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四章 攻略腹黑霸总
作者:祝馀      更新:2021-05-02 16:17      字数:3345
  卿聿怀经验丰富,身下的人用不了多少挑逗很快就能缴械投降,何况苏诃少经人事,在他之前,床上经验可说几乎为零,人还是个处呢。

  也许正是这性感的身体带着点灵魂里的青涩,才更加诱人。

  两个人在一起很容易擦枪走火,而每一次苏诃都被蹂躏得很惨,那根灼热的坚挺,不知疲倦的在自己肠道摩擦,快感成倍增加,痒得人只想快点,再深点。

  苏诃觉得自己在同性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回不去的娶妻生子,回不去的钢管直男,那些自己曾经追求的东西,也都远离自己,远到已经看不见踪影。

  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同性之间的性事,能轻易的在同性身下勃起、高潮、发泄,能轻易发出让人羞耻的呻吟,轻松的雌伏于男人身下,攀上巅峰。

  一夜的翻云覆雨,肢体纠缠,餍足的两人相拥着睡去。系统送的药膏果然管用,用过药后第二天恢复如初,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肿不痛,腰不酸,腿也不软。

  “系统……”苏诃觉得还是应该反馈一下药效,顺便感谢感谢。

  001:请讲。

  “药不错,谢了啊。”

  001:能得到你的肯定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另外,此药长期使用有助于恢复重要部位的紧致与弹性,助益良多……

  “……”卧槽,没脸见人了,苏诃没眼看这系统,每次都能把那些羞耻的话说得深刻又有含义,简直不像系统,更像特意来调戏他的,捂着脸,阻止001继续说下去,“行了,别说了,我就想感谢一下。”

  001:好的。

  系统离开了。看看旁边已经退却温度的床铺,人又是早早起来去公司了吧,还真是敬业。

  想起昨晚躲在树丛里的人,不知是本人还是另请的“高明”。苏诃简直无语,真是蠢透了,难怪被卿聿怀吃得死死的。

  人应该是来确定昨天他那番话是真是假吧。

  疗养院里,曾昱的病房内,照顾他的护工正拿着手机给他看昨晚偷偷拍下来的视频,虽然有些模糊,光线也不怎么好,但大致轮廓还是能看见。

  眼见两人搂搂抱抱,眼见两人卿卿我我。

  “他都没这样抱过我。”曾昱几欲哭出来,双手死紧的拽着被单,指关节发白,咬牙切齿道:“他都没这样抱过我,亲过我……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这个贱人!!”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受罪,都是他们害的,是卿聿怀害的,都是他们把我害成这样的。”曾昱还是哭了出来,伤心的哭了出来。

  护工可怜他,心疼的搂着人安慰,“别哭了……”

  曾昱泪眼朦胧的抬头看向这个满脸粗糙、三十出头的汉子,这个精心照顾他,可怜他的男人,说不出是怎样的感受,他醒过来,可心里却只有恨。

  还没开始报复,人就上门挑衅,真的是欺人太甚。

  “我会帮你的,我说过,我一定会帮你的……别哭了好吗?为了那样的人渣,不值得。”

  “嗯……”曾昱乖巧的点点头,随后伸手勾着人的脖子拉向自己,两人吻作一团。

  他知道人要什么,现在除了这具身体,这具残破不堪的身体,他拿不出别的,能让人死心塌地的帮他,也只能用这具身体,还好有这具身体。

  良久过后,两人退了出来,彼此平息着快要无法抑制的欲火。护工清了清嗓子找了话题,“昨天那人来找我,话里话外都是引你去报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这肯定是个局,就等着你出手,怕你不清醒,找上了我。”

  “我知道,那个贱人昨天就是来挑衅的,我虽然迟钝,但是不傻,以前是被爱情蒙蔽了眼睛,不然也不会落入卿聿怀的圈套。”曾昱靠在床头,冷冷的说道:“报复,岂止要报复,我要他们血债血偿,让他们尝尝我吃过的苦,要他们万劫不复。”

  “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吧。”护工握着人的手捏了捏,“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曾昱看向护工,似笑非笑,“不,我亲自来。你忘了我是神经病了,我还没清醒,做了什么过激的事也负不了法律责任,他卿聿怀不是会钻空子吗,那贱人不是敢上门挑衅吗。你说我受不了刺激,做些出格的事,比如,开车撞了他们,撞死了,就像这样,嘭……一下子,两个人全死了,多好啊。”

  “哈哈哈哈……疯子撞死了人,都不用负责的,是不是很完美,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曾昱大笑起来,眼里布满红血丝,像刚从地狱挣扎出来的恶鬼,要马上饱尝鲜血的滋味。

  护工搂着发狂的人,亲了亲发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为你准备好一切的。”

  “哈哈哈……”病房里渗人的笑声经久不歇,路过的人皆避之不及。

  别墅里。

  苏诃把原身那几张储蓄卡转作一张,凑齐两百万,直接转给昨天那护工,美其名曰最后一笔钱,实则大家心知肚明,做事,没钱可不行。

  也不怕护工拿钱跑路,量他也没这个胆。

  就是不知道人会怎样做。

  管他怎样做,只要照着自己的计划来便成。

  晚饭前,卿聿怀打来电话,让苏诃陪他去参加一个酒会,苏诃哭笑不得,这是不是存心膈应他呢,“你确定你不是拿这说事?”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随后便听到:“你还记得啊?”

  “当然,我又不是老人,健忘。你是想提醒我以前做的糗事还是别有用意?不妨先说出来,我再决定去不去。”苏诃可没忘记被那姓焦的讽刺,更不会忘了曾经的自己有多傻缺。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带你见见人,我不想就这样偷偷摸摸的,我想正大光明的让你站在我身边,也让那些有想法的人知难而退。”

  “……”苏诃觉得自己应该去,这是去拯救他人的善行,绝了无辜之人往火坑里跳的机会,“行,我换衣服,待会见。”

  “嗯,我让司机来接你了。”

  挂了电话,苏诃开始打扮自己。

  晚宴上,两人手牵手步入酒会时,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这是卿家当家第一次正式带人出席,对于现场的人精来说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很多都是带着艳羡的目光看向苏诃,这个攀上高枝儿的男人。

  焦煜彦果然也在酒会,见到人亲密的情形,只觉得心里发堵。不知道是那两人出了错,还是他出了错。没呆多久,也没去打照面,悄无声息的离开。

  苏诃偷偷看向有些落寞的背影,本想上去感谢人家的,可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说“别去了吧,就这样,桥归桥路归路,对大家都好。”现在看来,人也是这样想的。

  绝了念想更好。

  上次一起打高尔夫的王总依然带着小女朋友出现,大家客套几句后,卿聿怀便跟人谈起生意场上的事。苏诃没兴趣,借着肚子有些饿的理由离开去吃些东西。

  酒会上没有主食,苏诃看着这些漂亮的糕点没了胃口,拿了一块蛋糕放进盘里,到旁边的小桌边坐下,手里的叉子有下没下的点着糕点。

  “你还挺能耐。”王总的小女友不知什么时候在苏诃身边坐了下来,嘲讽味道十足,“真应该向你多讨教讨教,一个男人,是怎样把卿聿怀那样的人吃得死死的。是床上功夫厉害,还是连女人都自叹不如的骚气?”

  苏诃没理会,叉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

  女人不甘心,话也越来越难听,“听说你爬过不少男人的床,经验十足,想必卿董多少知道一点。就凭骨子里的贱想把人留住,太天真了,不过尝个鲜罢了,真拿自己当个人了?”

  苏诃平了平自己的怒气,慢慢凑过去,用着两人听得见的音量说道:“你三番两次来讽刺我,不过是嫉妒罢了,想爬姓卿的床,人看不上你这货色,攀上那样一个老男人,不甘心吧,他老成那样,能满足你吗?看来是不能,到处发骚。”

  “你……”女人刷的站起来,气得急喘,不管不顾的甩手一巴掌打在苏诃脸上。

  两人的动静引来不少注意,卿聿怀自然也注意到这边,自己的人被打了一巴掌,就像打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几个箭步上去,扶着被打偏过头的苏诃,心疼的想要掰开捂着脸的手,满是关切,“疼不疼,我看看,怎样了。”

  苏诃捂着脸,水润的眼睛无辜又可怜,“疼……”

  “是他。”女人开始叫嚣,“是他辱骂我的,是他自找的,都是他装的。”女人想去拉卿聿怀,想让人放开苏诃,想要那本该属于自己的关怀。

  卿聿怀像避开蛇蝎般推开女人。

  “贱人就是贱人。”女人不甘心,像失去理智了。

  “你说什么?”卿聿怀的眼神变了变,“你再说一遍!”

  “我说他就是个被人骑的……”女人话还没说完,被突如而来的一巴掌扇在地上,脑袋里嗡嗡作响。

  苏诃被这一巴掌弄得有些懵,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手,力道十足,放眼望去,那满脸怒气的王总打出去的手还没收回来,又听见人中气十足的吼道:“丢人现眼,马上给我滚,别再让我见到你。”不等人反应,又对着门口的保安叫到:“来个人给我扔出去。”

  女人显然觉得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让你滚……”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会这样对我,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被人左右架着往外拖的女人口不择言,即使如此狼狈依然自傲。

  “卿董别生气……”王总转过脸来,立马换了一个表情,“你这小男友没事吧。”

  卿聿怀看向苏诃,带着询问。

  “没事,我没事。”苏诃站起身来,手依然捂着脸,他是不能继续呆下去了,“我饿了,想回家。”

  “好,我这就让司机备车。”

  两人在众多目光中离开酒会,只留下身后无数个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