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4 娜塔莉與崔斯坦
作者:椅子      更新:2021-11-22 22:40      字数:5080
  34 娜塔莉與崔斯坦

  「事情就是這樣,娜塔莉。」艾琳娜說,「迦爾不打算待在這裡,他想和我一起回去。」

  艾琳娜告訴娜塔莉,他們都知道迦爾是精靈,而精靈得待在這裡守護黑之森,但迦爾不打算待在黑之森,而是打算和自己一起回到李奧身邊,他們要助李奧找聖泉。

  「我想找你們談的,便是迦爾的身世。既然你們一眼就看出迦爾是精靈,我也不用多說了。迦爾,」娜塔莉看著迦爾,「你想知道有關精靈的事嗎?」

  迦爾看向艾琳娜,「十六年前,當我舉起黃金神槍的那一刻起,我的身份就是黃金勇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和族人在一起,為什麼自己從出生就是孤獨降生於世上。對於我,過去並不重要,我在意的,只有眼前和未來。我不是精靈,我是黃金勇者,我要去找聖泉,以一個戰士的身份。」

  娜塔莉沒說話,正要轉身離開,艾琳娜:「妳得一直待在這裡嗎?娜塔莉?」

  娜塔莉:「本來該是這樣。但最近接到新的命令,能出去一陣子。」

  艾琳娜聽了很開心:「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妳從來沒出去過吧?」

  娜塔莉沉默一陣,才說:「小時候曾在外面待過。」

  艾琳娜點頭,「這次妳能在外面待多久?」

  娜塔莉:「不知道。看事情多久結束。」

  艾琳娜好奇:「什麼樣的事?容易嗎?」

  娜塔莉不答,轉身離開,消失在黑暗中。

  ***

  「妳要讓他們就這樣離去?」

  「你都聽到了?」娜塔莉對著一片漆黑問。

  「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族人,妳竟然這麼輕易讓他走?」

  娜塔莉:「現在,他不是精靈,只是黃金勇者。」

  「妳放他走‧‧‧難道妳想永遠待在黑之森?」

  娜塔莉:「我現在得盯著加百列找聖泉,你回去你族人那裡吧。」

  「我也要去找聖泉。」

  「回去吧,崔斯坦。」娜塔莉嘆,「你多久沒回家了?福爾摩沙人既然在這附近,就代表你的族人也在不遠處,你現在出去,還能趕上他們。 」

  「回去幹嘛?那裡又不是我的家。」有妳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崔斯坦眼神企盼。

  娜塔莉視若無睹,冷聲說:「我要遵循卡瑪女巫的命令,你回去你族人那裡,別跟過來。」

  崔斯坦的雙翼無法帶他越過娜塔莉親自劃下的鴻溝,卻能讓他離開她的視線。

  崔斯坦一咬牙,化為鷹飛走了。

  ***

  娜塔莉和崔斯坦是一對姐弟。

  縱使一個是精靈,一個是鷹族,兩人仍是同母異父的姐弟。而他們的母親,是人類。至於是什麼樣的人類,不跟人類在一起,而是接二連三與異族在一起,無人得知,就連姐弟倆也不知道為什麼母親不選擇與人類在一起。娜塔莉從未見過她的父母,崔斯坦的母親則是在他兒時去世,他見過母親幾次,印象中,母親是他見過最美麗的女子,而娜塔莉簡直長得和母親一模一樣,要是母親是精靈,一定會長得和娜塔莉一樣。

  鷹族本來就是半人半鷹,崔斯坦又混了一半人類的血液,這使他與尋常鷹族不同。尋常鷹族化為人時,只有臉是人型,翅膀鷹爪與一身羽毛仍在,但崔斯坦化為人時,是完整的人,乍看之下與尋常人類無異,且他能任意操控自己,剛伸出的手掌說變就能變成鷹爪,翅膀也能任意展開,他不用化為鷹就能擁有鷹的爪子與羽翼,這讓崔斯坦看起來像個殘次品─無論是他人類不像人類,鷹族不像鷹族的外貌,或是他身上濃烈人類氣息的味道。而他似乎還嫌自己不夠「殘缺」,某次出門,將自己的左眼弄瞎了。

  鷹眼銳利,與利爪同為鷹族最重要的兩大武器,崔斯坦本就因為混種的身份在族裡格格不入,現在又失去了一大武器,他的處境更加艱苦。但失去一隻眼睛的崔斯坦並不喪氣,反而很高興,因為這一趟出門,他知道傳聞是真的,他真的有一個同母異父的姐姐在黑之森。

  崔斯坦的左眼不是意外,而是被他的親姐姐娜塔莉所傷。

  崔斯坦是鷹王的獨生子,眾人都想不到,鷹王竟然會看上人類。人類的血液在崔斯坦體內流淌,只會讓他比尋常鷹族脆弱,眾人不認為崔斯坦具備成為鷹王的能力,紛紛勸鷹王再娶,就算不娶,至少留下個純鷹族的子嗣,讓那個孩子成為下一任鷹王。但鷹王不肯,他太愛那個人類了,並宣誓一生只有崔斯坦這個兒子。

  崔斯坦的童年還算愉快,有疼愛他的父母,他雖然是族中異類,卻是鷹王的兒子,族人誰也不敢對他不敬。福爾摩沙人與鷹族在奪冠會結下樑子,自此之後,福爾摩沙人行至哪裡,鷹族就追殺他們至哪裡。

  崔斯坦的母親是人類,過不慣鷹族四處奔波的生活,身體一直很虛弱,這也是母親之後早逝的原因。

  鷹族開始追殺福爾摩沙人那時,崔斯坦還小,不用跟著族人行動,他和母親留在鷹族的基地。族人都不在,母親體弱管不了他,崔斯坦便一個人四下閒晃。某天,他遇上一個福爾摩沙人。

  年幼的崔斯坦並不認得福爾摩沙人,對方從沒見過鷹族與人類的混種,崔斯坦又是以人形現身,那人以為崔斯坦是人類,兩人便成了朋友。某次崔斯坦意外在那人面前露出鷹爪,那人這才發現,崔斯坦不僅是鷹族與人類的混種,更是鷹王的兒子。

  那人告訴崔斯坦,福爾摩沙人與鷹族本來都生活在福爾摩沙島上,初代始祖是朋友。鷹族能化為鷹,帶著福爾摩沙人打獵,他們停在福爾摩沙人肩上,用鷹眼替福爾摩沙人眺望一切。福爾摩沙人的手能替鷹族完成那些鷹爪不能及的精細工作,鷹族與福爾摩沙人本該是最好的合作夥伴,他們在福爾摩沙島上相安無事,卻為了一個東西,踏上外島,從此反目成仇。

  那東西,正是聖泉。

  福爾摩沙人與鷹族商議,決定為了那東西,攜手踏上未知大陸。踏上大陸後遇上的第一件事,便是奪冠會。奪冠會是人類的比武大會,福爾摩沙人與鷹族串通好了,由福爾摩沙人上場,鷹族在旁掩護,雙方合作,絕對沒有人是對手。

  第一局比賽照計畫進行,雙方聯手,福爾摩沙人成功取得一勝,卻也因此惹上了巫師一族。之後果然在比賽上碰上巫師一族,福爾摩沙人眼看要敗,緊要關頭,正需要鷹族的支援。鷹族果然出現了,卻不是為了助福爾摩沙人一臂之力。那隻鷹,正是現任鷹王,崔斯坦的父親。

  那人告訴崔斯坦,鷹王為了他母親,背棄了與福爾摩沙人的約定。

  奪冠會並未如預想中順利結束,而是被惡龍吐焰,燒個煙飛灰滅。福爾摩沙人自詡為龍的後裔,不畏火,能在漫天火海中活下來,鷹族卻不能。福爾摩沙人為著剛才的嫌隙,並未出手相救,任由幾隻鷹族葬身火海。

  從此,福爾摩沙人與鷹族結為世仇。鷹族能飛,能在福爾摩沙人頭頂盤旋不去,福爾摩沙人行至哪裡,鷹族就追殺至哪裡。一樣是在頭頂盤旋,一樣是跟隨,卻從昔日的並肩,改為日後的追殺。往日一聲聲熟悉的鷹唳,今後卻成為福爾摩沙人每晚的惡夢。

  「你父親為了你母親,徹底讓兩族反目成仇,」那人說,「我看鷹族也差不多要完了,既然會讓背棄信約、強搶人類的人稱王?還讓你這小雜種生下來?」

  崔斯坦沉聲:「你說什麼?」

  那人:「我說你是小雜種。不僅因為你是鷹族與人類的混種,也因為你是你父親強迫你母親所生的骯髒之子。」

  崔斯坦大怒,一把揪住那人,厲聲說:「你膽敢這麼說?!」

  那人不怕崔斯坦,他從沒見過這麼不像鷹族的鷹,嘴上仍是豪不客氣,「怎麼?你父親敢做,卻不敢讓人說?你母親是他搶回來的,她根本不喜歡你父親。」冷笑一聲,「你父親不愧為鷹王,連對象,都能是他獵回來的獵物。」

  崔斯坦不相信眼前人所說。他見過父母相處的樣子,眼神不會騙人,他確信兩人是真心相愛。父親身為鷹王,在外面族人都怕他,他在眾人面前不怒自威。但在家裡,他是愛護妻兒的一家之主。

  父親會用利爪替母親輕輕梳理頭髮,父親怕傷到母親,一點力氣都不敢使,崔斯坦從不知道他們的鷹爪可以這麼溫柔。替母親梳理好頭髮,父親會替她戴上王冠,那是頂由群芳製成的王冠,崔斯坦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摘來這麼多美麗的花,是用他的利爪輕輕摘下,還是用尖喙溫柔啣住,崔斯坦不知道,但他知道這是他見過最美的王冠。

  「你如果不相信你母親是你父親搶來的,」那人見崔斯坦不信,又說:「可以去黑之森看看。」

  「黑之森?」那是被詛咒的禁忌之地,被精靈亡魂縈繞,他們向來不會靠近那裡。

  崔斯坦:「我在那種地方能看見什麼?」

  那人:「你姐姐。」

  崔斯坦瞪大眼睛,「什麼?」母親身體不好,父親更是宣誓一生只有自己這個兒子,他哪來的姐姐?

  「你姐姐不是鷹族,」那人明白崔斯坦心思,「她是你母親與另一人所生,而你父親正是從那人手中將你母親搶過來。你如果不信,大可以去黑之森看看你姐姐,據說,她和你母親長得一模一樣。」

  崔斯坦放開那人,「她在黑之森那種地方幹嘛?」

  那人知道崔斯坦問的是他那同母異父的姐姐,「你這麼好奇,何不親自去看看?」

  不等崔斯坦回答,那人繼續說:「你是鷹族,我是福爾摩沙人,你我族之間勢不兩立,照理來說,光憑你是鷹族這一點,我就該殺了你,但你我相識一場,與你這幾日相處下來,甚是投緣‧‧‧」那人似乎惦記著舊情,「今後別再見面了,你若是尋常鷹,我或許能裝作沒看見你,但你是下一任鷹王,下次遇見你我就該殺了你,你走吧,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

  崔斯坦確實沒再出現在那人面前,他趁著那人轉身時殺了那人。

  崔斯坦遵守族人的話,沒有靠近黑之森,卻也沒將這件事遺忘。母親的身體每況愈下,沒多久就死了。自從母親死後,父親性情大變,望向自己的目光越來越冷冽,父親在自己身上看見人類的影子,人類的脆弱,就是因為這份脆弱,母親才會不長命。

  父親對崔斯坦的態度,直接影響族人對崔斯坦的態度。眾人本來就認為鷹王是一時被人類蠱惑,才會發生奪冠會上那種事,現在那人類已死,鷹王也該恢復如常,摒棄與人類的牽扯,首當其衝就是他那與人類的混種兒子。

  鷹王不再理會崔斯坦,崔斯坦形同棄子,眾人都不認為,崔斯坦會成為下一任鷹王,更是無人理他。遭族人遺棄,崔斯坦孤身一人時,想起了當時福爾摩沙人跟他說的,他在黑之森有一個姐姐。

  雖然踏入黑之森很糟糕,但崔斯坦不認為自己現在的情況好到哪,便決定去黑之森。要是能找到姐姐,和她相依為命,自己就能脫離鷹族。他本想著,那是他的親姐姐,身上又流著母親的血液,她一定會像母親一樣疼他,想到能再次見到母親的身影出現在另一人身上,崔斯坦滿懷期待前往黑之森。

  崔斯坦想過無數與姐姐見面的場景,會是以長相還是氣味相認?她看見自己會歡喜還是驚訝?無論何者,別嚇到她才好,最好先以人形現身。

  他想過無數可能,唯獨沒想過,他的親姐姐會在剛見面那一刻就射瞎了他一隻眼睛。

  娜塔莉的箭來得又快又狠,人形的崔斯坦還來不及化鷹,一隻眼睛就沒了。只賠上崔斯坦一隻左眼還算幸運,那一箭差點要了崔斯坦的命。

  崔斯坦在族裡本就形同棄子,現在又少了一隻眼睛。眼睛對鷹族何其重要,銳利的鷹眼能讓他們狩獵追蹤,與利爪同為他們兩大武器,崔斯坦身上流著一半人類的血液,本就比較弱,現在又少了一隻眼睛,這孩子是徹底廢了。

  那一箭讓崔斯坦躺了好久,中斷了他和親人相認的時間,卻斷不了他的決心,復原後,他還是繼續前往黑之森,他不怪娜塔莉奪走他的武器,不怪她讓自己的處境更慘,他知道,那是因為她不知道是他的緣故,她要是知道他的身份,絕對不會這樣對他,只要想起那張與母親無異的臉龐,他就不怪她。

  重回黑之森,崔斯坦化為鷹,鷹形態的他擁有較強的體格,不會因為中了一箭就躺上好幾天。而他也終於有機會,能與娜塔莉好好談上一會兒。

  娜塔莉和崔斯坦一樣,是混種,她是精靈與人類的孩子。但她和崔斯坦不一樣,她沒見過父母,沒有父母疼愛的童年,她生來就是為了守護黑之森,她必須將任何靠近黑之森的生物都射殺掉。她對崔斯坦─這個世上她唯一的親人並不感興趣,無論他存在與否,她都得長駐黑之森。

  崔斯坦對追殺福爾摩沙人沒興趣,他不跟著族人,見娜塔莉不管他,也就跟著留下來,幫著鎮守黑之森。娜塔莉待在森林裡,崔斯坦則會飛往森林外,用利爪將那些要踏入的生物撕裂。她是半個精靈,他是半個鷹族,他深信唯有他們在一起,彼此才會是完整的。

  崔斯坦的性格烈如火,體內鷹族的暴戾不因他是混種消失,娜塔莉的性格則寒若冰,黑之森就在這冰與火兩道防線下,成為眾人無法進犯的禁忌之地,數年來如是。

  崔斯坦知道娜塔莉之所以要守著黑之森是因為卡瑪女巫,而精靈據說慘遭卡瑪女巫滅族,那麼娜塔莉會這樣,多半是中了卡瑪女巫的詛咒,成了她的俘虜。娜塔莉曾說,卡瑪女巫的詛咒是要求精靈鎮守黑之森,那麼只要是精靈,誰留下都無所謂,為此,崔斯坦鎮守黑之森的同時,也不忘巡視有沒有精靈的身影,但果真如傳聞,精靈從陸上絕跡,因此當他聞到艾琳娜鎧甲上精靈的味道,二話不說就將人擄走,而當他看見迦爾時,更是欣喜若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算不相信眼睛,也不會不相信自己的嗅覺,他確實在迦爾身上聞見與娜塔莉相同的味道。

  娜塔莉看見迦爾不像崔斯坦狂喜,她好像永遠都是這副清冷模樣,無論是忽然得知自己有一個弟弟,或是自己不是世上唯一的精靈。無論有沒有崔斯坦或是迦爾,她都是這樣生活,她漫長的生命和她的人一樣,是股冷冽不可觸的清泉,在無人知曉的暗處靜靜流淌。

  但那是在崔斯坦發現娜塔莉之前,他現在既已知道娜塔莉,便會守護她,他會用盡一切辦法讓她卸下肩上的擔子,替她搶回本該屬於她的東西。

  用盡一切,不擇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