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五章 攻略腹黑霸总
作者:祝馀      更新:2021-05-06 11:00      字数:3134
  车上,卿聿怀手指轻柔的给苏诃脸上药,时不时的关切:“疼不疼?”那心疼的样像是打在他身上。

  苏诃好笑,这关心过头了都,他又不是娇滴滴的女人,不就是一巴掌嘛,摇摇头,“不疼了,早就不疼了。”

  “若再有人拿你以前的事说事,不用顾虑那么多,扇过去便是。”卿聿怀看看苏诃,“你跟我抬杠的那气势哪儿去了?你可不是吃了亏还忍气吞声的主。”

  “这你可冤枉我了,那是女人,再怎样也不能跟一个女人动手不是。”苏诃凑过去,眉眼弯弯嘻嘻一笑,“不过,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揭人伤疤这事,我做得挺顺手。”

  “哈哈……我就知道,不然人也不会疯成那样。”卿聿怀笑了两声,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怀里的人,“你这是在勾引我,嗯?”

  “我没有……”苏诃听到勾引两字心里就一哆嗦,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只是在讨好你,给你个好脸色呀。

  “算了,今晚让你休息。我让玉嫂做了粥,你多吃点,太单薄了,得补补。”卿聿怀搂着苏诃,捏着人的手看看,亲一亲,很喜爱的样子,“对了,你那药效果挺好的,在哪儿买的,我去看看,有方子的话就买来,走正规流程,可以的话就大批量生产上市,也是好事。”

  “……”您老人家还知道走正规程序呐!苏诃暗自瘪瘪嘴,又很为难,这是系统给的奖励,人应该有配方,可也不会轻易就卖出来啊。再说,到时候自己拍拍屁股走人,系统也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万一出了事找谁,还不得卿聿怀背锅。

  “别,别,别……”苏诃拒绝得很干脆,“人家那方子宝贝着呢,家传古方,留给后人的,出再高的价人也不卖。这几管还是我历经千难万险,帮人一个大忙才给我的。”

  “是吗。”

  “嗯。”苏诃面上完全看不出撒谎的样子,想自己多单纯的一人,到现在说起谎话来一套一套的,丝毫没有违心的感觉不说,还面不改色心不跳,哎……

  卿聿怀看了一会苏诃,“那算了吧,你用着好就行,这种古方报批也麻烦。”

  “哦,好。”

  卿聿怀又说道:“今晚我看焦总早早走了,他对你……”

  “我们没关系的,真的。”苏诃一听到卿聿怀提起焦煜彦马上紧张起来,他跟姓焦的关系很微妙,朋友谈不上,充其量就是前金主,可人的关心已经超出这个范畴,想来想去,苏诃只认定了一种可能,“他是可怜我吧。”

  “焦总人不错。”

  “就是一张嘴不饶人。”苏诃可没忘第一次见那人是怎样骂他的,简直是不留情面,“不说他了。”

  两人聊了一路,苏诃从没见过话如此多的卿聿怀,不苟言笑才是他们这些人的标配,今天也不知是被什么刺激到了,找各种话题聊,回到家用宵夜也聊,躺在床上也聊。

  终于把人哄睡着,苏诃却异常清明。今天真是见鬼了,苏诃觉得,这卿聿怀是不是身体也被占了,灵魂换成另一个人,就像他一样。那些关心、在意是不会骗人的,那看他越来越温柔的眼神不会骗人,两个人的距离好像在一点一滴的相处中被拉得近了些。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若卿聿怀一直渣下去,那么他做那些事便毫无压力,可他就是受不了人对他这种全心全意的好。

  良心过不去啊!

  不对,苏诃立刻清醒过来。对自己好又怎样,一样抵消不了他对别人的亏欠,过去做的事也不能一笔勾销,那些欠人的就一定要还。

  苏诃不知道那曾昱有什么计划,可也不难猜,人那么痛恨他们,恨不得要了他们的命。就眼下的形式来看,买凶的可能性更大点。由受害者亲自动手,既能还了卿聿怀欠的债,自己又能完成任务,简直是一举三得。

  不来个大的,又怎能一步到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他要做的就是曾昱手中的刀,卿聿怀身前的盾。看来这几天得时时守在人身边寸步不离才是,万一哪天出了事,不白计划了嘛。

  但愿人聪明点,别留下什么把柄,还得提前给卿聿怀打个预防针,不管有什么结果,都别追究,不过谁会追究一个精神失常之人的责任。

  苏诃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这是来这儿这么久第一次早起。穿得一身干净、爽利的人撑着头等着醒过来。

  七点整,卿聿怀的生物钟很准时,睁开眼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一看见苏诃穿戴整齐的坐在床边纳闷,“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起这么早?”

  苏诃观察了卿聿怀半刻钟,从人醒过来开始。这人不赖床,作息规律,自制力很强,强到近乎变态,人很执着,能为一个目标不惜自己数年的光阴和人生。

  难怪他能成功登上那个位置。

  只是,这样的人往往极端,容易走上偏路,就像把卿家弄得凋零,把身边的人送进精神病院。

  宁愿跟普通人打交道,也不要跟这样的人有牵扯,这是苏诃最后的认知。

  “我跟你一起去上班吧,在家里呆着很无聊,我会做很多事的。”苏诃凑过去,帮着卿聿怀穿衣,“助理怎样?端茶倒水递个文件什么的,还可以陪你解解闷。”

  卿聿怀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扣好衬衣扣子进了浴室。

  两人用过早饭,苏诃接过笑得合不拢嘴的玉嫂递过来的公文包,心情舒畅的跟着去了公司。

  卿聿怀的工作很忙,苏诃知道的,忙得完全没有自我空间,私人时间。上午在办公室处理完文件,下午就到分公司、工厂视察。苏诃全程跟在身后,做了不起眼的陪察团里的一员。

  周三周四周五,接下来的几天苏诃尽职尽责的做好助理的事,按照行程提醒卿聿怀接下来该去哪,该做什么,整理文件,端茶倒水,甚至陪床。

  真是辛苦了自己。

  终于到了周末,在苏诃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没去公司,用他的话说“钱是挣不完的,为什么不趁年轻享受生活,等老了,走不动了,才来后悔。”

  卿聿怀觉得很有道理,不是没听过这句话,只是没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他听的最多的就是身上的责任,肩上的重担,家族的利益。每个人都巴望着他给他们带来利益,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过休息一下,去享受生活。

  他的前三十年为了目标而活,后三十年注定要为别人而活,好像就没有自己。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卿聿怀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疑惑。

  金钱、荣誉、名利,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从来没怀疑过人生的卿聿怀感觉到了危险。眼前这个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句话就能影响自己,自己到底在意什么。

  睡到自然醒的两人慢悠悠起床,一个去厨房做饭,一个整理小别墅。

  玉嫂昨晚就被放了假回家,苏诃哄劝着人说不能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卿聿怀也没反对。事实证明,这周末的二人世界也不错,就比如现在听见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自己拿着的吸尘器轰鸣,墙上电视放着不怎么搞笑人却笑得开心的综艺节目。

  好像整个家一下子活过来般。

  曾几何时,应该是十几年二十年前吧,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

  不知是早饭还是午饭,桌上苏诃一边往嘴里塞着自己烧的排骨,一边安排下午的时间,“我们去爬山吧,有座云光山,就在本市,半天时间就够一个来回,山上有座庙,听说很灵验,我想去求个平安符。”

  “听你的。”卿聿怀夹了一小块排骨专注的剔着肉,这简简单单的土豆烧排骨,怎会如此美味,“你做饭还挺好吃。”

  “谢谢夸奖。”苏诃奇了怪,上次花了那么大精力给人整了一盘什么丸子汤,人半句夸奖的话都没说,今天这粗略烧了顿排骨人吃得津津有味,还难得的听见口中一个好字。

  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没要司机,卿聿怀亲自开的车,苏诃准备了背包,装了水杯、零食和水果。高温天气已经过去,想想自己到这儿已经两个多月,来的时候正是酷暑,现在夏天都快过完了,这时间简直不等人。

  车子开出去十来分钟,卿聿怀频频看后视镜。苏诃也察觉出来,顺着视线看过去,一辆黑色轿车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苏诃心里有些雀跃,又有些无奈,雀跃的是人终于动手了,无奈的是这曾昱还是那样笨。

  这么明显的尾随当人是白痴吗!!!

  算了,算了,还得自己帮一把,“怎么了?”苏诃问道。

  卿聿怀看了一眼苏诃又转过头去,面上明显有些紧张,“看见后面那车了吗?”

  “嗯。”苏诃又回过头看一眼。还在啊,大哥,要暴露了。

  “跟了我们有一阵了。”卿聿怀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出手机说道:“你把安全带系好,我让下面的人查,顺便报警。”

  苏诃一把抓住卿聿怀的手制止道:“先别,万一我们看错了呢,万一人家也跟我们同路,还没确定就这样劳师动众的,报个假警说出去就是笑话,再看看。”

  “行吧,听你的。”卿聿怀脚下加了力道,车子提了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