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第十六章 攻略腹黑霸总
作者:祝馀      更新:2021-05-07 11:00      字数:3095
  苏诃无声哀嚎,后面的大哥,我给你跪了,停下来啊,重新选个时间吧,你这太明显了,大哥。

  又过了几分钟,对方也似觉察到卿聿怀的车明显加速,在高架路口开了出去。苏诃看见人打了转弯灯,终于落下一口气,两手暗自揉搓着手心,镇定道:“看,我说吧,还好没报警。”谁也不知道,他的手心已经全是汗。

  卿聿怀回头看了看,很是小心谨慎,确定那车不见了后才说道:“小心一点总没错。”

  十一点过,车子停在山脚,此时上山的人很少,不早不晚的。苏诃背着背包亦步亦趋的跟在卿聿怀身后向山顶走去。九月了,太阳不再那么炙热,山上偶尔一丝丝凉风吹得树枝沙沙作响。

  看着前面这个背影,苏诃觉得他们不像情人间出来游玩,更像下属陪着上司视察,他好像在卿聿怀身上找不到那种恋爱的感觉。而卿聿怀对他,瞎子都能看出来。

  这样欺骗一个人的感情,会不会遭报应,系统,你害死我了。

  苏诃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出于这种心理,在半山腰时,拿出水杯里的温热水给了卿聿怀,又剥了水果送到人嘴边。卿聿怀是开心的,张开嘴咬着水果,眼神都不曾离开苏诃的脸上。

  山上的寺庙挺大,香客也不少,卿聿怀是不信这些,兴致缺缺的人坐在凉亭里休息。苏诃也没不开心,留下一句等我会,便朝着大殿走去。其实苏诃以前也是不怎么信的,自从发生了这样匪夷所思之事后,他深信不疑。

  顺利的从小和尚那里求来平安符,苏诃心满意足的道了谢,去找卿聿怀,“来来来……”人还没到,动作倒是挺快,“我替你求的,保平安。”

  “替我求的?”卿聿怀站了起来,双手接住快要冲到自己身上的人。

  “是啊。”苏诃手上挥舞着叠成三角形的平安符,很开心的样子,“有钱夹吗?把这个装钱夹吧。”

  “好。”卿聿怀愣愣的点头,又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钱夹打开,示意人放进来。

  苏诃心里抑制不住的愉悦,这简单的一个事就让兴趣值涨了五分,七十了,还剩三十分,再接再厉,争取一举拿下最后的三十分。

  下山的路上,卿聿怀自然而然牵上了苏诃的手,山不陡峭,很平缓,都是一些石板路,小孩都能蹦蹦跳跳的不用大人搀扶。卿聿怀像是怕人摔了似的,手上用力的握着。

  苏诃跟在身后,没觉得不好意思,这个世界不像原世界那样对两个男人在一起那么抵触。现在的他五味杂陈,卿聿怀的手掌很有力,也很温暖,很久没体验过这种被牵着的感觉,只除了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被老师或是兄弟姊妹牵,长大后就再也没有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让他的愧疚感越发的浓烈。

  系统哪里是在折磨他,分明是在折磨自己。

  下到山脚天已经开始擦黑,入秋的夜好像来得要早一些,刚刚还是灰蒙蒙的,只十来分钟路上的车便要在远光灯下才能看清路。

  郊区的路宽,车辆很少,中间隔着绿化带,互不干扰。卿聿怀的车速很快,两人一路都没说什么话。

  苏诃的心全放在可疑车辆上,上午的那一出可没忘,他也不认为那曾昱会就此放弃,一定会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比如现在。

  所以自己要随时小心,精神集中,一旦大意,命都会丢掉。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卿聿怀偶尔投过目光看看出神的苏诃。

  “哦,咳……没什么。”苏诃手握拳抵在上唇,轻轻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紧张。

  就在此时,一束强光突然迎面打来,照得两人睁不开眼,对面驶来一辆小货车,像脱了缰的野马,朝着他们飞奔而来。

  卿聿怀向右猛打方向盘,想要避开。货车也像是知晓他们的意图,跟着变了方向,直直的撞了上轿车的侧门。

  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苏诃来不及多想,眼看着车要撞上来时,使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抱住卿聿怀上半身拖向自己这边,同时压下身子,把人护在怀里。

  嘭的一声巨响,两车相撞,轮胎摩擦地面吱吱吱说的声音预示着这起车祸的惨烈。惯力过后,两车停了下来,豪车以其优越强悍的抗击能力承受住了强大的撞击,货车被逼停,满地的碎玻璃,警报声,闪光灯引来不少人。

  围了一圈的人都不敢贸然上前,有热心的群众开始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苏诃是被痛晕的,在晕过去的一瞬间他后悔了,这个世界疯了,自己是疯的,卿聿怀是疯的,曾昱也是疯的。为什么要拿命来做些事,原主的身体也是身体啊!

  在闭上眼的一瞬间,苏诃说了句对不起。

  从剧痛中沉睡,又从剧痛中醒过来,入眼全是纯白的白色,白色的墙,白色的灯,还有白色的床。身体千金重的苏诃动弹不得,面上的氧气罩被呼出的白气蒙上一层雾,耳边是能听见呼吸声和嘀嘀声。

  还没死,当然还是没死,越渐清明的脑子确定现在这身体还是他苏诃本人,“系……统……”叫出这两个字好像用尽了他毕生力气。

  全息屏很快亮起,001熟悉而愉悦的声音传来:恭喜贵方,攻略对象爱上我任务圆满完成,我们将适时送出奖励。目前贵方在本世界的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周,请问是立即传输进下一任务还是继续在这世界待够时间。

  “身体,怎么办?”

  001:精神力离开后身体会立刻死去。

  “那……”对啊,从他进入这个身体开始他就知道,原主已经去世了,活不过来了。可是,卿聿怀该怎么办?

  任务完成了,这样的结局也算好的,只是为什么心里有失落感,怎么会失落呢?“能不能,让我离体,但是,别马上走,可以吗?”苏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只觉得是自己放心不下,想要确定后才能安心离开。

  001:可以。

  001话音刚落,苏诃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从这身躯中拉扯出来。随后便失重般飘了起来,苏诃举起手,不可思议的看看,又看看自己透明得发光的身体,惊慌、恐惧、难以置信。

  这就是人常说死后的灵魂吗?

  一声长鸣将他的注意拉了回来,床头的仪器发出警报,跳动的弧线变成一条平坦的直线。这里是重症监护室,围过来的医生护士七手八脚的开始抢救。

  “下病危通知书给家属。”医生抢救的手没有停下,嘴里冷冰冰的说出让人近乎绝望的话。

  一名医生拿着单子跑了出去,不一会门口传来熟悉的咆哮,“我不收,别TM再给我拿这个来,治不活他,我把你们医院拆了!”

  医生被吓得又跑回病房,那狠厉眼神像是要把他千刀万剐。

  苏诃无奈笑了笑,居高临下的盯着一手杵拐杖,一手打绷带的卿聿怀。医生走后,人一下子坐回椅子上,刚刚的狠劲顿时消失无踪,只剩下颓然。

  原主的身体还是没被抢救过来。

  宣布死亡的那一刻,卿聿怀倒了下去。

  “我错了……我做错的事,让你来承受后果,对不起……”被及时抢救过来的卿聿怀捧着苏诃的手贴在脸颊,做着最后的告别,一句一句痛苦的哽咽,“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醒过来好不好,别折磨我。”

  “我都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对我的报复,对不对,我都知道了。我不怪你,也不会去追究,我会给他们一笔钱,送他们出国去过自己的日子。”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心里是有我的,否则最后一刻你也不会把我护在身下。你那句对不起,我接受了,只要你活过来……”

  “……”苏诃轻轻一嗟,那句对不起是对原主说的,不是对你啊,喂……

  “你活过来好不好,我什么都给你,什么都答应你,别丢下我,好不好。你们都丢下我,丢下我一个人,又是我一个人了,你们怎么都那么狠心呢……别丢下我……”卿聿怀的哽咽成了痛哭,那种失去挚爱痛彻心扉的痛哭,到最后疯狂的大叫出来。

  苏诃自虐般的看着卿聿怀,这是很早便能预料到的结果,本觉得自己能接受,可为什么心很痛,为什么。

  他一遍一遍的问自己,任务完成了,目的达到了,最好的结局,为什么自己这样难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感情,冥冥之中自己对卿聿怀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不可能,不应该,不会的……苏诃努力的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可是脸上的温润时刻提醒他,是,你舍不得了,你心软了。

  一瞬间,苏诃尽有些不想走,“我还能回去吗?”

  001:不能。这就是这个任务的目的,你不该陷进剧情太深,他们都是不存在的,你要认清虚幻和现实。

  是啊,是不存在的,苏诃低下头自嘲的笑了笑。

  001:你所剩时间不多了,请问做好接受第二个任务的准备了吗?

  苏诃最后看了看还在愣怔中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走吧。”话音刚落,一道光闪过,苏诃睡了过去。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