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永夜
作者:Aeolus白夜      更新:2020-08-25 22:49      字数:7012
  他喜欢听鲜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无论是石板地、水泥地、瓷砖地或者是木地板,但是很奇怪的他不喜欢听到血液滴在玻璃地板上的声音,这次的蛛丝包裹得很密实,他本来不需要担忧血液会滴出来,但内脏腥味还是从蛛丝之间渗出来,脑浆的味道非常浓烈,他舔舔下唇,开始觉得饿了。

  这是由于之前那个人挣扎太过,自己死拖着他的时候还发出杀猪似的尖叫,他本来感官就异常敏锐,这样的尖叫于他而言就像指甲刮黑板,他上去给了对方几拳,出手用尽全力,直接打爆了那个人的脑袋。

  他喜欢血腥味,但不喜欢内脏的味道,因此在弄死猎物之后都是将尸体放进茧里,以自己的毒液慢慢化掉之后再进食,但是这个用蜘蛛丝包裹之后仍旧有很强烈的脑浆味。往常他都会坐在此处等待猎物慢慢融化,偶尔遇到血的味道异常甜美的还会不完全杀死,而是以致幻的毒药迷晕对方,然后让猎物滴着血,等到血液流干再液化喝掉。

  但是今天的这个味道实在不怎么诱人,搞得他也有点失去食欲,距离猎杀季还有不到三个蓝月的时间,进入这片区域的人不多,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每年盛夏时节的猎杀季才是一整年猎物最繁盛的时节,那时会有很多人被带进这座废弃城市,进入城中的人会互相残杀,作为供给他的养料。

  几年前他被召唤到外面的世界,那时候在场参与祭祀的五百多人都被他做成了茧,他饱餐一顿之后却被一个一半脸黑一半脸白的男人抓到这里,他不知道这里是实验室还是贵族们的娱乐场所,反正对他而言没差别,当初被抓时他伤的很重,正好借机休养,但是对方也似乎熟知他的习性,每年只有猎杀季投喂一次,今天吃得这个还算聪明,从去年秋天自己停止猎杀开始一直韬光养晦躲避到现在,不过这只是猎物单方面的以为而已,他只是想给春天留点新鲜的储备粮食而已。

  他在心里默默计算剩下的猎物数量,以往年投喂的数量以及去年猎杀季吃掉的量来算,剩下的食物最多也就能吃五次,要想中间不饿肚子是该把他们全部做成茧当做储备粮食了……还是先让他们自己保鲜,等到想吃时再享受狩猎的乐趣,犹豫之间他还是决定先把面前的食物吃掉,之后如果之后几个都喜欢尖叫,那么还是先做成储备粮食比较好,这么想着他已经撕开了茧的一角,虽然里面的人没有完全液化,但是也变得瘫软,他扯下脑袋丢在一旁准备最后再吃脑子,随便折断一根手臂咬着吃,男人手臂的筋膜还没有软化,吃上去嘎吱嘎吱的,比起完全液化,还算有点嚼劲,尤其是筋膜部分吃起来还不错,他的牙齿一向很好,手臂的骨头都可以咬碎咀嚼成粉末。

  “Hi~打扰你吃晚饭了吗?”

  突如其来的问句,他微微一震,仰起头望着对面,那里站着一个穿着迷彩裤,上身休闲装和野营马甲的少年,他左眼上戴着眼罩,手里的金属棒球棍抗在肩膀上,笑得猖狂而有种……邪气。

  他站起来,望着对面的少年,问道:“你是谁?”

  少年保持笑意,回答:“我是戮世摩罗。”

  网中人没有吃掉戮世摩罗,一方面因为他刚刚已经吃饱了,另一方面在于戮世摩罗实在是过于自来熟,自己除了最初的那句问话之外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对方却一直跟着自己并且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市中心有个大超市,我到那里搜刮了一下,口香糖要不要吃?”

  “前两天下雪了,不过很小,地上还没积雪,希望春天之前别再下了,我去扫服饰店铺冬衣都被抢光了。”

  “和我一起进来的有三十多个人,不过数量应该已经超过这个数值了。”

  说道到这儿网中人突然停下,一直跟着他的少年没料到他突然停步撞在他背后,大概是撞到了鼻子,眼泪都快下来了,泪眼朦胧地望着网中人。

  戮世摩罗眼中对面的成年男子皱着眉反问:“你怎么知道超过了三十人?”

  “哎~~~呀~~~”提到这个戮世摩罗反而不愿深谈,正想顾左右而言他就已经被网中人拽着衣襟提起来。

  “快讲!”网中人威逼着,戮世摩罗依旧带着不正经的笑意,反而抬起手蹭了一下网中人的嘴唇,网中人一愣,扬起手就把抓着的戮世摩罗甩了出去,戮世摩罗撞到街边的大树趴在地上,网中人夜视能力良好,望着他慢慢爬起来,站起来舒了口气,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迷彩裤上的尘土回答:“因为我也杀了几个……毕竟物资有限……”

  “杀了几个?”网中人继续逼问,这次太反常,竟然不等到猎杀季就侵入人类,可能这个区域内还会出现哪些自己不知道的变化。

  戮世摩罗歪着头回答:“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回答你。”网中人皱着眉,发觉对方是说真的,他见过这种人,偏执到几乎有些疯狂,如果自己不给予回答,即便被自己打死对方也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只能舒口气回答:“网中人"。”对面的少年突然高兴起来,脸上的笑容不再是敷衍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甚至带着一丝孩子气。

  他蹦蹦跳跳地凑过来,回答:“杀了三十六个,可惜没有一个有冬衣装备,好在有个人屋子里有白酒,要不然晚上睡觉就能把我冻死。”他笑嘻嘻地说这些话,仿佛这些苦难不过儿戏。网中人皱皱眉,这个少年的表现太过违和,一般看到刚才那些画面,加上看到自己……是必定会远离的,但是面前的这个少年却完全无视了这些,这让网中人疑惑……但是性格使然,他并不打算多问,如果这个少年要继续跟着自己,那也不过是多一份储备粮食而已。

  问完自己感兴趣的问题,网中人没再多说,任由戮世摩罗跟着自己。这次网中人放大了自己感知范围,能够感觉到周边有暗暗窥视的视线,网中人知道为了监视这座废城中的一切管理者有安装监控装置,还有部分是人类的视线,大概就是戮世摩罗之前提过的冬季被投放进来的人,只不过当时自己做了茧养伤,因此没有感知到而已。

  他提高听觉感知,甚至能听到一些窃窃私语,那些幸存的人或是落单或是组团,无一例外的都仇视自己身边的这个少年,仅仅是对话中就提到了好几次“疯子”这个词,但是由于有自己在近旁,那些人也不敢造次,只能远远的赌咒,听到这些网中人反而笑了笑,这些蝼蚁啊……终究只有被吞噬的价值,眼神微动瞟了一眼身后的人,看上去缺乏警惕性,仿佛全然不知道自己正处在被人怨恨的位置,轻松地仿佛只是外出郊游,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网中人并不想多管他,可对方好奇心过了,跟得困倦了估计就离开了。这么想着,网中人准备到自己之前安营扎寨的据点休息。

  那是个高架桥遮蔽下的一块绿地中的仓储仓,估计当初建筑是为了暂时存储建筑材料,在没拆除之前这座城市就被废弃了,网中人选择这块地方一方面因为所处位置周边都是高架桥,人力伏击除非有射程500米以上的武器否则很难,另一方面,即便有远程武器,也会被周边自己编织的蛛网阻隔视线。

  网中人走过迷宫一般的蛛网,此处的蛛丝粘性很强,网中人自己不太在意,没想到身后的戮世摩罗也不太在意的跟着自己走,网中人还以为他会被黏住,然而并未发生这种情况,身后的人看上去满不在乎,实际上每一步都跟着自己的脚步走,并且每走一步都在观察周围环境,网中人敢肯定他是在找寻迷宫路径内的规律,这样看来反而是自己小看了这个少年。

  不过网中人并未询问,这个少年做什么与自己本就没什么关系。

  入夜,网中人躺在织网做成的吊床上,周围缠绕着防御的蛛网,实际上这些网只是阻止戮世摩罗靠得太近而已。他太强了,除了特定的武器与功法之外,甚至子弹都不能让他受伤。戮世摩罗本来窝在角落枕着一个小小的腰包睡觉,但是到了后半夜网中人却被惊醒,那个臭小子竟然绕过了密集的蛛网到了自己身边,整个人躺在自己身上,简直把自己当做床垫,网中人正准备把他甩出去,却被戮世摩罗环住脖子抱着,戮世摩罗眼带狡黠的望着他,笑着说:“哎呀~地上好冷啊~”网中人眉头都快拧在一起,却发现不知何时一把指尖匕首抵在自己脖子上。

  “哈!你以为凭这么一把匕首就能杀死我?”网中人冷笑,语气充满了不屑,戮世摩罗笑笑,抬手把手里的匕首扔出去,答非所问:“你身上真暖和。”网中人望着摊在自己身上的少年,觉得自己只要用点力就足够把对方捏成粉末,但是少年身上的温度暖融融的,让他想起被召唤之前找到的火山岩洞,那里也是温暖非常,想着今天吃掉的那个人逐渐冰冷的身体,还是没有施力,而是吐出一层蛛丝盖在自己身上,也就是盖在戮世摩罗身上,戮世摩罗将头埋在网中人的颈间,看不见表情,但是那种轻颤,网中人猜测他是在笑。

  网中人哼了一声,说了句:“快睡!”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知道那时候有多疼,如果是真的他早就昏过去了,不会还能清醒地看到这一切……

  父亲是猎魔人,家族中每一代都会有祖传的阴阳眼,黄金色的眼眸,能看穿所有暗藏的魑魅魍魉,他本以为弟弟会被当作目标,竭力守护,却被捕获。一个东瀛邪教组织为了召唤邪魔要将自己作为祭品,为了达到最佳的召唤效果,每天都要泡在具有腐蚀效果的魔物血液中,他忍着、熬着、期待着、呼喊着,他叫了几亿次救命,然而没有人救他,左眼被魔物血液腐蚀烂掉之后,他被捞出来,在企图逃走时被抓回来,疯狂的试验还在继续,但是他仅剩下的那只眼睛看到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一族,一眼看现世,一眼看魑魅,双眼所及才是世间百态。但是他只剩下一只眼睛,他看到的只是披着人皮的魔物们……

  他积攒实力,不断示弱,总算得到出逃的机会,途中却又被另一个实验组织截获,成了这片人为猎场中猎杀游戏的玩物。

  他还记得匕首插入肉块、粘液、血管中的触感,他知道自己杀的可能不是魔物……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还不是被人类囚禁,经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伤害……人……有时候比魔物更加可憎可怖。

  他尝试走出去,却发现这个地方是被围起来的,越过市郊之后全部都是二十米高的电网,电子激光枪配合电子眼随时监控,互相狩猎才是这座城的法则……

  在废墟游荡时他曾潜入一座荒废的图书馆,本来只是想找书烧了取暖,然后却发现实体书基本都被拿得差不多了,整座图书馆还剩下一个电子图书浏览装置可以用,他泡在那里一周看了不少书,才得知自己可能是得了一种病——知觉障碍。

  他杀过太多生物,搞不清究竟是人还是魔物,从最开始还会恶心呕吐,到现在已经麻木,他本来已经放弃了希望,希望的成本太高、太奢侈,攥在手里就是怀璧其罪,他本来……已经打算放弃,等杀了整座城里那一堆堆的肉块,他就要再次出逃,变得更强大,然后……他还没想好……是要去报仇,还是到一个没有这些恶心生物的地方生活。

  他并不害怕,他扛过了那么多的痛苦,那些撕裂的、刻骨的、折断的、扭曲的、打断骨头的、血流成河的……世界上满是那些披着人皮的怪物,如同腥臭肉块的聚集,他就拿着金属球棒,一个个敲碎那些肉块,直到……他在肉块堆积之中看到了那个人,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见过人类了。

  直到,他见到了他,那个人仰起头问:“你是谁?”声音低沉,那不是如同蝗虫漫天的虫鸣,而是真正的人类语言,他终于能听懂的语言……

  那个叫网中人的人,是他最后的希望……

  网中人和戮世摩罗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两个月,这段时间他们一起狩猎,效率奇高,戮世摩罗总有些神来一笔的鬼点子,能够让花最小的精力获得最大的收益,闲暇时他喜欢制造各种恐怖事件去吓城里剩下那些人,比如在他们日常巡逻、采补的路途上放上一只橡皮鸭,或者在他们晚上睡觉时在隔壁大厦放超大声的舞曲,在他们门口倒水等着结冰滑倒,虽然很幼稚,但是他似乎很开心。

  网中人对人类的年纪并不太了解,他只知道戮世摩罗其实还是个孩子的年纪,因此默许他胡闹,这些胡闹本就无伤大雅,自己需要食物时他杀那些人也毫不犹豫,网中人亲眼看着一个年轻的姑娘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他却好像没听见一样还转身问自己只有这么多数量是不是足够了,在那个姑娘想趁机冲过来时一棒球棍敲碎了多方的脑壳,鲜血和脑浆溅了他一头一脸,他却依旧笑得天真无邪,网中人看着他,起初疑惑,后来无视,逐渐的……却觉得眼神离不开他。

  他活得太久了,久到自己都已经忘记活了多久的程度,而他又太强了,几乎与任何生物都没有共情,除了当初重伤自己的猎魔人之外,他对人这个物种一点兴趣也无,于他而言不过是食物。

  但是戮世摩罗不同,他生命力旺盛,就如同一株生长在石缝中树,执拗地向天空伸手,即便被一次次无情打压仍旧要尝试触摸天空。

  那次狩猎之后,网中人带着戮世摩罗去了城郊林中的温泉,戮世摩罗开心地跳进去,网中人在池边望着他,少年身上全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痕,很多就像是被硫酸侵蚀过一般……结痂之后层层叠加,皮肤愈合在重重伤痕愈合后凹凸不平,薄薄的皮肤裹着肉体……就像是以肉体结蛹一样……

  他不知道戮世摩罗经历过什么,少年不提,他也不问,倒有点心照不宣的默契。

  作为邪神,网中人的眼里能看到那些绝望、悲伤、恐惧与怨恨,偶尔戮世摩罗睡着时身上会散发出过量的负面兴趣,网中人猜测这与他来进入这座城市之前经历有关,但网中人什么都没问,只是在蛛网编制的吊床上抱着他吸收掉那些负面情绪。

  现在,他就坐在池边,等到对方出来,丢给他今天狩猎几个人里最干净的一套,戮世摩罗甩着绿色长发出来穿上衣服,塞给网中人一条毛巾非要他给自己擦干头发,然后背对着网中人顺手浆洗换下来的衣服。网中人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给他擦头发,擦干之后网中人随手抽出点蛛丝给他绑头发,戮世摩罗脆弱的后颈就在自己眼前,只要轻轻捏一下就能掐断,网中人把手放上去,戮世摩罗却觉得痒了在咯咯咯的笑,网中人低下头,在后颈上落下一个吻。

  戮世摩罗猛然转过头,捂着后颈被亲吻过的地方,瞪大眼睛望着网中人。

  网中人也会望着他,突然问:“你要许愿吗?”

  “什么?”

  “向我许愿。”

  戮世摩罗有些疑惑地望着网中人,如同他们初见时一样,歪着头望着他,只有一只的黄金瞳望着他,鎏金色的眼睛里倒影出来的倒影却是一团红发的人形。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眼前的少年跃跃欲试,那充满生命活力的样子,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初见到现在即便有时被他吵得想宰了他,却从未实施。

  戮世摩罗的眼里有光,那种野心勃勃想将人世间收入囊中的光,曾经网中人也见过很多自不量力的人,但是他不同,他对人间毫不在意,他只要看见,就想去征服,甚至提到愿望时,他也没有丝毫退却,反而好奇要许什么愿望。

  “你不问要付出什么代价吗?”网中人微微动容,难得追问。

  “最多……也不过就是要我的命而已。”戮世摩罗笑得极其无所谓,哪怕被放在天平上评估的是他最该珍视的生命。

  “我不会让你死的……”网中人说完,自己都微微一愣,换来戮世摩罗笑起来。

  “你果然最疼我了……”说罢,伸开手抱住面前的网中人,网中人微微僵硬,好久才回答:“但是我要你的身体。”

  “什么?”

  “你我彼此交融,以此订立契约,许下你的愿望,你的愿力会成为我的给养,你的愿望由我助你实现。”网中人解释,戮世摩罗笑意更炽,张开手对网中人说:“都给你,都属于你。”

  戮世摩罗话音刚落,网中人已经过来拎起他,结网制作出简易的毯子把戮世摩罗放上去,戮世摩罗有点疯疯癫癫的咯咯笑,网中人俯下身吻住他,网中人低下头将自己冗长的全名告知要与自己缔结契约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抱怨名字太长不好叫。

  “以后我就叫你邪郎~就这么定了!”戮世摩罗自作主张,网中人无奈,问:“你的愿望呢?”

  戮世摩罗勾唇一笑,回答:“让人界与魔域相容,让混沌再起,让世间堕落,如果这世界要不分青红皂白地让我付出,那就让世界混乱起来吧!”

  “臭小子,你果然是个小疯子。”

  “你难道不喜欢我这个小疯子吗?”

  网中人并未回答,而是俯下身啃咬他的脖颈,越过戮世摩罗望向水面,水面倒映下的自己——那是一只有着红色背纹的蜘蛛。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intrate……”

  温泉水面产生巨大的漩涡,清澈的水主编变为鲜红色,戮世摩罗听到声响想要回头,却被网中人捏着下巴转过头接吻,网中人隐藏的尖牙伸出来,划破了戮世摩罗的嘴唇,网中人用舌尖轻轻舔舐上渗出的血珠,戮世摩罗微微皱眉,有一瞬间是真的觉得对面的红发男人要将自己吞噬下腹,他微微一顿却又觉得无所谓,希望?希望算什么?自己的全部希望早就在自己面前了,即便将自己奉献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还有什么可失去呢?

  暴虐的吻过去后网中人却难得温柔起来,没有穿好的衣服方便了他一件件剥落戮世摩罗身上的衣襟,他从戮世摩罗的脖子开始一点点往下亲吻,每一道伤疤,刀伤、枪伤、灼伤……一道道的吻过去,就像是膜拜又像是怜惜。

  比起暴虐而残忍的对待,这种对待更让戮世摩罗受不了,他捂着脸,耳朵红红的,他已经习惯了被残暴的对待,突如其来的温柔温柔反而让他不适,甚至那只仅剩一只的眼睛里都快要涌出眼泪。

  “疼吗?”身上的网中人突然问道,戮世摩罗摇摇头依旧不敢看。

  “以后疼,也只能是因为我疼……我会陪着你的……”戮世摩罗听到网中人这么说,在戮世摩罗大腿内侧狠狠地咬了一口,戮世摩罗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被侵入,温泉中的水声越来越大,但是戮世摩罗什么都听不见,不知对方是在穴口涂了什么还是刚才咬的那口注入了什么止痛的毒液,他有些昏昏沉沉,但是有点迷蒙的幸福感,他觉得温暖,很舒服、很惬意,那种被填满的感觉太过充实,充实到哪怕下一刻自己就会死去也没有任何遗憾。

  他拉开挡住自己的手,望着在自己身上运动的男人,有些傻乎乎地笑着呼唤:“邪郎……”网中人俯下身给了他一个深邃的舌吻。

  网中人在他身体里释放时戮世摩罗也失去了意识,此时温泉的水已经被漩涡吸干,深渊之下是一个有着绿色光华边缘的坑洞,哪里传来无数惨叫、狂笑,以及不知道什么动物发出的长嘶……

  网中人黄昏过去的戮世摩罗抱起来,有一瞬间,他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恍然似乎看到戮世摩罗曾经有过这样的记忆,被舍弃、被背叛、被出卖……他感受到对方即便昏迷也在不安地颤抖,他将他抱得更紧,低头亲吻了一下戮世摩罗的额头。”这个伤害你的人世间……总要降下最黑暗的永夜才行……”说罢他抬起手,那被冲破的深渊带着哀嚎与嘶吼升上了无数魔物,无数带着血腥与泥沼的魔物爬上地面,而网中人只是笑着,抱着戮世摩罗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