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6章   驻扎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7-12 20:06      字数:3735
  仅用了两天时间,窗外的景色已经由太空的绚丽辽阔转成了一望无际的雪域,和蓝色的海洋衔接着,像塞缪尔的瞳色一样。

  我望着这片雪出神,美杜莎科考船今天就能抵达预定地点,在这里站着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先去吃饭。

  一出走廊,就看见了奥丽芙。

  “奥丽芙!你要去吃饭吗?”,我靠近奥丽芙,看见她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就知道她又起晚了。

  “哎……你是不是傻呀。”,奥丽芙撇了撇嘴,“我们机械体不用吃饭啊……吃也是个人爱好吧……”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又问道,“那塞缪尔经常陪我吃饭啊?”

  奥丽芙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瞅着我,说到,“你丫白痴啊,机械体不用吃饭,但是也有胃啊!我们吃食物感受到的味道都是数据模拟出来的!”

  “而且他吃是为了……大多数机械体去餐厅吃的都是专门的补给啊!笨死了!”

  我瞪着眼睛,故意训斥着奥丽芙,指责她没大没小的,在她气鼓鼓的时候,用力的给她一个爆栗,就往餐厅飞奔而去。

  “喂!给我站住!看我不敲爆你的头!”

  反应过来的奥丽芙在后面追赶上来,我才不会让她捉住我呢,她那一拳能把我打扁。

  我冲进餐厅,看见塞缪尔坐在那里,立刻跑过去趴在他后背上,冲着奥丽芙吐吐舌头。奥丽芙看见我找了个强大的靠山,一下泄了气,冲着我愤愤的撇嘴。

  塞缪尔丝毫不理会奥丽芙,拉着我坐下,把餐盘推在我面前,说到,“都是你爱吃的,牛排给你切好了,三文鱼给你切了小块,香菇也挑出来了。”

  说罢,塞缪尔把刀叉摆在面前,上面洁净无痕。

  “唔……谢谢。”

  我拿起刀叉,正巧对上奥丽芙别有用心的眼神,她朝着我眨了眨眼,把餐盘也推给塞缪尔,故作可怜的说,“塞缪尔,我手痛,你也可以帮我切切吗……”

  塞缪尔不耐烦的推回去,白了奥丽芙一眼,无语的批评到,“你自己没手吗?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会帮你切吧?”。

  奥丽芙叹了口气,用刀叉一下一下戳着餐盘,恨不得把鱼肉戳烂,只听啪擦一声,可怜的餐盘碎成了两半。

  我看着塞缪尔愈来愈黑的脸,连忙打圆场,“嗨呀,再去换一个盘子吧,没事嘛,就一个盘子……盘子嘛呵呵……”

  我真的是又当指挥官又当爸爸的,明明两个人比我大好几百岁,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等着奥丽芙走开,塞缪尔才转着脸看我,一脸的不高兴。

  他把牛排凑近我嘴边,示意我吃掉。

  我心虚的向两旁看了看,悄悄地说,“都在看我们呢,塞缪尔,我自己吃吧……”

  塞缪尔却蹭的一下站起来,一下把手里的叉子掰弯,问到,“谁在看啊,啊?”

  旁边的目光刷的一下收回去,塞缪尔再次坐下,脸色还是一样的臭,语气倒缓和了好多,他把弯掉的叉子撂在一边,用自己的叉子插上牛排,凑在我嘴边,一副你不吃就别走的样子。

  我带着犹豫的神色看着牛排。

  “……”

  “快吃!”

  塞缪尔突然吼了一下,吓得我浑身一震。我只好把牛排吃进嘴里。

  看见我好好的吃完牛排,塞缪尔才笑起来,臭脸一下无影无踪。我不由的感叹,也许自己对自己的副官们确实太放纵了。

  「指挥官,副官及各位士官们,美杜莎科考船将于十分钟后抵达地点。」

  听到科考船里的智能AI发出提示,我赶紧把剩下的食物扒进嘴巴里,打算跑到甲板上去。

  作为指挥官,当然要冲在前线,第一个冲出科考船才行!

  “等等,你就打算这样走?”,塞缪尔摁住我的脑袋,用手指刮了刮我的嘴角,“真让人不省心,好歹是人类,还是指挥官,多多少少注意一下形象。”

  他把手指上沾着的酱汁卷进嘴里,说,“今天的牛排,柠檬汁好像放多了点。”

  我被塞缪尔的动作惹得红了脸,立刻捂住嘴角往甲板处逃离。耳后还残存着塞缪尔的低笑声。

  没想到甲板上已经有这么多人了。

  随行士兵长蒂夫尼凑到我身边,略带紧张的问,“阿诺德指挥官,很抱歉打扰您,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您觉得我们会完成任务吗?”

  我扭头看着他期待的眼神,一如年轻人一般充满着蓬勃的朝气。又转头看着甲板前露出的那片雪原,说到,“当然了,蒂夫尼,这次任务完成,每个人都会得到很大的晋升呢。”

  “任务很简单的,别担心。”,我用斩钉截铁的口气消除了蒂夫尼和他同伴的不安,目送着他高兴的离去。

  “啊……这可不是在做什么好事啊……”,安东尼从后面走上来,对我摇着头。

  我警戒的眯着眼睛,但安东尼摆摆手,说到,“今天不会和你开什么玩笑了,我的意思是,这些预备役调来的士兵太单纯了,比你还要傻……”

  “……”

  “长官,你刚刚又在开玩笑。”,米莱狄在一边好心的纠正安东尼的错误,却被安东尼狠狠打了一下肩膀以示惩戒。

  安东尼转过脸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继续说,“我毫不避讳,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不允许阻挡我道路的东西存在。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拖累了我,让我不好过的话,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我讥讽的对安东尼笑了几声,用冷冷的目光直视着安东尼,“您一向如此,在指挥局我早有耳闻。”

  安东尼挑了挑眉,歪着头说,“的确,现在环地舰船上,人类构造体指挥官很珍贵,只有你,和狄安娜两个人了。但是,如果你阻碍我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哪怕是上军事法庭。”

  「请注意,十秒后飞船即将着陆」

  「降落地区,北极。环境监测,温度过低警告,大风预警警告。请机械体打开机体供暖系统,调高温度感应灵敏度。指挥官做好防寒准备。」

  随着AI话音刚落,飞船船身传来一阵轻轻的颤动,科考船稳稳的停靠在预定地点。在从甲板上看过去,左边是一望无际的雪原,右边是辽阔无边的碧波。

  就像一片不该被打扰的神灵世界。

  我不再理会安东尼,转身披上奥丽芙递给我的防寒衣,和奥丽芙说到,“你去找塞缪尔,让他管理好我们一队的预备役队员,然后去地面集合。我们搭建驻扎地。”

  我刚走到科考船出口处,就感觉凛冽的风吹刮着我的脸颊,好似要把脸颊从头骨上剥离下来一样。我只好裹紧了外衣,朝着已经整理好队伍的区域走去。

  “塞缪尔,你好快啊……呼……”

  我揉了揉脸颊,向塞缪尔笑了一下,朝一旁的奥丽芙点了点头。

  “嗯……你觉得我们应该驻扎在哪?”,塞缪尔环顾了一下四周,说着,“不管怎么样,先安顿下来最重要。”

  我也向四周望了望,最后目光定格在碧蓝的海面上。

  奥丽芙侧着脸,似乎有些苦恼。幽幽地问,“不是吧,阿sir,你要驻扎在岸边上?!”

  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刚刚一瞬间,我还真的有那个想法,便急忙说,“当然不是!我看这里就不错,地面也很平整,塞缪尔把预备役停顿在这里,也有他的道理吧。”

  塞缪尔点了点头,对着预备役士兵说,“就这里吧,大家都把便携屋打开。”

  “那个!……”

  米莱狄跑过来,对我敬了一个礼,说着,“指挥官,你们要驻扎在在这里吗?”

  我点了点头,米莱狄便继续说到,“那么,我们就在正对面四百米处,中间这部分就安置食堂了。”

  看着我没有反对的意思,米莱狄再次敬了一个礼,跑了回去。

  “好了,和我来。”,塞缪尔拽着我,走到靠近岸边一点的地方。“我们住在这里,按你的心意。”

  “我们?”

  看着我吃惊的模样,塞缪尔继续说,“是,我和你一起住,谁知道你一个人住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安东尼那个人我很不放心。”

  塞缪尔看着我,眼里流露着坚定的神情,我便点点头,说着,“没关系啦,我们关系这么好,住在一起又有什么问题呢。”

  塞缪尔便拿出一个小球,在上面输入了一串指令,瞬间,一间房屋伸展开来。

  我推开房间的门,里面陈设很简单,一个桌子两把椅子,两张床和柜子,几个悬浮灯。,看起来空空旷旷。

  “塞缪尔,你喜欢靠窗吧,我记得,以前作战训练的时候,你说过。你就靠窗睡,好吗?”

  塞缪尔用亮晶晶的眼睛看我,我脑袋没来由得赶紧他像一只狗狗一样。

  “是啊……好的……”,他的声音含含混混的,我很努力的才分辨出来。

  我把包往床上一撂,懒洋洋的倒在床上,露出的腰肢感觉忽的灌进去一股凉风,搞得我起皮疙瘩都起来了。

  人类的身体到底是不方便啊。我看着塞缪尔一脱外套,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内搭,不由感叹着。

  “按计划,明天就要开始全面探测了,你感觉怎么样?”

  塞缪尔在我床边坐下,帮我把露出来的腰肢用衣服盖上,我感触到他机体上温度调节器传来的温热感,不由缩了缩身子。

  “你也没必要那么担心我拉!我在普朗克学院可是各项拿第一名的人哦!”

  塞缪尔看着我斗志满满的样子,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还一一向我展示着。

  “这是你的水杯,我担心用别的水杯不习惯,就给你带来了。”

  他又拿出几件衣服,说,“我感觉你的衣服不是很适合在这里用,所以我有几件衣服比较适合,我就带给你了。”

  他把衣服扔到我床上,又拿出几瓶药,絮絮叨叨的告诉我,即使有医疗仓,也是不可以掉以轻心,军队打仗的时候,医疗仓就很难派上用场。

  我看着他老太太一样碎碎念,不由笑起来,塞缪尔却严肃的拿出几袋零食,说着,“这都是你喜欢的,你们人类就是好麻烦,喜欢吃些垃圾食品,不过我还是给你带了一些。”

  我从床上坐起身来,对他的细心感觉十分不可思议。便问他,“那你呢,你怎么没带些什么,我倒是让你费心了。”

  塞缪尔在包里翻了翻,像是在找什么。最后不高兴的把东西整个倒出来,一边说,“破包!烦死人了!”

  结果倒出来的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糖果,药品,药?……

  我疑惑的看着床上那几瓶药,和给我的感冒药,抗生药这种普通药不一样,那药上明显标着:

  Military Control——Zolgensma(诺西那生钠)

  Military Control(军方管制)——Blincyto,

  Military Control——Chlorpromazine Hydrochloride(盐酸氯丙嗪)?

  这些药……就我所知,盐酸氯丙嗪,是治疗妄想症,精神类疾病的药物的吧……

  Blincyto,不是治疗肌肉萎缩的么?

  还都是军方管制的昂贵药物……

  塞缪尔注意到我脸上的古怪神色,立刻低头把药瓶收了起来。

  “呃……塞缪尔,你最近是不是压力有点大了……怎么还吃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