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05 新室友
作者:屁屁好饿      更新:2020-12-14 19:22      字数:3299
  俞飞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正中午,他睡醒睁开眼睛,全身的酸痛感就伴着酒味一起袭来,揉了揉还在发晕的脑袋,抬头环顾了四周,发现是在那间熟悉的房间里。他努力想回想起昨晚的事,却只记起他昨晚好像在跟杨恩浩他们吃烧烤。

  掀开被子下了床,撑着身子走出了房门,和正要去上厕所的杨恩浩撞了个正着。

  杨恩浩看到俞飞后立马蹦出了一米远,他伸出双手挡在自己面前,表情浮夸,“哎你别过来啊!我可真是怕了你了!”

  傅煜见这时也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幸灾乐祸,“多亏了你啊,让他今天必须要穿个高领。”

  “什么?”俞飞一头雾水。

  “嘿你还打算提了裤子就不认账啊?”杨恩浩说着就扯开了自己的领口,他满脖子的吻痕看呆了俞飞。

  “我……”俞飞机械般的指了指自己,“我干的?”

  傅煜见在一旁已经憋笑快憋出内伤了,他用胳膊撞了撞站在旁边已经石化了的俞飞,火上浇油,“别怀疑,就是你干的。”

  俞飞发誓,如果现在有个洞,他一定会钻进去。

  又是个忙碌且乏味的周一,今天下午俞飞有两节专业课,所以他拒绝了杨恩浩要留他一起吃饭的请求,早早地来到了教室,又找了个最后排的位置坐下。

  他在班上其实没多少存在感,大学刚开学那会,他也被同学搭讪接近过,因为他长得白净,很多女生都喜欢逗他玩,但是他这个人不会搭茬,话又少,所以渐渐地那些女生觉得没趣也就不搭理他了。

  上课铃响了几声,进来上课的老师是个头发花白的外教,用英语讲着一些俞飞听也听不懂的金融专业名词,他低头望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如同天书看的他眼晕。

  其实俞飞一点也不喜欢他的专业,但因为家庭的特殊性让他不得不顺从父母的意愿选择这个专业,他们大学也是一所在全国都很有名的经济学院,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考进来,但俞飞却绞尽脑汁的想逃出去。

  在遇到杨恩浩他们之前,俞飞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他只能按着已经被规划好的路线走,一步都不能走错。

  他没心思听课,于是趁老师不注意掏出手机,又举起一本书挡在了自己面前。

  点开朋友圈,第一条就是杨恩浩五分钟之前的一条动态,他偷拍了正在听课的傅煜见,配字:还挺帅。

  俞飞笑了笑,给他点了个赞。

  他继续点开杨恩浩的朋友圈,往下翻了翻,发现杨恩浩会分享吃的,分享景色,会做鬼脸自拍,还会发一些他偷拍的傅煜见的照片,有一张傅煜见吃蛋糕把奶油吃到鼻子上的照片,俞飞觉得异常的可爱,和平时那个总是不苟言笑的傅煜见简直判诺两人,所以偷偷的把那张照片给保存了下来。

  等到他一直把杨恩浩的朋友圈翻到了底,下课铃声也骤然响起。

  学生们三两群结伴陆续离开了教室,俞飞却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发呆,他想约杨恩浩他们一起吃个饭,但打好的字删了又删,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这样突然约他们吃饭会不会有些突兀。

  他在教室坐到了天黑,直到最后,他也没能把那条信息给发出去。

  俞飞最后还是背上包离开了教室,他一个人也不想再跑去食堂,于是在教学楼底下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面包和水当做晚餐。从昨天就开始了降温,他这两天受了凉胃不太舒服,所以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学生宿舍在学校最北边,俞飞从教学楼出来走到宿舍要二十分钟。其实他家距离学校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到宿舍的路都够他走回家了。

  不过他待在家里也只会给爸妈添堵,当初他爸把他的行李收拾好丢出门外的时候对他说“你自生自灭去吧,死也别死在家里”,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刀子,这些年深深地刻在了俞飞的心里,每当他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肝脾肺肾都连着一起痛。

  打卡进了宿舍楼,乘电梯上了最顶层,顶层宿舍其实是学校留给值班老师住的,但俞飞懒得交际,也融入不了男生群,所以不情愿住四人寝,好在学校依了他,用几倍住宿费给他留了间顶层的房间。

  他边走边从口袋里掏钥匙,走到宿舍门口却惊讶的发现他的行李统统被打包好了丢在门外。

  俞飞赶紧上前看看是怎么回事,可刚进了宿舍就看到了四仰八叉倒在他床上的两个人。“你们……”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恩浩迎面来了个拥抱。

  杨恩浩指了指他的床,皱着眉头好像在向他告状,“你的床太小了,我腿都伸不开。”

  俞飞还在状况外,他看了眼门外的行李和他空荡荡的床铺,问杨恩浩,“你们,这是在干嘛?”

  “帮你搬家啊!”杨恩浩笑呵呵的搂过俞飞的脖子,不由分说便架着他往外走,“快点快点,我都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

  剩下傅煜见杵在后面,望着两个人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一个人帮忙提起了两个行李箱。

  其实俞飞的行李很简单,除了一些日常用品,就是一个药箱,一堆书和一些简单的换洗衣物,杨恩浩一边帮他收拾,一边笑他太过于老气,因为他从袜子内裤到短袖外套,就只有两种颜色,不是黑的就是白的。

  夜幕悄悄降临,杨恩浩收拾好出门前还对俞飞挑了挑眉,说道,“没和你打声招呼就擅自做了这个决定,不过……还是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俞飞笑了笑,说了声好。

  杨恩浩又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俞飞的头发,俞飞的头发很软,摸起来总是让人觉得安心,“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杨恩浩走后,俞飞踱步走到了窗前,他拉开窗帘,打开窗子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他这样的人,还会被人这样子在乎着,他何德何能让杨恩浩对他这么好,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厄运的化身,现实也的确如此。

  他想,如果自己真的会带来什么厄运的话,那他也希望不要连累到其他人,他愿意受全部的惩罚。

  越想胸口就越觉得闷的难受,俞飞打开房门想去倒杯水喝,虽然对于这个地方他并不感到陌生,但之前借住也只是单纯的借住,他从未注意到过,原来杨恩浩和傅煜见的关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客厅里到处摆放着他们的合照,从小学一起踢球,到初中的接力比赛,再到高中两个人的毕业照,仔细算算,这两个人已经陪伴彼此度过了人生中太多的时光。

  他走到餐桌前,拿出杯子倒了杯水,但透过客厅的落地窗,他却无意间瞄到了阳台上那个背对着自己站着的人。

  俞飞愣在那里做了足足两分钟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重新拿了个杯子又倒了杯热水,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小心翼翼的走向了阳台。

  傅煜见听见身后的开门声,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就知道来人是谁。

  俞飞将水杯递给他,问他怎么还没睡。

  傅煜见接过水杯,两只手握着取暖,他双手靠在栏杆上,讲话时望着远处发呆,“杨恩浩动静太大了,我出来透透气。”

  俞飞“哦”了一声不再接话。

  他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每次面对傅煜见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这个人身上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他每次都会感到呼吸急促,紧张不安。

  两个人相顾无言,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凝固了起来。

  俞飞打了个冷颤,秀气的脸庞难掩尴尬的神色,他深吸了一口气,“那,那你早点休息吧。”

  他说完抬眼看了看那个始终侧对着自己站着的人,在月光的映照下,傅煜见的侧脸显得格外的轮廓分明。

  俞飞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于是迅速将眼神移了开,接着转身轻轻拉开了门,可刚要迈开步子走出去的时候,“嘭——”地一声,门却被傅煜见给伸手按住,继而又落了锁。

  俞飞回过头,发现傅煜见就站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撑在门上拦住他的去路,他往另一边躲,傅煜见干脆用另一只手攥住了俞飞的手腕,将他连人带手都一起死死地抵在门上。

  “你……”

  俞飞只要一抬头,就能亲到傅煜见的下巴,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一味的试图挣脱开那人紧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可越挣扎就被那人握的更紧。

  “听着。”傅煜见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俞飞挣扎的动作,“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杨恩浩非要让你住进来,但是我是我,他是他。我不知道你是否抱有目的,没有最好,有的话那就祈祷不要被我发现,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对你没有任何的好感。”

  俞飞的手腕被傅煜见握的生疼,他皱着眉抬眼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俯视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和挑衅,所以干脆避开了傅煜见的眼神,问他,“你想说什么?”

  傅煜见握着俞飞的手稍稍用力向后一拽,就将俞飞整个人都拽进了他怀里,他侧过脸,看着在怀里隐隐发抖的人,嘴角上扬起轻蔑的弧度,继而将嘴巴贴近俞飞的耳朵,轻声说道,“希望你不是我想的那种人。”

  俞飞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被傅煜见蛮力向后一丢,就像丢一个垃圾一样,将自己丢出了他的怀里,丢到了前面的阳台护栏上。

  肋骨撞在铁护栏上,发出不小的动静,俞飞吃痛“嘶——”了一声,可那人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