過一句話,卻被他視為無知童語而隨口打發掉。

  那句話是——「我為什麼會生出靈智呢?」

  這時,天空閃過一道電光,映照在他們目光堅毅的臉上。

  天道回應了!

  *  *  *  *

  時間回到稍早。

  資科部大樓的地下室嗒嗒聲不斷,一大群鬼嚴陣以待地盯著螢幕,雙手放在鍵盤上,使出有生以來加有死以來最快的手速,幾乎要飆出了殘影。

  胖達每隔幾分鐘就要擦一下手汗,深怕自己一個不慎發錯指令,就會前功盡棄,讓后土發現真相,到時虛擬世界裡的悲劇就要在現實裡上演了。

  閻王也緊張得胃抽筋。

  一星期前,洛米提出一個令后土沉眠的計畫——依據后土整治靈界的思維邏輯,編寫出一個遊戲腳本,再利用新開發的全息虛擬技術,誘騙后土進入虛擬的靈界,從精神層面使其感到虛脫疲倦,陷入長期的休眠狀態。

  起初他們都對這計畫懷有疑慮,后土是來自遠古的初代神祇,真能進入虛擬世界而毫無察覺?精神感官又真能影響生理反應?

  為此,他們特地召來老喬與胖達多番諮詢。

  當老喬又一次仔細看過資料後,就給予肯定的答覆。

  「倘若后土尚未化形,這計畫確實不成,但如今他本體現世,就能藉由接收裝置捕捉對方的意識,並神不知鬼不覺地送入系統所構造的虛擬世界裡。」

  「而心理意識影響生理這一點,不僅科學界已有諸多論證,玄學界更有許多類似的術法,利用心理暗示令當事人陷入深眠,甚至達到潛意識殺人的目的,我想各位都不陌生,而全息虛擬用的是科學技術,不殘留術法氣息,只要腳本寫得好,程式不出錯,想騙過一個毫無科學概念的原始神並非難事。」

  「當初我們為了公職招考的情境測試採用這套系統,本就是要讓考生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虛擬世界,一切設定都是百分百還原,令他們以為自己仍處於現實裡,以便在無人傷亡的保證下測出最真實的反應,如今先拿后土做實驗正好。」

  胖達也搓了搓手,猥瑣兮兮地補充:「就算是神,不管進到哪個世界,都要遵守那世界的天道,而在我們創造的遊戲世界裡,系統就是天道。」

  閻王聽完,仍不放心,「光是如此,也無法保證他進去後絕不起疑。」

  「簡單。」洛米便接話道:「他傲慢,既不屑也懶得理解別人,更別說懷疑,我們就順著他的意,讓他降低戒心,愛怎麼大顯神威就怎麼大顯神威,系統能給他多少力量就給多少,他在現實裡是僅次於天道的神,那麼在虛擬世界裡便也是。」

  「……」

  回想那天洛米各種算計后土的腹黑發言,閻王不禁痛心疾首。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真單純的三弟終究是被心機花帶壞了!

  「來了。」胖達緊張地出聲,「他終於爆走清空靈界了。」

  虛擬世界裡的數月,在現實裡才一天,於是在場的百位技術員一聽,立刻發出一聲哀嚎,集體癱倒啜泣,總算不必再拼手速批量創造NPC了。

  畢竟才一個星期,就要配合新腳本,將如此精細複雜的系統修改完畢,實在是太趕,因此他們決定在部分時刻靠現場手動,簡直就是燒肝斷手又虐坐骨神經。

  另一方面,為了確保后土的「遊戲」體驗,艾聿、總判和黑白牛馬四傻在收到洛米通知後,就齊齊趕去會合,一同守在后土的本體附近,避免出現任何干擾。意念回歸的總地藏則躺在醫院裡身殘志堅。

  此時,他們與閻王每人手中都各有一套遊戲裝置,並利用天音盤互通消息,等待能啟動「天審令」的時機。

  「準備登入。」閻王發出通知,就戴上遊戲耳機,準備要坐上遊戲椅。突然,門被推開,一個人走了進來,他不悅地抬眼瞪去,「說過了,不准任何……」

  怒聲嘎然而止,他震愕地瞪著來人,整個神都懵了。

  *  *  *  *

  虛擬靈界裡,天空聚起厚重的雲層。

  「哐啷——」

  粗壯的紫藍雷火破開幽冥天際,來勢洶洶地朝后土劈下,瞬間打碎他急忙架起的防護,緊接著又一記轟雷劈落,他再次架出第二層防護,勉強擋下更加猛烈的天雷,卻來不及再重新架起防護,就被第三道狠狠打落。

  九道天審令,自有九道天罰,刺眼的電光不住炸開,將幽冥天空照得宛如人間白晝,卻又淒厲萬分,連明知這只是遊戲特效的洛米等人都不免心驚。

  這場天審雖是假的,卻並非絕無成真的可能。

  他們身為神祇,依天道引導眾生,不可擅用神權謀私,亦不可濫用神力,故位高而責重——責任重,責罰更重,一旦犯了錯,便也是同等下場。所以,可以的話,他們不希望有在現實裡用上天審令的一天。

  終於,最後一道天雷落完,天地歸於寂靜。

  放完絕招的九人也耗空了精力條,搖搖欲墜,頭暈目眩,特別是洛米。他才放下天審令,就忽感一陣無力,竟不由自主地嬌喘一聲,兩腿併攏地跌坐在地上,雙手撐在身側輕喘低吟,姿態十分嬌柔。

  「……」

  揪兜媽爹!為何大家都是站著的,而他的疲憊狀態卻是林黛玉模式?

  洛米納悶地看向其他人,竟收到一道道心虛的目光,於是他瞪向閻王。

  閻王回了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汗流浹背地在隊伍頻道裡回覆:「三弟啊,你的角色設定其實……跟我們有一點點不一樣。」

  洛米一呆。什麼不一樣?

  突然,他記起自己的角色造型是前世的模樣,就趕緊摸了把胸口。

  「啊啊啊啊——老子怎麼變性了?」他暴怒地在頻道裡哭吼:「是誰的主意?站出來保證不打死你!」

  所有人瘋狂tag總判。

  總判連忙解釋:「誤會!真的誤會!這是因為有個情境考題需要初代孟婆的意念顯靈,你知道的,大家對初代孟婆的印象就是這個樣子,二哥絕不是故意的!」

  洛米氣哭,差點原地下線。

  這時, 焦煙散去,一陣沙啞的低笑響起。

  眾人頓時大驚。

  不會都這樣了,這個大Boss的精力值還沒空吧?

  就在他們驚駭的視線中,后土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雖是渾身身血污,卻明顯還有反抗之力。他仰望恢復陰暗的天空,神情猙獰地嘶吼:「天道,我不服!是你讓我身化幽冥,收容魂靈,令陰陽有隔,善惡有別。如今我照你交代的做了,你卻說我錯?我錯在哪?你說啊!」

  「……」

  所有人都吞了下口水,冷汗直冒。

  現實裡的胖達也快嚇尿了。

  這個問題不在系統範圍內,是要怎麼回答?

  倒是洛米望著狼狽不堪的后土,捕捉到對方眼裡的迷茫與悲憤,竟是明白了。

  原來這個上古神祇是真的不懂。

  長年的休眠與世隔絕,讓后土從來沒能跟上世間萬物的變化,才會以天地初開的原古二分法,來看待早已輪迴千世的善惡因果。換句話說,假如將天道比喻成微軟,他們這一代的神是WIN 10,那后土就是WIN 1.0,而且還是原廠設定沒更新的古早版。

  難怪天道一直沒有管他,其實早就把他遺忘了吧?

  洛米本就心軟,一想通這點,就覺得后土也挺可憐的,想說點什麼安慰話,但想了想,又覺得沒什麼好說的。他們同是天道所選的神,誰都不比誰高貴,能勸的道理早就勸了,后土若是一開始就願意放下成見好好溝通的話,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后土吼了半天,都不得回應——偽天道系統也無法回應——就不禁悲愴一笑,發紅的眼眸漸漸染上癲狂,幽紫色的靈光自肌膚龜裂處忽隱忽現。

  「看來,這世間早就沒我什麼事了。」

  萬年前,他受到天命,便忍著劇痛,親手剝落五臟六腑,將之化作幽冥山土,再用自身神力支撐眼前的這片天與地,滋養著靈界的一草一木。在這漫長而艱辛的歲月裡,他是既痛苦又孤寂,因而對靈界抱有更高的理想,希望自己身化的一方之界能成為真正的淨土,這想法錯了嗎?

  但如今,所有人都反他,喜歡的人排斥他,就連天道也都譴責他,既然如此,他又何必還苦苦撐著?

  這心念一起,幽冥大地就開始劇烈晃動。

  大家神色驟變,急促的警報在耳邊響起。

  「不好!他這是要收回幽冥界?」

  一旦「幽冥界」被收回,虛擬世界就會崩壞,后土就會發現這都是一場騙局,屆時將會更難收拾,而這都還算是輕微的了,若后土毫無覺察地繼續回收,會消失的就是真正的幽冥界了。

  洛米連忙呼叫GM胖達,「有沒有安眠藥或是催眠技能?」

  之前后土還是全勝狀態,他們沒機會用藥,現在倒是可以試一試。

  胖達心虛地瞥了眼某人,邊加快敲打指令的速度,「忘情湯算不算?」

  「……」

  洛米無語瞪著自己技能欄上的《啊~給我一杯忘情水》。

  這技能名真長……不對,是這一碗忘情湯灌下去,失憶的后土會不會連要支撐幽冥的使命都一起忘了,然後大家集體撲街?

  大馬卻一拍腦袋,「對啊,我們怎麼不一開始就用忘情湯?讓總孟婆用美色騙后土喝一碗,然後把他丟去投胎,不就什麼都搞定了?」

  大牛狂點頭,直說這主意好,總孟婆也美得好!

  「……」

  洛米不知該先吐槽哪一句,倒是孝順的小徒兒替他開口了。

  「忘情湯要對神祇奏效,得先分離他的神格,我們要是辦得到的話,早就可以直接揍哭后土了,還需要搞這麼大工程嗎?」末了,艾聿還不忘補充一句,「而且我師父的美貌不是誰都可以覬覦的!」

  「沒錯!」閻王與總判異口同聲附和。

  洛米氣結。孽徒!你不講後面那句會死嗎?

  總地藏覺得有點急,想叫大家認真點想辦法,又擔心一開口就忍不住話嘮……話說回來,他技能欄上附帶暈厥效果的《碎碎念》不知有沒有效。

  大黑大白也很急,技能太多還沒摸熟悉,一個個點開來看好辛苦!

  就在大家拼命翻技能欄的時候,一道低醇性感的嗓音響起了。

  「呵,老傢伙,你真以為這世界是圍著你轉的?」

  所有人一怔。這熟悉到欠扁的聲音?

  閻王的臉色則有些微妙。

  只見幽香瀰漫,血紅色的花海忽然自后土的腳下冒出。

  不遠處,一朵巨大的彼岸花緩緩綻放,發出一聲撩人的嬌吟。一人坐臥其中,身穿紅底白邊的短和服,露出一雙穿著木屐的白晰長腿,那人抬起一隻纖纖玉手,掌心托著一盞鶴形油燈,長及腰身的烏黑秀髮還別了朵嬌美的紅花。

  這個造型,非常有抄襲感!

  洛米望著那張艷麗奪目的臉蛋,徹底傻了,「陰陽師的……彼岸花?」

  來人眨了眨血色美眸,掐著嗓子弄了個御姊美音,「師父,我美嗎?」

  其他人:「……」

  拜託誰來打死這個沒節操的三八花?后土,快管一管你兒子!

  洛米整個腦子反應不過來,只能睜大眼傻呼呼地點頭,「美。」

  超級美!完全符合他生前腦補出來的真人版彼岸花老婆!

  其他人不忍掩面。

  親愛的三弟/師父/總孟婆,求你收斂一下舔顏魂。

  后土也當機般地目瞪口呆,連滅世技能的讀條都中斷了,甚至沒注意到自家兒子竟然有女裝癖。他瞠目結舌地說:「你……你……怎麼可能?」

  彼岸輕哼一聲,雙腿換個方向交疊,務必讓自己最美的一面塞滿寶貝糯米糰的每一個視角,「早就猜到你會有吞噬我的一天,所以我在千年前就開始有所準備,那一晚,在你捉到我的瞬間,我就將元神藏進手機裡了。」

  「手機?」后土不解。

  「就說你落伍吧,誰叫你懶得接收遺留物?」彼岸一臉懶得解釋的不屑,「反正就是人類的智慧結晶,說了你也聽不懂。」

  其他人:「……」

  雖然是同陣營的,但那個臭屁的死孩子樣,真的好想打喔。

  后土沉下臉,冷笑地踏出一步,「無妨,我就再吞噬一次,當是加餐……唔!」

  突如其來的的暈眩,令他震愕地看向腳下,才驚覺這花海正在吸取自己的力量,並且越吸越猛,一旦他試著移動,就會被新的花莖纏住,豔紅的花瓣也會沿著他的腿向上蔓延。

  這是怎麼回事?

  他,幽冥之主,竟會被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反噬?

  「親眼看著自己被一點點吞食,你憤怒、驚慌、痛苦嗎?」彼岸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語調平靜得彷彿已斷絕所有情分,「這就是我被你吞噬時的感受,老傢伙,既然你無情,就別怪我不客氣,好好地在沉眠中品嚐這一切吧。」

  后土不敢置信地伸出手,卻施展不出一點力量,只能被一波波強烈的睏倦襲擊,最後,他不甘地頹然倒地,在淹沒自己的花海中閉上沉重的眼皮。

  半晌後,系統「叮」了一聲,腦海響起胖達的歡呼。

  「系統顯示他的腦波已進入深層睡眠的狀態,我們成功了!」

  成功了,他們居然真的成功制服后土了!

  大家互視一眼,不約而同地笑了。

  危機算是暫時解除,接下來就是關閉伺服通道,封藏后土的身體,將他留在虛擬世界裡沉睡,希望待下次甦醒時,他們也已經準備好新的應對方案。

  這一廂大家在歡欣鼓舞,那一廂的洛米也總算脫離了癡漢舔顏模式。

  他看了看花一般嬌美的彼岸,再看了看地上不斷盛開的彼岸花海,又看了看還在對他搔首弄姿、賣弄風情的彼岸,終於回過神了。

  於是,就在大家準備打下登出指令時,就聽洛米爆出一聲雷霆怒吼。

  「彼岸你這個死孩子又騙我?」

  「……」

  浪得正嗨的彼岸動作一僵。完了!

  其他人眼睛一亮。喔耶!

作者有话说:

  
  彼岸:獨領風騷我最美~(#

  
  【下篇預告】《談情說愛滾來滾去》,預計禮拜一發。

    
by 喵芭渴死姬 / 08.0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