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3章  彼岸歌谣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7-10 21:18      字数:2106
  塞缪尔打掉锡特尼搭在我身上的手,一脸不高兴的推开作战会议室的大门。

  我看到哈桑在里面坐着,目光停留在眼前的羊皮纸上,眼神近乎疯狂.

  “Arnold……”.

  那个鬼魅的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呓语,我打了一个冷颤,感觉自己头皮发麻。

  “哈桑,哈桑!”

  我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如梦初醒一般,抬头看着我 ,叫到:

  “Arnold……”

  哈桑莫名其妙的叫起我的英文名字,让我大吃一惊。

  我自己都知道我被吓惨了。

  锡特尼扶上我的肩膀,担忧的问我,“阿诺德,我看你今天脸色很不好的样子,你没事吧……”

  看着锡特尼和塞缪尔,感觉他们脸上好似浮着一层灰色,我用力揉了揉眼,发现他们又恢复了红润的脸色。

  上帝啊……

  真是见鬼了……

  “请坐吧”

  哈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一样,让我坐下。

  我看着科林上校和安东尼、贝西、弗兰克几个指挥官一脸凝重,就知道现在大事不妙。

  哈桑摆弄了一下桌上的文件,说到:

  “根据上级的指示,对于南元南极科考船的案件,决定不予追究。”

  “不予追究?我们指挥局花了几十亿星币,就给我们这样一个结果?”

  塞缪尔尖锐的反驳着,哈桑被噎的扭过了脸。

  “别这样,塞缪尔,哈桑也只是按上级的指挥行事。”

  塞缪尔不甘心的看了看我,撇着嘴。

  我正等着哈桑再次开口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是奥丽芙出现在大门后,气喘吁吁的,手放在额头上好像想要抹掉那不存在的汗水。

  “奥丽芙!你怎么回事!!”哈桑找到了发泄口,冲着奥丽芙大吼一声。

  “我……我……呃睡着了……”

  哈桑恨铁不成钢的用手盖住眼睛,“你多大了?再说了,你一个机械体还瞌睡这么多,信不信以后我派你去舰船上给公共区域刷厕所!”

  奥丽芙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一脸委屈,我只好解围说,“哈桑,别生气,你应该还有别的事要说吧”

  哈桑抬起头,把面前的文件用全息投影投出来,指着南极和北极区域,说,“后天,根据上级下发的作战指挥,我们指挥局,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会被派至南极和北极,寻找意识海。”

  安东尼抽了一口气,按捺下暴脾气说,“哈桑,这不等于送死吗?!南极是个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居然这么着急?……”弗兰克刚感叹一声,立刻遭到了科林的白眼。

  我看着奥丽芙,她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

  “那既然如此,作战计划呢?”锡特尼平静的问,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计划很简单,去找就好了……”塞缪尔耸了耸肩膀,“既然上级都没有说派遣预备役,而是派我们指挥局的去,说明上级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计划,把优秀的指挥官都派出去做任务,他们,对接下来的工作,没有把握……”

  奥丽芙抓了抓鸟窝一样,没来得及梳理的头发,担忧的开口,“那既然上级都没有什么把握,这样做,岂不是送死……”

  科林轻蔑的哼了一声,嘴巴上的小胡子也跟着颤了一下。他瑟瑟的说,“那一帮都是吃软怕硬的傻蛋!”

  “那么……你所说的,神迹,是什么?”塞缪尔盯着哈桑和他手里的羊皮卷,抱起胳膊,“听你的意思,科考船上的人都是神迹出现后而死的……”

  哈桑顿了顿,将羊皮卷递给我,说到,“这就是另一个任务了。阿诺德,你是专门研究这类文字的,所以我们需要你协助我们破译歌谣。”

  “而塞缪尔,关于神迹,狄安娜没有给我们更多的信息,我们从她的脑电波也提取不到任何记忆,她似乎忘记了有关于神迹的一切。但是,神迹的的确确与堕天使有关。”

  我用手指抚平面前的羊皮卷,许诺哈桑明天一定将译文递交给他。

  塞缪尔看了看我,似乎十分疲惫,对哈桑说,“那我们人员,怎么分配。”

  “分配……”哈桑顿了顿,“阿诺德,贝西,安东尼,弗兰克这四个指挥官,会按照上级的命令两两分配。”

  我看见塞缪尔在桌下握紧了双拳,充斥着机械组织液的关节咯咯作响,以为他是为上级不负责任的态度而愤怒,便揽住他的肩膀安慰他。

  锡特尼扫了我一眼,便对哈桑说,“那么我就先走了,有事联系我。”

  说罢,他转身向安东尼致意,表示他要先回去了。

  我看见哈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也想离开这里,便向指挥官和副官道别.

  出了指挥局,感觉脑袋乱作一团……

  糟糕极了!……

  我怀着这种心情,回到了研究所,将羊皮卷展开,决心把这篇短短的歌谣翻译过来。

  可我刚翻译了一点,就发现……

  这不是我之前所研究的普通文字,这类文字看似很相近于多立克希腊语语种,但二者还是有一丝细微的差异。

  在这张歌谣上,显然有一些单词在一段句子内表意,但是放在另一段句子上,却仅仅用来表音。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破译它。

  “Τα βουνά…… Στα μεγάλα θαλάσσια βάθη……这就是诸山之上……深海之下……”

  Θεών,诸神?

  Ρίχνει τον άγγελο,堕天使……

  θαύμα,神迹。那应该就是说的科考船所遇到的神迹。我仔细的对比二者的不同,却始终不能理解一个单词的意思,它出现了很多次,既表意又表音。

  “θάνατος……”

  我实在无法理解它的意思。

  我所学的语系里也没有这个单词,我感觉这更像是αρκούδα,在希腊语系里是“生”的意思。

  如果是这样,不能理解的句子,倒也可以解释通,我就这样一边查阅,一边不断翻译修改,外面的天色竟然已经蒙蒙亮。

  赶在开会之前,终于确定了歌谣的意思。所以这首歌谣,应该是这样:

  于诸山之上,众神铩羽而归

  于深海之下,堕落之神永存

  黄昏之海下,是生之道路,若求生,必当放弃珍贵之宝藏

  漩漩之漩涡,直指金之海洋。神之悠悠歌谣,见于长生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