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8章   所谓的神
作者:树下鮟鱇鱼      更新:2021-07-14 19:28      字数:2432
  根据信息复现办公室的研究来看,照片截留下的生物,的的确确是长着一双羽翼的物种。

  在我将此消息通报给环地舰船后,那方面很快下达了任务,几乎是挂断通讯的一瞬间,南极就把通讯切了过来。

  “阿诺德!你没事吧?!”,锡特尼的全息影像展示在我面前,他脸色慌慌张张的。

  我疑惑的摇摇头,问,“你怎么了,锡特尼?”

  锡特尼看见我平安无事,才吐出一口气,悠悠的说,“几分钟前,我收到了环地舰船发来的信息。听说你们找到了神明的踪迹,最近我们南极这里也很忙,这才抽出空看看你还好不好。”

  我挠了挠头,偏着脑袋,对锡特尼笑了一下,问到,“你那里怎么样,不会很苦吧。”

  “不会,反正我们是机械体,对环境的要求也没那么多,再说了,科林那个老滑头,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呢。”

  听见锡特尼的调侃,我不由大笑起来。

  门吱呀响了一声,塞缪尔跨步进来,看见我和锡特尼正在通话,先是怔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把胳膊搭在我肩上,凑近我的耳朵说,“先锋组打算这会去侦测点,我们该走了,你和锡特尼的闲聊就此结束吧!”

  不等我告别,塞缪尔就匆匆把我拉走了。

  “你为什么要和他说话?!”

  刚出了门,塞缪尔就不悦的扯住我的胳膊,眼神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神态。

  “我……嘶……我没有,我只是和他说了神明的事。”

  塞缪尔双眼在我脸上巡视着,手却慢慢加力,“那你难道没有关心他?!虚……”

  “呃……”

  塞缪尔忽然松开我,像触电一般缩回手,跌坐在地上。

  “塞缪尔?!”

  我顾不上胳膊的痛,蹲在地上仔细检查他身体,索性并无大碍。

  塞缪尔捂住头,身体也微微颤抖着,过了几分钟,他猛的站起来,差点把我撞倒。

  “抱歉,你没事吧?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我把胳膊缩到身后,说,“当然没事啦,我又不是那么脆弱的人。”,看见他眼里犹疑的神色,我用力晃了晃那条痛得要死的胳膊,向他表示我真的没事。

  “啧,我最近不是很能控制好我自己,一会见吧。”

  塞缪尔匆匆丢下我,去吩咐已经组队好的士兵,让他们依队次坐船前往意识海的信号源。

  我默默地看着他指挥士兵的背影,银色的头发好似与雪原融为了一体。

  “所以……你看什么呢!那么出神!”

  耳边凑上来的嘴巴大叫一声,吵的我耳朵都嗡嗡直响。

  “奥丽芙!!!你下一次再敢这样,我就叫科学技术小组拆了你的声带辅助装置!”

  奥丽芙解决危机的一贯方式就是……

  “你看啊!!!!对面……啊……!!!!”

  看着奥丽芙一脸惊恐的神色,我挑了挑眉,由衷的赞叹着,“奥丽芙,你骗人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奥丽芙这一次既没有怼我,也没有和我打起来,而是呆呆的望着我的后面。

  我疑惑转身,也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

  “奥丽芙,记录影像,实时传输指挥局!”

  冰原上,那是一个羽翼近两米,身高还要高塞缪尔一头的神明。他穿着轻薄的衣物,衣物稀薄的只遮住了下身,强壮有力的双腿若隐若现。如果要形容的话,只能用皮肤洁白无瑕,一头红发似火焰一般,披散开来,漆黑的双目能让人深深地陷进去,这种官话来表明。

  他绝对是是现代版的塞巴斯蒂安。

  我冲到人群前面,把歌谣里的那一句悠悠歌谣念了出来。

  “Μπαλάντα!可以明白吗?Μπαλάντα!……”

  神明听见这句话明显的怔住,停下了继续攻击的动作。

  “就是现在,攻击他!”,安东尼在另一边扯开了嗓子吼叫着,我身边一个预备役士兵举起近一米的激光炮,对准了神明。

  激光炮经过了预加热,只要轻轻松松的一炮,神明就会碎成无数肉块。

  真死了还怎么向上面交代。

  “别!!!!”

  我伸手用力打开激光炮,炮筒冲着天空发射了出去,在天空上炸开一朵绚丽的火花。

  神明自然无心欣赏,而是带着愤怒的脸色,朝我们挥了一下手,地上的雪就像有了生命,直直的冲我身边的士兵劈来,戳穿了他的胸膛处,鲜血混着机体循环液一起飞溅在地上。

  看到同伴的死状,所有预备役士兵都退了几步,战场上一片安静。

  他的攻击行为和方式,已经超乎了我们的认知。

  “Θα σε σκοτώσω(杀了你们)!!”

  神明用鬼魅一般,迷人的声音说到,再次举起了双手。

  “No!Δεν έχουμε την κακή πρόθεση!(我们没有恶意)。”

  听见我的话,他对我困惑的皱了皱眉,刚要放手的时候,人群中响起一声枪声,神明猛的后退了一步,安东尼又在人群中吼了一声,大喊,“别让他跑了,残废也行!给我炸!”

  看到一周再次举起那个对他很危险的东西,神明噗的飞起来,再一抬手,一道雪障把我裹挟住,飞快的将我带进了水里。

  “咳额……”

  根本不会水的我,在手里憋的的几近窒息,海水冰冷又刺骨。

  水下有一只手捉着我的脚,把我往下扯去,用什么东西戳进我的后脊的肉里,痛的我一连呛了好几口水,感觉身体里外冰透了。

  该不会就交代在这里了吧……

  “他没事就好,不然……那边交代不起,后背上的……总之好好安顿,……去看看别人……”

  一句句模糊的话语冲进我的脑袋,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皮也重的抬不起,身体冷极了。

  “好冷……好冷……”

  喃喃自语的时候,身体好像落入了温热的暖炉,睡意重新席卷了周身,让我沉沉睡去。

  “唔……”

  睡了一觉,感觉清醒多了,抬起眼皮,看到塞缪尔欣喜的神情,他正把我抱在怀里。

  “你醒了!我去找尼尔大夫。”

  我摇了摇脑袋,感觉背上谁捅了一刀子一样,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

  “别动,你后背受伤了,尼尔大夫说是被什么东西抓的,不过没事就行。”

  我听着塞缪尔说话,混沌的脑袋才慢慢记起重要的事来。

  该死的!

  把正事忘了。

  看我要爬起来,塞缪尔一把把我摁下去,痛的我抽了一口凉气。

  他朝窗外望去,慢悠悠的说,“别担心,奥丽芙我安置好了,数据传上去,舰船那边也在分析。不过,你掉进水里以后,预备役又开始攻击,那家伙发怒了,杀了很多人,安东尼也了点受伤。”

  我无言的歪着脑袋,同伴的死让我很不好受。

  “先不说这个,你好好的休息就行。”,塞缪尔摸了摸我的脑袋,“刚才锡特尼打来通讯,我和他简单说了几句。”

  靠在塞缪尔温暖的机体上,感觉后背的疼痛也好了许多。

  “我觉得他应该叫塞巴斯蒂安,就像画里的人一样。”,我抬眼瞅着塞缪尔,心想,也许下次见到他,我可以试着和他沟通。

  塞缪尔点了点头,合上我的眼睛,说,“再睡一会吧,刚刚给你打了针,你需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