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三章:比斗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22-01-14 15:25      字数:3260
  德勒阿旺连忙后退躲开,然后毫不畏惧的飞扑过去,直接用铁钳般的双臂抱住殷徊,双脚稳住,脸憋得铁青,任由殷徊左右挣扎,丝毫不动。

  德勒阿旺用了藏人的写泽,写泽就是藏人的藏式摔跤,早在原始社会时期摔跤的雏形就已出现。

  在冷兵器时代到来之前,藏族先民在与自然界、与敌对部落的争斗中,贴身肉搏成了最主要的对战形式,这种贴身肉搏战就是摔跤的雏形!

  后来经过渐渐演变,变成了现在这般肉搏战,在大型的战场上,没有武器的时候,肉搏也是取胜的一种方式。

  只不过是以命换命!

  殷徊对藏式摔跤不了解,身体和双臂都被困住,想要使力,对方却稳重泰山,不禁微微皱眉,脚下稳住身形,不能使用阴招,就是踢对方的裆部,这在藏族是被耻笑的。

  殷徊左腿起力,脚尖点向德勒阿旺的膝盖,没用内力,这一点下去,德勒阿旺肯定会松开一些,但是没想到德勒阿旺好似预感到一样,人扯着殷徊向侧面倾斜,直接让对方的脚落空,然后高喝一声,抱着人举起来。

  周围围观的人呐喊助威,更有激动的拍着双手,情绪非常激动。

  边巴格桑看向身边少年,心中颇有些得意。

  殷扶离面色不变,细细观察这种肉搏战,倒是挺有意思。

  人群中,仁青卓嘎不住的打量站在边巴格桑旁边的俊美少年,这位应该就是从中原来的汉人贵族少爷,美的确是美,夺人眼球,但太弱太瘦,比藏族女人还纤细,弱不禁风的模样令仁青卓嘎看轻了一些,然后转身离开。

  他远离人群直接向边巴首领主帐篷那边走去,再往后相距千米以外就是汉人贵族少爷搭建帐篷的地方。

  一车车货物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非常的显眼,附近也有藏人好奇的看着,不过大部分都去较量场那边了。

  仁青卓嘎的目光没落在货物上,而是落在那些守护在货物周围的青年护卫身上,他们其中有一部分穿著一样,均是黑色雨丝锦袍,袖口镶绣红色梅竹滚边,红色披风风帽,还有一部分人是冰蓝色锦袍,锦袍衣襟黑丝线镶绣祥云,袖口黑色丝线祥云滚边,黑色披风风帽,服饰统一,面无表情,眼神锐利,这些人一看就是有武力在身的,不好惹。

  仁青卓嘎默默注视,那些人身上穿的都是很昂贵的锦袍,在乌斯藏,唯有贵族和首领才能穿,普通藏族人不是不能穿,而是价格太过昂贵,穿不起。

  “卓嘎,你怎么没去较量场,在这里做什么?”罗布觉悟过来拍拍他肩膀,笑着问,视线也落在那些人身上,感叹。

  “这些汉人真有钱,连护卫都穿得这般华贵。”

  仁青卓嘎点点头,也是赞同。

  “那地方,首领打算给汉人少爷了?”

  罗布觉悟哈哈一笑:“怎么,你见到那位尊贵的少爷了?”

  仁青卓嘎摇摇头:“刚见过,没搭过话。”

  “我也是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和首领搭话呢,走,咱们去较量场,次仁伦珠说阿旺和贵族少爷的属下斗跤呢。”

  “你去吧,我不感兴趣。”

  罗布觉悟也不强求,转身离开,去往较量场。

  守在货物旁的二十一冷冷瞧见仁青卓嘎站在远处观察,跟身边的兄弟低声道:

  “你守着,我去找吴伯!”

  二十三扯开被风吹得裹在身上的披风,淡淡的扫一眼周围:

  “去吧!”

  二十一找到正在指挥众人搭建帐篷的吴忠良:

  “吴伯,有藏人一直盯着咱们货物。”

  吴忠良独眼眯起来,跛脚在地面上点了两下:

  “谁?”

  二十一用下巴点点前方人群中的仁青卓嘎:“就是那个藏族男人。”

  吴忠良看过去,许久才道:“暂时不管他们,天黑之前,帐篷一定要搭建好,少爷说了,今晚要住自己的帐篷。”

  二十一犹豫片刻,低声问道:“吴伯,主子有什么打算?是一直都要在边巴首领的附近聚居下来吗?”

  吴忠良嘿嘿笑几声,驼着的背随着笑声都颠簸了几下:

  “那要看边巴首领会不会做人了。”

  二十一会意,也笑了一下,转身走了,边巴首领以为引进的是一只羊,殊不知却是一只狼。

  莫昕嘴里叼着一根绿草,凑过来,笑嘻嘻的道:

  “吴伯,比起咱们中原,这里规矩更少,更自在些,只要主子想要,咱们去拼就行,那个边巴首领是个蠢的,还敢明里暗里的试探主子,主子也是有耐心,一再的忍让,兄弟们早就憋着一股气呢。”

  吴忠良拍拍莫樨脑袋:“主子有主子的打算,你们莫要坏了主子的安排,干活去!”

  吴忠良再次扫一眼站在人群中依然向这边眺望的仁青卓嘎,不甚在意的继续去干活。

  较量场内,殷徊和德勒阿旺已经搏斗到了火热的地步,双方都是各不相让,殷徊的衣服被扯坏了,德勒阿旺的藏袍裂开了,露出里面的白色藏袍内里,转动着手腕呲牙裂嘴。

  “奔达,功夫不凑啊!”

  殷徊舔舔嘴唇:“你也不错!”

  话音刚落,双方再次搏斗在一起,殷徊也不用中原功夫,直接和对方肉搏摔跤,比拼的就是力量,这让殷徊感到很新奇。

  双方高喝一声,德勒阿旺直接抓着殷徊的胳膊摔过头,殷徊也不弱,身体弹跳而起,没落地,双脚点在德勒阿旺双腿上,然后逼得对方松手,人也后退,两人再次面对面对峙。

  “好了,到此为止!”边巴格桑知道再比斗下去也是这个样子,对方没用实力,而是用陌生的藏式摔跤和自己身边的第一勇士较量,这本就胜过一筹。

  他也没那么脸大到忽略这个,感叹道:

  “想不到殷少爷身边居然有如此厉害之人,居然与我的第一勇士用陌生的招式打成平手,让我大开眼界。”

  “我从来不用弱者!”

  两人退场,居然有藏族男人拥护着上场进行摔跤,欧骏兴致勃勃的站在一边,笑着道:

  “主子,看他们藏人摔跤也是一种享受。”

  “纯粹是力量和力量的碰撞,强悍的体魄,雄性的荷尔蒙,怪不得总有人说藏族的康巴男人是汉子中的佼佼者。”

  在旁闻听的边巴格桑爽朗的哈哈大笑,这话他爱听,草原上的男人就没弱者,更不缺少力量的比拼,他们的血性都在身体内流淌,当他们向敌人举起砍刀时,那就是不死不休,以绝对的力量碾压对手,这是他们藏族男人引以为傲的。

  不过想到身边纤细少年露的一手,他又有些不是滋味。

  “主子,帐篷那边来了对父子,叫商木锋和商洛,说是主子买下的他们。”二十五过来禀报。

  殷扶离这才想起那对父子:

  “嗯,是我买下的,让吴伯安排他们工作。”

  二十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殷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大步走到主子面前,微微躬身:

  “主子,属下让您失望了!”

  殷扶离拍拍他肩膀,欣慰的道:

  “你做的不错,非常好,回去让竹儿给你换件新的袍子。”

  殷徊勾了勾嘴角,似笑又憋了回去,应了一声,乖乖的站在一边,德勒阿旺扯开藏袍,大手抹去脸上汗水,余犹未尽的嚷嚷道:

  “奔达,下次有机会咱们再来一场。”

  “好,有机会!”下次,他一定要用藏式摔跤打败对方,绝对让主子更欢喜一些。

  一行人往回走,边巴格桑拂开落在肩膀上的脏辫:

  “殷少爷,您带的货物里可有中原武器?”

  殷扶离挑眉,兴趣颇浓:“哦,你想要武器?怎么,要打仗吗?”

  边巴格桑叹口气:

  “不是打仗,再过几个月就到雪季,会有大量凶狠的野兽出没,我那些奔达没有趁手的武器,每年都是以命相搏,我作为首领不忍心,想要从殷少爷这里购买一些武器,银两不要的话,可以用物换物,都由殷少爷决定。”

  殷扶离转动左手拇指上的碧绿扳指,淡淡笑道:

  “武器是有,不多,都是为我属下准备的,边巴首领想要,可以换给你一些,不过我要换的物品,要再合计合计。”

  边巴格桑大喜:“可以,殷少爷什么时候想好,什么时候通知我,我把货物准备好,随时等着。”

  殷扶离点头应下。

  “既然这样,我暂时不打扰殷少爷了。”

  “好,边巴首领也去忙吧,不能因为我等过来而耽误您的公事。”

  待边巴首领带人离开后,殷扶离脸上的笑意慢慢散去,抬头,看向高空,高空将近五千米以上,出现一抹黑点,很快的,那抹黑点越来越清晰,清晰到都能看到整体。

  “主子,是鹰隼,中原有消息过来!”

  欧骏也抬头盯着高空,眼瞅着那只速度快如闪电的鹰隼飞落下来,直直的朝着主子抬起的手臂落下。

  一声低鸣,巴掌大的鹰隼黑色的爪子稳稳的抓牢手臂,黑色的嘴橼啄了下羽毛,展开的小翅膀忽闪两下,然后冲着殷扶离鸣叫几声。

  殷扶离动作轻柔的抚摸他头部,然后从鹰隼腿上解下一个小卷,手臂一扬,鹰隼飞起,绕着主人欢快的鸣叫。

  殷扶离打开纸卷,上面只有一句:“货物上路,殷曜徉废了,殷浩大病!”

  “主子,中原可是有事?”殷徊担忧的问。

  殷扶离摇摇头,信笺攥在掌心,不过片刻化作碎末,飘落在地。

  “阿徊,你对殷曜徉可真下死手,他废了,殷浩也病了,海货和大批货物已经上路,这几天,你带人时刻去码头盯着。”

  “是!”对殷曜徉下死手,他不后悔,如果不是碍于不想给主子找麻烦,他绝对直接杀了对方才能解恨。