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惊人的决定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5-18 23:35      字数:5309
  〔本文男主为收养关系,不存在血缘问题〕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户中投射下来,zx转了转酸涩的眼睛,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简直头痛欲裂,好像一颗炸弹埋在了头里,一晃头,就痛的厉害。

  几乎好久以后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

  昨晚洗澡的时候萧赫偷偷拿走了他的浴巾,然后自己只好尴尬的出了浴室门去抢。

  可恶的是,萧凫这个做哥哥的没一点反对的样子。

  被弟弟撞见没穿衣服的样子,好尴尬,一想起来脸就发烧。

  自己完全颜面尽失。

  「哥哥难道不知道吗,你的身体很漂亮!」

  「这样的美丽的身体,哥哥何必遮遮掩掩!」

  自己在弟弟赞叹的目光下,简直要被弟弟们灼热的视线蒸发了。

  「开什么玩笑」萧鸬又惊又气。

  但两个弟弟的表情显然不是在开玩笑,他一点也不知道,弟弟们强忍着自己的爱意,忍受着来自于恋人一般的冲动,忍着未来可能失去爱人的风险。

  「哪里是开玩笑,哥哥的身体太诱人了」

  「真下流!」

  萧鸬可没想这么多,为了捍卫尊严,想也不想的扑了上去。

  「哥哥真是不自量力,我和萧凫可是擒拿术和格斗的冠军,还没有人破我们的记录」两个人轻松躲过了萧鸬的进攻,萧赫便揶揄道。

  「别小看我,我也拿过冠军!」

  然后就和两个弟弟们痛痛快快的扭打在一起,当然,谁也没敢用力。但是被两个高自己一头的弟弟摁在地上,一股怨气又从胸膛里升起。

  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快起来!」萧凫晃了晃被萧赫枕到压麻的胳膊。

  「唔」

  萧赫只是呜咽了一声,动了动搭在他身上的腿,再没了动静。

  「哥哥,萧赫最近很累的,军部的事一直要他处理,你让他睡一会吧」枕在另一只手上的萧凫悠悠开口。「所以你也不起是吧」萧鸬叹了口气,只好任由弟弟们这么靠着。

  哔!哔哔!

  悬浮窗口显示出一则通讯请求。

  胳膊被死死压着,只能这么接了。

  「允许接通」

  通讯窗口确认声纹验证后“哔”的一声,接通通讯。

  检测到三人身份位置检测器处于同一位置之内,通讯员打算一起通知下去。

  「萧鸬少校、萧凫和萧赫上校您好,军部执行司要召开紧急会议,请您于半小时后立刻前往执行司一层会议室」

  「搞什么」萧赫被这不和谐又不合时宜的声音吵醒,不满的嘟囔,好不容易和哥哥有这么好的相处机会,就被军部那点破事破坏了。

  这么早,执行司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啊!

  「行了行了,知道了,赶紧挂了,没眼色的家伙」

  通讯员可怜巴巴的应声,白白遭受这不明之冤,他又不是故意的。

  幸好没有请求视频通讯,要不然,一定会被as上校目光杀死。

  真冤枉。

  「快起来!」萧鸬催促着「你们真是一群小坏蛋!」

  萧赫撇了撇嘴,勾住哥哥的肩膀。

  「好凶啊,真是的」

  虽然嘴巴里抱怨着,但抱着哥哥的机会可不会放过。

  既然已经和萧凫打赌,那就要寻找一切机会去引起哥哥的注意才行

  虽说让弟弟们抱着的样子和触感很奇怪,但是双生子身上那一股来自信息素独独特特的香气很让人安心,像被一双手温柔着,保护着的感觉一般,在心里慢慢腾升起一股暖意。

  打早就注意过,两兄弟身上会有一种独特的信息素味道,不同于萧赫的花香,萧凫更多的是一种清凉的,冰山一样淡薄荷的味道。而自己军部同事的身上也会有,并且每个人身上是不同的。

  不过,在m12星执行任务时,那里的人低级异人信息素什么味道也没有。

  曾经自己也提起过这种特殊的感觉,又询问了一下o型人类是不是真的没法散发信息素,高级兽人是不是无法互相闻到信息素,但弟弟们只是敷衍的回答自己几个答案,仿佛不想多谈。

  「哥哥没什么问题,只是体质差异,对信息素敏感罢了,不能算被信息素压制」

  「况且,这种现象也不是没有,只是少见罢了」

  「没有发情期也是好事,我和哥哥都困扰的不行,哥哥要高兴才对」

  因为得到的模糊答案,萧鸬也只能理解为双生子强烈保护欲的一种了。

  奇怪

  有信息素是众人皆知的事,为什么弟弟们总是对自己的信息素上的问题而回避呢?

  

  「哥哥在发呆?在想什么呢」萧凫注视着哥哥漂亮单纯的面庞,露出沉思的表情。在这张脸上,他的什么想法、什么秘密都藏不住。

  更不用说骗过目光锐利的萧凫

  「不,没什么」萧鸬简短的回答了一下「我没有在想什么,发呆而已」但看到萧凫满含不悦的眼神,他就回想起此前因为和一个军部的朋友喝酒而欺骗弟弟的后果。

  当然是被教训的很惨痛。

  

  「哥哥这次会长记性了吧」

  「居然敢偷偷出去喝酒!」

  「被野男人做了什么怎么办!」

  「当然,萧赫。早和你说过离军部那些五大三粗的家伙们远点,哥哥难道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哥哥吗?有多少人想得到哥哥吗,嗯?」显然,萧凫后面这句话是给萧鸬说的。

  气上心头。

  双生子不惜代价的为哥哥创造着近乎完美的生活环境,他却为了和另一个男人喝酒而欺骗自己。

  心痛

  扭着胳膊的手徒然加大力度。

  「你在胡说什么!」萧鸬吃痛的叫起来。。。「唔,好痛!」

  被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真头痛,哥哥完全不信任我们」萧赫用一种戏谑的口吻抱怨着,手却不安分的在萧鸬的脖颈上抚摸着。

  「住、住手!」

  「想住手就请哥哥诚诚恳恳道歉,并发誓自己会报告所有行踪给我们吧」

  「胡说八道,我没有这个义务」

  「我可是你们哥哥,少目无尊长了!」

  自己的提议被心爱的人断然否决,一丝愤怒从萧凫眼眸中闪过,但很快消失了。

  毕竟随意发火暴躁无常那是低级异人才干的事。

  「我是长官,请你服从命令,萧鸬少校!还是说,要我签下这个军令,让全军部的人都知道后,你就会服从了?!军人的天命就是服从长官的话!」口吻严厉至极。

  一股股淡薄荷的信息素散发而来,味道冰冷好闻,里面的压制意味使得自己全身无力。

  无法反抗

  都怪自己,偏偏对付不了信息素。

  但是用信息素对付自己,太卑鄙了

  萧赫笑了一声「我和萧凫的刑讯逼供课可是满分,哥哥这门课没我们厉害吧,快说吧」便将手慢慢下移,抚上衬衣下柔软光滑不失肌肉的腰部。

  「唔,,,你,你们!」

  「住手,我是你们哥哥!!可恶」

  在弟弟面前这样丢脸,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是恨不得立马钻进去!

   最终自己还是被扭着胳膊,脸贴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因为胳膊疼而痛的痛哭流涕的发誓自己不会再欺骗两个弟弟,并及时告知自己行踪之后,就吃一堑长一智,再不会对他们说谎了。

  

  「萧凫,我只是在想你们身上的信息素真的很好闻」红透了脸,才以声若蚊呐的声音挤出这在zx看来堪称暧昧的句子。

  两兄弟迅速交换了一下目光,相视一笑。

  「哥哥才是那个最美味的人」

  「好了,我去洗漱,我们时间不多了」萧鸬害怕小弟弟再说什么让自己无法接受又脸红的话,匆匆下了床。

  「等一等,我帮你把军服穿上」不由分说,萧凫已经提起了军服。

  看见弟弟眼里不容置琢的严肃目光,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只好咽进肚子。

  那感觉像狗想吃肉包子却被打了一顿一样恹恹不乐。

  

  乘上军用商务型豪华舰船,向m1星军部执行司总部驶去,兄弟三人居住的东京殖民星慢慢淡出视野,变成一个布满光点的绿色的小圆点。

  「下次再不吃早饭,哥哥别怪我不客气」

  萧凫坐在萧鸬身边,用淡淡的口吻说道,萧鸬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弟弟一定又是生气了。

  自己永远猜不透这个常常生气的弟弟

  不吃早饭要生气、不报告行踪很生气、一不小心随口说的话听了会生气、不听弟弟的话会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

  萧鸬不自然的理了理军装,让军服的竖领恰到好处的贴在肌肤上,摩擦的皮肤却传来一阵痛楚。

  应该是睡觉落了枕。

  弟弟们无处不在的关心和保护,让自己感觉自己才是那个最小的,最弱的,最需要保护的人一样。

  「不得不说呀,哥哥穿军装真的是吸引人,一副严肃的模样」萧赫乖巧的笑笑,一副完美好弟弟的样子,脸上确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被亲吻的,被抚摸的哥哥,也会如此吸引人吗」

  真下流

  萧鸬狐疑的看了看双生子,一丝丝不安在心底泛起。

  自己是不是捡来的

  他总是被蒙在鼓里面

  

  m1星离的不远,以军用舰船的能力,在十分钟之内就抵达了。

  走过恭恭敬敬敬礼卫兵,一个人影冲上来。

  「嗨呀,萧鸬,来的真及时,其他低层军官已经到了,听说又是紧急会议,一天天会议不断」作为和萧鸬关系不错的昔日校友,他自然而然的搭上萧鸬的肩膀。

  「不要抱怨了,刘克」萧鸬淡淡一笑「你还是很尽职尽责的」

  「真不是我说,这次问题多多少少有点严重。」

  说出这话,结果发现严重的只是自己而已。

  后面四道射线扫向这里,刘克抽回了搭在萧鸬肩上的手。

  双生子的醋坛子一如既往的容易翻。。

  何况听说上一回那个和萧鸬喝酒的可怜家伙被欺负惨了

  没有高贵世家背景撑腰,他不想死的这么早。

  

  「好了哥哥」兄弟俩快步走上前去,岔开刘克和哥哥,「刚刚爸爸发来通讯,要我们几个开完会以后去见他」

  「紧急会议上老狐狸们又会谈一些什么呢」萧赫绝望的吁了一口气「真不想看见他们」

  「别这么说嘛」一抹男声从门后传来

  「原来是安德家的小狐狸啊」

  「你们的哥哥风采依旧,还是像以前一样迷人啊」东桥安德很有风度的同zx握了握手,忽视了萧赫的嘲讽。

  「嘁」

  这个小狐狸!萧赫闷闷不乐的想

  「大家都在这里,也省得一个一个打招呼了」刚到来的凯尔比特露出来愉快的笑脸,同萧家和安德家的继承人们一一打了招呼

  三个世家的孩子全都到齐了,就等所谓的老狐狸们来。

  会议气氛不像原先想的那么好

  首先是老狐狸们的领头人亚兹上将,和他的秘书贼眉鼠眼的科德,萧赫戏称他为老狐狸的小俘虏。然后就是米和中将与斯拉中将

  一个一个开始就m星暴乱在会议上大发脾气

  「这不可置信!可耻的行为!」

  「我们完全没想到,足够狡猾!应该把他们赶尽杀绝」

  「你们难道不为此而付一点责任吗?」

  萧赫味如嚼蜡的听着,却看到哥哥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不禁失笑

  「萧赫上校,这样严肃的会议你却在笑?」亚兹板起面孔,准备批评批评这个目中无人的五星上将的小儿子

  管他是不是世家

  好啊,揪到我的头上,咬牙切齿的as磨刀霍霍,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我说,亚兹上校,上一次会议,我们萧家已经提供了完全合理行之有效的方案,而执行司的人在干什么?准确来说,是您和您的一帮人在干什么!如今m12星低级异人暴动,归根结底,就是执行司及其领导人的不作为!我有权依据军部宪法,追究你们失职行为」萧赫厉正言辞的质问逼得三个上将哑口无言

  萧鸬吃了一惊,担忧起他说出什么不利的话来

  「我。。。」

  「这一条不论,亚兹上校,军部宪法制定部恐怕已经明确发布了(有关失职渎职的惩戒规范)您的行为。。」

  「就是军部宪法GX253条例,需要我为您复述一遍吗,我已经将新条例背下来了」

  看着亚兹上校剧烈起伏的胸口,萧鸬隐隐担心起来,虽然现代科技足以治疗大多病症,但顶撞长官,让他气到晕过去,也是不好的行为。

  「抱歉,我的弟弟太急躁了,,,我,我待他向您道歉,长官」萧鸬捂住弟弟的嘴巴,不让他有机会说下去,深怕他崩出一个冒失的字符来。

  「哼!」亚兹上校背过身去,「没事,是我过于冒进」

  他再生气,也不会糊涂到和世家产生什么过大的矛盾

  

  「哎呦哎呦,何必呢」东桥插嘴到,「当务之急解决问题罢了」

  「我看过m12星分析指数表,发现m12星在三十年内暴乱多达21次,而其他星暴乱五十年内才年均一次」

  「综合m12星生态指数与科学估算下心理测绘,发现m12星暴乱指数不可逆,最好的办法就是。。」

  「送暴乱分子去地球,杀鸡儆猴」

  。。。

  全场一片哗然

  「可以将m12星乃至m11星暴乱指数控制于30%以下」

  「军部的直接管理,将30%可再次有效降至军部可控的15%」

  东桥一字一顿的说出自己的决策

  在场众人除了三大世家子弟没有吃惊外,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会场上瞬间议论纷纷。

  距离上一次地球流放,还是一百二十年前,刺杀皇族的低级异人

  而这一次,暴乱分子中有身份低微的高级兽人,这么做,无疑是对m12星严重而残酷的警告更是对其他m星系的严肃表态!

  真是疯了

  这样的办法。。。。

   「我同意」萧凫附和

  「m12星问题早在二百年前就有科学组专研,一份机密文件显示,普通意义上的处理方式对m12星不可解」

  「社会调研组综合判断下,此社会矛盾无解」

  会场上又是一片唏嘘

  这无疑指明了对东桥方案的赞同

  「萧凫。。」zx紧张至极,谁都明白流放地球将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在地球宇宙病毒传播以后,人类被保护在环地轨道的人造地球之星上,母体地球环境恶劣,病毒肆虐,除非有专业保护,基本有去无回,判处地球流放,等同于送给他们一张死亡通知。

  回到昔日家园去死,比直接处决更为残酷

  萧鸬的心微微痛起来,他为那个古地球而伤心,明明生来就没有见过那个出于传说中的地球,却心痛的不能自己

  为什么,心这么痛

  「这不可能,m12星距离地球足足有30个天文单位」

   「我们运送犯人,这种不必要的代价更大!」主席台下不知哪个军官吼了一声

  「维护m12星和平和稳定,这种措施可取,我们的飞船可以以趋近光速的速度行驶,趋近光速下,审判他们不成问题,军官,不要忘了我们发达的科技」萧凫冷漠的声音回响在会议室里,所有人的议论都停止了

  上帝啊

作者有话说:

加油加油写(ˊ˘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