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五章,鬼王
作者:素茶      更新:2021-03-28 21:00      字数:3372
  萤火纷飞,点点滴滴落于身周。

  抬着的眼迟迟没有移开那人的脸,这些年,看过不少与他相像的人,即使最后真的忘了长什么样,总觉得是如此熟悉。

  黑发,便不会是他。

  至少,季知平还是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个特点,为了改变这头发,甚至付出了生命,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再者,若他真成了鬼王有何不妥,他也该怨的。

  一阵强力而过,人鬼倒下一半,又不知从何处跑出十几位僧人,朝风涯同时率领十几位侍卫护于僧人其旁。

  魏坤同站于众人身后,见不到鬼王,反倒是见着了失踪多日的丹魔,“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鬼王的身影不见到,反是见了你。那鬼王千年道行都逃不过的阵仗,你这三百年的小鬼更别想逃过!就等着被扔进火海重炼吧!”

  朝风涯没注意到树丛边上的几人,见百鬼渐散,浓雾生起,深知不妙,“别管他,专心抓鬼王!”

  真是多嘴!

  朝风涯假意退后不慎推倒魏坤,头也不回厉声说道:“抱歉,劳烦带领门下弟子击退那些小鬼,鬼王这边由我们来。”

  魏坤正当不满,凭什么他们不做主力,却被得了令的弟子扶起身拉到人后,“掌门,不去管那鬼王,不是还有那只成魔趋势的东西吗。”

  “别动他!”朝风涯又再厉声警告,后跑入混乱之中,同僧人们念经文,手上的符纸一挥而去,在空中形成无数道金色光芒的阵法,未逃去的百鬼哀嚎阵阵。

  树丛旁的左筝听到魏坤的一番话,顿时明白他口中的丹魔是何人,“怎么回事……那丹魔, 一直以来四处作乱的丹魔竟是那傻子?”

  再去看季知平,人还在那丹魔怀内。

  季知平挣脱开那人的怀抱,他也没想到, 这人是明万口中的丹魔,而且,长着一张他下不了手的脸。

  怎么会这么巧,又怎么会成了这般模样?

  “你真是无拘?不可能……魏坤说你活了几百年,我怎么可能会……”

  那人听到这话,竟嗤笑了一声,将脸凑近,与他对视,“季知平,你可知,这世间已过了三百年……”

  而我,却仿佛是昨日才见过你,与你别离。

  不待季知平回神,人被抓着现身站于左筝身边。

  而混战那头,浓雾之中静候看戏的鬼王等得急了,伸手一挥,浓雾散去,月光映下,如同白日清晰可见眼前一切。

  季知平这一次看清了那人的面孔,内心波涛汹涌,却不知该如何面对此人还在的事实。

  “楼无拘,你……”不待季知平往下说,楼无拘所见前方百鬼散去不少,鬼王又因事务在身,心急前去赴约,此时已然大怒。

  担心身后二人会受波及,起身飞到鬼王身边。

  季知平目光随着楼无拘而去,活了这么多年,内心还是起了波动,他应该放下的。

  有点难过,只是意外他人为何还存在于世。

  自己不知其苦,逍遥在世数百年。

  这让多年放下的心头之恨又再燃起一丝苗头,唯有恨这命运不公,“生前可怜,死了也不肯放过他……”

  见那人不同于生前,阴鸷的神色与周身的邪气,有一瞬,季知平以为是身陷于一场噩梦之中。

  一景一物正在虚化,变得模糊不清。

  耳边只有一道声音在回响,“季知平,你可知,这世间已过了三百年……”

  三百年呐,怎么会过了这么久,以至于忘了那么多事,甚至,忘了他。

  朝风涯行人见此内心生起不妙,互相使了个眼神,虽是事先准备在此等候百鬼夜行的队伍经过,心里有底趁鬼王不备拿下他,没想竟出现平时想见都见不到,此时并不想看到却出现的厉害角色。

  也不知是何时混在一起的,所幸附近有仙门子弟与道士前来相助,加上那十几位僧人,他们人多,定能获胜。

  楼无拘一瞬来到魏坤带领的阵仗之中,他不认识此人面貌,却认得这个人的声音,方才也是他放出豪言要拿他,他平生最恨有人在他面前放狠话,如此不自量力。

  更叫他生恨的是,这人身周护着他的人,所穿的衣裳与杀老陈夫妇的那些人是相同的。

  又是一个个符阵围住他,这段时日楼无拘恢复了许多人性,也能更好地控制自己,自觉不能发挥大波动的力量,这会伤及季知平。

  “退下!”朝风涯再朝魏坤的弟子喊,“带魏大人离开,别再惹怒他。”

  若不是看到楼无拘救下一人,将人带到树丛后,他都不曾发现左筝也在。

  显然,楼无拘也是有所顾虑,才迟迟没有大动作,朝风涯清楚楼无拘的力量,这也破解了疑虑。

  同时了解到楼无拘除了没有同凡人般的肉体感知外,在情感上已于常人无两样。

  此次是针对鬼王的阵法,在他身上恐怕起不到作用,他有成魔的趋势,不同于普通的鬼。

  混战之后依旧隔岸观火的鬼王已然没有太多的耐心等候,“玩够了,也该走了。”

  半撑着脸的手拿开,曲起的双腿伸直,从轿上站起,朝人群手指一勾,“我没有杀人的兴趣,只怕是过了圆月,佳人生气,不作陪了。”

  话音方落,一阵巨力压下,似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压在身上,使人动弹不得,有人吐出了血,倒地不起。

  场面一时静谧,也是那一瞬,大风袭来卷走季知平与左筝。

  朝风涯手上拿着法器,顶过了一半鬼王的发力才幸免,看着左筝被那丹魔带走,面对如此压力,怕是必死无疑。

  直到落地,见那丹魔无声消失,左筝才意识到那丹魔是在救他们。

  这让左筝开始疑惑不解,这只丹魔有此善举,又为何在此前会屡屡破城屠城?

  季知平来不及与楼无拘多说几句,人不知去了何处。

  一只小鬼路过,逮住它打听楼无拘去向。

  “你说那只高高大大长得人模人样的?”小鬼尖着嗓子一副十足的鬼相,肤灰肢硬,显然是走不动路,只能用飘的。

  “是,您可知他去了何处?”

  小鬼是个青年模样的鬼,面无表情嘴里却发出欢快的笑声,并解释,“新来的,前不久还是我们鬼王的小弟,按理说是不如我们的,架子却大得很。后来你可知?”

  季知平摇头,他怎么可能知道这只鬼想说什么。

  小鬼不再发出愉悦的笑声,而是改成了正儿八经严肃的语气,“他竟是皇城那些人一直以来想压制的珠子,不就一只普通人炼制而成的珠子嘛,竟几近成魔!”

  “炼制?”季知平不清楚他离开妖睦之后楼无拘身边发生了何事,而楼无拘明明是死了的,为何最后会被炼制成这副模样?

  莫非,真如他当年所说,他的兄长对他的好都是虚情假意,无论他如何逃脱,听母亲的话隐藏自身过人的能力,最后落败在他痴念的乌发上。

  “你说,他会去何处?”

  “还能去何处,此次同鬼王同战那几个破坏鬼王好事的人,这时候定是去鬼界邀功了,都说他迟早会成为鬼王身边的二把手,看来,是成真了。”那小鬼也不与季知平多废口舌,“我们做鬼的同那仙门也是各有门派,活得久的也该听说鬼王是史无前例首位与仙门合作的鬼,作为条件便是死去的人都归于他管,替仙门分担职务。而鬼王的好处便是不必担忧那些神仙来抓他,前提是不会滥杀无辜,管理好鬼界的鬼到人间作乱。”

  “我可没少听人说过,鬼王的位置随时都有其他小鬼王想取之,他又为何不去成仙?”此话一出,除了不明所以的左筝,莫说那只小鬼,季知平都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

  小鬼本就没有眼瞳的眼转动了一圈,不满说道:“什么人会成我们这般?当然是身有罪恶与怨气极重,执念极深,化不开或是解不脱的人,成仙?一只鬼想成仙,像什么话。只有真正慈悲为怀的人才会成仙,鬼之所以会成为……”

  季知平打断了小鬼的话,以证明白了,“清楚,只有恶念的人才会成为鬼,更别说能成为鬼王的人生前做过多少罪恶滔天的事。”

  “鬼王不过是为了保命才与仙门合作,不代表就安全,手段比鬼王高的鬼不是没见过,只是各自都守着自己的地界,圈地为王,并不会去干涉别的鬼。”说此,小鬼停顿下来,面向季知平,“当然,也有个别不安分的。”

  “你是说我想找的人?”

  小鬼摇头,“这便不知了,他的实力鬼王是见过的,多少会起戒心,毕竟是有成魔趋势的东西,与普通的鬼不同,鬼王能不担心吗?”

  小鬼不等季知平再往下问,一溜烟跑了。

  左筝见附近时常有鬼魁经过,拉着季知平快跑离开,“先回去吧,道长,那傻子……他不是普通人,他是风涯一直以来想要压制的邪祟,这几年在附近几次屠城,令人闻风散胆的丹魔。”

  季知平放开左筝的手,一动未动,“朝夫人,你可知,他是谁?”

  左筝点头,“略有耳闻,此人的出生华贵,却是位可怜人。”

  “我了解他,他不是那种人。”

  左筝不解,疑惑着去看季知平。

  “他一向低调,不会惹事生非,甚至,方才还救了我们,你说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那些事,或许是逼不得已,可他这几年是躲着的,你也知那段时间他没有出来作乱。”

  左筝从村民口中与孟温口中了解过关于“傻子”的事,“他在那户姓陈的人家中一直与普通人无异。”

  左筝觉得事情有许多疑点,此次无意撞见朝风涯同魏坤行人挑衅鬼王,使左筝不得不疑,那逃了无数次的丹魔,为何时隔一年会跑回这旧皇城来自投罗网。

  “我会去打听那丹魔作乱的缘故,道长与那位是何等关系,日后再处理吧,此地不安全。”若不是见过季知平在榻上躺过半年,她也不会相信一个自称活了百年的人也会同普通人一般受伤,只是不会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