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往昔回响(隐藏之秘·下)
作者:N1colai      更新:2022-12-25 22:51      字数:11231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爬梯、木箱、桌椅和瓦罐杂乱但有序地堆了一圈。房间正中央就是一个化成石像的矮人,刚刚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雕像如同活物和活物化成雕像是两回事。前者会让人为其中蕴含的魔法力量惊惧,后者,这么说吧,指挥官不是第一次见到欧格登了,但每一次她都会为这件仿佛是精心雕琢的艺术品而失神片刻。像是狮子拱门不时出现的街头艺人,在身上涂满油漆颜料的行为艺术。而指挥官甚至无法想象矮人一族花费了多大的勇气和团结才作出牺牲如此巨大的壮举。

  玛乔丽听到抱怨,急忙解释:“从探险家坎倍尔那儿获取密钥花掉的时间比想象的久。”

  卡丝蜜尔抱歉地跟在后面:“我们为所有不便感到抱歉。”

  “行了,别浪费我的时间。告诉我你们寻求什么。”他看了眼指挥官,“说吧。我的陈年耳朵比眼睛更差,眼睛比……哦,算了。继续。”

  “教士,是我。我们见过——”

  “是,是,我记得你。没时间怀旧了。说重点。”

  “我需要怎么对付墨德摩斯的信息。”

  矮人咂了下嘴,但发出的是石头碰撞的声音:“其实,我觉得你需要的是苍白之树给你展示的幻景的意义。”

  “什么?你怎么——”

  “有些人对此感兴趣。我收到一些提醒,说你可能会找来。你面对的挑战不是寂寂无闻的。”

  “谁?”

  “等时机到了。只需要知道他们是关心泰瑞亚的利益的。现在,这才是你要找的。这个圣器。”他走到一个木箱跟前,上面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滴漏,大而华丽,用珍贵的金属制作而成,散发出显眼的魔法灵光。

  “来,仔细看看。”

  “这是什么?”

  “别问。行动。检查一下,你就明白了。”

  指挥官挑眉打量着滴漏:“如你所愿。”她凑得更近,玛乔丽和卡丝蜜尔跟在她身后。

  滴漏的中间是玻璃,里面灌着看起来像液体的暗色物质。玻璃外是一圈圈缠绕的曲线型金属网笼,让滴漏看起来富有柔韧的美感。

  “别害羞,你可以摸摸。”欧格登说。

  闻言,指挥官摸了上去。凉凉的。

  “嘭嚓!”

  滴漏猛地四分五裂,玻璃和金属碎片飞扬。指挥官都没来得及闪躲,但那些碎片一点没有蹦她身上,相反,一切像是有人按下了暂停键。这时,一股强大的吸力自滴漏中心牵引着她。

  世界天旋地转。

  再定神时,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她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一个水晶遍布的空间中。四周的背景是虚无缥缈的,三角体和立方体的半透明水晶反重力地悬浮在四周。似乎从头顶很高的地方倾泻而下的亮光,在周围的水晶上折射出七彩流光。脚下踩着的也像一块巨大的晶石,宝石蓝的底色。真真正正的宝石,蓝。

  指挥官总自以为见多识广了,还是忍不住跺跺脚,摸一摸身边发着冷色幽光的水晶体,感到惊奇不已。纯色的水晶体标识着她所处的平台的边缘,站在平台边缘向下望,是更多更大块的水晶。流光溢彩,缤纷眩目。

  她从身上扯下一块布,从平台边扔下去,不一会儿,布料从头顶飘下来,就像这里上下连通。饶是如此,指挥官也不太想知道如果人掉下去了要怎么办。

  和她一起进来的还有玛乔丽和卡丝蜜尔。她能隔着一块竖直的仿佛无限延伸的水晶,从好几个不同的切面看到她们的身影,也能听到她们说话的声音,但她和她们被分割在两个不同的水晶台上,目力可及没什么能过去的办法。

  “呃,”玛乔丽长吟了一声,还坐在地上,抚着头顶,“刚才……发生了什么?”

  卡丝蜜尔勉强站着:“我……嗝,我不知道。”她又犯紧张了,“我的腿感觉像泽坦太妃糖。”她捶了捶软绵绵使不上力的腿,这才有机会打量周围的环境。只看一眼,她的呼吸就急促起来:“这是不是——”

  “肯定是。”玛乔丽站起来说。

  “格林特的巢穴!它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卡丝蜜尔有点难以置信地转了几圈。

  “还很诡异。”玛乔丽沉着地说,她也稍微查看了一下情况,下结论道,“看起来我们不像是能从进来的路出去了。”

  “我从没想过能看见这些。”卡丝蜜尔仍然心潮澎湃,然后她才想起,“老大在哪?有人吗?”

  指挥官正好听见她的叫喊,便向着她们的方向挥挥手,回应了几声。

  “老大!”玛乔丽喊道,“看起来我们从这儿过不去你那里。这个地方……和普通的地方完全不一样。也许我们的路能在前面交汇。”

  “没错。”指挥官说着向前探索,“你们往前走找路。我在这边也找找。”

  “注意安全。格林特也许不再生活于此,不意味着她的巢穴会不那么危险。”

  “我会没事的。前面见。”

  玛乔丽对卡丝蜜尔说:“我们往前走,找个地方汇合吧。”

  “好的。”

  她的声音忽然又大了起来:“等会见,老大。注意安全。”

  卡丝蜜尔脑子突然转过弯,拽了拽爱人的手臂:“小声点。我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

  指挥官不清楚她们那边的情况,在她这边,穿过一道高大的透明水晶拱门,地势稍微有个坡度,像是不规则的挤压形成,然后是一根根粗壮的水晶柱。道路在这里拐了个弯,向着玛乔丽她们的方向。接着又拐回去。

  地上有细而脆的白色水晶,发出点点微光,但等指挥官走到跟前,看的角度变了,也就看不到那些光。

  踏上这个拐角时,脚下的水晶忽然碎裂。有着浓厚青绿色的翡翠石忽然各自振动,像是寻求共鸣一般。振动中翡翠不断靠近,最终形成一个奇妙的水晶构造物。

  不错,就像席瓦雪山深处遍布的卓玛的冰巢构造体。它的主体部分是一个倒着的类三角体,没有明显的头部或五官。但却有块体分明的肩部,像是神佑风尚中时髦的垫肩,只不过更大、更厚实、更尖锐。然后是胳膊的构造,前端是多面体削出的利刃,戳进血肉中一定会留下很大的窟窿。和上肢相比,它的下肢可以说得上是玲珑。腹部和两腿分隔开,仍然是底部宽大,头部细长的多面体。整个造物看起来像是约翰用失败的手工给孩子们做的积木魔像。

  它没有头,指挥官很难判断它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她已经握好了斧子和号角。

  悄悄走进攻击范围,指挥官右手缠绕着一股暗绿色的魔法能量,向前伸去,利斧在掌心中虚空回旋,每转一次,都有一道如同野兽的抓痕隔空出现在多面体上。每一击都在构造体的不同部位,作为试探。

  斧子旋得飞快,恐怖之爪将将结束,那多面体才笨重地转过身来,大张四肢,作势跳到敌人跟前。

  指挥官大致判断了它的落脚点,手中武器随一声呼啸变为了墨绿曲折的镰刀。她侧步几许,镰刀头部恰好钩住刚落地的多面体腹部。接着她高举手臂,修长的镰刀整个后仰,然后强力一击,刀尖打在多面体上,浓稠冰冷的生命之力化为可见的墨影,自尖端迸发,瞬间包裹住多面体全身,然后炸裂消散。被冻住的多面体动作不能,指挥官趁机重心后仰,以自己为轴心将镰刀全速挥舞。墨影随着转动形成一股强劲的漩涡。多面体被打得不断后退。一击毕,冰冻消失。指挥官简单地甩着镰刀,观察它的动作。等它高高抬起一边胳膊,镰刀一勾,立刻向另一侧翻滚。抬起头来,多面体向前突刺的手正收回。

  镰刀消失,斧号回手,指挥官两手手腕缠丝,在空中交错相划,一个苦难符文出现在多面体脚下。以符文为中心,黑色墨绿的阴影向周遭扩散,苦难之域的冲击一波波席卷敌人。看多面体的另一只手又要刺下来,指挥官向后翻滚,仍以利斧施放恐怖之爪。在地面和身体各处的夹击下,多面体终是不敌,轰然倒下。

  只有关节处的水晶碎裂,落了一地。简直和地板融为一体。

  指挥官大气不喘,用脚踹了踹剩下的水晶块。如果不是刚刚和它战斗过,它看起来就和这个空间中的其他柱形装饰相去无几。

  越过它,继续向前,走到一处如金字塔的水晶构造之下。指挥官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前方的地板闪烁着红紫的光亮。凑近了看,光亮由规则的水晶地砖中心发出。大小三角形的堆叠,中心发出直径不一的光团。指挥官蹲下来,手指轻轻地掠过发光的水晶。

  一个半透明的人物影像突然在这些光团正上方出现。

  指挥官见状,退后了一步,仔细观看。

  那是……

  平和大师。

  也许更年轻一些,但他的样貌、服饰,指挥官相信自己不会看错,那就是平和大师。

  有传言说风裔和格林特有不浅的联系。风裔的那些水晶,她在干涸高地捡到的那些散落的日志。

  “我想我可以在这里看到她遗体上的水晶残骸。”她蓦地想起这一句。

  她直觉这个影像是一段对过去的回溯,就像她和特拉赫恩曾经用术法去追溯古老的欧尔仪式。

  平和大师曾经到过这里。他来过格林特的巢穴。

  影像中的平和大师,跪在地上,捧起了地上的什么东西,指挥官觉得那很可能是格林特的水晶碎片。碎片从他手中自然地落下,他摇着头站起来,陷入沉思。

  确定这个影像不会再发生变化,指挥官也思索着继续向前。她不知道自己和另外两人到底离了多远,但她现在能听到她们俩的谈话,清晰地就像在她耳边。

  卡丝蜜尔说:“以前我父亲常会说起格林特和她的预言。他说她伟大又崇高,像任何一个科瑞塔人。她还爱着人类。不包括他们想偷走她的蛋的时候。像任何一位好母亲,她保卫她的孩子。”

  指挥官走到了道路尽头,一扇巨大的透明的水晶门,玛乔丽和卡丝蜜尔的身形影影绰绰,指挥官甚至差点直接撞上去。

  在门的左侧,有一个悬浮发光的物品。蓝色的幽光和不知被什么力量锁住平衡地浮动的水晶。指挥官伸出手,下一刻就来到了另一处平台。

  “多么空旷的地方。”她听到玛乔丽感叹,“我母亲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从她的母亲那儿听来的。她说这里曾经被一群可怕的巨龙守卫着。巢穴本身会撕碎并吞噬你,而那些敢于直面危险的英雄们则得以与格林特会面。”

  “你能想象这里曾经肯定是个什么样吗?”卡丝蜜尔语气神往。

  指挥官现在看不到她们的身影,也听不到她们说话了。也许是她们停止交谈了。只是眼前有更紧要的事出现。

  隔着远远一段距离,指挥官就看到前面有几个小东西。越近越能看清它们和刚刚那个多面体一个模子,只是体格很小,只有半人高。

  一左一右两个。很轻易就能打掉。奇怪的是,当那些多面体失去生命力之后,从它们掉落的水晶中会涌出一股红色的强光,围绕在指挥官身上。她能感受到这股光是无害的,因此不太着急。等所有小多面体都碎裂后,她继续向前走,看到一段泛着诡异紫黑色光泽的水晶路。

  过去所有的经验告诉指挥官她不想知道把脚直接放上去的后果。抱着这个考量,她左右转转,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光束。竖直的光束,红色。想到自己身上现在一时半会儿消不下去的红光,指挥官朝着那道光走了几步,伸出手。刚一接触,身上的红光就外溢出来,在她周遭形成了一个闪着霞光的防护罩。

  正好不知哪里又冒出了一个小多面体,指挥官先试着让它打了几下,本该挥泪洒血的伤害竟然不痛不痒。然后她拖着小多面体转圈,心里默数着防护罩维持的时间。

  果然,在三十秒后,它就消失了。

  这下心里有数,指挥官打掉小多面体,得到红光协调,换取保护罩,然后深吸一口气,冲过紫黑色的地界。

  倒没有一无所觉,脚下还是会传来刺痛,就像一根一米长的荆棘从脚后跟一直扎进大腿,钻进骨髓、鞭打神经的疼痛。这已经是有了保护罩的效果,不敢想如果平白走上去,会是什么下场。

  好在这段诡异的路不太长,保护罩的时间绰绰有余。指挥官压着牙,尽量大步地跑了过来。走上坚硬的水晶地的感觉第一次像是踩进海绵。

  再向前走上一段路,又是几个这样的小多面体。然后是一道光束,后面跟着烫脚的地板。

  经过一座透明水晶板和两块水晶石搭成的桥——这桥的边缘看不真切,指挥官差点真的掉下去。再走过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很大的空地,像一个小广场。

  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玛乔丽和卡丝蜜尔。不知道她们那条路有没有这些多面体挡道。这些念头一闪而过,指挥官很快见到了也许是又一个“挑战”。她在看到这么大的空地的时候就隐约有个念头:很适合大展手脚。

  这该死的冒险者直觉。

  眼前有一个高大的多面体,和她第一次见的那个一样大。只不过这次它站立在一片紫色的圆形区域。地表的紫色向上从它的腿部微微渗透,就像它们是一体的。

  在圆外侧有三道光柱,红色、绿色、蓝色。光柱底部各有一块悬浮的水晶。在她看清这些的时刻,一个小多面体从红色光柱下的水晶上脱离下来,慢慢成型。

  指挥官不急着对上它,而是在圆形紫域的外围试图远程打掉最中央的大多面体。

  但几招下去,她能感觉到那个多面体毫发无伤,就像是有什么阻隔在她和多面体之间。

  也许踏上那片危险的区域会有什么不同。

  这样想着,指挥官打掉了刚才出现的小多面体,触摸红色光柱,得到了护盾,再踏进紫色区块,自己的鞋上也覆上一层黑紫色。然后,之前落空的攻击终于能够切实砸在多面体上。指挥官迅疾地动作,多面体毫无还手之力,亦或者它本身就不还手。总之,当中心的多面体一块块掉落在地上时,地面的紫色慢慢褪去。

  指挥官一时不察,在区域边缘眼看着消散时,护盾失效,右脚踩在了紫色边缘。

  “啊!”她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扑倒在地上。

  疼,剧烈的疼。眼角渗出生理性泪水,整个右腿到胸下动弹不得。她几乎要痛晕过去。也许是这个地方太空旷了,她怎么好像还能听到自己的叫声在回荡?又或许只是这里太安静了。没有别人的脚步声,没有小情侣的窃窃私语声,没有风声,什么也没有。

  在魔法能量流转于全身时,她就那样保持着跪卧的姿势,冰凉的水晶都产生一丝暖意。她从不喜欢去想“如果”这回事,那只会带来无尽的失落和懊悔。可她有些累了,眼下也没有更迫切的危机,意识有一瞬间的松懈,她想,如果这时有人能搭把手就好了。这个念头还没有想到句号,她就轻笑一声,撑在地上的掌心握拳,从紧绷的肌肉汲取力量。

  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没有多久,那股撕裂的感觉淡下去,活力重新盈满四肢,甚至格外顺畅。指挥官站起来,一步一步坚定地继续向前。

  她看到了一处和方才类似的尽头,发光的地砖,透明的门,悬浮的水晶。

  她半蹲下,右手抚上闪烁粉色光彩的地砖。

  影像出现了,是沉思中的平和大师。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指挥官只能提到翅膀扇动的声音。那声音绕了一周,引起了平和大师的注意,带着他,找到了什么。平和大师望着地面,定格。

  画面的停滞仿若启动了周遭的进程。指挥官觉得自己又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们在学校学过逐火预言。”玛乔丽的声音。

  “我也是。我还记得那些故事,阿斯卡隆的陷落、卢瑞克王子、受选者……”

  “我还小的时候,经常扮演受选者。我们姐妹一起为父母表演。”

  卡丝蜜尔不无遗憾:“我就只能想象一下了。”

  指挥官向着传送水晶伸出手,出现到了另一个平台上。忽近忽远的声音还在继续。

  “格林特很古老了——几千岁了吧。为什么她不像那些上古巨龙一样?”卡丝蜜尔问。

  “在被遗忘者的帮助下,她摆脱了克拉卡托的控制,很久很久以前了。”玛乔丽回答,“之后,因为她读取思想的天赋,她和人类建立了联系。她学会了像我们一样思考。上古巨龙则不是。它们很……不一样。”

  新的平台前方只有一条由三角体底面朝上铺成的长桥。这些物块之间并不紧挨,空隙部分用透明的水晶填补,看不真切。指挥官走得很小心。拐角再拐角,总算踏上平地。

  在桥口处有一个不断闪烁的圆盾形区域。里面悬浮着一个扁平的环形玻璃瓶样式的物体。指挥官伸出手摸一摸,食指戳进玻璃瓶里,取出来时,指尖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玻璃,稍微用力一捏就“啪”碎了,指甲碰到指腹时,竟然一下子就划破了表皮,瞬间血流如注。调息修复,伤口还不浅。

  看来这个玻璃罩,似乎能够让被它笼罩的物体变得像真正的玻璃一般易碎。

  而再向前的地面,不断响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地上参差相间地凝结出尖锐锋利的水晶,不几时就“啪”的一声炸开,碎片高高蹦起、速速落下,这才一地叮当。

  揣摩着这些“地雷”的用意,指挥官换了根手指,笼到一层小玻璃,小心护着不让碎片碰到,抬腿迈步。

  穿过这一片雷区,前方又有一段略微向下的阶梯,只是阶梯口被高大厚重的水晶封着,门前有一个不断旋转的涡流水晶,时不时放出一阵白光。

  跑过来时,指挥官习惯性地召唤出迅捷蝗群,脚下如有风。当她站在涡流水晶前观察时,白光一闪,围在她脚下的蝗虫群忽地消失了。而那个水晶倒是转得更快了。

  指挥官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它,忽然发现手上的小玻璃罩也消失了,如果仔细看的话,在涡流水晶的中心球体处,有一个小小的范围被包起来。用斧子戳了戳,很轻易地穿了过去,但拿开后涡流水晶又很快复原。

  指挥官见状,拿出巨剑砍了一下,涡流水晶真如流水一样分开又闭合。

  这下指挥官大概明白了。她要以自己为载体,运送雷区那边的玻璃罩到这个涡流水晶处,当涡流水晶全部被玻璃层笼罩起来时,一刀毙命。

  不过多大的玻璃罩才够用呢?更别说她不像让易碎的身体被水晶碎片划上,现在看着趣味有余的小碎渣到时很可能是致命的。

  指挥官想到一个主意,她的鬼灵影步有十秒的时间可以把自己送回起点。她只需要用十秒的时间从这头跑到雷区那头,一头钻进玻璃罩,然后逆行回到起点。

  这个方法基本上是万无一失的——失指把自己伤得轻则残废重则瘫痪,搞不好直接丧命——重点只在十秒钟跑过去。

  她深吸一口气,脚下跺步,一股绿色的透明幽光从足尖缠绕,充盈至全身。指挥官的一大半身子虚化,恍若幽灵。她步履迅捷,走过的身后也会留下一道绿色鬼灵的痕迹。

  一。二。

  三。四。

  五。六。

  一半的路程。

  七。八。

  九。十——

  可恶。

  指挥官回到起点,重新开始。

  一。二。三。

  四。五。六。一半的路程。

  七。八。九。跑出了雷区。

  十——

  可恶!她看着指尖的一点点玻璃罩,“啪”一下捏碎。重新开始。

  一。二。三。四……

  一。二。三……

  一。二。……

  七。八。九……

  七。八……

  八。九。十?

  八。九。十……

  七。八。九。十——指挥官深深埋下头,两臂前伸,后背挨地,向前翻滚。穿过玻璃屏障,透明泛着绿波的身影一晃,鬼灵形态尽数散去,指挥官的实体出现在起点,也就是终点。

  憋着的一口气终于长舒出来,指挥官走到涡流水晶前,等了一会儿,当它发出白光时,鬼灵影步为脚下施加的迅捷和玻璃层一起被水晶吸了过去。

  拿起斧子随意一砍,水晶仿佛失效的装置掉落在地,它的中心凝聚成一个透明的实心团,向着身后的水晶高墙砸去,高墙破碎,淅淅沥沥地掉下来,最后消失不见了。

  总算走下阶梯,上了一段坡。指挥官心里那股冒险者的预感又“不好”了起来。

  果然,拐一个弯,又一个高大的多面体等候在一片空地中央。和之前的不同,它身上散发着一层墨蓝色光晕。它的四周有几个涡流水晶,一闪一闪的,等着吞噬掉什么。

  凑近一两步,普通的武器攻击无法伤害它。它也看到了指挥官,挥舞着手臂,在原地用力一跳,脚下浮现一个蓝色光圈,大地震颤。在它周围的空气恍若冻结成冰玻璃,打破时发出刺耳的脆响。

  指挥官压低了重心,保持稳定。她发现还出现了一个新东西,透明的玻璃壳,和前面的如出一辙,不过是一次性的。小心地躲避着多面体的攻击,指挥官迅速靠近距离最短的涡流水晶,当它吸走玻璃层,反手打掉。涡流水晶化作一团实体,直直冲向那个对准指挥官的黑暗多面体。打出几个不小的缺口。

  黑暗多面体移动的速度很快,但出招的时间很长,只要把握好这中间的时差——

  “呃啊!”多面体一个劈砍,尖端从指挥官的小腿上穿刺而过。指挥官吃痛,就地翻滚,鲜血洒出一道溅痕。

  它改变了作战的策略。

  四周上空开始形成斗大的水晶球,只消一会儿就猛地砸落在地上,四分五裂,碎片横飞。上面还带着与黑暗多面体同源的魔法光影。

  指挥官在多面体身上施放了吸血纹章,缓解伤势,拖着残腿挪了几步,被头顶的水晶球逼迫,化出镰刀,运用死亡冲刺逃出攻击范围。看到不远处的玻璃体,一边注意着多面体的方位,一边向目标移动。换上了斧号用蝗群增加移速。

  又这样四五个来回,黑暗多面体终于倒塌。不停出现的其他水晶也停歇了。

  这次的水晶影像,还是平和大师,他看起来从格林特的水晶残骸中捡起了一部分,然后仔细地审视。

  “我知道格林特是怎么死的。”玛乔丽的声音说。

  “命运之刃是去杀她的,对吗?这样她就不会唤醒克拉卡托?”

  “我是这么理解的。”玛乔丽点头,“但她和他们沟通后,他们改变了想法。”

  “然后呢?”

  指挥官触碰传送水晶。

  “他们试图打败克拉卡托,但最终失败了。格林特去世了。”玛乔丽回忆起自己在街头巷尾和在指挥官那儿听来的故事,“洛根·萨克里本该和他们在一起,但他为了保护女王不受克拉卡托仆从的伤害离开了。”

  谈话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起来,不再和之前一样仿佛在耳边,反而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也许意味着,她和她们至少在同一层空间了?

  “我不知道如果当初她真有什么不测的话,我们会怎么样。”

  “有些人责备洛根,说格林特而不是克拉卡托死了都是因为他。”

  “但他只是尽忠职守。”

  指挥官越往前走越听得清晰。说明她的猜测大概没错。她振作精神大步走,踩得地上的碎水晶嘎吱作响。

  玛乔丽警觉地竖起一根手指:“嘘。”她凝神细听,“那是什么?你听到了吗?”

  哦,也许她们听到了她的声音。她加快脚步,准备叫她们,跑过拐角,却听到玛乔丽略显急促地叫:“卡丝,别动。听。”

  然后是叮叮当当的声音。

  “乔丽,那是什么?”

  “当心!”玛乔丽疾呼。

  “啊——”卡丝蜜尔侧卧在地上,痛呼戛然而止。

  “咚咚。咚咚。咚咚。”

  指挥官只能远远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占据着视线边缘一角。在辉煌倾侧的水晶高墙之下,反射着深沉的青蓝色泽的四面体不断翻转、碰撞,却异常规律而有节奏地落入下陷的地坑,正正好填补空缺,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当所有四面体都与地表齐平后,中间露出一个异常高大的多面体构造物。比指挥官之前遇到的都要庞大。玛乔丽率先对上了它,她甚至没有多面体的一截小腿高。和它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涡流水晶。

  指挥官挥着巨剑向前冲:“玛乔丽,拖住它!”

  事实上,玛乔丽发现自己的攻击几乎不起什么作用,除了拖住它也没别的好做。

  从她们的反应看,指挥官相信她们之前没碰到这些东西。不知该说到底谁幸运。

  那个多面体的花招和刚刚碰到的那个很像。指挥官告诉玛乔丽涡流水晶那一套机制,玛乔丽表示明白。两人注意引着多面体不要往卡丝蜜尔那边去。很快,多面体挥舞了一下上肢,虽然和刚才不太一样,但一圈透明的水晶玻璃还是掉了下来。

  那似乎是用来削弱她们的,指挥官这时才意识到。但她们会用它来反击。

  指挥官离这个屏障最近,还算熟练。果然,涡流水晶给多面体狠狠来了一下。

  玛乔丽也有样学样。涡流水晶砸掉了多面体的一部分前臂。

  这一下大概狠了点,多面体不再追击她们,而是回到了方才铺好的地砖中心,在脚下辐射出一圈紫黑色区域。

  “别进去!”指挥官急忙喊道,用力推了玛乔丽一把,自己勉强在边缘站定。

  它躲在中央,却派出了一个个小多面体来进攻。指挥官张望四周,看到了一道绿色的光束,光束下还有一个涡流水晶。

  玛乔丽没有多想,得到了脆弱屏障后就向涡流水晶跑去,却被光柱弹起,落在不远的地面。

  指挥官赶忙过去把她拉起,解释了小多面体的作用。一道白色流光从大多面体向她们砸来,两人分别向外闪。指挥官迎面撞上几个小多面体,在她身上戳了几个血窟窿。指挥官下意识蹬了一脚,不想那道白光在地面投射出一圈紫色区域。指挥官后脚踩到,瞬间疼痛倒地。

  “老大!”玛乔丽瞪大了眼睛。

  但指挥官的身体却消失了。

  她猛地挑起,从倒下的姿势回过神来,逼真的痛楚近在眼前,却渐行渐远。她惊奇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意识到自己被传送到了拐角处。

  那本是致命的死亡。

  来不及多想,她呼喊着玛乔丽,向战场奔去。

  大多面体站在中央,她们不能近身,但好处是,它只能远程投射,只要避开它投射在地面的圆形紫色区域,耐心等待时机的出现。

  终于,一个新的脆弱屏障被召唤出来,指挥官打倒一个小多面体,获得绿色的水晶协调,玛乔丽负责为她断后,并引开大多面体的火力。

  一触即发。

  大多面体似乎不甘心地挥舞几下手臂,向着指挥官一个大跳,企图擒抱住她。

  黔驴技穷。大多面体不过是如此招式的循环。绿色、蓝色、红色三色的协调光柱依次出现。几个来回后,它已是千疮百孔。

  在指挥官预感中的最后一击后,多面体的正中心被穿出一个脑袋大的空洞,支离破碎的身躯被作用力带着原地转了一圈,才“嗒嗒嗒”地摔在地上。

  指挥官和玛乔丽对视一眼,默契地查看卡丝蜜尔的情况。

  指挥官不确定是什么让卡丝蜜尔陷入半昏迷的。玛乔丽跪在地上托着她的头,拍着她的脸颊轻声呼唤了一会儿,卡丝蜜尔才清醒过来。

  “你没事!”玛乔丽激动地抱住卡丝蜜尔。

  “刚刚怎么了?那是什么?”卡丝蜜尔还有点迷茫和后怕。

  “不确定。要我猜的话,我说那是巢穴本身的一部分苏醒来迎接我们。”

  指挥官默不作声,心下是赞同的。她们那一路什么情况不知道,从她的遭遇来看,还有刚刚明明必死但转瞬即逝的局面,这些更像是一连串的挑战。她想起玛乔丽说过的话——“巢穴本身会撕碎并吞噬你,而那些敢于直面危险的英雄们则得以与格林特会面。”

  如今格林特已逝,闯入此的冒险者只有几段水晶回忆聊以畅想。

  “它不太欢迎,要是你问我的话。谢谢你刚及时出现,老大。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就惨了。”

  “嗯,我们都不确定还能不能再见到你,说实话。”玛乔丽搀着卡丝蜜尔起身,也满是后怕。

  说话间,正中央的四面体地板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人物影像。红粉荧光之间,平和大师虔心祈祷着什么。

  “你必须承诺以生命保护它。能做到吗?”一个神秘的声音庄重严肃地说。

  平和大师郑重地点头。他看向空中,伸出双手去迎接。

  一个蜥蜴鳞甲质地的椭球形物体缓缓落在他手中。

  “那……是……什么?”玛乔丽有点说不出话。

  一颗蛋,指挥官想,一颗龙蛋。

  卡丝蜜尔双手捂嘴:“该不会是……”

  玛乔丽和指挥官对上视线,后者对她点了点头。

  “我们得立即和欧格登谈谈。找条路离开这里吧。”

  指挥官扭头四望,发现了房间中一个刚刚还不存在的东西,很眼熟。

  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出去的传送水晶。指挥官不假思索地摸了上去,魔法金光在她脚下亮起,眼前一黑,听到一个蔫儿坏的笑声。

  睁开眼,正是欧格登。

  “瞧瞧你们的表情!”

  玛乔丽也回来了,面色不善地说:“你本来可以提醒我们。”

  欧格登摇头晃脑的:“不行,不不不。那样就破坏了关键的乐趣。”

  指挥官抱着肩,不置可否地看着他。欧格登也不感到抱歉,好整以暇地摸摸自己石化的胡子,石料摩擦发出“唰唰”声响:“那么告诉我,你现在知道了什么之前不知道的事?”

  指挥官挑挑眉,没急着说话。

  “娱乐一下我这个上年纪的矮人。告诉我你的故事。”欧格登想要挤挤眼,雕像挤眼,这倒是指挥官难得一见。

  “那是通往格林特巢穴的传送门。”她说。

  “的确是。平和大师和我在格林特死后设置了它,这样我可以为兄弟会守着它。”

  “平和大师曾经在那里。我看到了过去的回放。”

  “水晶很有用。它们是存储魔法的有效介质,只比血石碎片差一点,也没它稀有。”

  “我在里面走动时,魔法好像活过来了一样。”

  “魔法就是生命。没有生命,就没有魔法。巢穴已经空置了许多年。你的生命本源可能触发了它。它为你展示的图像是根据你的需要选择的。”

  “我看到平和大师拿走了一个蛋。”

  “别怕,他不是偷走的。他被给予了监护权。”

  “被谁?”

  “你知道的。你见证了,不是吗?”

  指挥官想起那个神秘的声音,她皱皱眉。

  “没有看清。”

  “那么还没到你该知道的时候。万物自有其时。”

  指挥官抿了抿唇,知道这个话题再问不出什么。

  “那是格林特的蛋,是不是?”

  “最后一个完好无损的。”矮人说,“它在格林特死后一直处于休眠状态。平和大师要把它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它孵化。”

  指挥官睁大了眼睛。孵化一条上古巨龙!指挥官莫名地心焦起来。

  “数百年来,我们隐藏自己,尽我们所能地帮助她,并保守她的秘密。”现在所有事情联系起来了。格林特的后裔,这也许就是风裔替她保守的秘密。

  “他把蛋带去哪儿了?你必须告诉我!”

  “可惜,我不知道。他在干涸高地消失了,我自那之后也没收到任何消息。但你会找到的,不是吗?他的处境十分危险。”

  “我会尽力。”

  “这就是你被选中的原因。去吧。找到他,确保他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他的目的地是哪?”

  “只有他才能告诉你。去吧,但放聪明。不要毫无准备地冲进危机。你的前方还有许多试炼等着。”

  “是的,教士。我会小心的。”

  “您好,抱歉打扰了。”躲在图书馆角落啜泣的希尔瓦里学者听到门口的声音,她泪眼婆娑地回头看,是一个扎着金发马尾的人类男性,他在人类的标准大概是英俊那一类别的?她不太懂。但她能看出他浑身散发着温柔的气场,让她感受到了破晓之时洒在新叶上的第一缕阳光。只见他亲切地笑了笑,学者连自己掉眼泪被人看到的尴尬都忘了。

  “有什么事吗?”她擦掉眼泪,瓮声瓮气地问。

  “抱歉打扰你,我没找到其他人,请问指挥官是在这儿吗?就是那位契约团指挥官。”

  “啊,她和她的两个人类朋友已经离开了,就在不久前。”

  对方的眼睛失落地垂下来:“那你知道她们可能去哪了吗?”

  学者摇头,不想打击他:“我不太确定,但我听到他们说契约团营地的事。”

  “谢谢。”

  “没事。”学者摇摇头,才发现人早就不见了。她拍拍自己的脸颊,为自己打气,去面对物品清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