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要把你捉到手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5-18 23:34      字数:4074
  「如果你打算就这样放弃追求他,我不会认同你的,要让我放弃我心爱的人,你认为,我会同意这么愚蠢的事吗」

  「要让我把对他的情感像秋日里的蝉一样封闭起来;把对他爱恋的目光,转化为对待一般人那样的漠视;把对他的喃喃爱语转为噤若寒蝉 ,我做不到!还是,一如既往冷淡的你做得到,哥哥?」

  虽然语气里只体现出了不甘与质问,但那斩钉截铁的态度和目光里饱含的怒火让听者皱了皱眉。果然,优秀世家里的尊贵血液赋予这些人生来的尊贵气度,即使发起火来也是如此优雅不凡。

  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和哥哥走更加长远的路,恐怕要面对太多困难。

  首先是宇宙大背景的特殊性。

  元年2035年,换算成古人类地球年,是地球公元3452年,这一年是人类巨大的转折点。在这这一年里,一种未知宇宙病毒开始扩散,因其只针对于普通人类极高致死率且不断变异而无法根除的特点,为避免灭绝,人类通过外星基因优化改造分化为人类和异人两种,在异人优秀的基因不断进化与强大病毒的作用下,人类已经大幅减少甚至濒于灭绝。

  鉴于古人类基因长久的传承和维护,军部政府才不情愿的连同皇族主导并启动了人类保护程序,将少有的仅存的一部分人类保护起来,并将其称为O型人类。

  如果仅仅这么结束就好了。出乎意料,异人内部也产生了一部分分化,转化为了后来的高级A型异人和低级的B型异人。高级A型异人甚至与普通人无异,面容大多美丽夺目,拥有强大的能力与主导才能,成为了宇宙引领者,组成世家。而低级B型异人因其自身缺陷,身体机能孱弱,面容普通,血统一直是被认为肮脏的,低廉的,为高级异人压制,为其服务。

  由此,军部政府展开了科学组调查,调查结果明确表明:高级A型异人可产生信息素,压制人类与低级异人活动,由此在人类、低级B型异人间,存在着对于高级A型异人的绝对臣服!产生金字塔型严谨的ABO社会关系。

  再者,哥哥是人类,却一直对外宣称为收养的高级A型异人,正因为与萧世家毫无血缘关系,更无渊源的状况,如果这一点被有心人发觉并有所利用,即使拥有世家养子背景,哥哥也自身难保。他们两个也会因此而发疯到气的跳脚,再去大闹军事法庭。或者一枪崩了那个敢伤害哥哥的倒霉家伙。

  而且,星际军部政府已经严禁O型人类脱离地球之星去殖民区或星际舰艇之类的地方,这无疑是顶风作案。

  当然,军部世家高层的人都明白,这就是个幌子,其目的有迹可循。

  若是哥哥因为敏感的身份而死掉,说不定他们两个就会以自家强大的军事能力毁了这个世界。

  若是哥哥因为他们热情的求爱而吓跑,而弄丢了这个可爱的人儿,他们自己都会杀了自己。

  确实是到了做决定的时候了。

  犹豫,是军人的最大弊病。

  「够了,你也知道,哥哥是养子,还是人类,和我们有本质的区别,就不论哥哥对我们的情感如何,单是身份上绝对的差别,他知道这个秘密之后,他会置之不顾吗?!」萧凫攥紧了拳头,但一瞬间就松开了。

  这个问题,他也想了多天。其程度不亚于自己的弟弟。

  「可哥哥并不知道他是人类,对吗!」萧赫愤愤的开口,「我们不和哥哥在一起的话,谁知道哪一天会发生什么,现在军部政府大权在握,皇族又对军政大权虎视眈眈,我们不在军部手握大权的时候布好哥哥的保护网,难道要等到军部政府倒了台,才去维护他吗!」

  一连串的质问让萧凫沉思起来,哥哥的面容渐渐浮现,那一张单纯的脸,总是漏出迷茫又可爱的表情,就想让人狠狠亲吻。

  将他抱在怀里温柔抚摸。

  「好吧」萧凫妥协了,严肃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来一层笑意「那么就打个赌看看,谁先得到哥哥的芳心了」

  两个人钻在一起,像密谋干坏事的小孩一样,如果哥哥见了并知道他们刚刚做了什么决定的话,一定会打一个寒噤。

  

  叩叩!

  门推开了一条缝,萧鸬的脸在门口漏出来。

 「你们在干嘛,妈妈叫吃饭了,还在商量军部政府的事吗」

  「军部政府?」萧赫欢快的扑上萧鸬的身子「原来哥哥也听说了。」萧凫跟在后面,为他亲弟弟的先入为主的拥抱而不快。

  萧鸬永远也没法明白,萧赫怎么能总像一只小狗一样惹人怜爱,这种亲密这让他十分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养子而已。

  轻轻推开扑上来的身子。「那当然,我也刚刚从军部听说,去遥远星际的征途,真的让人十分期待呀」

  「一点也不」萧赫仿佛没有感受到哥哥的抗拒似的,又挂上萧鸬的身子。「那种又苦又累又无聊的活,也就哥哥想去干了」

  「嗯。。。萧凫..」

   萧鸬转向萧凫,却看到他眼里隐隐的,不赞成的成分,只好又推开萧赫的身子,幸好,这一次弟弟没有再黏上来。

  他一向有点惧怕自己这个优秀的大弟弟,不仅仅是他弟弟年纪轻轻就达到的无人能及的功绩,而且萧鸬能感觉到,萧凫那一张冷静的面容之下,有自己无法理解的成分。那应该是一种自然的,无法解释的敬畏,仿佛下属对待高高在上的长官一样。

  萧凫经常性的对他探寻的目光,好像要在自己脸上掘地三尺,找出什么东西一般。

  无法理解

  显然,他们的哥哥一点也不知道,这完全出于血脉上的压制和萧凫自身的严肃劲头。

  「哥哥如果这样期待的话,那我和萧赫也要好好准备了」萧凫脸上浮现出一丝少有的笑意「哥哥,你可能还不知道,这次去,恐怕要穿越一条小行星带,可能会与M国军舰爆发一场小型战争,恐怕这是哥哥第一次遇到战争。」

  「什么战争不战争」萧夫人站在旋转楼梯下,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晚饭已经好了,你们爸爸忙着军部文件不回就算了,这几天,连你们也老去军部政府,我总是见不到你们。那些军部里的人,难道不知道你们是世家的孩子,一直在使唤我心爱的孩子吗?」

  「今天可是有好吃的比目鱼,纯古地球的品种」

  萧鸬将刚被战争挑起的兴趣丢在一边,催促这兄弟俩快点下楼,「若不是我们这些人做狗一样累死累活,妈妈怎么能享受美好的生活呢」萧赫油嘴滑舌的抢答,他很知道怎么样说会让妈妈开心。

  「你呀,你,就知道说,不如和你两个哥哥好好学习学习」萧夫人宠溺的瞪了一下。

  

  饭桌边,小小的争端又开始了,还是谁和哥哥坐的问题。

  得了,真搞不懂,萧鸬闷闷的想。

  明明从前和弟弟们关系并不这样亲密来着,最近几天怎么就变了。

  身旁最终还是萧赫死皮赖脸的坐下。

  果然,萧凫可想见得黑了脸。

  「多吃些」萧夫人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两个争风吃醋的好儿子「都瘦了」

  为三个儿子夹上菜,萧夫人感到十分的满足,家庭和睦,生活美满,没有战争,就是她希望的。

  

  但向窗外看去,最远处一片片房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那是低级异人这种底层人生活的地方,房屋是全金属的,小小的,可怜的一点生存空间,和萧世家和其他安德、比特两大世家有着庄园,有着花园小道,露荫凉台,石砌的仿古人类那种舒适的房屋不同,这些人的生活,萧夫人永远不知道有多悲惨。

  

  「哥哥说以后想和我们一起睡,他的房间睡不着」萧凫突然冒出来一句。

  嗯????萧鸬吃了一惊,

  居然莫名其妙的撒谎。

  而且是这个最最严肃的大弟弟。

  萧赫也斜过眼笑眯眯的看着妈妈「是的,哥哥不想和你说,怕你担心。」

  天啊!突然遭受了不明之冤,还被加上莫须有的罪名,现在也会害得妈妈担心!

  萧鸬的心纠结在一起。

  「真的吗」萧夫人果然露出关切的表情,「你这孩子,为什么不和我说,妈妈从来没有把你当做一个人。。」

  「妈妈!」萧赫感觉自己快冒冷汗了。妈妈完全没注意自己将会说出什么。

  秘密差一点被揭露的感觉真的是糟糕极了。

  萧凫嘘了一口气,还好,笨蛋哥哥还糊涂着。

  萧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急忙打住「我的意思是,我不认为你是他们的哥哥,就让你承担起什么责任,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子啊,我应该让莫克医生为你看看」

  「啊,不。。不用妈妈。。我并不。。只是。。」萧鸬偷偷瞧了瞧弟弟们的脸色,果然,萧凫在用可以捉住他灵魂一般的目光盯着他,萧赫也是惊魂未定又一脸期待的目光。

  看来没有选择的余地。。

  「只是最近很忙罢了」他讪笑了一下,「嗯。。我确实说了这样的话,不过没有关系,只是一个人睡不着而已」,和妈妈撒谎,简直比在军部政府被长官训了一顿还要难受。

  虽然作为世家长子,长官们的训话并不凶

  萧夫人看见萧鸬的脸色好似也不严重,欣然答应下来,优雅的脸上漏出幸福的的笑容。

  天啊

  萧鸬感觉自己被雷劈到了,用古人类的话,真是见鬼了!罪恶感只盘踞在自己心头,而两个始作俑者没事人一样。

  他早就知道,弟弟们就常常这样欺骗母亲而去喝奥尔特烈酒。

  而他做哥哥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既然如此,听见自己孩子睡不着,萧夫人吩咐仆人收起自己的餐盘后,内心还是泛起担忧,便催促萧鸬快去睡觉。

  「我知道了,妈妈」萧鸬温和的笑起来 「反倒是妈妈,每天担心我们,怎么吃得消」。坚持着送妈妈回房间以后,萧鸬才想起质问两个弟弟的事来。

  手杵在桌子上,萧鸬高高的身影在灯光下投射出一片阴影

  质问是必然的!坚定自己的想法后悠悠开口。

  「干嘛要撒谎」

  「没有撒谎,哥哥刚刚承认了,不是吗?」

   顿时被噎住

   自己确实承认了

   可是

  「那也是我不想妈妈担心,才这样的」

   知道自己和萧赫斗不过嘴,只好自认倒霉。

  「哥哥真是的,我们只是客气客气,毕竟和哥哥在不同部门,总是见不到面,而哥哥总是与我们保持距离,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我和萧凫又是长官,还很忙,和哥哥客气一番,不但不推辞不说,哥哥现在反倒这么凶的质问我们,做作为兄弟,我和萧凫非常伤心」

  「。。。。。。」完全是倒打一耙

  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完全想不到,萧赫人畜无害,美得没法形容的脸上还透出无辜的表情来。

  和他理论,真是错误!

  只好寄希望于萧凫了

  感受到萧鸬的期待目光,萧凫面无表情的回答「我不认为弟弟说的是错的」

  「。。。!」

  一直正直待人的萧鸬碰到这样的两个无赖,只好走向楼梯去两个弟弟房间里去。

  没回头的萧鸬根本不知道,身后的两人相视一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哥哥,等等我呀!」萧赫露出一副堪称美人的狡黠笑容,正好和萧凫冷淡却吸引人的面庞成了鲜明对比。

   完美的第一步!

  就等着这么一条赏心悦目的鱼儿上钩了。

作者有话说:

我会努力的,谢谢支持(*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