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07 不堪往事1
作者:屁屁好饿      更新:2020-10-19 18:42      字数:3539
  过了十月天气就开始转凉,俞飞今早起床后打了好几个喷嚏,于是不得不在出门前又添了件衣服。

  他翻开日历,今天的日子被他用红笔画了个圈。

  是他要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这两个月俞飞的情绪稳定了许多,莫涵拿着他的检查报告看了又看,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般的笑了笑。

  从他大学刚毕业进这家医院工作开始,俞飞就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病人。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接触俞飞的时候,那时俞飞的情况很糟糕,精神状态也非常的差,经常会莫名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住院期间除了他弟弟时不时的会来偷偷看望他,就没有第二个人关心过他。

  所以在俞飞住院的那一年时间里,莫涵是他的主治医生,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关于俞飞的事,他清楚的知道来龙去脉,所以他很是心疼这个小孩的遭遇,才一直把他当弟弟一样关照着。现在看到他的情况愈来愈好,莫涵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终于落了下来。

  “我帮你把药量减少了,虽说你现在的状态还不错,但是咱们不能掉以轻心。”莫涵推了推眼镜,在俞飞的检查单上签了字,然后用笔尾轻轻地戳了戳俞飞的额头,一改先前的严肃样,“你这小子,这么多年总算是有好转了。”

  俞飞抿嘴笑了笑,他紧拽着裤缝的手慢慢放松下来,许久过后他开口说了话,“谢谢你啊,莫医生。”

  已经认识快三年了,俞飞对自己还是这么的客气,莫涵佯装生气的皱了皱眉头,再伸手轻轻捏了捏俞飞的鼻子,“不是让你别总医生医生的叫我嘛,下次再这样我可就不管你了啊。”

  “好。”俞飞笑着点了点头。

  莫涵抬手看了眼手表时间,快下班了。他起身脱下白八卦,换上了自己的牛仔外套,然后叫住了正准备出门的俞飞,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俞飞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还约了朋友。”

  莫涵也不再强留,只是叮嘱那人天冷了,要多穿衣服。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傍晚时候温度又降了下来,俞飞站在公交站台打了个冷颤,然后把双手都缩进了袖子里取暖。

  他来的不巧,他要等的3路公交车刚刚走掉,现在又正是下班高峰期,打车也打不到,所以他只能在站台等下一班的车。

  手机响了,是杨恩浩打过来的。

  俞飞接听了电话,杨恩浩说今天是学校的校庆,要他早点过来,他和傅煜见在教室等他。

  俞飞说好,然后又跟杨恩浩没前没后的唠了两句,抬头就看见3路公交车已经到了,正停在站台。

  他匆匆挂了电话,小跑过去刚准备上车的一瞬间,就被一股蛮力掐着脖子拽到了一边。

  一路被拉到旁边无人的小巷,被狠狠的丢在墙上,再被死死地掐住了脖子。

  俞飞知道他的噩梦又来了。

  眼前这个黄头发的男人,是他曾经爱过也是他现在最恨的人,是折磨了他整整三年的人,也是害他沦落成今天这样的罪魁祸首。

  俞飞被他掐的几乎要窒息,但他不敢挣扎,他太了解这个男人的脾气,就算挣扎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被更加粗暴的对待。

  “上次被两个多管闲事的蠢货给救了,我看这次谁还能来救你。”

  男人将力气又加重了一些,直到他看到俞飞脑门上爆起的青筋,才稍微松了手。他掐着俞飞的脖子,把他狠狠的丢在了地上,再走过去连踢带踹的踩了俞飞好几下。

  还没给俞飞喘气的时间,男人就弯下腰开始翻找着俞飞身上的每一个口袋。

  外套扣子被扯开,男人的手在俞飞身上胡乱的摸索着,从上身搜到下身,毫不温柔。

  这让俞飞想到了他不美好的第一次,也是像这样被他强行扒开衣服,再粗暴的开始。

  俞飞已经没有力气再跟他纠缠下去了,从高中到现在,他的半条命都已经栽在了这个男人手上,他宁愿他能直接给自己一个了断,也好比这样慢慢折磨他来的痛快。

  “严放……”他强忍着哭腔,第一次向这个男人求了绕,“求你了,放过我吧。”

  男人的手停了停,他从俞飞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了他要找的钱包,然后打开钱包取出了里面所有的现金和卡,再把钱包丢在了俞飞脸上。

  他又一次弯下腰,捏着俞飞的下巴凑近自己,在快要吻上的时候被俞飞侧头回避,男人被俞飞这幅模样逗笑,“你看看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的听话。”

  俞飞看着男人心满意足的数了数他的“胜利果实”,然后笑呵呵的把钱放进了口袋里,临走之前冲着自己笑了笑,“别怕宝贝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天边升起了火烧云,渐渐地把城市映照成了橘黄色。

  小巷外面的煎饼叫卖声,小孩子的哭声和各种各样叽叽喳喳热闹的声音与此时此刻正抱膝缩卷在小巷里的俞飞形容可笑的对比。

  俞飞不知道他自己坐了多久,杨恩浩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也故意没接。

  自从17岁那年遇到严放,他的生活就仿佛掉进了地狱一般,他以为他遇到了正确的那个人,他一直所向往的美好爱情,也在这个男人第一次动手打了自己之后而完全破灭。

  “嘀——”

  巨大又刺耳的车鸣声。

  俞飞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姿势,他把脸埋在膝盖里,不管是谁都好,他实在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

  莫涵刚下班路过这里,他也是无意间瞄到了小巷里的人影,他一开始还没当回事,可他刚要走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声,于是打开车灯往里照了照,没想到看到的是正蹲在墙角掩面抽泣的俞飞。

  他打开车门快步跑了过去,俞飞整个人都在发抖,手脚冰凉。

  莫涵赶紧把外套脱了给他披上。

  不用想也知道,能把俞飞伤成这样的人只有那个混蛋。

  “我来报警。”

  俞飞伸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上次莫涵也是替他报了警,可严放出来后差点把俞飞打成了残废,还警告他再敢报警后果自负,俞飞怕了,真是怕了。

  莫涵秒懂了俞飞的意思,于是放下手机,扶着他慢慢地站起身来。

  “我送你回去。”

  被扶着上了莫涵的车,俞飞不想动,还是莫涵帮他系上的安全带。

  要说最了解俞飞的人,除了莫涵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俞飞不想说话,莫涵也一路无言,只是默默地给俞飞盖了条毯子,告诉他别害怕,安心的睡一觉。

  俞飞倒是睡不着,他坐在副驾驶上,望着路边一闪而过的风景出了神。

  他记得他十七岁那年第一次遇到严放的时候,是在老师的办公室门口看到了正在被罚站的他。

  那时的严放染着一头红色头发,双耳戴着耳钉,手臂上也满满的全是纹身,一点也没有学生气。俞飞快步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手里捧着的一摞课本这时不合时宜的被风吹跑了两三页。

  是严放替他捡起来的。

  “同学,我又不会吃人,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俞飞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句“谢谢”然后赶紧逃之夭夭。

  之后每当俞飞去办公室送作业的时候,都会看到在门口罚站的严放,他们没有说过话,只是每次遇见了都彼此点头微笑当作问好。

  后来的某一天,俞飞发现这个人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耳钉也取了下来,就连手臂上的纹身也用长袖挡住。

  那是他们第二次讲话,严放在放学路上拦住了俞飞问他,“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可以不用怕我了吧?”

  再后来,严放会带着俞飞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会和他一去去玩鬼屋,去蹦极,还会拉着俞飞去酒吧跳舞。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还会笑话他拐了个小白脸出来。

  严放虽然经常惹事打架,但对俞飞却是特别的好。

  后来俞飞才知道,严放的父母离婚了,谁也不愿意要他,像踢皮球一样把他踢来踢去,他就一个人租了间厕所那么大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他要么就逃课出去做兼职,要么就靠收收人家的保护费。

  他自己虽然过的很拮据,连早饭都不舍得吃,但是每天上学的时候都会给俞飞带个煎饼果子。

  就在所有人都在好奇俞飞这个三好学生为什么总是跟严放这个小混混待在一起鬼混的时候,严放却对俞飞表白了。

  在严放过生日的这天,他喝得醉醺醺,连站都站不稳,却摇摇晃晃的把俞飞牵到了酒吧外面一条无人的小巷里。

  在隐隐约约的路灯映照下,俞飞那张单纯又无辜的脸显得格外的可爱。

  可能是酒精作祟,严放虽然极力的在忍,但最后还是没忍住,他低下头一个吻落在了俞飞的嘴唇上。

  俞飞瞬间瞳孔放大,他用力的推开面前这个男人,可刚推开又被他按着脑袋重新吻上。

  这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俞飞一开始还在努力挣脱,可当严放把手从他衣服下摆伸进来触摸到他的侧腰后,俞飞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于是干脆闭眼享受这个漫长又粗暴的吻。

  其实俞飞又何尝不是在辛苦隐忍他对严放的感情,若不是因为喜欢他,怎么会陪着他去做那么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若不是因为喜欢他,又怎么会每天都盼着能见到他,盼着他能平安。

  只是自己这份小心翼翼的暗恋从来不敢让人发现,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很纠结和痛苦,他怕这份不被世俗所认同的感情会吓跑严放,会让严放觉得他是一个怪物。

  他在心里给自己找了无数条理由否认他对严放的感情,但在下一次与严放相处时又总是情不自禁。

  他努力伪装成的坦然,在那晚统统烟消云散。

  严放确实是喝多了,他已经醉到亲完俞飞后直接倒在俞飞的肩上睡了过去。

  俞飞找了间酒店,又费了好大得劲把严放给背进去,他害怕这是一场梦,害怕等严放酒醒之后他会空欢喜一场,于是望着严放熟睡的脸,一夜未眠。

  第二天酒醒后的严放睁开眼就看到了怀里抱着的人正眨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看,他笑了笑,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一些。

  俞飞低声试探,“你还记不记得昨晚……你跟我说……”

  “记得。”严放打断他的话,然后低下头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头,“所以现在你是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