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第二十一章 攻略军火大佬
作者:祝馀      更新:2021-05-14 11:00      字数:3226
  工作如常的做着,有了老板的奖金,苏诃过得还不错,早上到网吧,按照惯例维护巡查后就开始做自己的事。

  上午九点多,网吧里一阵哄闹引得苏诃从他的屋子里出来一探究竟,这一看可把他吓得不轻,几十个身材魁梧,着装粗狂,面带凶相的男人围在吧台,眼睛左右扫着网吧里的人。

  苏诃生在法治社会,长在和平年代,那种打打杀杀离他很远,没经历过这种阵势的人也知道这是来者不善,要寻衅滋事了。

  老板也是个沉稳的人,走出来跟带头的人交谈几句后,两人的目光齐齐看向苏诃。只一眼,苏诃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他放的线终于把鱼钓上来了。装着毫不知情的人一脸疑惑的看着老板向他招手,这是叫他过去呢。

  苏诃捏紧双手,咯咯作响,脚下一步一步慢慢朝着人群走过去,紧张、兴奋、愤怒、恐惧,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心脏都快要停跳。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现在他失忆了,漏出破绽就是死路一条,装无辜才是杀手锏。

  罗勐并没有来,面前的这些人应该是他手下。苏诃站在他们面前时彻底换了一副表情,警惕的问老板什么事。

  老板看看苏诃,带着惋惜的眼神,“他们说是你爸爸的人,来找你。”苏诃急忙摆手,在还不确定这些人是谁的时候他不敢轻举妄动,“不,不,不,我不认识他们……”

  领头的男人不等人说完就开口:“苏诃少爷,我们找了你很久,你家人都急死了,苏先生命我来接你回去,他在家等你。”

  “你们是谁?”

  带头的又说道:“我们是罗先生手下的人,你爸爸跟罗先生在一起,他们都很担心你,都在等着你。”

  网吧老板听到罗先生几个字,面色有些惊讶,“苏诃,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还认识罗先生?!”

  苏诃没有回答,应该是了,可以跟他们走,可就这样答应下来有些不符合失忆的人设,不失忆这以后的剧情该怎样继续,苏诃摇摇头一锤定音:“我不认识什么罗先生。”

  带头的有些急了,抹了一把寸头,叉着腰来回转了两圈,大有你不答应我就要把人敲晕带走的架势,可他不敢,来之前老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毫发无损的把人请回去,想他一个大老粗,这种事还真没招,想了想,“你是叫苏诃吧,你爸爸是叫苏旺生吧,听说你不记得了,回去见到人肯定能想起来,跟我们走吧。”

  “我……我……”苏诃有些拿不定主意,人说得挺诚恳的,若再作人指不定会把他强行带走,万一老板误会闹了矛盾可怎么办,得罪罗勐没好下场,刚想答应下来,旁边的老板说话了:“你们怎么证明是罗老板的手下?”

  带头的嗤笑一声:“你敢去找罗老板对质?我们想要带走一个人,你觉得你拦得下?”老板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很清楚这人说的是真的,他还没那个胆量去跟罗勐叫板,只能乖乖闭上了嘴,同情的看向苏诃。

  苏诃见两边闹得很僵,立马放了台阶,“我是叫苏诃,我爸爸确实是叫苏旺生,但我也只记得这些。”不能跟罗勐要证明,可以跟苏旺生要啊,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带头的也不傻,拿出手机迅速按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就听见苏旺生的声音,“小诃,是你吗。我是你爸爸,还记得我吗?”

  苏诃听着外放的声音更加笃定了,“我记得你的声音,你好像是我爸爸。”

  “嗯,嗯,他们是来找你的,你乖乖跟着回来,他们会保护你的。”

  “哦。”苏诃也乖乖的应了一声,心里已经把这个卑鄙的人提起来扇了好几巴掌,这个老东西,如果不是苏诃还有点用处,就算是死在外面也没见他这么上心,爸爸,配吗?

  有人帮苏诃收拾行李,有人跟老板交涉,苏诃看着没了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又开始雀跃,至少可以不用过苦日子了,接下来就是在悠闲的享受中把任务完成,顺便把仇报了,最后拍拍屁股走人,让那些该死的都见阎王去吧。

  上车前苏诃想起一事,拿出包着的一千块递给领头的说:“我是被一个医生救回来的,我说了要报答他,你能不能派个人把这个给他送去。”

  领头的看看零零散散的一千块钱,眼神有些复杂,没去接。他很清楚这个叫苏诃的身份,虽说死跟他没多大关系,但心里总是不舒服,他们这样的人没什么同情心,有的是一个比一个狠,但他同情这个苏诃,更同情他老板,老天爷要玩一个人,真的是往死了玩。

  苏诃见人没动,又递过去一点,“他是郎台村的朗佩,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因为……我可能再也不会回这里了。”毕竟只有六个月,毕竟他要做的事很多。

  “好吧。”领头的接了过来,“我会派人送去的,你放心。”

  了却了一桩心事的苏诃终于安安心心的跟着人上了车。本以为他们会乘汽车去,结果车子开出一个多小时后进了一个不大的机场,苏诃左瞧瞧右看看,像是很新奇又很兴奋,可心里却把这里鄙视得彻底,私人飞机加红毯,这是什么奇葩操作。

  “我们要去哪儿?”现在的苏诃不过十八九岁青葱一样的年纪,加上失忆,过往不堪都该忘记了,回归本真才是该有的表现。

  飞机上跟他一起上来的有带头的那位,还有几个凶悍的保镖,听到苏诃问话,几人互看一眼,脸上意味不明的转过头去,只有带头的那位接过话回道:“回加纳首府。”

  “哦。”苏诃见众人都没有搭话的意思,只哦了一声也闭上嘴。这些人同情他,就能看得出,更多的是怜悯。苏诃心里很清楚为何如此,他不需要这些,一报还一报才是他的人生信条,但他只能演戏,从现在到离开的那天都要演,拿命去演。

  飞了两个多小时降落在一个宽敞的机场,一下飞机现代化的气息扑面而来,苏诃深呼吸两口气,满满都是熟悉的感觉。脚下踩着的土地很陌生,但他知道,真正的战场来了,战斗开始了。

  “苏少爷,老板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快些走吧。”领头的那位跟在身后有些着急。

  苏诃回过头来,眨巴两下无辜的大眼睛,长长的睫羽扑闪扑闪,微微翘起的嘴角分分合合,“我不是苏少爷,叫我苏诃就行。”领头的看得一怔后掩饰般轻咳一声,小声说了一句:“走吧。”

  罗勐的车队果然停在机场门口,前前后后十几辆车,好大阵势。苏诃走出大门时一眼见到车旁站着的一位四十来岁中年男人,个头不高,弓腰驼背,面相跟这原主有半分相似。

  这人就是原主那畜生不如的爹。

  苏旺生见到人出来,脸上立马堆满了笑,抬头挺胸的上前几步来到苏诃面前,伸出手去想要拉住苏诃,“你终于回来了。”

  苏诃对原主的父亲是厌恶的,也许这身体的记忆跟他一样,还没触碰到时,手自然的躲开了,嘴角一憋,像是避开什么恶心的东西,生怕一沾染上便洗不掉。

  苏旺生面色凝滞,有些尴尬有些不好看,眼神闪躲的想要打破此时的窘迫,“呃……那个,罗先生还记得吧,他在车里等你,快去,快去。”

  苏诃心里冷笑一声,即便是死过一次也没换得此人的同情,开口第一句还是急着把自己送出去,他很同情原主,就像罗勐那些手下看他一样。

  苏诃回头看看安静停在不远的车子有些搞不懂,这罗勐是在车上吧,我这都来了怎么不见人下车,摆架子呢还是心虚,要说心虚这罗勐也就不会来接人,那就是摆架子吧,是苏诃在他心里的地位还不至于让他亲自下车来接吗。

  苏诃收起目光,看向苏旺生,“罗先生是谁?”

  “哦,罗先生是很好的人,你出了事我们都很担心,知道你的下落后马上安排专机去接你,上车吧,以后我们都住在罗先生家里,像一家人一样,啊。”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罗先生用自己的飞机去接你,还派了那么多人,你放心好了。”

  “哦……”苏诃点点头,又问道:“那坐哪辆车?罗先生很有钱吗?”已经变得温和无害的人完全看不出破绽。

  苏旺生领着人去到中间那辆,站在门前,打开了车门示意人上去。

  苏诃走得很慢,因为车顶的遮挡,一个穿着黑色西裤男人的腿出现在他视线里,这人正襟危坐,宽大的手放在腿上,露在外面的皮肤较深,只这气势就让苏诃有些迟疑。

  “罗先生在车上,快上车吧。”苏旺生催促道。

  苏诃脚步停了下来,心砰砰砰跳得很快,他没忘这个人是做什么的,更没忘那一双凶狠的眼睛。他承认此时的他胆怯了,那种莫名的恐惧感不知是他的还是原主的。

  可是他有任务,有必须完成的任务,还有仇恨。苏诃压下不安的心,弯腰坐了进去。砰的一声关门声,惊得苏诃浑身一抖,转过头对上罗勐的视线。

  罗勐跟照片上的一样,长相一样,气势一样,深邃的眼睛像狼也像鹰,即便是看着苏诃。

  苏诃开始发抖,心开始发抖,手也跟着发抖,好像整个身体不受控制般抖动起来,怎么都压不下,心里的恐惧、害怕、惊慌越来越强烈,胃里难受的一拨一拨翻滚,想吐,想要逃。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