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OO手 粗暴的新娘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4-22 12:30      字数:3574
  面向原野谷川,午後春風襲來的時候帶著河川微微的潮,有如空氣中的浪。
  秋人依然對昨晚得知的一切無法釋懷,手中還提著津田屋的點心,沒有直接回家便走到了河堤上。
  四周的一切有些熟悉卻也陌生,望著粼粼的水波、對岸的平房……聽見木屐聲由遠而近,來到身邊,停駐……

  秋人回首,見到來人後微微一愣……隨即笑笑,薄襯衫的衣領隨著和風翻飛,遮住嘴角卻沒掩飾住眼底的笑意。
  總歸見到來人還是高興的。


  「商行剛搬到鎮上的時候,這邊的河堤正在修築,」秋人指著下方整齊的河堤公園:「如果河水暴漲,水就會淹到我們腳邊,你現在看到的公園都會不見蹤影,水退了之後小孩子才能下去遊玩。」
  行洋注意到下方的翹翹板以及鞦韆,溫和地接話:「這些設施很新,最近才竣工的嗎?」
  「是啊,一直住在這裡,不知不覺間熟悉的城市也變得陌生了。」

  風帶來春天新生的美好,帶來水聲,也流逝了歲月。

  秋人看向河川對面的房舍:「那裡……早年是舊的商店街,後來因為車站的出口換了位置,人潮流失之後商圈集中到我們那邊,現在是一般的住宅區。」說著看向身邊的人:「夏美每天走這條路往返學校,但他認識的靜岡不是我所認識的靜岡。」

  行洋細細體會著秋人說的話,分不清是因為時代的進步而欣喜,或是景物移換而感歎。

  「……或許靜岡沒有改變,你認識他,卻不理解他,」好半晌後行洋才開口:「就像我覺得自己始終不瞭解多變的東京一樣。」
  「是啊,為什麼要變呢…………」持續望著對面的平房,陽光由著河水順勢閃耀下去:「或許真的在變的只有時間吧。」
  「秋人……」看樣子他真的很捨不得明子……
  秋人突然笑了出來:「哈,瞧你緊張的……我不過就是傷春悲秋一陣而已,你隆重到連和服都穿來了。」這人就是太認真……明子真的受得了嗎……
  行洋對這樣的情緒轉變有些摸不著頭腦,也只好解釋:「畢竟我們兩家都是『沒長輩』狀態,也正因為如此我更不想失禮。」
  「行了……也不過就是來聚聚,搞這麼慎重……」說著自顧自地挪動了腳步:「你還沒到我家吧?邊走吧!」
  沉吟了數秒後,木屐才跟上:「……我今天不只來聚聚,是來提親的。」

  聞言,秋人頓住腳步。

  「列車入站前見到有個像你的背影站在河堤邊,於是下了車直接過來。」
  秋人慢慢回首,一臉無奈:「……你該不是怕我因為捨不得妹妹,所以尋短吧……」
  「……我沒那個意思。」但你不小心摔下去的可能性很高。
  「放心吧,我怕水怕火怕高,所以雖然常出意外但不會這麼容易死的,都說怕死的人求生意志強,走吧……」
  「……」
  剛走兩步又頓住腳步,聲音很低也很清晰:「是時間帶走了我妹妹,不是你,我很清楚,放心吧。」我也是明事理的人,只是難免有些不捨而已。
  「……嗯。」


  這個午後,今川商行內的三人相談甚歡,早苗沒有多問為何行洋會在剛開始正式交往沒兩天就急著提親,因為覺得沒有問的必要,而秋人則是壓根兒也沒想到要問,只在行洋臨走前又送了不少上好的中國福建拉普山小種……這種最近據傳在日常生活中能對心臟有保健效果的紅茶,由於是近期熱門商品,秋人夫婦倒是熱情地打包了不少斤兩讓行洋兜著走。
  只是行洋與秋人早已忘卻當年塔矢隆先生何以訂購了大量的紅茶給自己的獨子,這個生活中的渺小疑惑……



  四月中旬,進藤財團為了女兒的婚事大宴賓客,這回大宴賓客當然照顧了久美子家的生意,大學學業已到尾聲,明子除了將心神投入社區教學的工作以便頂替美津子暫時缺席的部分外,宴客當日也到現場幫自己的好友妝扮……
  說是妝扮,化妝這種事情在千金小姐的婚禮中,自然有專人負責,明子只是在新娘休息室裡跟美津子隨意聊聊……

  只是眼下蓋上了雪紡花紗頭紗的美津子,用戴上半透明白手套的手,粗魯地抓起明子的衣領……穿衣鏡映照出踩著高跟鞋的新娘正在對朋友發火……

  『你你你!!』已經語無倫次卻還不放手:『你是笨蛋嗎!?』
  「這……美津子你冷靜點……」明子賠笑臉:「今天要開開心心的,別生氣……笑笑嘛!」
  『真被你這笨蛋氣死!!』天啊……
  明子汗:「好啦……你別生氣了嘛,都畫好妝了呢。」
  「你……嘖……」懊惱地鬆手,頭紗下是一張世界末日的表情:「你!我……唉!你這樣……我能不氣嗎!?」我的天……
  「這……事情也沒這麼糟糕……」美津子反應還真大……

  總在黑白琴鍵上遊走的纖細手指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夕陽餘暉從落地窗投射進來……為美津子點亮一身光輝……

  「唉……」婉轉的低嘆:「你家的早苗姐不是早告訴過你『不准進房間』嗎……怎麼會……天啊!我明明也跟你交代過的!搞什麼……」
  明子眨了眨眼……隨即似乎想起了什麼:「喔,你說早苗姐說的那個啊,」天真地搖搖頭:「我沒跟塔矢先生進房間啊。」
  「……明子,要先進了房間才會懷孕好不好……」一定要我說這麼明白嗎……

  空氣的分子在休息室內遊走,夕陽一分分減弱,門外聽得見不遠處大堂的賓客聲……
  良久後,明子似乎總算連貫上了什麼……

  『啊!』醒悟的眼神,隔層紗看向美津子:「原來你們是那個意思啊?」
  美津子見好友總算是開竅了,氣結:「……不、然、還、會、是、什、麼、意、思!?」
  明子微微偏頭,撫著自己的臉:「……我原先以為所謂的『於禮不合』是基於某些傳統迷信的風俗,原來是一種暗語啊……」
  「……什麼暗語,拜託……早苗姐說得很清楚了好不好……」是你理解力有問題……
  「是嗎……」傻笑著蒙混過去:「好啦,你也別生氣了,他不是隔天就到我家提親了嗎?只不過沒想到一次就有了而已……好像言情小說的劇情似的。」

  美津子再次無奈……該說是自從聽到明子向自己透露已有身孕一事之後,就一直沒從無奈的情緒中醒過來。
  ……原來這傢伙看言情小說卻從不瞭解『艷情』的部分嗎……服了他了!


  「所以你們在開始交往的那一晚就……我是說在書局的那一晚?」在賓客到齊前先八卦一下吧……換換心情……
  明子倒也沒對摯友隱瞞什麼:「沒有,那晚他棋賽過後很累了,幾乎是吃完飯就睡著了……」
  「所以你還是睡在客房嘛,就是久美子之前去探病時你暫住的那間……」對著鏡子稍稍理了理自己的衣容:「難怪你說『沒進房間』,後來呢?」我會不會問太多啊?
  靈秀的雙眼轉了一圈,儘管周圍沒人還是壓低聲音:「跟你說你別跟久美子他們說喔……」
  「知道啦……」

  「是黎明的時候……」有些靦腆地不敢看向新娘子:「因為他前一晚吃過飯後直接睡著了,隔天……隔天一早我還在睡便聽到水聲……知道他可能一早起來洗澡吧……」
  聽到精彩處,美津子直盯著明子:「然後呢?」
  「然後……然後就……就……我想說自己也該醒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忘記拿換洗的衣服……在我家,我哥十次有七次會忘記……沒想到我剛到門外……他就……」
  眼見明子的表情似乎是接不下去了,於是開始自己當編導:「他不會是沒穿衣服走出來吧?」
  眼珠子往天花板轉了一圈,明子用極微小的弧度點了一下頭……聲音跟蚊子一樣:「……有圍浴巾啦。」

  猜測:「他也想起自己沒拿替換的衣服,心想你應該還在睡,所以直接出來了?嗯……我看他壓根兒忘記你前晚留宿的可能性高些……」平時孤家寡人,自己在家當然隨便了。
  「……你都知道了就別問了啦!」真是……
  緊緊盯著明子的雙眼,犀利:「我猜你穿得也不多吧?」
  驚訝:「你怎麼知道?」就一套夏季浴衣……因為還沒完全清醒,又覺得沒有人會洗一半跑出來,所以還邊走邊綁……
  「你不懂啦,全脫了沒什麼,穿得少男人才受不了,」說到此處還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我也看過他幾次……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沒想到這麼……嗯……不過……」
  「不過什麼?」
  對著鏡子整理了會兒裙襬,轉換了心情後坐下:「也對啦……一個孤獨生活了十多年的男人,跟心儀的女子同在一個屋簷下,上回你生病時沒出狀況就很君子了……這回湊巧遇上這種場面,誰還把持得住……」況且明子又這麼水靈可愛……

  明子眨眨眼……美津子好像很瞭解……

  「他去你家提親了,那接下來?」
  搖頭:「那天之後我就避開他了……」
  「喔,到現在還守這種禮俗嗎……也好。」不以為意。
  再搖頭:「不是提親過後沒見他,是那天過後沒見過他。」斟酌的又補充一句:「……因為我總覺得不好意思。」聲音很輕很輕……

  兩人之間沉默了一陣,東方已經升起了星星……寧靜的氛圍中聽得見外頭司儀已經開始主持會場……

  『啊!?』
  美津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穿衣鏡上又映照出一位新娘粗魯地拎起某人領子的場面。

  『那他塔矢行洋豈不是不知道你已經懷孕了!?』
  「……呃……是不知道……」我沒說他當然不知道……
  這回倒是很快就鬆手,扳著手指,果斷結論:「那婚事事不宜遲,只能快不能慢,你不好意思的話我或者正子幫你說。」
  「……喔……」想了想,回絕:「我想不用吧,我應該可以自己說啦,的確是應該早點讓他知道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