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6 父子(下)
作者:椅子      更新:2021-11-26 16:46      字数:4718
  36 父子(下)

  強納森一喊,二世忙將伸向愛德華王的手收回,背過身,大力抹一把臉上淚痕。

  「你叫我來這裡幹嘛?」強納森上前,看一眼愛德華王,他剛才看見二世伸手靠近父親,所幸父親看起來安然無恙,沉浸在禱告裡,連自己來了都未察覺。

  強納森盯著二世,發現他剛哭過的眼睛仍有些通紅,「發生什麼事了?愛德華?」

  二世看著強納森,心一橫,冷聲說:「如你所見,老愛德華王已經不行了‧‧‧布魯家是時候迎接新王了!你不這麼認為嗎?弟弟?」

  「你在說什麼?」強納森驚,「還是當著父親的面?」一瞥愛德華王,他仍像沒聽見似的專心禱告。

  強納森擔心,上前輕拍愛德華王,「父親‧‧‧」

  「別碰我!」愛德華王怒吼,回頭對強納森怒目而視,強納森盯著父親的眼睛,只覺得父親兩眼無神,雖是看著自己,但似乎未將自己看進眼裡。強納森將手收回,愛德華王繼續低頭禱告。

  「看看他這副模樣!他寧可將心思放在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妻子與兒子身上,卻連一個眼神也捨不得留給身旁活著的兒子‧‧‧」二世冰冷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慄,他已萬念俱灰。

  強納森卻對父親這副模樣習以為常,「別告訴我你現在才發現,父親這樣都多久了‧‧‧你找我來,是為了什麼事?」

  二世壓低聲音說:「你還記得,丹尼爾是怎麼死的嗎?」

  一提到丹尼爾,愛德華王豎起耳朵,嘴裡的禱告詞卻沒停下。

  強納森一凜,同樣壓低聲音回答:「‧‧‧當時是個錯誤‧‧‧」

  「錯誤?」二世不以為然,「就結果論而言,唯一錯的,是老愛德華王沒在丹尼爾死後將王位傳給你我其中一人。不然按照當時的情況,你我已做了最適選擇‧‧‧」

  「最適選擇?」強納森冷笑,「我這十幾年來,沒有一天不為你口中的「最適選擇」後悔!我痛恨當時年少輕狂的自己,竟然會被怒氣與忌妒沖昏頭,鑄成永遠無法挽回的錯誤!」

  「別自欺欺人了,強納森。」二世冷笑,「你我都知道,要是能再回到當時,你仍會做出一樣的決定。」

  強納森搖頭,「要是能再回到當時,我不會將手伸向他‧‧‧而是恨不得雙手掐死那一時鬼迷心竅的自己,那喪心病狂的少年‧‧‧」

  二世:「你說這些話是想騙誰?是我?」指著愛德華王,「是那個從來不在乎你的父親?」說完又指著強納森,「還是那個藏在你體內,僅存一絲良知的自己?」

  強納森一把掐住二世的脖子,惡狠狠的說:「怎麼就不會是在一旁搧風點火的你呢?」

  強納森手上用力,只見二世漲紅了臉,呼吸困難,強納森才放開他,二世咳個不停。

  強納森:「你找我來,只是為了提醒我那十幾年前的惡夢?你多慮了,這十幾年來,我不曾有一刻忘記這惡夢。沒別的事,我要走了!」正要轉身離開,卻見愛德華王擋在身前,兩眼無神的瞪著自己。

  強納森:「禱告結束了?父親?比以往快呢。」

  愛德華王:「惡夢是什麼?」

  強納森:「什麼?」

  愛德華王:「這是我要問的!那個縈繞著你十幾年的惡夢,是什麼?」

  「父親‧‧‧這‧‧‧」強納森面有難色,「你不需要知道‧‧‧」

  「就告訴他吧‧‧‧強納森‧‧‧咳‧‧‧告訴父親‧‧‧十幾年前這裡曾經發生了什麼事?」二世邊說邊咳,「他有權知道‧‧‧」

  「有權知道?」強納森斜眼看向二世,「你知道告訴他,意味著什麼?」

  二世盯著強納森,緩緩點了頭。

  「瘋了!瘋了!」強納森明白二世在想什麼,直呼:「愛德華!你簡直瘋了!」

  二世淡聲說:「不然你以為‧‧‧我今天找你來,是為了什麼?」

  強納森:「你以為我會稱你的意,重複十幾年前的錯誤嗎?」

  「惡夢是什麼?」愛德華王逼近強納森,「十幾年前的錯誤又是指什麼?」他瞪大一雙老眼,似欲從強納森的眼中看透真相。

  二世:「如你所見,父親已經瘋了‧‧‧與其讓他這樣為了逝者而活,不如讓他與逝者同行‧‧‧」

  強納森不敢置信,「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愛德華?」

  二世:「我就是再清楚不過,才會這麼痛苦‧‧‧你不敢講是吧?那麼由我來說!」對著愛德華王說:「父親!你知道丹尼爾當時是怎麼死的嗎?」

  愛德華王怒:「我知道!我記得清楚,就像我同樣記得,曾要你別再提醒我這件事!」

  二世冷笑:「父親知道的可能與我知道的不一樣‧‧‧」

  愛德華王一愣,顫聲:「什麼意思?」

  二世:「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推測真相‧‧‧你的兒子是觀察鳥飛翔太入迷,身子伸出窗外不慎摔死?他是自己失足摔下去,還是‧‧‧」看一眼強納森,「有人從身後推他一把?」

  愛德華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說什麼?丹尼爾‧‧‧丹尼爾是被你推下去的?」

  強納森出聲喝止:「夠了!愛德華!」

  二世不理,仍繼續說:「正確來說,是被「我們」推下去的。父親,你不會不知道,除了丹尼爾,你還有兩個兒子‧‧‧」二世眼中閃過一絲惆悵,「你當然知道,只不過經常忘了‧‧‧」

  愛德華王難以置信,氣得脹紅了臉,渾身發抖,「你們‧‧‧你們怎麼這麼狠心‧‧‧丹尼爾‧‧‧他是你們的親兄弟啊!」

  「親兄弟又如何?」二世不以為意,「他生來就奪走一切,奪走父親的愛,奪走茱莉亞‧‧‧父親不會不知道,茱莉亞與強納森兩情相悅吧?」

  愛德華王:「我‧‧‧」

  二世:「你當然不知道,你又怎麼會知道?與丹尼爾無關的事,你是一概不知道的‧‧‧丹尼爾生來就擁有一切,你甚至將王位傳給了他!他是個傻瓜!你寧可將王位傳給你最傻的兒子,也不傳給另外兩個正常的兒子!」

  愛德華王伸手要打二世,二世抓著他的手,「都這時候了!你還要護著他!」

  愛德華王:「想不到‧‧‧你們竟然這樣對自己的親兄弟‧‧‧丹尼爾的死不是意外‧‧‧是你們殺了他‧‧‧」

  二世緩緩搖頭,「不,殺了丹尼爾的人是你,父親。是你對我們做的一切,殺了丹尼爾。從小,你就偏愛丹尼爾,無論我與強納森多麼優秀,你仍是最愛丹尼爾,即使他只是個什麼都不會的傻瓜‧‧‧我常常在想,要是丹尼爾死了,或是壓根沒出生在世上,父親會不會有一絲想起我呢?會不會施予我,那自從丹尼爾出現就消失無蹤名為父愛之物?我本來以為,丹尼爾的死,會讓你稍微意識到我與強納森的存在,但沒想到‧‧‧他死後反而比活著更讓你掛心!你越來越少待在家處理布魯家的事,反而花大部份時間待在這高塔上‧‧‧這丹尼爾生前最愛之地,替丹尼爾與母親禱告,緬懷故人‧‧‧比起活者,你願意花更多時間與心力在死者身上!」二世的聲音越說越低,「無論丹尼爾是死是活,你的心永遠都在他身上‧‧‧絕對不會往我與強納森看上一眼‧‧‧」

  愛德華王驚訝的說不出話,他沒想到,自己對兒子的偏愛會替他招致死亡。

  「好了,愛德華,」強納森嘆:「父親多年來都是這樣,你現在又何必舊事重提?況且父親年事已高,也不知道‧‧‧」他本來想說「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但這話終究沒能說出口。

  二世冷笑:「哼,強納森,想當年,我正在細數憎恨丹尼爾的原因,你也是像現在這樣,在旁邊勸說。說著父親多年來都是這樣偏心‧‧‧仔細想想,你當時說的話跟現在說的話沒什麼兩樣,看來,人是不會變的‧‧‧既然不會變,那麼,我倒想看看,你會不會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失去理智‧‧‧」

  強納森聽了,心臟劇烈的跳動。

  二世:「你向來冷靜,善於理性分析。對於父親多年的偏心,你不以為意。當然,你是么子,一出生就得接受這樣的情況。但我不同,在丹尼爾出生之前,身為父親唯一的兒子,還能得到父親的寵愛,父親不會忽視我,但‧‧‧這一切都變了,自從丹尼爾出生後,我曾經擁有的父愛隨著丹尼爾的出現消失了。你不明白,或許從未擁有比失去一切還好過‧‧‧你從來都不明白,畢竟你是么子,本來就一無所有,和一個一無所有者談什麼失去呢?除非‧‧‧」二世語音一轉,「你也失去了重要的東西,才能對我的憤怒感同身受‧‧‧」

  強納森咬牙,手中拳頭咯咯作響。

  二世:「丹尼爾從你身邊奪走父愛,你無所謂,因為你認為,那本來就不屬於你‧‧‧但當他奪走你生命的摯愛,你便不能坐視不管了。你與茱莉亞兩情相悅,眾所皆知。父親當然也知道!但他偏偏偷偷告訴茱莉亞那勢利的父親,將來繼承布魯家王位的是丹尼爾,她父親一聽之下,硬是拆散了你與茱莉亞,將她許配給丹尼爾。我想,唯有這樣,那傻瓜才能與人結婚吧!」

  愛德華王聽到最後,怒吼:「不准你出言侮辱你弟弟!」

  二世:「他是傻瓜是事實,我沒有出言侮辱他。父親記得當時的茱莉亞有多漂亮嗎?是否如記得她與強納森多相愛一樣,記憶深刻?當時人人稱羨,郎才女貌的一對佳人,就這樣硬生生被你拆散了!每當我提起這件事,強納森就會像失心瘋一樣憤怒,」看向強納森,「當時是這樣‧‧‧現在也是‧‧‧」

  「父親‧‧‧一直都知道?」強納森顫聲,他已怒火中燒,目眥盡裂,平時俊逸瀟灑的樣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二世:「這可是強納森第一次嘗到失去的痛苦,是那麼撕心裂肺‧‧‧茱莉亞是他僅有的一切,而你卻要他連這一切都拱手讓給丹尼爾!噢!親愛的父親啊!你說你這不會太殘忍了嗎?」

  愛德華王不答,他當時當然知道,強納森與茱莉亞兩情相悅,但若不把握這次政治聯姻,或許永遠沒有人要嫁給丹尼爾。

  愛德華王看一眼強納森,只見他正惡狠狠地瞪著自己。他從來沒向自己抗議那得不到的父愛,畢竟那從來都不屬於自己,但他不滿,父親怎麼可以親手沒收他自己追求得來的幸褔。

  「當時,丹尼爾就坐在這上面,」二世輕撫窗臺,「像往常一樣,對著天上的雲發呆,他看著鳥,想像飛翔的滋味,就是那個再平常不過的日子裡‧‧‧噢,有一點不同,就是那天,你正式宣布會將王位傳給丹尼爾。不僅父愛,現在連王位他都要一併從我身邊搶走?我身為布魯家的長子,卻什麼也得不到?我看著那奪走我一切幸福的存在‧‧‧只覺得他面目可憎,他不是什麼天真善良的傻瓜,而是跟在我身後投胎的惡鬼,貪得無厭的將我的生命啃噬殆盡‧‧‧他正靜靜的看著空中飛鳥,而我也靜靜的看著他,那再平常不過的午後‧‧‧」二世的聲音越說越低,彷彿跟著自己的聲音,深陷回憶裡,「當時我腦筋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想,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回過神來,只發現丹尼爾半個身子已掉出窗臺,半個身子被強納森奮力拉住,他對著我大吼:「你幹什麼?快將丹尼爾拉起來啊!」我看著他,告訴他:「這是個好機會,強納森!丹尼爾死後,你就能跟茱莉亞在一起了!再也沒有人會阻礙你們了!」強納森只覺得我瘋了,但我再跟他說:「丹尼爾再這樣活下去,不知道還會從我們身邊奪走多少東西,他今天甚至封王了!你以後再有多少個茱莉亞,都會被他搶走!你愛茱莉亞吧?你忍心她後半輩子都消磨在這個傻瓜身上嗎?」提到茱莉亞似乎很有效,強納森聽了,愣在原地,沒多久就鬆開了手,與我一起將丹尼爾從這窗臺推下去。」轉頭看愛德華王,「聽清楚了?這才是你愛子的真正死因。」

  愛德華王如同晴天霹靂,他萬萬想不到,自己對丹尼爾的偏愛,會招來二子這麼濃烈的妒恨,而那茱莉亞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兒子竟然會因為她手足相殘,愛德華王自認為對兒子好的一切,實際上,都間接造成了兒子的死因,是他自己,親手埋下兒子的死亡種子。

  愛德華王說不出話來,半晌,忽然仰天縱聲長笑,他的笑聲淒厲,毫無半分笑意。

  二世與強納森看了,不禁一愣,均想:父親終於瘋了?

  只見愛德華王邊笑,嘴裡卻流出血來。他邊笑邊咳,吐了好幾口血,忽然之間,笑聲驟歇,愛德華王佇立不動。

  兩人上前一看,愛德華王已氣絕身亡了。

  兩人一陣靜默,不知道在想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二世才開口:「‧‧‧不能讓人發現這樣的父親」,他的聲音仍有些啞,「找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氣死的‧‧‧」說完,將愛德華王一把扔出窗外,愛德華王從這萬丈高塔落下,頓時摔個粉身碎骨。

  強納森看了這下變故,倒抽一口氣。

  「父親是因為太想念丹尼爾,不小心失足摔死的‧‧‧」二世探頭望向父親的屍體,「他太愛丹尼爾,才選擇了跟他一樣的死法‧‧‧」

  良久,兩人不發一語。

  忽然,人們的驚呼聲隱約傳來,有人發現愛德華王的屍體。

  強納森嘆:「‧‧‧該走了‧‧‧替父親收屍‧‧‧」

  二世仍一動也不動,盯著窗臺。只聽他低聲嘀咕:「父親是因為太想念丹尼爾‧‧‧才死的‧‧‧」說完又將這話重複一遍。

  強納森:「我知道了,放心吧,謊言不會穿幫,你別再重複了‧‧‧」

  二世仍呆在原地,嘴裡不斷重複這些話。

  強納森覺得奇怪,「愛德華?」

  「父親是因為太想念丹尼爾才死的‧‧‧這不是謊言‧‧‧是事實‧‧‧」二世淚流滿面,「你也不想看父親一直這樣發瘋下去吧?強納森?」

  在他心中,愛德華王早在多年前就與丹尼爾一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