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5章  绝缘雪域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7-11 21:12      字数:2479
  我真的是困得不行,即使站在美杜莎科考船面前,等待登舰的时候,两个眼皮还是不住的打架,恨不得立刻合在一起。

  都是因为昨晚那个梦。在那个梦里,我在白色的雪原上,一位有带着金色羽翼的神明,如同天使一般,站在我正前方几百米处,纵使我看不清他的面庞,可那绝美的身姿,却如同印刻在我脑海里。

  “Arnold……”

  那天使轻轻呼唤着我,声音婉转绵长,摄人心魄。我却感觉心脏阵阵抽紧,像一条风化的皮筋,随时会崩掉一样。

  “不……!”,我痛苦的嘶叫,捂紧胸口。“别叫了!”

  心脏快要炸掉……

  “Arnold……comehere……”

  身体太难受了,没等我发出又一次的叫喊声,天使却振翅一挥,消失在雪域之中。而后我就尖叫着醒来,流了一头的汗,连枕头都濡湿殆尽。

  可而现在站在神圣的登基台前,困得不住点头,真的是丢脸死了!

  我合上眼睛,希望借此减缓我的困倦。

  “阿诺德!……阿诺德?!”,一只手突然拍在我肩上,力道之大差点把我的骨头馆震碎了。

  我迷迷蒙蒙的看着塞缪尔凑过来的脸,才意识到我居然站着睡着了。

  我向塞缪尔表示我没事之后,向哈桑和锡特尼告别。

  “锡特尼,哈桑,还望多多保重。”我知道我面色有一点凝重,但我不想,也控制不好我的表情。

  哈桑拍着我的后背,说话的语气第一次近乎柔软,“阿诺德,我比你大五百多岁,有时候感觉你像我的儿子一样。”

  我装模作样的哼了一声,继续听哈桑说,“我的儿子战死了,请你让我看着你活着回来。而不是像他一样只被带回一块小的可怜的记忆芯片。”

  “复活的他,将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我笑了一下,答应哈桑。

  “那个……阿诺德,和我一直保持联络吧,就这样。”,锡特尼看了看塞缪尔,又对我笑了笑,招呼着随从的100名随行士兵和他一起登舰。

  我无言的转过身。看着奥丽芙困倦又担心的神色,便让她去安顿好随从士兵准备登舰,顺便打发一下瞌睡。

  “这美杜莎科考船真是简陋,和环地舰船根本没法比啊。”,塞缪尔整个人靠在我身上,沉重的身体简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肯……肯定啊……”,我艰难的回应塞缪尔,想要把他推开,“你……太重啦……”

  塞缪尔噗嗤一笑,我会忽而才发现他似乎很少发笑,尤其是是对别人。

  “指挥官,舰船各项装备布置完毕,数据调试完成,随行人员已安置,可以登舰。”,随行士兵长蒂夫尼恭敬的敬了军礼,眼睛瞅着我。

  我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把奥丽芙丢在舰船甲板上,就和塞缪尔一起踏上了北极的征途。

  按照计划,登上美杜莎科考船,运用投放的方式,直接将科考船投送到北极地区,这样的方式会节省几天的路程。

  “怎么样,还习惯吗?”,塞缪尔忽然出现在面前,着实吓了我一跳。自打登上科考船后,这两天的时间我都在处理科考船上的作战计划问题。而塞缪尔一定也闲不下来。

  我听说从预备役拨过来的那一群机械体士兵,用塞缪尔的话来说,就是:无恶不作,不服管教。

  估计那些士兵也够他受得了。

  “还好……” 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只是作战计划制定起来不怎么容易 ,要考虑的情况太多了。”

  塞缪尔微微一笑,揉了揉我的头,说,“那也不能太累哦……”

  我被摸着头,决心给塞缪尔一个反杀,故意装作顺从的样子,没想到塞缪尔越来越起劲,便伸出手,顺势摁住塞缪尔的胳膊,想把他反压在地上。

  可塞缪尔他机械体太重了,反倒是塞缪尔伸过另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哐的一下把我压在地上。

  “服不服?”

  我摇了摇头,大声说,“才不服,再来!”

  塞缪尔直接一屁股坐在我身上,他是真的不知道他有多重啊!!

  “还不服吗?”,塞缪尔伸手挠痒痒,我缩着身子躲他的手,但还是痒的哈哈直笑。

  “哈哈哈……塞……塞缪尔……哈哈哈哈哈哈……服了服了……哈哈,我真的……服了……”

  塞缪尔这才停下,手摁在我衣服上,传来冰凉而奇怪的触感。被摁住的皮肤又木又麻。

  我感觉脸和身子一阵发热。

  “你没事吧?皮肤好像越来越热了……”,塞缪尔凭借着皮肤上的温度传感器,感觉到了异样。

  “啊……!我……我没事啊!”,我慌慌张张的说到。“都是你的机械体太重了……”

  塞缪尔正要起来,身后传来安东尼戏谑的笑声,调笑道,“呦,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有活力……”

  米莱狄从后面探出半个脑袋,冲我笑了笑。

  “但是……我想提醒一句……”,安东尼挑了挑眉,“指挥官和机械体,哪怕是改造成机械体的指挥官,都和普通机械体是不同的,哪怕是你的副官,都是些低级的家伙。”

  “你未免太纵容你的副官了?”,安东尼摩挲着下巴,悠悠的说。

  塞缪尔从我身上站起来,连他身边散发着怒火的气场。

  “所以,你是说,我们这些普通机械体就是低等动物?” ,塞缪尔他微微眯起眼睛,一字一顿的问到。

  “啊……我只是说,你们机械体就是为了辅佐指挥官的,你们的一切都是指挥官的……明白了?”

  糟糕了……

  塞缪尔不打他是不可能的。

  我听到安东尼这么说话,心里也翻腾起一股怒火,确实环地舰船上大多数指挥官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机械体队员的,但我不是这种无情无义的混蛋!

  所以我不怼他也是不可能的。

  “够了!安东尼,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压着火气,对他说,“塞缪尔是我最重要的人,你这是侮辱了他,也侮辱了我!”

  我扯住塞缪尔的胳膊,走到安东尼面前,语气义正言辞,“安东尼,有些账它不会一直攒着,我会在恰当的时间,把它通通讨回来!”

  安东尼用吃瘪的看着我,转身愤然走掉 米莱狄也一脸歉意的跟着退了出去。

  我立刻转身去安抚塞缪尔,况且数据端告知我塞缪尔有愤怒的情绪波动。所以我把手搭在他身上,说,“塞缪尔,拜托,别和那种人置气,好吗?”

  塞缪尔没理会我,眼睛里暗含着怒气,忽而一下抱住我,声音略带颤抖的问,“你不会那样对我的,对不对?你不会……不会的……”

  我伸手回抱他,轻轻的在他背上摩挲着,说到,“当然不会,塞缪尔,我当然不会啊……”

  塞缪尔却将手臂收的更紧,差点勒断我的肋骨,他继续说到,“那……你说的,最重要的人,是真的吗?你发誓!”

  怎么像小孩一样,我噗嗤一笑,举起右手做出古老的发誓姿势,说着,“塞缪尔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我违背誓言,那就让塞缪尔打死我好了,要不然,我就被什么怪物给吃掉。行了吧?”

  听到这,塞缪尔才松开我疼得要死的身体,晃着我的肩膀,大叫着,“谁要打死你啊,什么吃掉不吃掉的,笨蛋!”

  他说完就快步离开指挥舱,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