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 傳聞
作者:椅子      更新:2021-10-12 15:24      字数:5150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即使如此,天下人仍紛紛爭先恐後搶奪,踩著彼此的屍體尋找那未知的存在。即便是未知,眾人仍是願意為了那美麗虛幻的存在以身犯險,寧可溺斃於聖泉的傳說裡,也不願任這傳說的火苗在虛無中燃燒殆盡‧‧‧

  1 傳聞

  「聖泉本來是由巫師一族守護,誰知道,巫師一族卻出了個叛徒,也就是大名鼎鼎、至今仍是許多人的心頭惡夢,提到她任誰都會膽顫心驚的卡瑪女巫。」酒館老闆說。

  一家昏暗的小酒館裡,酒館老闆對著坐在櫃檯前的少年說,接近打烊時分,酒館裡客人寥寥無幾,老闆也沒事,就等著客人們回家,索性自己也拎著壺酒在少年面前坐下閒聊。

  少年名叫艾瑞托,今年十九歲,長得不算亮眼,是那種扔在一群人裡很快就會被淹沒的長相,今天看了明天就能忘記的臉。雖然稱不上好看,但他眉眼溫順,渾身透露著乖巧無害的氣質,他的金髮藍眼都偏淡色,並不亮麗張揚,而是和主人給人的感覺一樣溫暖舒服。

  面對這樣一個乖巧溫順的少年,任何人都會願意將自己知道的事和他分享,頂著這副皮相,他能從任何人口中得到任何他想要的情報。就像現在,艾瑞托想要知道關於聖泉與卡瑪女巫的事,酒館老闆便很樂意對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酒館老闆一提到卡瑪女巫的名字,酒館裡的客人都不約而同倒抽一口涼氣。有的側耳傾聽,有的則是直接靠過來聽。唯有角落一個身穿斗篷的客人似沒聽見這名字,毫無動靜。那斗篷極寬大,將那人罩的嚴實,看不清身型面貌,連是男是女都無從分辨。那人坐在那裡,彷彿睡著了一動不動,卻連鼾聲、呼吸聲等一點聲息都沒發出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那裡,好像他從一開始就坐在那裡,又好像他才剛坐下,沒人想得起來他是什麼時候來的,他將自己與氣息都藏在斗篷下,遠看就像角落裡有團黑影。

  酒館老闆見圍過來的客人變多了,也來了興致,清了清喉嚨,用比剛才還大的聲音說:「卡瑪女巫本名不叫卡瑪,她死而復生後,眾人這麼稱呼她。她從地獄回來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手刃每一個仇人。而她解決完每一個仇人,都會落下:「一切都是因果輪迴啊。」這句話,沒人知道女巫的名字,世人因此都稱她為卡瑪(karma)女巫,意思是掌管因果輪迴與善惡業報的女巫。」

  「卡瑪女巫,別小看她一個人,光憑她一己之力,便能將我們所在的整塊大陸攪得天翻地覆。」酒館老闆用酒壺輕碰一下艾瑞托的酒杯,「多少個像你一樣無辜的孩子受到牽連?她於二十四年前復活,當時你還沒出生,應是你父輩那一代有人得罪她,為了躲避她上門尋仇,才逃離大陸,躲到外島上生存。」隨即又皺眉,「但當時卡瑪女巫為了找她徒弟,翻遍了各個海島,連福爾摩沙島那樣的島嶼都差點被她滅了,你怎麼又能活下來?」

  艾瑞托的家族本來在這塊大陸上,卻因為卡瑪女巫,逃至外島生存。家族裡的人在顛沛流離的逃亡之下,死的死、散的散,最後只剩下他一個,當時有許多和他一樣戰火下的孤兒四下逃散,他和那些人一樣在外島長大,現在他回來了,他想尋找聖泉,想弄清自己的身世。

  艾瑞托:「我只是僥倖才活了下來。或許也可能因為父輩得罪她不重,她才沒有趕盡殺絕。畢竟她那麼多仇人要解決,怎麼會理我一個無辜小孩?不過,卡瑪女巫到底做了什麼?惹怒了天下人?不會是監守自盜吧?她身為負責守護聖泉的巫師一族,卻私吞了聖泉?因而引得眾人討伐她?」

  酒館老闆:「如果只是這樣,眾人會討伐巫師一族,要他們給個交代,並威脅他們將族中叛徒揪出來。」冷笑一聲,「可惜,卡瑪女巫幹的還不僅僅只是私吞聖泉這一件事而已。你聽過女巫的學徒嗎?」

  艾瑞托:「女巫的學徒?是剛才你說,女巫為了找她徒弟,翻遍了各個海島‧‧‧」

  酒館老闆:「對,就是為了找他。」

  艾瑞托:「她徒弟是什麼來頭?」

  「無名小卒。」酒館老闆啜了一口酒,「在成為卡瑪女巫的學徒之前,他只是個隱居山林的小子。女巫的學徒,據說是個擅長交易的傢伙。哼,這小子連靈魂都能出賣給女巫了,還有什麼交易是他談不攏的?好端端的人類不當,偏偏要去拜女巫為師,學了一身巫術,成為人人追殺的天下之惡。」

  艾瑞托:「人人追殺的天下之惡?這是怎麼一回事?」

  酒館老闆:「事情要追溯至二十七年前的奪冠會。奪冠會你知道吧?」

  艾瑞托搖頭。

  酒館老闆:「簡單來說,就是每四年舉行一次的比武大會。獎賞由巫師頒發王冠給大會勝出的前四名。分別是金冠、鐵冠、桂冠、花冠。巫師在這王冠上注入力量,得冠者就能得到王冠上賦予的獎勵。獲得金冠者能獲得財富,獲得鐵冠者能獲得神兵器,獲得桂冠者能獲得智慧,獲得花冠者能得到任何想要的對象,當然,對象僅限還沒結婚的人。名次越高的人能優先選擇要什麼王冠,不過大多是按照這個順序選的,畢竟有錢什麼事辦不到?金冠帶來的可不是一般的財富,而是能讓人富可敵國。最好的武將、最聰明的智者、最好的情人哪一樣不能靠重金聘來或是強取豪奪?因此一般人多是按照這個順序選的,當然,凡事有例外,就好比威廉親王。威廉親王是王的兒子,他當然不稀罕錢,他尚武好戰,是天下第一武癡,人盡皆知,他當然是選鐵冠了。選擇鐵冠的威廉親王,獲得神兵器銀鎖鍊,成為當時舉世無雙的銀鍊聖手。」嘆了一口氣,「但天妒英才,銀鍊聖手威廉親王十六歲時在奪冠會上奪得鐵冠,卻命喪於下一次奪冠會,也就是被卡瑪女巫毀掉的那一次。」輕咳一聲,「別扯遠了。總之,以前巫師一族的名聲不好,人們忌憚他們的力量,他們縱使是巫師,也寡不敵眾,不敢以一族之力挑戰所有人類,畢竟他們頂多練練法術,想辦法讓自己活得久一點,除此之外,也沒什麼戰鬥能力,誰知道之後竟然出了一個卡瑪女巫?」又咳了一聲,「又扯遠了。辦這個奪冠會是王的主意,一方面要巫師一族將法力當作禮物贈予人類,一方面這是促進各家交流的盛事慶典,他能藉著這個機會看看各家的實力,又出了那些名將。當然,主要還是為了前者─要巫師一族像進貢般將他們的力量與人類分享,打壓他們的勢力,要他們老老實實待在巫師世界,別想出來禍害人間。」

  這時一個客人過來結帳,酒館老闆起身收錢:「這個手段維持了巫師一族與人類間長久的和平,但平衡卻在二十七年前被打斷了。卡瑪女巫和她的學徒於二十七年前的奪冠會上,使了巫術召喚惡龍,惡龍吐著龍焰將奪冠會燒個一乾二淨,各家在這之間,四下逃竄,有的早就互看不順眼,有的為了爭權奪利,皆趁著這個機會起來互相殺害,奪冠會從一個交流盛世慶典演變為血流成河的殺戮場。」

  艾瑞托瞪大眼睛:「王是在這時候被推翻的?」

  酒館老闆重新坐下:「不是,卻也差不多了。王的兒子,也就是剛才說的威廉親王,便是在奪冠會上被卡瑪女巫親手所殺。」

  艾瑞托:「卡瑪女巫殺了威廉親王,是因為他將會成為下一任王嗎?」

  酒館老闆瞇起眼睛,摸著下巴鬍渣:「有人這麼說,不過,大家更相信另一個傳聞。眾所皆知,威廉親王與卡瑪女巫關係很好,當然,這個「很好」的意思就很耐人尋味了,一個是王族,一個是巫師,有什麼共同點能讓兩人交集?因此大家開始謠傳,卡瑪女巫用了巫術蠱惑威廉親王,讓威廉親王與卡瑪女巫變成一對。但自從女巫收了學徒,便移情別戀到徒弟身上。她和她的徒弟密謀,殺了威廉親王,毀了奪冠會,獨佔聖泉。」

  旁邊的客人們聽得津津有味,都要求續杯,酒館老闆起身替客人們添酒,「王下令追殺女巫與女巫的學徒,但卻在抓到人之前就被殺了。威廉親王死時才二十歲,還沒來得及留下子嗣,公主也在奪冠會上被鷹族抓走,總之,皇室的人沒一個留下,至此之後,陸上再無人稱王。」酒館老闆替客人們添完酒,將剩下的一點酒仰頭一飲而盡,「當然,誰都知道有本事暗殺王的,只有卡瑪女巫。」

  「卡瑪女巫驅使龍毀奪冠會、殺害王族、獨得聖泉,很快就成為天下人人討伐的對象,四下響起「獵殺女巫」的呼聲。卡瑪女巫帶著徒弟三番兩次從眾人眼皮子底下躲過,好在最後還是老天有眼,讓她落入眾人手中,處以火刑。」

  艾瑞托:「她這麼厲害,連擁有神兵器的威廉親王都死在她手上,是誰有本事捉到她的?」

  「還能有誰?」一旁的客人喝醉了,打了個嗝,悠悠的說:「你最親密的人,往往可能就是你最大的敵人。你誓死保護的人,可能就是親手將你送上刑場的人。卡瑪女巫最後正是被她的愛徒親手送上火刑場。」

  酒館老闆接著說:「女巫的學徒終究沒忘記自己身為人類,不需要也不應該為了一個巫師叛徒賠了性命。女巫的學徒臨陣倒戈,將師徒兩人奪來的聖泉還給巫師一族,並將卡瑪女巫送上火刑場。連卡瑪女巫火刑的火也是她徒弟操控惡龍吐出的龍焰,當初就是這龍焰將奪冠會會場燒個精光。誰能料到,能燒盡一切的龍焰,卻燒不盡罪孽。龍焰沒能將卡瑪女巫燒死,三年後她復活,回來將生前追殺過她,高喊獵殺女巫的人一一解決了,當然,巫師一族被她一手殲滅,徹底從世上消失了。而聖泉又在巫師世界被毀時,遺落在人間,之後天下才會興起尋找聖泉這股風潮。」

  「那她的徒弟呢?」艾瑞托問,作為背叛她,親手送她上刑場的人,又會受到什麼懲罰?

  酒館老闆:「卡瑪女巫被火刑後,女巫的學徒就此消聲匿跡了。畢竟奪冠會一事死了多少人,無論他當時是不是受卡瑪女巫唆使,又或者最後他站在人類這一邊剷除了女巫,對他的名聲都不會有多少轉機,他在這塊大陸上,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真的從這塊陸地上離開,之後卡瑪女巫復活,將整個大陸掀個底朝天,也找不到她的徒弟,才會開始往海上的島嶼一個一個搜去。為此,還差點將福爾摩沙島滅了。不過,福爾摩沙人自稱為龍的後裔,卡瑪女巫用龍對付他們,又怎麼會有用?」

  「龍?」艾瑞托皺眉,「剛才不是說,卡瑪女巫的火刑便是龍焰,怎麼龍又聽卡瑪女巫的話了?」

  另一位客人說:「那龍是卡瑪女巫師徒二人用巫術召喚出來的惡龍。她和她徒弟皆能操控,她徒弟用龍來殺她,沒殺成功,卡瑪女巫復活後,龍又回到她手上了。」

  艾瑞托:「後來呢?卡瑪女巫在海外群島上找到她徒弟了?」比起福爾摩沙人,艾瑞托似乎更關心卡瑪女巫的學徒。

  「沒錯。神奇的是‧‧‧」酒館老闆故作神秘的說,「卡瑪女巫竟然沒有嚴懲她一手教出來最後卻背叛她的好徒弟,反倒是和他盡釋前嫌,兩人從此在世上絕跡。再也沒有人聽過他們的消息,眾人都以為他們死了,沒想到,最近‧‧‧又傳出他們的消息了。」

  艾瑞托:「有人看見卡瑪女巫了?」

  酒館老闆:「這倒沒有,反而是她的徒弟。他有一項特徵人盡皆知,能讓人一眼認出來。」

  艾瑞托:「什麼特徵?」

  「海洋之眼。」酒館老闆指著自己的眼睛,「據說他有一雙湛藍色的雙眼,深邃迷濛,既似海洋又像天空,給人遼闊寬廣之感。那是世上最美的一雙眼睛,傳說卡瑪女巫就是迷上這雙海洋之眼,才會收他為徒,卡瑪女巫甘願溺斃於他眼裡的汪洋,才會對他傾囊相授,只不過,她不知道自己盡心養的是條披著忠犬皮的白眼狼。總之,因為海洋之眼,人們能一眼認出女巫的學徒。而近日,就有人在陸上看見海洋之眼的蹤跡。」

  「他踏上大陸了?」艾瑞托發現自己的聲音正在顫抖。

  客人:「既然有人看見,恐怕是真的。相傳卡瑪女巫快死了,命她的徒弟來陸上替她取聖泉續命。要是這傳聞是真的,那可不得了了。大陸上,勢必又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當年女巫的徒弟背叛她,她還能憑著一己之力,回來一一復仇,將大陸攪得一團亂,何況她現在和她的徒弟聯手?兩人又還能召喚惡龍?」

  酒館老闆:「艾瑞托,我見你是個乖巧單純的孩子,又沒有特殊能力,你知道自從巫師世界破滅後,巫師一族的法力流至人間,多少人因此與生俱來不可思議的力量,天下出了許多能人異士?巫師世界就在這塊陸上,你是從海島上來的,我想,你並沒有獲得任何特殊的力量吧?」

  艾瑞托黯然:「沒有。」他本來是陸上人,要是沒有因為卡瑪女巫作亂,父輩逃往海外,他至今還會在這塊陸上,或許就有機會獲得神奇的力量。

  「既然你沒有異於常人的能力,你會武嗎?」酒館老闆覺得答案早再他問出口時就知道了。

  艾瑞托低聲說:「不會。」

  「那就對了。」酒館老闆一副意料之中的點頭,「聖泉是何等寶物,多少人搶著要?其中不乏具有神奇能力的人,別說這些人,就算沒有能力,尋常家族派出的軍隊呢?現在沒有王,各家族林立,你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何必往風暴中心躍?應該遠遠避開啊。」

  艾瑞托:「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實現願望的大小端看你取的聖泉份量多寡。我的願望簡單,卻是除了聖泉,誰也無法替我實現。但既然簡單,我不需要很多,取一點點就夠了。我不用跑在最前面跟別人爭,只需要躲在後面,從他們相爭之中竊取一滴半點就行。」

  「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一旁的客人冷笑,「你向來只選傳聞中好聽的部分聽嗎?這只是聖泉一半的傳聞,另一半呢?人們是怎麼說的?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因為這樣,人們才會說聖泉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即使如此,你仍是要去尋找?」

  「失去?」艾瑞托冷笑,「我早已一無所有,又怎會害怕失去?」他乖巧溫順的皮肉下包的卻是異常固執的傲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