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廿五節、古城奇跡之役!
作者:稽誕      更新:2020-05-31 23:59      字数:5362
  帝國爆頭凱依的那一槍,打響了「古城奇跡之役」的最後一戰……

  密密麻麻的帝國軍蜂湧而出,打算一舉搶下橋頭堡,還有一些則是沿著河岸散開,像螞蟻一樣擠在河堤上,試著找出渡河的方法,或是朝著對岸開槍。

  交戰最激烈的地方,自然是在橋頭堡上,在凱依倒下的時候,王國軍方面第一個補位的,是觀眾部隊裡一個陌生的勇者。

  「那是『歎息的班格林姆』,石化異能。」包打聽比利縮在沙包後,專門幫傑森裝子彈。

  巨大的石頭人一躍而出,揮拳一掃,成片衝上橋頭的帝國軍人倒飛而出,成功的遏止了帝國軍的衝勢。

  「2A!」比利報出一個方位,順手將裝好子彈的步槍換給傑森後說:「可是他石化後手指太粗,沒法開槍只能近戰,而且……只能硬五分鐘。」

  在最初的一擊後,帝國軍也發現了這個缺陷,保持住距離開槍射擊,打得班格林姆身上石屑紛飛。

  這時候,兩槍巴基瑪輕機槍自班格林姆身後懸空而起,噠噠噠噠噠……地展開掃射。

  操縱的人是個看起來有點面熟的青年。

  「你不記得了?那是我們同期的薩酷拉,會念力的那個?」比利再給傑森換槍:「10A!」

  薩酷拉躲在作為掩體的卡車後面,懸空而起的輕機槍不斷開火,穩穩的將帝國軍壓制在原地。

  活躍的不光是他們倆,金恩不曉得什麼時候跑到了上游去,冒著被打爆的危險,硬是把一輛油罐車推到河邊掀翻,燃油汩汩地流滿河道,跟班福特一記火球丟下去,冷看冒死泅水渡河的帝國兵在火焰中掙扎。

  而那個以往一開戰就崩潰,抱頭蹲防的比利,在預期死期將至的此刻,反倒冷靜了起來。

  在砲聲隆隆的戰場上,儘管兩耳滲血,他仍舊有條不紊的幫傑森裝子彈,報上帝國軍官的方位。

  「帝國軍怎麼沒幾個穿越者?」我朝一個河堤上的帝國兵開槍,看著他在滾落河中,最後被燃著烈火的流水沖走。

  「龍傲天啊!2A!3A!」比利不疾不徐的說:「龍傲天之後,帝國就把英雄勇者大清洗了一遍,只留下溫馴沒野心的。」

  「目前吶,帝國的穿越者九成九都在集中勞動吧……」比利雙手一攤:「畢竟……這穿越者哪一個沒點小心思呢?」

  不過,就算有欠缺穿越者這個硬傷,但仍架不住帝國人滿為患、地大物博。像這會兒,他們又集結了二班巽7型手推車式輕機槍,一左一右地朝橋頭堡慢慢推進。

  班格林姆石化異能的解除時限將屆,帝國軍的機槍班硬是用交叉火線把他定在橋頭動彈不得,

  「呸!」活過來的凱依沒子彈吐,改吐起口水,他一把撈起地上的重機銃瘋狂的來回掃射,把左側的機槍隊給打得抱頭鼠竄,解了班格林姆的圍。

  薩酷拉輕機槍裡的子彈已經耗盡歇火,人被彈雨困在掩體後坐以待斃,正在束手無策之際,一箱彈藥從天而降,憑空落在他腳邊。

  利用空間門把子彈傳過去的傢伙我認識,那是賭徒大衛,常在福利站前開盤,賭桌上三個杯子裡,哪個裡面有硬幣……

  跟他玩我每次都輸。

  認識的,不認識的,有交情的,有過節的,就這麼站在一起,將自己的後背交給彼此……

  活躍的不光的穿越者,河面的火焰逐漸熄滅,觀眾部隊的士兵拚死頂在河堤上,卯足了勁努力不讓帝國兵靠近岸邊。

  凱依一冒頭就成了帝國兵集火的焦頭,機槍、步槍、榴彈齊齊往他身上招呼,轉眼間又被撕成了碎片,

  班格林姆勉強躲回充當掩體的卡車後面,石化一解除就全身飊血,活在像血海裡泡了三天三夜。

  在橋頭被帝國輕機槍班給壓制住的時候,一張熟悉的面孔穿著帝國的軍服,悄悄的潛近機槍班身後,一揚手將機槍班的十幾名士兵砍成了碎片。

  那是我們的中隊長,前王國皇家騎士團團長,大劍師「蘭特」……

  我們都以為他在帝國的轟炸中殉職了,但此刻,他正背對著我們,用他殘存的一隻手,高舉掌中的長劍,在為我們解除危機之後,再度義無反顧的衝向帝國軍的中央。

  我們還看見,他那張帥氣中年大叔的臉孔,有半邊被燒成了焦炭。

  隊長的衝鋒就像是驚濤駭浪前的岩礁,在激起微小的浪花之後,迅速的被浪潮淹沒。

  但終究還是爭取到了一點時間,我們趁機衝上前,試圖拖回凱依還在重生的肉體。

  金恩拽住凱恩的手使勁往拉,我則是使勁的把前妻壓在沙包上,狠狠的把霰砲打出去。

  「可以放開了……」凱依懶洋洋的聲音響起,這次他沒有東西吐了。

  就像摩西渡紅海一樣,帝國兵黑黑壓的人潮倏地散開,讓出一條中間通道,而通道的那頭是……

  「龍傲天旋風噴氣推進式龍傲天砲」

  凱依只來得及回頭看我們一眼,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後,揪著兩具帝國兵的屍體當盾,朝著帝國軍中央腹地狂奔而去。

  「啊~~~~~~~~~~」

  不死的凱依,伴隨著怒吼聲,消失在巨大的光束之中,在帝國軍中央,掀起了一場大爆炸,開出了一朵蘑菇雲。

  他前世是個不熱門的直播主,不紅的網紅,出事後跑去從政,居然平步青雲一路當上了總理,組了一個娛民黨,在地球上建立起以娛樂業為主的娛民大帝國,最終成了跨星系娛民聯盟的盟主。

  他最常說的話是:「死並不可怕,還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比如被灌成消波塊,被推進火山口……」

  他最常幹的一件事就是……

  「啊~呸!」在活過來之後,一口把卡在嘴裡的子彈吐出來……

  「發什麼楞?快走!」金恩滿臉淚水的揪住我的衣領,提著我往後跑。

  剛才的爆炸在橋前清出了一大片空地,被炸上天的塵土沙礫還在簌簌直落,但隱約能看見遠處天空即將來襲的龍騎兵。

  沙包後面,變成了福特和比利一起幫傑森上子彈,在他腳邊還扔著四五隻步槍,槍管滾燙的直冒煙。

  「那個要是過來就糟糕了……」比利擰著眉頭望著天空:「能不能想想辨法?」

  「不行……太高……」傑森舉槍在空中瞄了半天,最後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不管是流星雨還是航空彈,只要有個一兩發落在橋上,我們就不得不放棄堅守的陣地……

  我們輸了……

  「那是什麼?」不知道是誰喊出來的聲音。

  遠方天空,一個龍騎兵冒著鮮血墜落,點點銀光,出現在晨光之中。

  「是女武神!」「女武神萬歲!」「女武神我愛你!」

  王國軍一掃低靡,振聲歡呼,看著女武神拍動身後的銀翼,拖曳成閃亮的銀線,在青空中盤旋,與龍騎士纏鬥。

  我們就像是溺水的人,拚命的捉住最後一根稻草,期待著有更多的奇蹟出現。

  但是很遺憾的是,最後回來的女武神,不到十分之一,無力扭轉戰局。

  而當中,一道落後的銀光搖搖晃晃的落在我的跟前……

  「誒嘿嘿嘿……沒搶到……」少女帶著嬌憨的笑臉,軟倒在我的懷中……

  在她的小腹,有一道猙獰捲曲、開膛破肚的傷口……

  「嗯~真香!」少女嬌俏可愛的皺了一下鼻子,天真無邪。

  「臨時出擊,晚餐還沒吃,所以才會……」

  「欸嘿嘿嘿……誤會!誤會……」少女一臉尷尬,雙手合十。

  「喂!你們幫我跟牠說說嘛……」少女氣噗噗的嬌嗔:「人家真的不是有心的。」

  「人家真的沒有打算要吃牠的烤鳥翅……」少女一臉委曲。

  少女抬起頭來,抽抽咽咽的說:「可是……可是……你的手……」

  「你別亂跑,我會再來找你的!」綽約的身影帶著一陣香風消失在空中。

  「誒~嘿嘿嘿……捉到你了!」少女像八爪章魚纏住我。

  「你是個好人,所以我一定要報答你!」少女用純淨明亮的眼神瞪著我

  「放心吧!帝國高官身上都配有重生藥劑……」少女豎起大拇指說:「我這就去搶一瓶回來。」

  「誒嘿嘿嘿……沒搶到……」少女帶著嬌憨的笑臉,軟倒在我的懷中……

  回憶如潮水般湧上來,直到最後,她始終掛念著我的斷臂……

  「吉安娜~~~~~~~~~~」……

  我曾經無數次面對死亡,斷過手臂,但從來沒有過一刻,能讓我如此恐懼……

  在「古城奇跡之役」的最後一天,穿越者縱橫沙場,各顯神威,但是如果問,在這場仗中,殺人最多的是誰?

  所有人都一定會轉頭望向一個人,那就是爆頭王「傑森」。

  打從開戰初始,傑森就以每三秒一個的平均速度,射殺出現在他射程裡的帝國軍官,找不到軍官就瞄士兵,這場激戰迄今其實只有一個多小時,但已經有一千二百多人倒在他的槍下。

  而他現在就站在我的面前,渾身上下掩不住的殺意,身體不自然的抽搐,臉皮不停的顫動……

  在他的殺氣威壓之下,我害怕的連他的臉都看不清楚,一片模模糊糊的,只知道自己渾身冷汗直冒……

  因為剛才那一聲響徹雲霄的「吉安娜」,就是來自於傑森,

  那一刻,我才想起……

  這可是吉安娜的父親!……

  然後……傑森轉身離開,傑森返回,傑森在吉安娜的口中灌入不知名的藥水,

  傑森好像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胸前口袋塞了什麼,最後……

  傑森溫柔的抱起吉安娜,消失在戰場上……

  戰場在傑森那一聲怒吼後就靜了下來,金恩連滾帶爬的跑到我身邊,揪住我的衣領猛搖:

  「你看到了沒?看到了沒?」

  就連比利也爬了過來,使勁攀住我的肩膀問:「發生了什麼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按照金恩和比利的說法就是,在傑森那一聲怒吼後,他們就看到一個接著一個的傑森,出現在帝國兵的面前,然後倒轉他們手上的槍支扣下板機。

  這樣的狀況一直重覆發生,數不清的傑森,像幻影一樣出現在戰場上,一路朝著帝國軍的中央蔓延,留下遍地的屍首,直到那個帝國上將的面前……

  最後只見帝國上將身體抖了幾下,傑森又回到了我的面前,餵古安娜喝下藥水後,抱著女兒消失了……

  眼下帝國軍那邊一陣陣的騷動,黑壓壓的人潮開始緩慢後退,就像黎明前的暗影,逐漸消散在陽光下……

  「贏了?」「贏了!」「我們贏了!!!」

  在不可思議的情緒中,陣陣的歡呼聲響起,「古城奇跡之役」真被我們打成了一場奇跡……

  奇跡?我們只不過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換來微不足道的勝利。

  我摸摸胸前的口袋,裡面有一封信……

  摯友們:

  有件事一直瞞著大家,那就是,其實我還有足夠的點數,讓自己的身體與思想同步,

  不說的理由是因為,這個能力一旦解放出來,當我以百倍的速度思考和行動的時候,

  我和這個世界就脫節了……

  同時,在你們的眼中,我的生命就會剩下百分之一,不到一年。

  我從前是個運動明星,和妻女出遊時發生交通事故而被送來異界,所以我不追求權利財富,

  對我來說,一家人能團聚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為了這個,我願意付出一切,

  所以很抱歉,這次,不能再和大家一同前進了……

  我想在剩下來的時間裡,和吉安娜一起,找回她的母親,

  請不用為我的事情傷心,因為對我來說,我仍舊是渡過了完整的一生,

  能慢慢的看著妻子、女兒,直到我老去,是件最幸福的事情……

  PS:你們從皇家別苑偷出來的「貴族潛逃航班表」我拿走了,

  我會將它送到龍帝的桌上,讓他知道,要是讓那班貴族跑了,他會損失多少錢,

  雖然不能一次的解決戰爭,但應該能為你們爭取到一點時間

  最後,如果有一天,吉安娜出現在你的面前,希望你能看在我的份上,

  替我好好照顧她。

  你的兄弟、戰友、摯交、岳父

  傑森

  我們面面相覻、五味雜陳的看完了這信……

  「是在說我?對吧!」金恩抖起他的大腱子肉,一臉自豪的說:「最後那個岳父,一定是對我說的。」

  「不!只有在最後關頭……」比利一臉驕傲的望著遠方的天空說:「一直和他同生共死的我才有資格!」

  「雖然沒有特別指定……」就連新兵福特也涎著臉貼上來:「我覺得岳父大人一直用關愛的眼神在看著我。」

  我們就這樣,像一群無憂無慮的十五歲少年,坐在清晨的陽光裡,互相爭奪著當女婿的資格,

  來來往往收拾戰場的士兵,紛紛對我們投來敬畏的眼神,畢竟,在我們身後的,可是那位以一己之力,翻轉戰場情勢的--穿越者最強父親、史上最強岳父。

  想到這裡,我們幾個又忍不住笑了開來……

  我們都很清楚,終結這場戰爭的,其實並不是什麼逆天的異能,……

  而是父愛……

  「對了……你們都暗摃了一些『貴族潛逃航班表』?」金恩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問:「幹嘛?」……

  怪不得那天我「收拾」的時候,總覺得薄了很多。

  「我是想說,戰爭結束後去當個記者,留著那些好爆料……」比利看樣子是想把包打聽這個稱號坐實了。

  「我……我……我想當個小說家,把它寫進我的故事裡……」福特一臉害羞,支支吾吾的,總覺得他正在朝中二病玩家必經的人生路上越走越遠。

  「我決定在這裡開創教派,宣揚我家神明的威光,有那些在手上,正好拿來要挾權貴。」金恩不動聲色地說出了令人恐懼的計劃。

  「別看我,我就怕忘了帶衛生紙。」我舉手說……

  才不告訴你們我本來想找人送到北方貴族手上呢。

  「騙人呢!你還會缺衛生紙?」「想騙誰?是不是打算全抖出來!」「學長一定是想報官處理。」

  「對了!你們說,凱依身上會不會也藏了一份?」金恩突然低聲的問。

  「那是一定的啊!」比利緬懷的說:「那可是娛民國的政客耶,最知道這種黑資料怎麼用了。」

  「對了!聽說凱依學長以前是直播網紅?」福特突然來了興趣問:「拍什麼的?」

  「娛民付費看他吃大餐!」講到這裡,我們又忍不住大笑起來:「所以那個笨蛋才能從政啊~」

  「娛民國普遍缺智!啊~呸!」金恩模仿起凱恩的招牌動作……

  我想,也許像這樣讓他活在我們記憶裡,過兩天他又會活繃亂跳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就在我們歡樂的享受戰後的和平時刻,那糾纏已久的頭痛又開始發作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閉上眼睛接通了來自地球的電話……

  「喲~子民,今天怎麼有空接我電話啦?」電話那頭依舊是那個輕佻的聲音。

  「啊~不!實在是異世界生活的壓力太大,害我把手機震動誤以為是頭痛發作了。」

  「無所謂~本來就是讓你告訴傑森,他的女兒吉安娜在哪裡,這是我答應過他的事。」

  「這時候才說已經來不及了!」

  「誰讓你不接我電話呢?」

  「總之恭喜你,子民,你的表現讓我很滿意,所以我決定隨機幫你某一個能力提昇一級。」

  隨著等級提昇的BGM響起……

  衛生紙LV.2:

  以每秒10公克的速度,將你手摸的物質,變成衛生紙。副作用:非可溶性纖維,請勿丟入馬桶以免造成堵塞。

  「你這是故意挑最廉價的異能吧!」

  「說什麼吶?子民!」

  「這世界上那有什麼廉價的異能?你也不想想……」

  「為了這些異能,你付出的代價,可是一整個人生……」

  是啊……也許……為了這見鬼的穿越,為了這該死的異世界……

  為了那不切實際的幻想,我可能……賠上的,是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