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九章,忽闻故人名
作者:素茶      更新:2021-03-20 20:00      字数:4365
  报仇之后的季知平被人追杀了好些天,季知平不敢在镇上行走,躲入一座深山中,饿得肚子叫不出声,躺于树干之上睡了一觉。

  树下有村民经过,季知平见村民的穿着应是深山之中一所村寨之人,跟着村民所去的方向好一阵子,总算见到一条宽敞的大道。

  大道周遭都是村民种植的果树,此处距离皇城较远,邪祟极少见到,百姓的生活算是安定,不然这果子哪有成熟的时候。

  季知平见附近无人,也不顾什么礼不礼数,肚子最重要,他也不敢多拿,只偷摘了一只硕大的黄梨狠狠咬上一口,汗水迸发而出。

  此等狼狈的模样,季知平是怕让人见到的,拿着梨子躲了起来,连声音都不敢发出,由于是蹲着的,视线较低,忽与一双突然冒出的小眼对上。

  季知平吓了一跳,梨子卡在喉间,重重一咳直拍胸口,待气顺了抱怨似的去看那小人儿。

  小人儿看着是过了周岁的,有牙口,还会跑,穿着木柴色粗布衣,脑袋绑着一根乱糟糟的小揪揪。

  小人儿躲在果树后,猫着小身子偷瞄季知平。

  足下发虚,体现浮光。

  是一个魂体。

  “才半点大,真是可怜……”季知平顺手又摘下一颗梨子,小咬了一口压压惊。起身正欲走人,回身看那小人儿依旧站在那处,忍不住叫他。

  “你是寻不到鬼王的去处?找个土地神带你过去,可愿意?”季知平走近那小人儿,小人儿听到季知平说话的声音,竟不怕生了,从树后迈开一步,指着季知平手里的梨子。

  “我的!”

  季知平老脸没了,偷的竟是小家伙家的梨子,“呵呵……伯……叔……作为报酬,哥哥带你去寻个安生处可好?”

  小家伙向季知平张开手,小肉手往前伸不知是要季知平抱还是要回他手里的梨子,一线日光射下,照映在小家伙身上。

  方才只觉得不对劲,这下,季知平总算明白是为何了,这小家伙竟能在青天白日之下现形。

  “能是鬼王的儿子不成。”季知平打量片刻,狠拍了自己的脑门,“白长年数了!这是生魂啊,还有救的!”

  赶忙抱起小人儿,小家伙乖乖趴在他怀内,头靠于季知平肩上,“可认识家?”

  小家伙拿手指了一个方向,季知平便往那处飞奔而去,跑了近一里路,进入一所村寨,不待唤来一人,只听得一声声凄凄艾艾的惨叫声,哀嚎遍地。

  茅草搭建的屋院全倒了,村民躺了一地,伤的伤死的死,小家伙显然是害怕了,把头埋在季知平怀内,不敢抬眼。

  季知平轻拍小家伙的后背,“不怕不怕,家在何处,找到你了,爹娘就不用难过了。”

  季知平在深山躲了小有两日,不曾听闻此地遭过什么天灾,周遭像是被风刮倒了一片。

  经过一条条街道,来到一户有泥墙围堵一圈小院的屋子。

  浓重的血腥味由轻风带来鼻息之间,入门,近十人倒地不起,人都死绝了。

  小家伙不知哪来的胆子 ,从季知平怀内挣扎着下来,独自跑入屋内。

  季知平查看一番,发现院外躺着的那几个死去的人,都是受到严重的冲击而碎了内脏死的。

  显然不是常人所为,要么是强大的武林高手,要么便是邪祟。

  入了屋内,一对老夫妇倒于血泊之中,身上各有一处致命的刀口,不似外头那些人死相凄惨。

  屋里头凌乱得很,小家伙喊爹叫娘的,却得不到一个回应。

  季知平在屋里头寻了一圈,始终找不到小家伙的肉身在何处。

  “奇怪了,是躲起来了还是被藏在了哪儿?”季知平担心小家伙离开肉体的时间太长真的会死,立时合上眼,平心静气,感应着周遭与小家伙匹配的肉身。

  忙抱起小家伙离开此地,“怎么会在那么远的地方……”

  季知平一刻不敢怠慢,飞身前往目的地,果真在旧皇城附近的破庙内找到了小家伙的肉身。

  “小家伙的八字面相又不适合去干什么,抓他到这里做甚?”季知平开始猜疑小家伙的身世,“莫不是谁人的孩子,才引来大乱?将人藏了起,人却不知跑往何处,差点将人真的害死。”

  待把孩子送回肉体内,轻拍了拍那温热软嫩的小脸蛋,却迟迟不见人醒。

  “小家伙,你倒是醒醒啊。”莫不是伤心过度产生了厌生的想法?“呸!小东西心思哪那么多,这是怎么回事?”

  季知平活得久,却没有印象干过起生魂这种事,心下生慌。

  若不是实在没法子了,他是不愿去那个地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想起那个地方。

  到了那处季知平法术都不敢用,深怕让人察觉到他,抱着小儿爬了一节节的阶梯,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

  那老者手拿扫帚正一阶阶往下扫。

  季知平只看了一眼,二人错身而过,走了有几步的老者忽而转过身,去看季知平,“五十年未见,季仙君别来无恙啊。”

  季仙君?

  季知平停下脚步,去看那老者,五十年前的记忆他不清楚,可偏偏为何是五十年,至今,季知平没有个头绪,为何是那个时候。

  “五十年我也老了,您怕是忘了。”老者回身走到季知平面前,去看他怀中的小儿,“少了一魄,你将他留在身边,往后也是个痴儿。”

  “什么?”季知平抱着温热的小儿,“何时没的?”

  “我会替你寻来。”老者将二人送往他的住居,给小儿施法困于一结界内,“这样,他便不会再走一魄,应是被什么东西带走了。”

  季知平想起了村寨的事,“妖睦的皇城有邪祟作祟。”

  “妖睦?”老者愣怔片刻,后去看小儿,“这孩子又为何安然无恙?”

  季知平这才意识到疑点,对啊,所有人伤的伤,死的死,为何只有他没事,肉身竟出现在相隔数里外的地方,遗憾的是,许是年幼的缘故,受了惊吓,加之那破庙又不常住人,呼吸不畅失了魂,差点死去。

  “仙君未想起我是谁?”

  季知平这才定眼去瞧那老者,他说五十年未见,“不知老人家五十年前是何模样。”

  “自是这般模样,只是要年轻上五十岁。”老者难得幽默一次,喝了口茶水,不语。

  季知平直盯着那老者,在脑海中,隐隐现出一个人形,从模糊再到清晰,“你老了,明万……”

  “我还在想,能躲得过你一辈子。”

  “为何躲我?”季知平不明白,莫不是明万有何对不住他的?

  明万躲了季知平五十年,以为看到他便会想起一些东西,看来,这回是狠下了心啊。

  “你……不觉得奇怪?”明万对上季知平的眼,“人的记忆确实会因为岁月的流逝遗失或是遗忘,而你的记忆,是被封住了。”

  “封住?”季知平总算明白为何会突然记起那么多事了,明明心里是如此迫切地想要知道过去的一切,怎么会想不起来,原来是被封住了,“谁封的?我是做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不可外露的事?”

  明万摇头,“是我封的。”

  “为何?”记忆中的明万还是个小年轻,他二人见过的面不多,并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过往,为何要封锁他的记忆?

  “不提也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你若想要,可以还给你。”明万摸了摸那灰白的长须,又再道,“不过,需要季仙君办一件事,这是一场交易。”

  季知平又气又急,“好你个明万,这把年纪怎越学越精,年轻的时候不见得你会长成这样。”

  “人,总会改变。”明万不提当年,又再笑脸看向小儿,“那孩子,我替你护好,你只须将那只成魔的珠子带回黎山,我便将记忆还你。”

  “就为了那只东西,你便封锁了我的记忆,至于吗?”

  “值得啊,不想要你的记忆吗?那就继续逍遥于人间吧,又不是什么值得想起的记忆。”明万又想起了小儿的来路,“这小儿来自妖睦旧址,也就是说,你是从那儿来的,你想起什么了?”

  “与你无关。”季知平还是不明白,明万为何要封了他的记忆。

  明万知他会是如此,才会一直躲着他,“也罢,带他回来很简单的。你会去到妖睦,便说明你也在寻找记忆,若我将记忆还你,你不便省了寻找的功夫?”

  季知平想着有理,好歹是熟人,不怕被骗。再者,他若将那邪祟抓来,还得了一功,不亏。

  “只是,为何抓那邪祟?”这世间什么样的邪祟都有,那只成魔的邪祟出来作乱的时间又不长,明万为何会盯上他,“我受伤那半年也没听他出来作乱,这是为何?”

  “没叫你杀他灭他,只是叫你带他来这儿。他身世可怜,怨气缠身,受凡人左右才至此。竟不想会成魔,你将他带来,再好好重炼,便能安生投胎为人。”

  “成魔趋势的珠子,什么样的珠子会这么厉害?”季知平没见过那东西,只见识过威力,“若成形,那可不得了。”

  “成了形他意识不清,自主能力微弱,定会遭有心人控制,在此之前将他拿下,带来此地便行。”

  “有这么简单?”季知平想到那股巨大的冲压力量,胸口不免一闷痛,“你可得好好给我活着,若我能在短时间内抓来的话……”

  不等季知平再往下说,明万打破了季知平的顾虑,“季仙君不知,如今的明万是黎山的仙宗,以人类的寿命,早十年前我也该逝去,不会是这般年轻。”

  也就是说,明万得道了,真的成了位名副其实的仙人。

  “你这仙,成得有些晚。”季知平不免嫌弃一番,在上山的路上碰见过一两个年轻人,看着年轻,年纪估计都比他大上个几百岁。

  “说来,你看着年老,却比我要少上十几二十岁吧?”季知平沾沾自喜,也不知在高兴什么。

  明万又是一愣,深觉不妙,“您这……不提也罢。自人间历劫,这一劫你历了这么多年,再不成仙,你就真成怪物了。”

  这让季知平想到了逝去的姥姥,“像姥姥那样?”

  “花绽?”明万没见过花绽,倒是在先辈耳中听到过此人。身为仙人自凡间历劫,竟与凡人成婚生子。“不至于,你倒是快去快回吧,在此地久留,你也是不愿。”

  季知平也不明白为何就是不愿在此地久留,见那小儿睁开了眼,笑脸嘻嘻看着他,“笑得真开心……你唤什么,小子?”

  孩子显然是听懂的,腼腆地低下眼,依旧笑着,“平儿……”

  “平儿……”

  明万说这旧皇城有大患,倒是见识过一回,还差点身死,想不到半年未归,近一年未曾听到那邪祟的消息,皇城竟又传来一番大动静。

  “好机会!”季知平飞身前去,只见得旧皇城的方向滚滚浓烟一座又一座亭台楼阁倒塌,季知平站住脚去观望这壮观的场面。

  几团黑影在屋顶肆意跳跃,所到之处轰隆巨响,随之塌陷。

  季知平心里掂量几番,觉得这个时候不要靠近为妙。

  那几个人或许是哪家仙门的门徒,又或者是一些有几年道行的妖魔鬼怪,一个个的实力定胜过他,个个都拿那只成魔趋势的珠子没有办法,他能有什么法子?

  明万这是在为难他啊,还不如多寻几处地方,或许便能找回记忆了。

  “我还是看热闹得好,没事跟着瞎凑合什么,对啊,这东西没靠近便将我伤至榻上小半年,这一去,或许是一命乌呼。”季知平忘了许多事,明万定是因为何事才会把他的记忆锁去,这场交易,分明是想利用那只邪祟,将他致死。

  他,究竟是发现了明万什么秘密吗?

  在黎山他没有相熟的仙人,该向谁打听?

  林越与孟温听到动静之后也跟着来了,深知季知平喜爱看热闹,每次皇城一有动静便会来瞧上几眼,这是时隔一年来最大的动静,果然一来见到了早已在观望的季知平。

  林越见到人安然无恙,心下松了口气。

  孟温看到人直叫唤季知平,叫了几句都没有回应,那处的动静巨大,担心季知平又再受到伤害,加大了音量去喊,“季仙君!季道长!”

  林越见季知平还是没有动静,跟着喊了几句,孟温气急了,见那几团扭打在一起的黑影距季知平较近,气运丹田,吼了一声,“季知平!”

  混乱中,忽闻故人名,回首,那人竟在眼前不远处。

  闪身退开战斗,现身于那人面前的废墟中。

  一阵大风拂过,浓烟吹散弥漫整片废墟。

  浓烟隔挡住二人的视线,季知平听到有人唤他,未待看清人,便察觉面前有一人突然现出,回身一看,那人瞬息消失。

  再回过头,林越与孟温来到身边,季知平看到孟温,心下有愧,抓着他的手,双眼发红,“委屈你了,是我……是我对不住你啊,孟师,我对不住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