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章 30天(完结)
作者:neleta      更新:2021-07-21 18:04      字数:4279
  病房里只有顾欣和年轻妈妈两个人,顾欣忍不住劝道:“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哭,平静平静。”

  年轻妈妈擦着眼泪,很是委屈的样子。她现在还等着手术安排,别说现在不能多哭,手术过后也要避免情绪过于波动。

  年轻妈妈边哭边埋怨:“我住院,我婆婆嫌没人带孩子,又给孩子随便吃!我老公从来都不会说他妈妈!我婆婆和我公公每天早上去喝早茶,不愿意带孩子,早上和中午就给孩子吃包子里的馅儿。我在家的时候也是,我婆婆都是随便买点菜随便做做,根本不管孩子要吃什么!”

  顾欣只能劝道:“那你就自己做给孩子吃。”

  年轻妈妈更委屈了:“我要看孩子啊!我婆婆不管孩子,我带着孩子没有办法去菜场买菜。我在家的时候,她每天好早就和我公公去吃早茶,吃到中午才回来,我都只能随便弄点吃。我怀孕的时候就是这样!下午她和我公公出去玩,不愿意带孩子。”

  顾欣:“你是做妈妈的,只能想办法让孩子吃好。学一点简单又营养的饭菜。”顾欣会做菜,给年轻妈妈说了几道菜谱。

  年轻妈妈哭得很伤心,顾欣听得出她现在很担心孩子。她在医院没有办法照顾儿子,婆婆在家不愿意带孩子,就随便给孩子吃。顾欣的外甥是自己的爸妈带大的,外甥小时候的饮食爸妈都是精心照顾,顾欣难以想象1岁的孩子早饭和午饭就是吃点包子里的馅儿。也不怪对方哭得这么伤心,这么气愤。

  年轻妈妈一下午的心情都特别不好,晚上,她老公来了。这回顾欣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个头和年轻妈妈差不多,人很瘦,戴了一副眼镜,如昨晚那样背了一个黑色双肩包。他一来,年轻妈妈就开始跟他哭,一边哭一边数落婆婆对孩子照顾的疏忽。年轻爸爸在病床旁坐着一声不吭,过了许久,年轻爸爸开口:“我每天上班到那么晚,很累了。”

  年轻妈妈瞬间暴走:“我每天在家带孩子就不累吗?你爸妈什么都不管!每天早茶喝到中午才回来,就带点包子馒头给我吃!下午又出去喝茶打牌!我也想出去打工,可谁带孩子!”

  年轻爸爸闭了嘴,略显疲惫地搓了把脸。

  顾欣下床出了病房,在心里摇头。两个自己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早早结了婚,有了孩子,把自己困在了家庭生活中。两个人其实都没有做好组建家庭,为人父母的准备。同样的,男方的爸妈也没有做好当公婆,做爷爷奶奶的准备。带孩子当然辛苦,看着爸妈如何带大外甥,她最清楚带孩子有多累。顾欣外甥的爷爷奶奶当时为了打麻将不被打扰,奶奶给孩子冲奶粉的时候根本不顾科学方法,一次性放许多的奶粉,把奶冲的稠稠的,就为了让孩子一次喝饱,结果那次之后,孩子肠胃出了问题,上吐下泻,自那之后,顾欣的外甥就再也不喝奶粉了。

  顾欣在楼道溜达了半个小时,看到年轻爸爸离开了病房,她返回病房。病房里,年轻妈妈还在哭,顾欣劝她:“哭多了伤身,冷静一下。”

  年轻妈妈很生气:“我老公就不会管他妈妈。”

  对此顾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等你孩子可以上幼儿园了,你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吧。自己有收入,怎么也底气足的。”

  年轻妈妈哭着点点头。

  隔天,顾欣再一次抽血检查。检查结果不尽如人意,HCG数值比上一次检查又反弹了。医生看过后决定给顾欣再用一次药。这次不是注射,而是吃药。护士很快拿了药过来,看着顾欣服下,然后叮嘱她上厕所的时候多观察。

  昨晚年轻妈妈又和她老公打了很久的电话,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今天早上起来心情倒是好了一些。傍晚的时候,顾欣的婆婆带着孩子来了医院。第一眼看到孩子,顾欣的感觉就是瘦,然后脸色蜡黄蜡黄的。

  看到了妈妈,宝宝很高兴,想要妈妈抱。年轻妈妈还是把宝宝抱到了怀里。看得出她是真的很爱自己的宝宝。不过也看得出,她和自己的婆婆是真的没什么话说。婆婆过来没有带什么探望儿媳妇的东西,只是带了自己的一个小包和孩子的水壶。

  跟孩子玩了一会儿,年轻妈妈对婆婆说:“给他喝点水。”

  婆婆这才倒了水给孩子喝。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婆婆就要走了。这期间年轻妈妈一直抱着孩子。孩子很可爱,很爱笑,长得像妈妈,眼睛很大。

  婆婆带着孩子走了,年轻妈妈又开始伤感,问:“我儿子是不是很瘦?”

  顾欣诚实地回答:“有点。”

  年轻妈妈说:“他去检查,体重都偏轻的。只长了2颗牙。”

  顾欣带过自己的外甥,印象中外甥的脸蛋一直是红红润润,带着婴儿肥。和外甥小时候相比,这个孩子看上去确实是有点营养不够。她道:“等你出院了,学点简单营养的饭做给孩子吃。这种时候你只能靠自己。累肯定是累的,但孩子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她抹了下眼角。

  不知道是不是见到儿子又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和不平,晚上和老公的通话中,年轻妈妈又和对方发起了脾气,吵了起来。

  3号床的问题顾欣不知道有没有解决的办法。隔天下午,1号床再次迎来了新病友。这位病友是被轮椅推进来的,同她一同来的还有明显是家人的2位老人家。护士换好床单被罩和枕套后,女人由护工和护士扶着上了床,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

  不多久,医生过来了。先拿起床脚的病历本确认了病人是本人后,医生就开始说治疗方案。听医生说完,顾欣也清楚1号床新病友是什么情况了——保胎。

  新病友看上去明显是比顾欣要大的,但又不是李姐那种年龄。新病友在病房住下,随同她一起来的两位老人家陪了她一会儿就走了。对方闭着眼睛躺着,顾欣和年轻妈妈自动保持安静。

  晚饭的时候,顾欣和年轻妈妈吃着医院餐,1号床的两位老人家再次出现,提着饭盒。没多会儿,一个男人过来,明显是1号床新病友的老公。男人过来后4口人就在病房吃起了晚餐。新病友吃饭的时候也是半躺着。

  晚饭后顾欣和刘辰通电话,3号床年轻妈妈又和老公吵了起来。1号床的老公陪她吃完饭,坐了一会儿就和两位老人家走了。

  第二天,顾欣抽了血,然后被推去做B超。等她回来的时候,1号床新病友没有在,年轻妈妈跟她说:“1号床是保胎啊。在银行上班的,第一胎不知道怀孕了,结果流产了。第二胎没保住,又流了,这是第三胎了,直接辞职保胎。”

  顾欣:“你问了?”

  年轻妈妈点点头:“刚才跟她聊了聊,她去做检查了,这一胎好像也挺不好的。”

  想到之前的3号床,怀了4个都不肯要,再看看1号床新病友,顾欣心中唏嘘不已。顾欣回来没多久,1号床新病友也被推了回来,仍旧是卧床。

  又服了一次药,顾欣今天的抽血检查结果不错。只要持续下去,一周内顾欣怎么都可以出院了。这是顾欣住院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这一晚,3号床年轻妈妈躲在被窝里和老公打电话到凌晨快1点。顾欣睡得迷迷糊糊的,1号床病友对这一胎很是紧张,话很少。顾欣都佩服年轻妈妈能跟人家聊出那些信息。

  新病友只有那天被推出去检查过一次,之后除了上厕所和洗漱,就一直躺在床上。护士每天来给她服药和打保胎针。这期间,顾欣也了解到那两位老人家是1号床新病友的公公婆婆,1号床的老公也是在银行上班。银行工作忙碌,为了这一胎,新病友辞了职,公婆中午和晚上都送饭过来。老公每天下班后过来在医院一起用餐,顺便也陪陪老婆。

  3号床还是每天晚上和老公打很久的电话,不过她的心情却是肉眼可见的轻松起来了。3号床的手术也安排好了。手术那天,年轻妈妈的老公来了医院。当年轻妈妈做完手术,由她老公亲自推着轮椅推回病房,顾欣忍不住问了句:“做的无痛还是痛的?”

  年轻妈妈回答说:“无痛的,我很怕痛,不过做完还是会感觉痛。”

  不管这位年轻的爸爸在婚姻和家庭生活中有多么的稚嫩,但这一刻,顾欣还是觉得他不错的。如果不是这一胎在未知的情况下流产,听3号床话里的意思,她老公也是打算留下来的。至少在对待妻子和孩子这件事上,年轻爸爸是负责的。

  顾欣每次抽血的检查结果都一次比一次好,这意味着她或许也很快可以出院了。年轻妈妈一边听音乐一边跟着哼歌,还有心情打游戏,顾欣笑着问:“你和你老公的问题说好了?”

  她开心地说:“嗯,说好了。他会去跟他爸妈说好好照顾孩子。等孩子上幼儿园我就出去打工。”

  顾欣:“这样挺好的。挣多挣少,你有收入就有底气,花钱也不用总是跟老公要。你有收入,你婆婆对你的态度应该也会有改变。”

  她点头道:“我妈也是这么说。”

  顾欣这才问:“你怎么不让你妈帮你带孩子?”

  她很无奈地说:“我老家很远,我妈要种地,还要照顾我爸,我弟,我爸身体不大好。”

  顾欣:“那确实没办法。”

  顾欣又问:“那你是不是很快就能出院了?”

  她道:“我老公让我多住几天,说没问题了再出院。”

  顾欣:“那你老公很不错了。你们结婚早,又是结婚就有孩子,两个人都需要时间磨合。有事夫妻俩好好商量。”

  她轻松地点点头。

  再一次的抽血检查,连着两次顾欣的HCG值都在安全值以下,医生告诉顾欣可以出院了。一周后来医院复查,如果没有反弹那就是没问题。刘辰隔天来到医院,买了一袋水果。顾欣分给1号床和3号床病友,她要出院了,也祝愿病友能早日出院。彼此间都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但也默契地没有问对方的联系方式。

  刘辰办好出院手续,带着顾欣离开医院。坐上出租车,顾欣感慨:“终于出狱了。”

  刘辰笑了几声。

  这一个月住院,顾欣见到了一些人,接触到一些事,很是感慨。回到久违了一个月的小破屋,抱起她进门后就来蹭她腿的猫,顾欣突然觉得这间小破屋也挺好的。

  “终于回家啦!”

  顾欣在房间里转了转,只觉得身心舒畅。

  刘辰搂住顾欣:“终于回来了,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太不习惯了。”

  顾欣在刘辰的嘴上亲了一口。

  一周后,刘辰带顾欣回医院复查,情况良好,这意味着顾欣这一次宫外孕彻底安全解决。但因为她宫外孕过,还需要服药疏通输卵管。如果日后打算要孩子,也需要到医院做造影检查,确保输卵管没有堵塞才可以怀孕。

  差不多过了一个月,顾欣再次去医院开药,很意外地看到了正好出院的1号床病友。正出医院大门的1号床病友见到她还跟她打了招呼。看到她的笑脸,和身边表情轻松的丈夫、公婆,顾欣问:“可以出院啦,没事了吧?”

  1号床病友笑着说:“没事了,保住了。”

  顾欣:“恭喜你啊。”

  1号床病友:“你是来复查吗?”

  顾欣:“来开药,我也没事了。”

  1号床病友:“那你好好养身体。”

  顾欣:“你也是。”

  两人在医院门外道别,顾欣目送对方脚步缓慢地走到路边,坐上车。刘辰搂了搂顾欣的肩膀:“进去吧。”

  顾欣抬头对刘辰笑了笑,两人走进医院。

  1号床病友保胎了一个多月,保住了孩子,顾欣祝福她孕期顺利。对于自己什么时候要孩子,顾欣暂时还没有考虑。她和刘辰商量好了,35岁前如果她没有怀孕,就不要了,刘辰随她。

  在医院开了药,顾欣和刘辰手牵手顺便在医院附近的老街逛了起来。之后的岁月中,顾欣时常会想起这一段住院的经历,每一次想起,她都会有不同的感慨。她想,如果她以后有女儿,她会努力教会女儿怎么保护好自己,怎么爱惜自己,怎么在爱情中不要被冲昏头脑;如果她以后有儿子,她会教导他什么是担当,什么是正常的爱情。

  “老婆,中午想吃什么?”

  顾欣从思绪中回神:“我也不知道。”

  刘辰:“那我查查。”

  顾欣看着在手机上查询附近餐馆的刘辰,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