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01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作者:屁屁好饿      更新:2020-12-14 13:24      字数:4752
  自从搬来和杨恩浩一起住,傅煜见就没有睡过几个踏实觉。

  天刚蒙蒙亮,他就被各种噪音折磨的痛不欲生。

  在床上辗转反侧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一股脑坐了起来,郁闷的抓了抓头发,再顺手关掉了还没有响的闹钟。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杨恩浩正一边哼着歌一边扭着屁股在刷牙,傅煜见顶着两个黑眼圈从镜子里飘过,属实把杨恩浩吓得不轻。

  “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像鬼一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探了探傅煜见的额头,“发烧了?”

  而傅煜见根本不想搭理他,因为他怕他下一秒就会忍不住给他一拳。

  皱起眉头拍开了杨恩浩的手,傅煜见忍着一肚子的不耐烦一边挤开牙膏准备刷牙一边听着那人手舞足蹈的描绘他昨晚看的小电影是多么多么的精彩。

  “你是不知道,我今早起床的时候都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他说到激动处,还一巴掌拍在了傅煜见的屁股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要不我等会儿发给你看看?”

  傅煜见掰开了杨恩浩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那两个字,“不用。”

  “害什么羞啊。”那人又死皮赖脸的将傅煜见搂了过来,然后嘴巴凑近他的耳朵,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都是男人……”

  果然下一秒就被傅煜见踹出了洗手间。

  要说傅煜见和杨恩浩的关系呢,用杨恩浩的话来说,那就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杨恩浩十岁那年,他的父母离婚后,他跟着妈妈搬来了傅煜见家隔壁。

  那时的杨恩浩有点自卑,性格内向,也不爱讲话,所以没有朋友,还会被其他同学欺负。

  而傅煜见就坐在杨恩浩的斜后桌,他经常会看到杨恩浩被一群小朋友挤在角落里,被嘲笑是没有爸爸的小孩,会看到他手腕脚踝上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淤青,也会看到他上课的时候偷偷地在抹眼泪。

  但这个人脾气很倔,又不肯服软低头,每次被欺负了,就会偷偷跑到学校的天台上去发泄情绪。要不是被傅煜见偶然撞见了一次,他们的人生轨迹中可能也不会出现对方的身影。

  傅煜见记得他当时偷懒躲在天台上睡觉,可刚睡着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冲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啊——”,传来了阵阵回音之后,接着就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他这才拿开了盖在脸上的书,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发现是杨恩浩后,才没好气的叫了一声,“喂!”

  那人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了身,这才发现原来角落里还躺着一个人。

  杨恩浩认识傅煜见,虽然在一个班,但始终与他没什么接触,因为班上的人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吃饱了撑的总来找他麻烦的,二是在他被欺负的时候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看戏的。但傅煜见却是第三类,他不爱讲话,也没有什么朋友,不带头欺负人也不爱看热闹,他永远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偶尔会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杨恩浩有好几次回头都正好对上他的目光,而他那犀利又尖锐的眼神就仿佛是一把把的利剑,刺的杨恩浩后背火辣辣的疼。

  所以杨恩浩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人肯定不是个善茬,于是用手背胡乱擦拭掉眼泪,刚转身想走,就看到那人跳下了台阶,三两步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就这样盯着自己看,看了半天也不讲话,杨恩浩被他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终于耐心被磨光,皱着眉头问他,“你想干嘛?”

  傅煜见却还是不讲话,只是眼神开始从上向下打量着他。

  “哑巴?”杨恩浩又问。

  傅煜见还是没反应,过了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创口贴,撕开,一张贴在了杨恩浩的额头上,一张贴在了杨恩浩的手上。

  一脸惊愕的杨恩浩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创口贴,又看了看面前的人,想说些什么但又被突然的鼻酸卡住了喉咙,“你……”

  “别误会。”傅煜见打断他的话,“我只是看你可怜。”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傅煜见已经吃完早餐背着书包出门了,杨恩浩赶紧往嘴里塞两片面包,换了鞋拎了包追了出去。

  “你等等我啊!”

  十岁那年的杨恩浩也是这样追了傅煜见一条街,才终于把他拦下。

  那时的傅煜见跑了一条街哭了一条街,因为爸爸答应好了要来看他的比赛,他画画得了第一名,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陪着领奖,他却没有等来爸爸。

  两个人跑的气喘吁吁,杨恩浩终于跑赢了他,他伸手拦住了傅煜见的去路,被他用力一推,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杨恩浩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给傅煜见,“我妈妈说不开心就要吃糖,吃了糖就会开心的。”

  傅煜见拍开他的手,赌气般的撅起嘴巴,“我不要吃你的糖。”

  “你的爸爸一定不是故意不来的。”杨恩浩越讲声音越小,越讲头低的更低,他的手紧紧拽着裤缝,吞吞吐吐的说,“其实我好羡慕你有爸爸,我爸爸都不要我了……”

  傅煜见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揉了一下,他抬眼看了看面前这个委屈巴巴的小孩,他刚才甚至被自己推倒在了旁边的水坑里,裤子都湿了一大半,但他脏兮兮的小手仍然还握着那颗糖递向自己。

  沉默了许久,傅煜见把眼泪擦干,然后接过杨恩浩的糖装进了口袋里,再冲他笑了笑。

  继而伸出小手拉住了杨恩浩的手。

  “走吧,我们回家。”

  而从那以后,杨恩浩每天都会在傅煜见家门口等他一起上学,虽然傅煜见依旧话很少,对他依旧很冷漠,走路依旧很快的让杨恩浩每次都要小跑才能追上他。但杨恩浩知道,他每天桌上的早餐是傅煜见偷偷放的,他抽屉里的一沓补习资料是傅煜见熬夜给他整理的,欺负他的同学也都是傅煜见赶走的……

  他也知道,虽然这个人刀子嘴但是豆腐心,虽然他每次走路都很快,但又总是会在下一个拐角故意放慢脚步等他。

  “你等等我啊!”

  杨恩浩把鞋都跑掉了,才终于追上了那人。

  “你小子就不能走慢点?”

  傅煜见被后面追上来的人搂过去脖子,挣扎未果后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刚吃早饭的时候叫你半天也不理人,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杨恩浩傻呵呵的笑了笑,露出两颗调皮的虎牙,他说,“我想到我们小时候了呀。”

  他比傅煜见高出半个头,于是自然而然的把胳膊肘撑在那人的肩膀上,“不过你和小时候真的一模一样,除了个子长高了,什么也没变,一样的冷血,一样的‘变态’。”

  傅煜见侧过头白了他一眼,然后用胳膊肘撞了撞杨恩浩的肚子,“如果我知道你会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我到现在,我是绝对不会多管闲事的。”

  “后悔可来不及。”杨恩浩讲到这时突然压低了声音,他说,“我最近上厕所有些不顺畅,可能得了痔疮了,要不你给我再贴个创口贴?”

  “去死!”

  他被傅煜见打的嗷嗷直叫。

  两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吵了一路,杨恩浩把傅煜见丢在了后面,但当他拐过前面的街角之后又像做贼般的退了回来,他举起食指“嘘”了一声示意后面的傅煜见别出声。

  傅煜见便好奇的探头去看,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染着黄色头发满臂都是纹身的高个子正把一个瘦小的男生抵在墙上。

  他们听不见他在讲什么,只看到那个小个子全身都在发抖,白衬衫上沾有明显的血迹。

  那个黄毛拽着小个子的头发,用手掌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他的脸,可能是见小个子没有反应,于是耐心被磨光,黄毛扬起手臂就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巴掌落下的瞬间杨恩浩便大叫了一声“住手!”

  把傅煜见和那个黄毛都吓了一跳。

  傅煜见伸手去拉,但是没拉住。

  眼看着杨恩浩大步冲了过去,然后走到那个小个子的前面,张开一只手臂挡住了他,另一只手不客气的推开了惹事的黄毛。

  黄毛见有人多管闲事,于是更加烦躁起来,他越过杨恩浩去抓小个子的衣领,情绪有些激动,“我知道这点钱对于你来说不算什么,你给我,我保证再也不会来找你!”

  但那个小个子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在发抖。

  杨恩浩费了好大得劲才把黄毛推开,那黄毛没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狠狠的瞪了杨恩浩一眼,接着骂了句脏话,让杨恩浩别多管闲事。

  可杨恩浩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就继续把小个子揽在了身后,又冲着那黄毛吐了口口水,“今天这闲事我是管定了,怎么着吧!”

  黄毛咬牙切齿的说了句“你可别后悔”,然后就悄悄地把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摸索了半天,继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他拿着刀对着杨恩浩,让他滚开。

  杨恩浩也不怵他,还是一动不动的挡在小个子前面。可这时那个小个子却开口说了话,他干哑着嗓子,声音颤抖着对杨恩浩说,“你还是让开吧,他真会动手的。”

  杨恩浩的眼神便上下打量起了这个黄毛,他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瘦的跟个小鸡仔似的,要是真动起手来,谁占上风还不一定呢,于是挑衅般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对那黄毛说,“来来来,往这砍,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上你给我垫背。”

  黄毛这下彻底被激怒,他腥红着眼睛,举起刀就向前刺了过去。

  “嘶——”的一声。

  伴随着清脆又刺耳的刀柄掉地的声音。

  杨恩浩还没反应过来,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他拽开突然冲过来挡在自己面前的傅煜见,这才发现那一刀就这样精准的刺在了傅煜见的手臂上。

  杨恩浩被吓了一跳,所以也顾不得一旁落荒而逃的黄毛,他紧紧地按着傅煜见的伤口,直到被他衣服里渗出来的血染红了整双手。

  “喂!”他叫了叫旁边还惊魂未定的小个子,“能不能帮忙叫个车?”

  小个子回过神来,颤抖的手摸出手机,拨打了120。

  连忙把傅煜见送去了医院,可没想到他的伤比想象的要严重许多,杨恩浩在手术室外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他倒是宁愿是自己替傅煜见挨了这一刀。

  从小到大,不管他惹了多大的麻烦,傅煜见都会轻松帮他摆平。所以他也经常劝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更不要没事找事。

  他后悔没听他的,更后悔不该跟那个黄毛赌气,害的傅煜见受伤。

  “叮——”

  手术室外的绿灯亮起,杨恩浩赶忙迎了过去,医生说傅煜见的手臂缝了八针,因为伤口很深容易发炎所以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

  杨恩浩反复向医生确认了好几次,确认傅煜见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后,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才放了下来。

  送傅煜见进了病房,麻醉药的药效还没有过,那人还没有醒。

  杨恩浩就坐在他的床边,望着他苍白的脸,自责到红了眼眶。

  他想起来小时候有一次傅煜见跟他开玩笑,骗他说他被毒蛇咬了,活不成了,杨恩浩嚎啕大哭了两个小时,谁劝也没有用,哪怕后面知道了是傅煜见在逗他玩,他还是觉得后怕,粘着傅煜见好几天,连睡觉都要抱着他。

  “哒哒哒——”

  门外传来的叩门声打断了杨恩浩的胡思乱想。

  他轻声叫那人进来,然后门就被轻轻打了开,又被轻轻关上。

  小个子一只手掐着另一只手的指甲,小心翼翼的挪了进来。

  他挪步到床边,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人,又看了看杨恩浩,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杨恩浩摆了摆手。他本来也没怪他,怪只能怪他自己,太冲动太意气用事。

  于是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个子,他的白衬衫已经变成了灰衬衫,上面零零落落的掉落着一些血迹,他的头一直低着,修长的头发几乎挡住了他的整张脸。

  杨恩浩的右手缓缓抬起,猝不及防的伸手撩起了小个子额前的头发,小个子被吓了一跳同时也抬起了头,与杨恩浩四目相对。

  杨恩浩这才看清了小个子的脸。

  他皮肤白的不像个男孩子,长相也很秀气,特别是一双小鹿眼炯炯有神,再配上眼角的一颗泪痣,好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但是他也伤的有些太惨不忍睹了一些。

  额头上青了好几块,嘴角紫了一大片,鼻梁肿着,脸也被划伤。

  杨恩浩试着去帮他擦拭掉嘴角的血痕,可刚一碰上小个子的伤口就被他吃痛躲开。

  后来杨恩浩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拉着小个子去找了医生。那个年轻女护士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全程皱着眉头,还时不时咂咂嘴,说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别留下什么疤痕才好。

  正好等待的时间也无聊,杨恩浩就随手翻了翻小个子的检查单,接着就照着检查单念了出来,“俞飞?”

  小个子回了头。

  “你叫俞飞?”

  小个子点了点头。

  杨恩浩“哦”了一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病房的方向,“我叫杨恩浩,他叫傅煜见。”

  “遇见?”小个子噗嗤笑出了声,“挺……有意思的名字。”

  等到处理完小个子的伤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傅煜见已经醒了,只是手臂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他看到杨恩浩领着那人进了屋,实在是不想搭理,于是干脆闭眼装睡。

  又听到杨恩浩和那人闲聊了几句,接了个电话便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有人在用热毛巾帮他擦脸,又感觉到自己的上衣扣子被解开了几颗,那人刚把热毛巾放在他胸膛上,就被他伸手攥住手腕。

  俞飞被吓了一跳。

  傅煜见攥住他手腕的手向后一丢,热毛巾丢在了地上。

  他看向俞飞,眼神里满是冷漠,“离我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