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章,别来无恙
作者:素茶      更新:2021-04-02 20:30      字数:3391
  季知平前追,明万与孔雀紧随其后。

  许是感觉到后方的压迫,楼无拘几个闪躲,忽而转身对上季知平,怒目相对,竟落下泪水。

  楼无拘红着眼,黑发凌乱披散而开,腾空于山间,与季知平相隔一个山头,遥遥相望。

  这些年,有人在他耳边提起过往,激怒他,使他不得释怀。再有意识发现自己动不了,他控制不住自己。再后来他发现,他不是控制不了自己,而是,他什么都不是了。

  他没有手,没有脚,他没有了肉躯,他成了一只鬼。

  当意识到这个问题,意识到自己已死去,身边没有了谁人在陪伴,这世上,独留他……

  他开始怀念过往,怀念过去的每一个人,怨恨与爱着,更深沉更执着不放。

  再后来,他重新化为人形,有一对夫妇收留了他,他们后来有一个孩子,因他的出现而没了,都没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所有,竟是人为,这些人,都应该死绝!

  “王爷,你回来。”耳边回响季知平的声音,不断告诉自己,面前的人是季知平、是季知平……

  可是,他成了这模样,季知平是来抓他的。

  冷风呼啸,楼无拘哭出了声,笑出了声,他无法接受,也无法忍受所有人对他的欺骗。转身欲走,季知平瞬息来到他面前,阻止他离开,“与我回去吧。”

  不待一个解释,明万与孔雀到来时二人已在相斗,“你自己掂量,可有能力阻止他?我看老季再打下去是打不过他的,他明显不只对老季他有了杀意,你我插入同样有危险。”

  孔雀摇头,“他似乎并不能控制自己。”

  面对一个失意的人,孔雀没有把握,威力同是不可估量的。

  明万率先冲到二人中间,同季知平携手抵挡楼无拘的攻击,孔雀随后,来了个后击。

  季知平倒不是怕伤到楼无拘,他没有痛觉,受了伤能很快就好,他担心的是,楼无拘会因此而被激怒,力量更会增大,“住手,这样只会让他添怨。”

  孔雀方听到季知平的声音,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强压,猛地转身,险在躲过。

  季知平手中拂尘一扫,烟灰光芒落于楼无拘身上,一个纵身跳到楼无拘跟前,“住手,楼无拘,你杀了所有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楼无拘见有光芒落于他身上,隐隐痛意被盖去,一直遮挡于眼前的暗光淡去,红光一阵阵现出,再后来视线光明,季知平嘴角带血,一改之前的端正,些许狼狈站于跟前看着他。

  “受伤了……”他伸出手,想触碰季知平,耳边忽而传来季知平的声音,下一刻,他再没意识。

  明万的喘气声没有压下便施法压住楼无拘,防止他醒来又再失控伤人。

  “化形不多时……”明万打量了片刻,抬眼与季知平同视,眉头微皱,“太迟了,成魔已是定局。”

  季知平立时跪坐在地,看着躺在地中的楼无拘,顿时身感无力,“明万仙宗,如若,他肯同我回黎山,他会如何?”

  “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只能由黎山的仙人来决定。”明万多少是了解季知平的,担心他会一同叛变,留了一条路给楼无拘,“看他造化如何。你现今身在妖睦,想来是听说过管辖于这片区域的鬼王。”

  季知平仿佛看见了一道希望之光,眼底没有先前的暗沉,“他如何?”

  “他便是先例,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冒险与仙门合作。”明万再去看楼无拘,“他能成魔,因恨、因心中有不肯散去的执念,才会至此。若是执念散去,或许,还有一救。”

  明万手上一挥,金色光芒现出,一个小门变大浮现于半空,“盛国君野心太大,若不带走他,盛国怕是会自焚其身。”

  季知平见不得楼无拘再消失,更是见不得,他去杀那些无辜的百姓。

  正是知他心善,当年才会追随他,若有一日清醒,他该有多痛苦。

  “我同他回去。”季知平走到楼无拘身边,忽而与楼无拘对上眼,竟是从他眼中看出恨意。

  季知平欲再动手,楼无拘迅速逃走。

  孔雀想起一事,阻止前追,“带不走的。”

  “为何?”明万不解,“你是看出了什么?”

  孔雀摇头,“季公子,他或许清楚,才对你有误会。”

  方才,孔雀也看到了楼无拘看季知平的眼神,知晓二人曾经是相识的,并且关系不一般,应是友人。

  季知平同样是不解,“你知道什么?”

  “二十多年前有十二个人服用了以妖身炼制而成的珠子,那些人无法离开距妖睦较远的国家。黎山于常国附近,那位再是强大,如今未成魔,离了妖睦,他会变得虚弱、痛苦,甚至会毙命。”

  “所以,他以为,我要害他……”季知平不曾想过害他,面对楼无拘的恨与杀意,他无奈,也无法。“由着他。他接下来定会去找那本秘籍,他在人间是有身份的,你二位暂时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他下手不轻的。”

  季知平擦掉嘴角未干的血迹,重新回到村庄。

  而趁着三人不备之时逃走的楼无拘此时已回到鬼界,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身躺于半空悬浮着,身周暗光,血迹与伤口慢慢愈合消失。

  待沉睡醒来,疼痛的错觉又再袭来,耳边回响季知平不久前说的话。

  “季知平,这世间过了三百年,连你……连你也变了,为何,偏是我……”

  偏是我少年白发,偏是我不得愿,不得善终,不得为人……

  那些人害我至此,所有人都见不得我好!

  我要杀了那些人,杀了所有人,将丹室毁灭!

  “何人阻我,我便杀谁!”嘶哑的怒吼声响遍整个山洞,当有这个想法开始,楼无拘沉入一阵静寂,不知望着无尽的黑暗有多久,待回过神,楼无拘又再陷入愤怒之中,山洞的沙石阵阵掉落,天摇地动引来数只鬼王手下的小喽啰。

  “大人这是怎么了?”小喽啰对这个新上位的大人物不甚了解。

  “每回大人从人界回来,不是喜便是怒,传闻大人有成魔趋势,此时的喜怒哀乐是变化无常的,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免得如何死都不知道。”

  “……”他们虽死过一次,但小喽啰一点都不想再体会到死去之后还能怎么个死法,瞬时与伙伴离去。

  “季知平……”楼无拘每回忆起过往,见不到季知平时总会喊他几声,有一回倒是把人给喊来了。

  总是问自己怎么了,他不清楚那种感觉,只知道自己非常难受,浑身难受得要命,似骨肉被分离,似筋骨从体内将被抽出。

  如今,竟也能感觉到了生前的痛觉,他这是怎么了……

  他不是死了吗,为何,还会有这种感觉。

  人在痛苦难受之时,总想有人能陪伴在身边,即使不能帮助到什么,至少,不至于寂寞。

  为人时,季知平总会在那个时刻出现,并且陪伴在身边,而今,他的态度如同变化成另一个人,不再爱他,不再关心他。

  总是叫人怀疑,只是皮相相似,并非同一个人。

  一时的激怒,愈合的伤口又再裂开,血从身上各处一点一滴落下,楼无拘将头撞于洞墙,一下一下,或轻或重。

  “为何,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待情绪平息,伤势完全恢复,楼无拘才一副安然无恙的姿态出现在众鬼面前。

  受鬼王之邀,参与百鬼夜行,吸收月灵精华。

  他本不是冲动的性子,待一切稳定,楼无拘压制内心的躁动不安。

  当月光照映于身上,浓雾现出,视线变得模糊不清,有奏乐声响起,悠扬清亮。

  同鬼王坐于鬼力驭驶的抬轿上,一前一后经过风声萧萧的竹林,一足落地,听不出他的脚步声。

  聚了又散的浓雾使得视线忽暗忽明,过程中楼无拘与鬼王的轿子隔开了一段距离。

  恍惚间,似有一道身影划过,楼无拘警戒地注意周遭。

  百鬼夜行,这夜的常人是能看见游行的队伍,而鬼王给他的任务便是注意凡人的出没,保护凡人周全。

  一身影从浓雾中现出,楼无拘看到了来人,本没想停下轿子,行了半路,终是停了下来。

  待落后于百鬼的队伍有一段距离之后,浓雾散去,那人在月光的照映下有不同于凡人的光芒现出,他并非普通凡人。

  是啊,普通的凡人,怎能活这么久。

  也难怪,当年为了开导他,能带他去见各种稀奇古怪的人与物,原来,他才是那个特别的人。

  为何,才发现他的不同……

  寻了半月,总算找到。

  季知平那身最为中意的衣裳又再补了几个补丁,发丝凌乱,难得的一身贵气没了,一时显得落魄至极,有一瞬,楼无拘以为,三百年前的季知平还在。

  “王爷……”季知平见坐于轿上飘浮于半空的楼无拘,相望一阵,无人再一言。

  这段时日皇城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越是安静,越是叫季知平感到心慌。

  楼无拘不同于他人,他成形不久,起初由人控制,后来才有自主能力,自主能力越强,代表他更近成魔。

  而这个过程并不简单,若是控制不住,楼无拘就真的得走上绝路,落得一个灰飞烟灭。

  他倒是希望楼无拘能闹一场,哪怕是杀了丹室那几个人,总能叫他心安。

  偏是,安静得可怕,乖乖呆在鬼界,甚至在享受这月光的洗礼。

  楼无拘有气、有怨,想发泄又一次次刻意压下,握紧的拳头迟迟未展,眼睛依旧盯着那人不放,一个纵身跃于人前,一言不合又再开打。

  而每一次攻击,季知平只有躲开他,没有反击,使得手下的力量一次次减轻,最后闪身于他身后,楼无拘伸出的手停留在季知平背后,待季知平转回身,楼无拘盯着自己的手,他竟会对季知平下手。

  季知平下一刻便感觉一道压力压在身上。

  “别来无恙,季知平,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这个人,说想他呢……

  靠于他肩上的头埋于他项间,低声呢喃,双手一展,将人搂于怀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