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63. 你不是白月光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8-10 20:30      字数:7577
  后土再次沉睡了。

  資科部特地為他打造的遊戲椅看似與一般無異,實則暗藏機關。一旦內建的系統偵測到使用者睡著後,便會啟動睡眠模式,令遊戲椅轉換型態,變成一座遊戲艙,以加強連接虛擬世界的穩定性,徹底杜絕外界的干擾,同時艙內亦刻有多道複雜法陣,既能助眠,也能保障人身安全。

  艾聿與總判等人在下線後,就連人帶艙地將后土送入一處隱密地,並在周圍設下重重結界,作為保護與監督。也興許是受到反噬的緣故,后土的意識沉得極深,即便在運送途中不慎受到碰撞,也毫無甦醒的跡象。

  胖達與老喬也花了一天的時間,徹夜不休地分析各項數據,萬分肯定地表示,除非有重大外力造成睡眠中斷,不然后土應當能在虛擬世界裡睡到精力滿值,若換算成現世時間,至少能睡上一兩百年。

  至於百年後要如何處置后土,核心部門趁著週休,又開了次視訊會議。

  「老大,為何不乾脆讓他睡個天長地久?」大馬舉手發問。

  不等閻王作答,艾聿就率先甩去一個大白眼,「養他不耗錢?」

  維護伺服器本就是個不小的工程,光是不間斷地提供電源,就是一筆龐大的費用,更別說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開銷,而靈界資源有限,禁不起這樣長期的消耗。

  「那他醒來後該怎麼辦?」大馬抓了抓頭,遊戲腳本裡第一個出事的就是十八獄池,讓他有點緊張。大牛也跟著抓了抓頭,完美湊出一幅地獄二傻圖。

  「不然趁他病要他命。」大白往桌上一拍,自認笑得邪佞又霸氣,手卻疼得他臉皮抽搐,齜牙咧嘴地抽氣道:「剝他神格,灌他忘情湯,魂魄去輪迴,神格留下撐靈界……唉唷喂,忘了昨天煮飯切到手,疼啊。」

  大黑一聽,就連他們隔著一個螢幕都忘了,立刻鼓著臉頰嘟起嘴,拼命地朝鏡頭吹氣,要幫好搭檔呼呼秀秀,完美湊出一幅無常二傻圖。

  「……」

  閻王無語望著這一幕。八個幹部有四個傻,真是好憂慮。

  靠臥在病床上的總地藏也搖了搖頭,低念一句阿彌陀佛,也不知是在為這個提議搖頭,還是在為靈界的棟梁搖頭,反正他一開口,大家都害怕。

  總判趕緊插話道:「他好歹是幽冥之主,趁人之危也太不厚道,三弟,困住后土的方式是你提議的,關於後續的處理,你可有什麼想法?」

  洛米昨晚被食人花折騰到天亮,此刻全身酸軟得要命,正窩在沙發上思緒飄渺,這時忽然被點到名,頗有小學渣偷打瞌睡被老師抓到的驚悚感,頓時就大腦一空,露出「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什麼?」的受驚懵逼臉。

  靈Q上的糯米糰粉絲群便再次爆出幾排好萌好萌的尖叫,其中還包括繃著臉默默按讚的閻王與總判。倒是艾聿打了個呵欠,熬了幾天夜,好不容易危機解除,他現在就只想泡進浴缸裡滋潤一下,不然魚肝要擠不出油了。

  於是,一群人發浪的發浪,發呆的發呆,發懵的發懵。

  總地藏見狀,也感到十分心累,這會似乎要開不下去了,還不如來講經,就從昨晚講到一半的楞嚴經第五卷末開始吧。

  眼看談話即將往清靜無欲的西方淨土狂奔而去,洛米才總算轉過腦袋來,吶吶地說:「我、我在想……用那麼多資源關一個人,似乎有些浪費,不如想辦法再利用。」

  地獄二傻眼睛一亮,莫名興奮,「再多關幾個人,重現原始地獄酷刑?」

  洛米無語,「我說的是多元開發。」

  全息虛擬實境是一個劃時代的技術,自然不可能只停留在這一個階段,它會日新月異,擴及的層面也會越來越廣,令靈界的未來走向一個新的社會架構。

  目前他們為了公職招考的保密性,瞞得了一時,也終有公諸於世的一天,而民間人才濟濟,不乏身兼科學與玄學專業的資優鬼修,屆時舉凡有財力者皆能以此自創一套虛擬小世界,若無適當的規範,將會更添因果亂數,一旦后土之事重演,必然無法像今日這般輕易善了。

  「所以,與其被動解決問題,不如率先掌握主控權,將這套設施再行擴充改良,在以不影響后土的條件下,開放鬼民消費遊玩,也可作為試煉心性的場所,或增加就業機會……」

  洛米越說,大家的腦洞就開越大,忍不住紛紛提議。

  地獄二傻仍不放棄炸油鍋普類的機會,想推一個虛擬地獄副本。無常二傻也異想天開,建議搞一個勾魂實習生的副本,讓玩家付費體驗他們無常的辛苦。

  這點子一出來,閻王與總判就大受啟發,打算搞個一日審判或一日閻王體驗副本,省得鬼民們總以為他們這些當神祇的有神力開外掛很輕鬆,事實上,肩負天命的箇中滋味,唯有親身體會才能懂。

  總地藏不愧是出家人,一心要開個線上講經堂,隨時隨地普渡眾生。

  只有艾聿最單純,只想揪團打Boss,如果還能撩到一條母魚精就更好了。

  最後,討論的焦點還是回到后土身上。

  「百年之後……」閻王眉頭深鎖,「后土總會知道真相。」

  屆時,他會有所醒悟己身的不足,抑或是大發雷霆進而報復?

  洛米捏了捏懷裡的小紫,望著它天真水亮的小眼珠,想起后土對「天道」不甘悲吼時,神情就像一個不解父親為何懲罰自己的小孩,便軟聲說:「他並非惡人,只是太過天真。」

  天真地以為善惡有別可如陰陽相隔那般中間切一刀,卻忘了善惡之間亦有因果相連,而因果永不可切割,故世上無絕對的純善者,亦無絕對的純惡者。

  閻王思忖了會,便明白洛米的意思了。

  其實,他們並不仇視后土,也不願他只能永久地沉睡下去。一個願意奉獻己身支撐幽冥容納萬靈的神,絕不是一個暴虐無道的邪神,后土只是需要一個機會,去重新理解這個已經與遠古天差地遠的新世界。

  何況后土的警示並非毫無道理,也算是為他們敲響一個未雨綢繆的鐘,去深入檢視目前的體制缺陷,特別是底層鬼民的現實困境。

  反正都要開發一個訓練鬼民心性的虛擬網遊了,自然也能趁后土正式甦醒前將他轉移進去,藉由遊戲裡的劇情與任務,引導他接受新事物,開拓新觀點,加強溝通能力,讓他明白——要當一個稱職的冥神,就要先學會做一個人。

  「希望他下次回到現世時,能有所不同。」閻王語重心長道。

  會議結束,洛米蓋上筆電,伸了個懶腰,才抬頭看向躲在一旁頂著滿頭小紅花的彼岸,不禁又一次笑倒在沙發上,差點把在一旁打瞌睡的糯米雞壓到吐。

  一夜春宵完,彼岸的頂上小花原本是消失了,但誰知道,早餐過後,竟又冒出一大叢花,幸好他障眼法施得快,姬若寧修為低又粗神經,才沒發現師伯大佬的「花」美男新造型,但這障眼法瞞不住其他修為高深的人,所以方才的會議彼岸死活不肯參與,艾聿也為免笑到吐膽汁,就自個兒溜回房間視訊。

  彼岸帶著一臉幽怨,花團錦簇地奔過來,撲進洛米懷裡哭唧唧,「師父。」

  「乖。」洛米拍了拍他,被孽徒欺負整晚的心情好不了不少。他喜孜孜地欣賞著「如花」美眷,嘴裡邊敷衍地安慰著,「等你元神鞏固得差不多了,再給史萊姆和彼岸處種下分靈,分散遺留物的能量,應該就好了。」

  很顯然地,這就是利用分靈花海重生的後遺症,難怪忘川河畔的花海會禿,因為都轉移到彼岸頭上了,所以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將花海還原。

  話雖如此,但彼岸一想到自己還得頂著滿頭花好一陣子,就覺得花生淒涼,說好的高冷美男呢?說好的盛世美顏呢?別說操人設了,他現在連萌萌小可愛都不是,要是有哪個長得還不錯的混蛋想趁花之危搶師父怎麼辦?

  想到這,彼岸的一顆玻璃心就很脆弱,很想再來個三百回合神仙級別的和諧大普類,用親熱尋求安全感什麼的,這個藉口最好用了,嘻嘻嘻。

  洛米自然不知道心機花在計畫什麼,很快就又想起后土的事,「剛才的開會內容都聽見了?」

  「聽見了,不就是老年再教育計畫嗎?」想起害自己變醜的元兇,彼岸呵呵冷笑,「放心,有我們倆親自設計遊戲腳本,保證虐得老傢伙脫胎換骨。」

  洛米無奈地捏了他一把,「后土跟你就像你跟小紫他們一樣,都是父子,沒有他哪來的你?他這麼沒有當爹的自覺,跟你這對他愛理不理的性子也有關係。」

  想一想,倘若當初史萊姆沒有這麼愛撒嬌,他也未必能這麼快就把這群小東西當自家孩子來疼,頂多就是當寵物,同樣地,如果彼岸從小就願意把撒嬌的功力分一點到后土身上,他不信后土真能一直鐵石心腸下去。

  所以,可以的話,他還是希望這對父子能好好相處。

  彼岸秉持著「師父說什麼都對」的真理,回想自己每次對后土的態度確實都不怎麼樣,便只好乖乖地改口:「保證讓這個『山頂洞神』脫胎換骨。」

  「……」

  行吧,這稱呼其實還挺貼切的。

  *  *  *  *

  瀰漫酆都的浮動氣息總算漸漸淡去,新聞媒體不再揪著「靈界將亡」的論調報個不停,論壇上吵得轟轟烈烈的那幾個帖子,也隨之慢慢沉寂。

  而真正讓鬼民大鬆口氣的,是幾天後再次盛開的彼岸花。

  滿河畔的豔紅花海,宛若浴火重生,開得比往日還鮮豔嬌美,有如一群身姿曼妙的妖精,在荒蕪的幽冥黃土上輕紗慢舞,將清雅的花香滲入有春雨氣息的徐風裡,拂得鬼靈們個個舒心安魂。

  更振奮鬼心的是,彼岸先生終於公開現身了!

  「彼岸先生,據說您無故取消許多活動,又消聲匿跡這麼多天,輪迴渡的鬼差也說很久沒見到您了,請問是有什麼原因嗎?是否跟花海消失有關?」

  記者們瘋狂地追問,攝影師們也瘋狂地將鏡頭對準彼岸的盛世美顏,試圖吸引全靈界的花粉與舔顏狗,為了搶收視率,他們也是用心良苦。

  恢復一身清冷高雅的彼岸,淡定一笑,高貴冷豔道:「私人因素。」

  記者連忙再問:「什麼私人因素。」

  彼岸再次淡定一笑,語氣卻頗為羞澀,「養胎。」

  「……」

  全鬼民都震驚了。男神就是男神,連男男生子這項技術活也包了!

  看直播的高層大佬們也都噴了。花黑噴?心機花又再亂操什麼人設?

  花米CP粉更是紛紛尖叫,顱內高潮,各種ABO、獸人、雙性等生子設定的同人文火速浮上台面,嚇得非腐族群嚴重考慮來填一波投胎志願表。

  洛米也凌亂不已,很想穿過螢幕去掐一把不要臉花,叫他好好說話。只是去種點分靈而已,幹嘛說得這麼奇怪?害他被小司機用驚嘆的眼神洗禮了遍。

  而那眼神就叫做——「總孟婆不愧是傳說中的扮弱雞吃大佬!」

  幸好彼岸還知道臉只能在家裡丟,並要顧及全民的正確科學觀,繼續淡定道:「為了美化靈界風貌,我打算擴展彼岸花海的生長範圍,讓它們能出現在河畔以外的地方,故而悉心研究數日,終於找出新的花胎培育法。」

  喔,原來說的是養花胎。

  不知為何,鬼民們感到莫名的淡淡失落,特別是CP粉。

  一度蕭條的酆都再次熱鬧起來。

  日子恢復正常,完全不知災難差點降臨的鬼民們都有種解脫感,好似長期以來那股隱隱牽制心頭的無名力量消失了。有些鬼甚至在網上自白,表示經歷過一段躁鬱期後,總算能靜下心來省思。也有的自覺最近造了不少口業,感覺十分內疚。

  除此之外,高層也針對「精怪搶佔靈界資源」一帖做出了官方回應,使得大家終於記起來,居民手冊確實有這麼一條說明。

  ——「凡生活艱困的鬼民,皆可透過積德行善提升功德分,以獲得更多工作機會,或自願入獄受刑渡化罪業,或申請投胎償還因果。」

  一時間,大批鬼民湧入輪迴渡,不是向地藏部尋求告解懺悔,就是向孟婆部諮詢生涯新規劃,以求擺脫目前的困境,以致於兩部門再次忙得熱火朝天。

  安娜捧來一大箱文件,放在洛米的辦公桌上,喘了口氣說:「這些是今天上午的投胎志願表,前一千份是急件,都是些過不下去想投胎還因果的鬼。」

  洛米正在審核有鬼趁投胎區打群架跳輪迴池的追蹤報告,聞言看了眼那箱志願卡,目測也就四千多份,便笑著說:「好,我一會就審好送出去。」

  安娜靜靜地看著他,眼裡有幾分躊躇。

  「怎麼了?」洛米納悶道。

  安娜正想說沒什麼,但一對上洛米乾淨的目光,就愣了愣,胸口頗為抽疼地說:「就是有些不知該怎麼……面對您。」

  身為唯一「女」冥神,初代孟婆可是所有女鬼們的楷模,也是廣大男鬼與百合族群的夢中女神,安娜當初就是為了站在離女神最近的位子而自願報考孟婆部,並努力地打拼上來。誰知,女神是回來了,卻變成了男人,還是她曾經很嫌棄的慫宅米,讓她至今都還處於幻滅創傷期。

  洛米聽她這麼說,就有些苦惱地皺了下眉。

  每個人對前世今生的身份差異接受度不一,神經粗一點的可能一下就接受了,心思活絡的反而容易鑽牛角尖,這也是他不願公開身份的原因之一。

  ——畢竟天才與智障的落差真的太大了,偶像包袱難背!

  幸好,安娜本就沒期望能得到什麼開解,心結是她自己的事,人家大神可沒義務要來幫她,但見洛米偏著頭皺眉,一如初進輪迴渡的神情,憨傻單純,卻也溫馴可愛,不禁一個失笑,胸口的悶氣竟也散去不少。

  「算了,沒什麼。」安娜搖搖頭,「我先回櫃臺了。」

  雖然不知為何,洛米卻感覺安娜似乎自己想通了什麼,便也笑著問:「櫃臺很忙吧?我處理完投胎區的事就下去幫忙。」

  「還行,你先忙你的吧。」安娜擺了擺手,一臉欣慰,也沒再執著地用敬語,「后土的事一解決,鬼民都和諧多了,各種疑難雜症還是有,但不至於吵起來,還記得之前發脾氣的那個名校教師嗎?他今天就來申請投胎,雖然不滿意胎位,卻也沒敢再大小聲,還似乎很怕又看到你。」

  洛米一聽,就放心多了。

  能留下的鬼民本就非大惡之人,若不是受業力的刻意誘惑,又能壞到哪去?只要給他們機會,引導他們走向正確的路,也不是沒有重新向善的可能。

  而奧客鬧事率下降的結果,就是鍾馗部的壓力也減輕了許多。

  現在,艾聿總算擺脫熬夜加班的生活,不必再四處奔波查案,也能安心地將權力分散給兩位副鍾馗,恢復天天偷閒揪團打本和準時上下班的節奏。

  晚餐時,姬若寧聽見自家師父兼頭頂上司居然又在上班時間開小差,就忍不住吐槽:「妥妥就是個吃公糧混日子的狗……魚官嘛。」

  「誰說我混日子的?」艾聿拍桌,義正嚴詞地粗聲糾正:「老子……」

  「嗯?」洛米慈愛地望著艾聿,滿臉春風化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對小徒兒的拳拳父愛溢於言表。彼岸也默默丟去一記眼刀,刀刀都是「師父在前你敢稱爸?」的無聲質問。

  艾聿只好語氣一轉,「我今天還救了幾個練法術失敗卡到牆的菜鳥鬼呢。」

  姬若寧驚恐地看著他,「愛玉冰你中風了?臉皮怎麼抽這麼快?」

  「……」

  艾聿壓下差點噴出來的髒話,怒夾一塊紅燒肉丟進她的碗裡,「吃你的肉!」

  姬若寧頓時糾結萬分。

  她留在醧忘臺養傷多日,被彼岸超越大廚水準的手藝徹底征服,就連怕吃肉的習慣也選擇性地改掉,結果不小心吃太嗨,小腹多出一層肉,這對一個年輕貌美(?)的單身女鬼來說,是非常嚴重的疏失,必須要減肥!

  然而,一想到明天開始就要回家吃自己,再也吃不到大神煮的菜,她就心如刀割,只好痛定思痛,淚眼汪汪地捧碗狂吃,「我會好好珍惜這最後的晚餐。」

  洛米無語,又見她這些天都是一副「以前吞的都是屎」的吃相後,便想了想,提議道:「反正同一個師門,不如你搬過來吧,還能省一筆房租。」

  「什麼?」

  姬若寧虎軀一震。

  Yes!老娘豈不是可以天天吃狗糧,還能爽爽撸史萊姆?

  艾聿也震了。

  靠!胖雞不就會跟著搬回來?老子豈不是又要天天被追著跑?

  糯米雞跟著興奮一震。

  喵喵喵?

  彼岸更是心中大震。

  什麼?那他不就不能天天在家裡邊喊師父邊到處開花播種了嗎?

  望老太太也輕輕一震,快感動哭了。

  家裡總算要多個女孩兒,人家早就想要一個閨蜜一起揍熊孩子了!

  唯有洛米一臉淡定,並偷偷揉了把痠軟不已的腰。

  唉,家裡多點人,看彼岸這不肖孽徒還能怎麼亂發情?

  「嗯,就這麼決定吧。」洛米拍案道。

  醧忘臺的開山祖師爺一發話,下面的徒子徒孫沒有一個敢反對,儘管那唯一的徒孫依舊不知她眼中的崽,就是那個美若天仙有第一女神之稱的祖師爺。

  於是,姬若寧被感動得老淚縱橫,一秒進入苦情家庭倫理大戲,「崽!你終於想起來要孝敬阿爸了嗎?真不枉費阿爸含辛茹苦地拉拔你長大。」

  真正含辛茹苦的彼岸、艾聿、望老太太:「……」

  「是啊,阿爸。」洛米也一秒投入,「以前是崽不懂事,以後崽會好好照顧你的,你中風走不動了,我幫你推輪椅,你老人痴呆了,我幫你請幫傭,你胖了,我……」

  「乾!不要詛咒老娘啊!」前面都忍了,最後一個她不行。

  艾聿斜眼看著玩嗨的兩人,涼涼道:「也行,以後要驗收小姬的修煉進度也比較方便。」

  姬若寧一僵,就聽她那殘酷無情無理取鬧的愛玉冰師父發下最後通牒。

  「你他媽的要是蠢到一年內還不能築基,老子就把你扔去投胎當豬!」

  NO!

  *  *  *  *

  曾經冷清千年的醧忘臺變得越發熱鬧了。

  糯米雞一餓,就追著艾聿跑;艾聿一有機會,就抓著姬若寧進行魔鬼特訓;飽受摧殘的姬若寧就天天哭著撲向史萊姆求撫慰,而史萊姆們則最愛躺在糯米雞的肥肚皮上開吃播,令萌度翻倍。

  這真是一個完美的、循環不止的師門生態體系。

  當然,這個前提是,望老太太沒有追著熊孩子狂抽,也沒逼著糯米雞跑滾輪減肥——事實上,就某種層面來說,望老太太的戰鬥力勝過以上所有生物。

  全家最安逸清閒的,莫過於洛米和彼岸了。

  近來有新的遊戲上市,兩夫夫正舒服地坐在大電視前,拿遙控器組隊下本。

  「對了,有件事忘了問你。」洛米操作角色撿起滿地寶物,並隨手給隊友揮了道治癒術,「之前我不是撿到你的手機嗎?我不小心點到你的遊戲,發現登入頁上竟然有兩個帳號。」

  彼岸雙手一頓。

  「其中一個叫曼珠沙華。」洛米淡定看著前頭打怪的人啪嘰倒地。

  彼岸默默地放下遙控器,雙腿跪好土下座,「我錯了。」

  「錯在哪?」洛米微抬下巴,妥妥就是個高冷師尊。

  彼岸眉眼微垂,嘴唇微癟,扮起委屈巴巴的小可憐,「錯在我實在太想念師父,耐不住寂寞,但那時的師父都不愛接近我,我才只好開小號主動接近師父。」

  「……」

  為何這話聽起來反而是自己的錯?

  但見平時在外裝高冷大佬的彼岸一到自己面前就變成小奶犬,洛米就忍不住破功了。他捏了捏彼岸的厚臉皮,想起那些曾長在頭頂搖晃的小花,便頗懷念地說:「沒關係,你再長一朵小花給我玩玩,我就原諒你。」

  彼岸立刻抓起洛米的手往兩腿中間一放,「小花沒有,大花隨便玩。」

  「……」

  到底他的教育哪裡出了錯?為何好好一朵嬌花會變得這麼猥瑣?

  最後,花當然沒有玩成,洛米還狠狠蹂躪了把彼岸的臉蛋——反正心機花不要臉——才解氣地拿起遙控器,哼哼唧唧地說:「限你一小時內幫我破了這一關。」

  「遵命!」彼岸拍胸保證,還不忘偷親一口洛米,就氣勢凶猛地殺怪去。

  望老太太監督糯米雞跑完今日份的滾輪後,就飄回客廳休息。她見這兩口子又黏在一塊,空氣裡滿是甜膩的幸福氣息,就感慨地笑了笑,「哎,孟先生回來了,彼岸先生也終於得到他的白月光囉。」

  洛米不禁嘴角輕揚,心裡甜得要命,但嘴上難免開玩笑似地跟著感慨,「可惜,我的白月光卻幻滅了。」

  彼岸一驚,人物再次殘血倒地,「你有白月光?誰?我怎麼都不知道?」

  「……」

  一個關卡連續失敗兩次,洛米大怒,「你再掛掉一次試試看!」

  沒得到答覆的彼岸十分憂鬱,好比一朵風中凋零的殘花,直到通關完畢,還幸運地刷出一把稀有武器,被洛米開心地撲抱歡呼,都沒能讓他高興起來。

  眼看奶犬花又要嚶嚶嚶,洛米便沒輒了,平時那麼機靈聰慧的人居然在這時比他還笨,「我從頭到尾就只有你一個人,還能是誰?」

  彼岸頓時死灰復燃,滿臉都是求抱抱的期待,「是我嗎?」

  洛米沒好氣地瞪去一眼,就被那張盛世美顏萌得心肝亂顫。他想起過去小彼岸那些青澀的告白,而自己卻欠了對方一個答案許久,便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微仰著頭捧住彼岸的臉,凝視對方在歲月中褪去稚嫩卻依然滿懷戀慕的眼眸,輕聲說:「曾經,我以為你是我的白月光,就算不是白月光,也會是胸口的硃砂痣、紅玫瑰,誰知到手後,才發現你其實是……」

  「是什麼?」彼岸的眼神十分晶亮,一如三千多年前在河畔相遇時的美麗。

  而洛米也揚起了當時的溫柔一笑,卻想起了這一世,他滿懷困惑地踏出黃泉列車時,於一片喧囂中,與彼岸目光相對的第一眼,及那條綿延不斷的紅線。

  「你是我永不褪色的彼岸花。」

  《正文完,番外待續》

作者有话说:

  
  我是你的白月光,你是我的彼岸花。
  文案裡的那句一言以蔽之就是這個意思的XD

  正文完結啦,沒有像靈能偵察一樣燒腦,希望大家看得歡樂。後面還有兩篇未來小番外唷~XD

  
  【下篇連發】《番外一:貓與魚》,預計禮拜五發。

  
  
by 喵芭渴死姬 / 08.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