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三章 攻略腹黑霸总
作者:祝馀      更新:2021-05-01 16:32      字数:3202
  又是一晚激情过后,卿聿怀沉睡过去。睡不着的苏诃想了一晚上卿聿怀的话,想到最后好像才明白白天话里的意思。卿聿怀对小孩是不喜欢的,应该也讨厌他母亲,用那种不齿的手段让他来这世间受苦,所以不想自己的后代重复自己的路。

  讨厌那种带着目的刻意接近他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所以他为了不让人有他的后代,拒绝女人;所以把接近他的男人用过之后毫不留情的拿来试药。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有这样变态的想法。

  侧过头看着熟睡的卿聿怀,苏诃觉得心颤,比起白天看他时的陌生更加刻骨铭心。

  他对卿聿怀是没有感情的,谁会对一个纸片人生出感情来,谁又会对一个任务对象生出感情,何况曾经害过他,何况他们还只是床上的关系。

  为了这样一个人付出感情,不值得。

  第二天,苏诃没跟卿聿怀去公司,累了一晚的人在家休息。

  玉嫂心疼他,切了各种昂贵的进口水果给苏诃,让他躺在沙发上休息,边看电视边吃水果的人一脸享受,这样的日子简直堕落啊。

  门铃不知何时响起,玉嫂小跑着去开了门,很快拿着一个包裹进来,说是寄给苏诃的。

  苏诃好像猜到了是什么东西,赶紧起身去接过包裹,生怕人见了不该见东西,道了声谢,蹬蹬蹬的跑上楼去,只留下一脸疑惑的玉嫂。

  关上门,反锁上,苏诃打开包裹,一支支管状膏药倒出来,药管通体白色,没有名字,没有用法,生产日期没有,有效期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系统……”

  001:在。

  “你这三无产品确定没问题?”苏诃无语,相当无语,长这么大不是没见过伪劣产品,只是没见过这样明目张胆的伪劣产品,“不会医死人?”

  001:……你大可放心使用。

  “死了怎么办?”

  001:免费赠送一次重生的机会。

  “行……”苏诃拿上一支进了厕所。昨晚被卿聿怀一番折腾,早上起来总觉得后面不舒服,应该有些肿。

  谁叫他撒娇呢,活该。

  药膏抹进羞耻的地方,苏诃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嘴里暗暗骂了几声卿聿怀禽兽。光顾着自己爽了,兴趣值一点也没增加不说,还让自己受这个罪,真是可恶。

  看着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苏诃有些坐不住了。

  该想大招了。

  “卿聿怀那在本市的前任怎样了?”苏诃问着系统,还是昨天那女人给了他启发,举一反三嘛。

  001:还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不过情况有所好转,已经能跟人交流了。

  “那就好。”

  苏诃拿了车钥匙,跟玉嫂打过招呼,说要回家一趟去取些东西,匆匆忙忙的开车离开。

  不是高峰期的道路上车辆很少,苏诃照着导航一路开去精神病院。住在本市的这位叫曾昱,没亲人,也没朋友,每个月卿聿怀都会让人按时把医药费打给医院,但从来没去看过一眼。

  这里与其说是精神病院,倒不如说是一家疗养院,住的病人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疯子。

  苏诃称是曾昱的亲人才得以探望。病房里的人呆呆的靠在床头,望着天花板,就连人进去也没有一个眼神。

  在见到系统给出的照片时,苏诃明白了一些事。他跟这个叫曾昱的长相有三分相似,卿聿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长相吧。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苏诃瞧了一会曾昱,若不是阴差阳错,现在自己也会像他一样痴痴傻傻的躺这里吧。

  “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见。”苏诃开了口,“不管你能不能听见,既然今天来了,我还是想把话说明白。”

  “我现在跟卿聿怀在一起,我们很恩爱,我知道你是他前任,可既然是前任,你们就已经没关系了。他还继续救济你,帮你付大笔医药费,住这么好的疗养院,花钱找人伺候你,这让我很不舒服。”苏诃在心里扇了自己两耳光,为了任务,简直没了底限。

  见曾昱还是没反应,苏诃继续说道:“我会给你打一大笔钱,从此以后卿聿怀就不再帮你。你好了之后去过你的生活,别出现在我们面前,别来打扰我们。”

  “对了,我跟卿聿怀已经准备结婚了,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为了我他可以不要小孩,也放弃卿家的继承权,我希望我们以后的道路上不会出现你这样的绊脚石。”

  在听到结婚两字时,曾昱的眼睛终于有了神,看向苏诃,只是没什么表示。

  苏诃也见到了,见到了眼睛里有了悲伤、还有些恨意。

  这正是他的目的。

  “我知道你喜欢卿聿怀,但那又如何,他不喜欢你,你也看到了,他根本没把你当回事,有些错犯过一次就别再犯第二次。即便你清醒过来,对卿聿怀,对卿家,对我们都不会有多大影响,毕竟谁会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话。”苏诃再在心里给了自己两巴掌,说着对不起。

  待不下去的人,站起身来,故作从容的整理身上的衣服,“你不放过他,我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大步离开病房。

  这个婊子自己当定了,哎……

  在人离开病房时,曾昱像是一下活过来般,眼里满是恨意的瞪着背影。

  感受到背后灼热的视线,苏诃一秒也不敢停留,那带着仿佛把人生吞下去的恨意,让他心里发毛。迅速走出大楼,苏诃长吁一口气,回头看看疗养院,垂头又自嘲的笑笑。

  自己怎么能这样贱呢。

  但是,他真的没时间了,这是性命悠关的事,容不得半点闪失。

  他相信刚才的话曾昱听进去了,不然也不会恨他,而最恨的应该就是罪魁祸首卿聿怀。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引导曾昱走进他的计划。

  早已打定主意的人向医护楼走去。

  晚上回到家,苏诃放下背包。卿聿怀还没回来,应该有应酬。玉嫂做好了饭等着他,“先生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你不在,还问了你去哪儿了,我就说你回家取东西,先生没说什么只让给你做些补身体的。”指了指桌上的汤,“这是炖了一下午的老鸡汤,撇了油脂,你多喝点。”

  苏诃闻了闻味,还挺香,笑着道了谢,坐下来拿起筷子开始用饭。

  十一点多,带着一身酒气的卿聿怀才被司机送回来。苏诃开的门,从司机手上接过卿聿怀,跟人道了谢,看着司机开车离开,才吃力的抱着人的腰准备往屋里带。

  转身之际,不远处漆黑的树丛里像是手机闪光灯一闪而过,苏诃也没紧张,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捧着卿聿怀的脸亲了一口,关切的说道:“怎么喝了这么多啊,也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

  卿聿怀醉了,但还没到倒下的地步,苏诃主动亲了他,这是第一次,两人关系转变的第一次,还关心他的身体。不想就此放过的人,一把搂住苏诃的腰身,加深了这个吻。

  苏诃注意力全在远处的树丛里,黑暗处一个人影,正举着手机,不是拍照就是录像。这人是傻子吗,就这样直挺挺的偷拍,也不知道避避,还有那闪光灯,若今晚卿聿怀还是清醒,百分百的暴露。

  这个带着酒味的吻让苏诃有些不好受,推开发软的卿聿怀,不耐道:“快去洗澡,一身的味儿。”

  卿聿怀不怒反笑,头抵在苏诃颈窝,“从来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谁让我喜欢你呢。”

  苏诃撇开头,转向一边,这酒气太熏人了,“我知道,我也喜欢你,快去洗澡吧,大门口呢,像什么话。”

  “呵呵……”

  苏诃不管上楼的卿聿怀,也不管门外的那人,关上门后坐在沙发上发愁。

  这么快人就有行动了,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利用了别人终究不好。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破不立,不作大死,怎么突破一百大关。

  “苏诃……”楼上一个长音打破这寂静。

  苏诃边应着边跑上二楼,“怎么了?”

  “这是什么?”卿聿怀手中拿着白管膏药左右瞧着,“有股药味,应该是药,怎么什么都没有?你哪儿来的?不能乱用药知不知道。”

  “……”敢情你还知道不能乱用药啊,苏诃上前一把抢了过来,“这是一位老中医的独家秘方,很难得的。”冲破六十大关才得到的奖励啊。

  “做什么用的?”

  “消炎,祛肿,镇痛……效果很好。”早上上过一次,跑了一天也没觉得不舒服,系统真是,不曾欺我啊。

  卿聿怀心领神会,将人拉过来,掰开腿坐在自己大腿上,手很顺利的摸进苏诃睡裤,直奔后庭,“我看看,早上上班走的时候我替你检查过了,是有些肿。”

  手指轻轻揉着穴口,在褶皱处顺时针一遍一遍的画着圆,不像检查,更像挑逗。喝了酒的人性欲更加旺盛,也更加持久,这是男人的通病。苏诃身躯一震,扶着肩,挺起了腰。

  卿聿怀大手扯下苏诃的睡衣,粉红的凸起就着苏诃挺身的姿势被送到卿聿怀嘴边,人没有犹豫,一口含住小小蓓蕾,吮吸起来。

  “嗯……”前后的刺激让苏诃有些受不住,嘴里难耐的发出了轻哼。

  大手拍在紧绷的臀肉上,卿聿怀舔舐的间隙发出声音,“别夹这么紧,放松,等会换根大的让你夹,给我夹射了算你本事。”

  苏诃有些受不住这卿聿怀的淫词浪语,仰着头,双手抱住胸前肆意的头搂着,嘴里全是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