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个世界:残疾大佬的凶残小可爱
作者:惟独      更新:2021-10-12 19:44      字数:3283
  现场唯一不变色的只有轮椅上的顾绍霆,男人只是淡淡的开口:

  “再派两人过去!”

  身为队长的房俊不在,副队长姚裕民本来保护在家主身边,听到吩咐,让人护卫在家主左右,然后带人冲向浓密的林间。

  顾猛深吸口气,回过神,扭头问:

  “家主是怎么招揽到这样的人?”

  顾绍霆微微一笑, 眉宇间一片悠然:“自己送上门的。”

  顾猛,顾岩和顾修除了不敢置信就是侥幸的松口气,这样的人,只要不是顾家的对头,就好!

  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林中情况如何,直到姚裕民白着脸拖着一具尸体出来,庄墨杰和温书羽才上前问道:

  “死了?”

  姚裕民无奈点头,身上都是血,脸上也有血,拖着的尸体脑袋削掉一半,白花花的脑浆还挂在脑壳上,很是刺激人的感官。

  至少顾泠泠几个女孩当场就转身呕吐起来,似顾绍钧等年轻人虽没呕吐,也是脸色黑青黑青的。

  “还有几个?”温书羽问道。

  尸体扔到地上,姚裕民也顾不上擦拭:“一共四人,还有两人,也差不多了!”

  庄墨杰推推鼻梁上的镜框:“要留……”活口……

  话还没说完,砰的一声,又一具尸体从林间飞出来,正好砸落在庄墨杰脚边。

  “还有一个!”姚裕民满嘴苦涩,他和房俊隶属同一个特种部队,退下来后成为顾家家主身边的保镖,在特种部队时,他就是副队长,成为顾绍霆保镖后,还是副队长,以前执行任务时杀人见血是常事,可他从未见过这般出手鬼魅的,那个少年,哪还是个人……好像以杀人为乐……

  林间打斗停下,一片寂静!

  顾绍骅犹如一把开刃的宝刀从林间踏步而出,一身戾气根本无法收敛,眼中凶气更盛更浓,看也不看地上三具尸体,越过两人向顾绍霆走去。

  过了几秒钟,安泽离谨拖着半死不活的人从林间出来,庄墨杰和姚裕民急忙迎上去。

  少年一身血迹斑斑,双眸血红,没有戾气却见冰冷的阴森之气,一步步走来,庄墨杰和姚裕民纷纷停步,不敢再靠近少年。

  温书羽也是心惊胆颤,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泽离谨没理会他们,直接走到距离顾绍霆两米远之地停下,放下手里拖着的人,微微歪头, 血红的双眸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晶亮,冲着男人发出乖巧的轻笑,一声轻笑,让他浑身上下如鬼魅的邪气荡然无存。

  “六爷,人没死,给你留了活口!”

  轮椅上的男人面色不改,依然温雅如故,笑着道:“过来!”

  安泽离谨眨眨眼,眸底涌动的冰冷悄然消散,然后步上台阶,微微弯身,双手撑在男人轮椅两侧把手,昳丽的小脸慢慢靠近男人,鼻梁凑着鼻梁,只差一毫米便贴上,彼此呼吸纠缠,血红的双眸好似剥了男人的皮肉,看进骨子里,清悦的嗓音此刻也飘飘忽忽的:

  “六爷不怕我吗?”

  顾绍霆抬手,指尖轻轻擦去少年鼻尖上的一滴血迹,淡淡笑道:

  “为何怕你?你今天做的很好!”

  少年得了夸奖,很是惊奇一下,抿唇,脸颊挤出两个小小的酒窝,酒窝显得他的笑又甜又腻,也让双眸的血红缓缓散去,映出男人俊美无俦的脸庞。

  “我说过,我能护住你,我说到做到!”

  “我信!”男人握住少年带血的手,用手帕一点一点擦去染上的血,“庄墨杰,温书羽,拖下去问话,其他三人,扔进斗兽栏!”

  “是!”

  少年直起身,没抽回手,扭头冲庄墨杰道:“他们身手诡秘,很似瀛国的忍者。”

  “好,我们会严加审问!”

  顾猛等人落在少年身上的目光暂时移开,尤其是顾岩,眉心微蹙:

  “瀛国?他们为何要刺杀家主?”而且还在大白天的闯入顾家庄园,这简直是找死的节奏,整个帝都谁不知道顾家的庄园守卫森严,明暗保卫颇多。

  “会知道答案的。”顾绍霆放开少年的左手,又开始擦拭右手,动作温柔,非常仔细。

  顾修瞧见,眉心禁不住猛跳。

  小辈们帮不上忙,全部返回各自居住的场所,顾绍骅跟在长辈身后进入主别墅的客厅,管家连忙吩咐佣人端来温水让安泽离谨和顾绍骅洗手。

  “去换身衣服!”顾绍霆柔声道。

  管家见状也连忙过来,态度无比的恭敬,刚才所发生的一起他尽收眼底,再也不敢小觑对方。

  “小煊少爷,去楼上换洗吧,衣服都为你准备好了。”

  安泽离谨也的确需要清洗一下,二话没说直奔五楼。

  顾绍骅身上倒是没染上血迹,洗完手,坐在单人沙发上,沉声道:

  “家主,父亲,二伯,三伯,此人身手我在部队出任务时遇到过。”

  “可是瀛国那边派来的?”

  顾绍骅点头,语气凝重:“不错!瀛国蓄谋已久,那次任务,敌方五人,戾鹰部队死亡十人,损失惨重,最后也是以四倍的人数才灭掉对方,不过还是跑了一个。”

  顾修倒吸口气,他是商人,也经历过暗杀,身为顾家人,危险重重,绑架,暗杀,这都家常事,不过也为死亡十人而震惊。

  “这么说,瀛国此次针对的就是顾家,原因呢?商业上?政治上?还是军事上?”说完,看向其他人。

  “恐怕是私事。”顾绍霆淡淡的道。

  “私事?”顾猛顾岩凝眉。

  顾绍霆冷冷勾起唇角:

  “两个月前,我的人在圣马力诺的艾斯洛塔山地底3800米深处发现石油,经过勘测,纯油量高达百分之六十五……”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纯油量高达百分之六十五,这是什么概念,怪不得能让瀛国不顾两国邦交,行使暗杀的龌龊手段。

  “圣马力诺那边可派人去控制住?”顾猛连忙问,呼吸都急促许多。

  顾绍霆点点头:“早在刚发现,我便派欧叶带百人过去。”

  “这么说,之前你提起的威尔逊和程家,应该也有参与进去吧?”顾修恍然大悟。

  “他们都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我已经派房俊去解决威尔逊,至于程家,过了明天,能保住程家的那点微薄家业已算我手下留情。”

  顾绍霆浑不在意的口吻让在场的人都轻缓许多,顾绍骅是知道自己这个堂哥的厉害,正因为太过聪明睿智,哪怕双腿残疾,也被当选为顾家家主。

  顾猛沉思片刻,沉声问道:“家主想如何解决石油问题?似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肯定会再发生,毕竟石油是国中之重,任何国家都会觊觎几分。”

  “单凭顾家吞不下,大伯,顾家与国家合作!”

  五楼卧室,安泽离谨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接电话,是父亲阮鸣德打来的,这阵子他跟在顾绍霆身边,也曾抽出时间过去医院看望原主父亲,但每次都恰巧碰上康宏泰在场,两人之间隐秘的动作令他稍微有点尴尬,最近两天很少过去了。

  “爸爸,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少年早已恢复正常,声音也和平常一样,听不出异样。

  “我没事,就是你这两天没过来,爸爸想你,儿子,这几天都忙什么呢?还有钱吗?爸爸等会给你打两万过去,是这几天的生活费,好不好?”

  少年的心顿时被男人温柔的声音弄软了,坐在床边,手巾扔到桌上,甜甜笑道:

  “不用了,我身上还有钱呢,爸爸自己留着,还有,吃喝上不要省着,我现在也挣钱了。”

  “小煊也挣钱?你去打工?”医院里的阮鸣德立刻坐直身体,心疼的皱紧眉头,“爸爸能养活你,儿子,你还小,没上学就去和同学玩玩,没必要苦着自己,爸爸不需要你去打工受累,爸爸有钱,不会让我宝贝儿子受苦受累受委屈的…… ”

  坐在床边的康宏泰连忙低声道:

  “等会我给小煊打过去十万,你别着急!”

  安泽离谨耳朵多灵,立刻听到,忍不住乐出声。

  “爸爸,康叔叔也在?”

  阮鸣德不好意思的低低嗯了声:“你康叔叔担心爸爸……”

  “我知道,爸爸不用解释,也替我谢谢康叔叔,不过不用打钱,我这边够用的。”

  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安泽离谨双手撑在床上,微微昂起下巴,眼望房顶,心里一片平静。

  “天气虽然热,卧室开空调,不换衣服受凉会感冒!”顾绍霆推着轮椅进来,视线落在少年精致白皙的锁骨上,浴袍半扯开,露出大半的肩膀,白皙肌肤细腻,如上好的玉石,非常晃眼。

  安泽离谨没动,任由对方来到身边,男人的手落在他浴袍上,然后动作轻柔的阖上浴袍领口,不露一丝白皙。

  “六爷,我这么能干,一个月给我多少工钱啊?”兜里还真的不剩多少,也就两三百元,够几天饭钱。

  男人笑着握上少年柔软的手,很难想象这般细腻柔软的手居然会杀人!

  “小煊想要多少?”

  安泽离谨微微侧首,桃花眼泛着笑意,嘴上也带笑,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勾的男人移不开视线。

  “六爷觉得我值多少钱?”顿了下,又道,“我想听真话!”

  男人握紧少年的手,微微拉向自己怀里,凑近自己的鼻端,呼吸渐近,嗓音低沉:

  “无价之宝!”

  安泽离谨一愣,随后哈哈大笑,笑声爽朗,清悦动听。

  男人心底一阵悸动,也跟着一起朗声而笑!

  许久过后,顾绍霆依然没放开少年的手,空闲的手掏出一张卡放进少年手心,声音含笑,醇厚,令人耳鼓酥麻。

  少年耳鼓发痒,抽回手揉揉,拿起卡翘起嘴角,冲着男人笑眯眯的道:

  “一张卡,让我卖命多久?”

  “由你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